6bjiy爱不释手的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起點-第九十五章 禍在旦夕分享-hhjz5

朕的長髮皇后
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
暮色渐沉,层层金色的晚霞铺满了西方的天际,舒兰轩翠绿的琉璃瓦溢彩流光,门口的满堂红枝头上缀满了一簇簇的花苞。
上官清澈将手放在光滑笔直的树干上抓了抓,顶端的枝叶轻轻摇动起来,与记忆中一般无二。
门开了,丫鬟小翠将郎中送了出来,他迎上去询问,郎中笑的合不拢嘴:“恭喜公子,夫人是有喜了,不过,夫人的血气不足,孕初期需要好好调养!”
他心里咯噔一下,面上却毫无半分喜色,冷淡的说道:“知道了!”
恶魔烙印:总裁我咬你 向暖
小翠看着上官清澈冷冰冰的脸,也不敢多言,只是心底里有点替韩暖之委屈。
上官清澈看着郎中走出舒兰轩,想了想对小翠说道:“府中事务繁杂,我去前厅了,你好好照顾她!”
“遵命,相公!”小翠欣喜的俯身施礼,有上官清澈的这几句话,韩暖之大致也不会太失落。
辛丑年七月二十,太子继位,改年号为盛武,虽未广招秀女充实后宫,自继位伊始,太子便明目张胆的在栾山的龙穴处大兴土木,为自己建造陵寝。
据说,单单陵墓内嵌与石壁中用于照明的夜明珠就达数万颗之多,其余红蓝宝石,名家字画更是无法估量,其奢华程度简直令人咋舌。
影子前鋒
金公公把持朝政,更是肆无忌惮的残害与他为敌的官员,到处搜刮民脂民膏,朝中所剩老臣大都敢怒不敢言,忍气吞声。
新帝继位,周围各国均派使者来庆贺,北冥来的使者是国师韩栋,并有意与锦川和亲。
握着北冥国的和亲书,盛武帝犯了难,他后宫子嗣虽不少,可适龄嫁的公主都有了驸马。
金公公眼珠一转冷笑道:“端王府的安宁郡主正值妙龄尚未婚配,不如就她了!”
婚心莫测 默默笙歌
盛武帝没有一丝犹豫,下了圣旨。
絕地星狼
圣旨传到了端王府,安宁又哭又闹,已经绝食好些天了。白汐玉即心疼又无奈,只得哀求端王林硕去面圣,可是圣旨岂是说改就能改的?
夢旅程 querrl
林硕接连几日进宫,盛武帝均都避而不见,实在无法,只好寻了金公公,金公公阴阳怪气的说道:“这老奴哪里敢管,郡主嫁过去便是宁妃,风光荣宠,上哪里寻这般好事啊?”
林硕见金公公摆出一副傲慢鄙夷的样子,心知肚明他是在借机报复,报复当日他于宫门处救走林云墨之事。
箫吹纷雪 莫晓璇
林硕长叹一声,拂袖而去。
和亲之期已是迫在眉睫,白汐玉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北冥国君孟庆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奸诈小人,面目丑陋,心胸又狭窄,暴戾恣睢早已传遍了赤水。
她如何舍得让安宁去那地狱般的地方,狠了狠心对安宁道:“安宁,你带着细软赶紧逃吧,昨日墨儿传了音讯过来,他尚在邳州,你去寻他吧,在他身边,娘放心!”
“娘…”安宁眼睛又红又肿,泪流满面:“我走了,端王府怎么办啊?你跟爹怎么办?”
林硕愁眉苦脸的踏了进来,母女两人的谈话,他全然听进了耳中,肃然道:“宁儿,你娘说的对,明日天不亮你就走,到墨儿身边给爹娘来个信,放心,盛武帝不敢拿端王府怎么样!”
安宁抱着白汐玉呜呜的痛哭起来,她从未出过赤水,路途之上的艰难险阻亦是少不了的,只要不嫁与那个野蛮人,吃苦受累她也不怕了。
她想起了段知君,心底冒出了一点希望的光来,便匆匆写了字条,喊来自己的丫鬟荷叶来,吩咐她趁夜黑赶紧送去段府,明日清晨,她在城外的林中等他。
星空血路
荷叶心知事情紧急,不敢耽搁,心急火燎的往外赶,却不想在花园处碰到了玉兰琼。
安宁被封和亲公主的事,玉兰琼是知道的,这两日看着林硕犹如火烧眉毛,白汐玉更是急得嘴角生泡,她觉得无比痛快,憋了许久的这口恶气,终于可以撒出来了。
她缠着荷叶,慢悠悠的问东问西,荷叶急得满头大汗,玉兰琼瞥了眼她埋伏在暗处的侍卫,她眼眸中带着森冷的寒意。
荷叶实在无心谈下去,便匆匆施了一礼,转身要走,骤然间听到“碰”的一声,头顶传来一阵巨痛,有人在后面偷袭了她,她踉跄了一下,眼前渐渐模糊起来,彻底昏倒的刹那,玉兰琼狰狞的面容印在了她眼底。
藍寶石耳鉆的秘密
“让段知君护送你啊,想的很美么,”玉兰琼翻出荷叶身上的纸条,冷笑道:“我说过,只要我不痛快,你们端王府的人一个也别想好过。”她阴仄仄的笑着,扬起了纤指,一点点的将那纸条撕的粉碎。
重生2003 木子心
“香薷,先将荷叶扔进柴房,过两日,将她卖的远远的,在深山之中一辈子也别想出来!哈,哈,哈。”玉兰琼狂笑道。
安宁一直等到子时,也没见荷叶回来,也或许有什么事耽搁了,她想着,心中却忐忑不安起来,简单收拾了一个包袱,倚靠在床榻边,她昏沉着睡了片刻。
天尚且漆黑一片,安宁便被白汐玉喊醒了,催促她赶紧离开。她哭着拜别爹娘,拿了出城的腰牌,带着两名护卫朝东城门而去。
邳州的客栈内,冯三终于彻底清醒了,他也懒得换那件破衣,满下巴的胡茬子,邋里邋遢的谢过千山暮,转身便走。
“站住!”林云墨冷哼道“你就是这般感谢帮你的人?”他看向千山暮,眼神中满是戏谑。
“那你想让我怎么谢?我冯三除了喝酒几乎一无是处!”冯三摊着两只手,嬉皮笑脸的说。
千山暮意有所指的说道:“你若是真心想谢我,替我杀个人如何?”
冯三犹豫了一下,搔了搔头皮:“不知姑娘想杀什么人?”
“天禹国,护国将军,周琛!”千山暮紧紧盯着冯三,一字一句的说的清晰无比。
冯三的脸变了变,随后他漫不经心的做出为难的模样:“这,这,可难办的很呢!”
林云墨坐在一旁,悠闲的饮着茶,一副看好戏的神情!
千山暮冷冽的扫了冯三一眼,沉默了片刻突然开口喊道:“周琛!”
“哎,啊…”冯三下意识的答应了一句,这才发觉上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