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ja0优美都市异能 邊謀愛邊偵探 未晚向-255,曖昧的風情畫:第七章(4)推薦-enx9m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
罗菲惊诧道:“你的意思是你没看清楚车里那个人的长相,但你确定里面坐了一个人,是吗?”
老板娘道:“是的……那个人好像有气无力的,蜷缩在副驾驶上,不近距离看,还看不出里面坐了一个人。当时车离我很近,所以我有看见车里还有一个人。”
年华荏苒,念你如初
遺失了我們的地老天荒 戛然而止
罗菲道:“虽然你没看清那个人,你能判断出那是一个男人?还是女人?”
老板娘道:“看身形应该是一个女人吧!”
仙聖大帝 十年聽雨
罗菲道:“最后陈栋开车去了那里?”
老板娘道:“朝深山里开去了,他们去的方向,是没有人户的,当时我还纳闷,他们为什么要朝那个方向开?”
农女的盛世田园 小妃児
罗菲道:“那你当时是怎么想的呢?既然他开车去的那个方向是没有人户的,为什么还要开去呢?”
老板娘道:“我想那个叫陈栋的人应该是一个爱探险的家伙,喜欢去人迹稀少的地方吧!你说他是画家,他是到这深山来寻找灵感也是说不定呢!如果他当时开车带的真是一个女人的话,朝那种幽静的地方走,我就更能理解了……相爱的男女都喜欢往僻静的地方去,那样方便他们约会。不过……”
霸控 沒有靈魂的人
驯服恶魔总裁 夜神翼
罗菲道:“不过什么?”
老板娘道:“不过……你说的那个叫陈栋的男人开车回来的时候,我隐约看到他的车里只有他一个人了。”
罗菲道:“可能那车上另外一个人倒在后座上睡觉了,你看不到,也是有可能的。”
老板娘咬了一口鲜美的羊肉,说道:“——这确实也是有可能的。”
罗菲大快朵颐一阵后,用纸巾擦了一把嘴上的油,说道:“当时你离车近吗?你说看他车里少了一个人。”
老板娘道:“当时我就站在我家的围墙外面,那条公路那么窄,而且紧挨着我的围墙,当然离我很近了。”
罗菲道:“那你应该可以看到车的后座上是否有人?”
“不过印象中好像没有人……”老板娘道,“你到提醒我了。有句俗话说,叫不打不相识,他撞死了我的羊,明明看到我站在围墙前,回头离开,他应该减下车速,跟我点个头打个招呼,不想他看到我后,反而加快了速度,一溜烟就不见他的车影儿了。当时,我还嘀咕了一句,我是鬼吗?见到我逃躲的那么快!”
罗菲道:“你认为他是故意在逃躲你吗?”
老板娘抿了抿嘴道:“——我想是的。”
罗菲道:“你觉得他为什么要逃躲你呢?”
老板娘道:“可能是他觉得撞死了我的羊,虽然他给我赔偿了,怕停下车来,跟我打招呼,我讹他再要他给我钱。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坏的人,你弄坏他的东西,他会想尽办法勒索你的钱财。当然我不是这样的人,他如果那样想的话,真是多虑了。”
罗菲皱了一下眉头:“你觉得是这样?”
老板娘道:“不是这样,还能在怎样?不然他那样逃躲我为了什么呢?”
罗菲道:“会不会是他怕你看到他的车上少了一个人?”
老板娘摇了摇头道:“我没有想到这茬儿上来。当时我只是好奇他车上少了一个人,他开车去的方向没有人户,那个不在车上的人去了那里?没想到他会害怕——我看到他的车上少了一个人。”
罗菲暗想,当时车里会不会就是林芸芸呢?如果真是林芸芸,陈栋会把她带去那里了,回程时却没有带她回去?
把自闭小孩收进囊中 萱诺心
老板娘看罗菲详细地问了那个叫陈栋的人那天的行踪,不由纳闷道:“你是警察吗?在调查案犯吗?那个陈栋的人有做错什么事吗?为什么你对他那天的事那么感兴趣?”
罗菲道:“那个叫陈栋的人可能跟一起女孩失踪有关,但还不确定,所以烦扰你问了这么多。”
老板娘惊讶道:“会有这种事?那个男人真是没有看出来,是会犯罪的人,他看起来温文尔雅的,似一个读书很多的人。”
“读书很多人,不见得就没有坏人。”罗菲道,“你记得陈栋撞死你家羊的具体日期吗?”
老板娘思量了一阵道:“我记得是去年十二初的事情,具体几日,我想不起来了。”
罗菲郑重道:“这很重要,一定要帮我想起来。”
重生農家
老板娘想来想去也想不起来,那天具体是几号,因为对她来说,那天死了一只羊,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会把那日期当重要的日子记住。
罗菲道:“你一定要好好想想,那天究竟是多少号?拜托了!”
老板娘思索了一阵,突然眼睛一亮,说道:“我问下我的侄女就知道了。陈栋撞死我的羊,我准备吃掉的。但我侄女说,那只羊惨死在车轮下,太可怜了,不让我们吃掉,她要把那只羊埋在她知道的一个山峰的天然花圃里。每年羊的忌日,她有时间的话,会去祭拜一下的。我侄女是一个善良的姑娘,虽然这样的行为,在我看来很不可思议,我看羊死的确实很惨,就答应她了,让她去埋葬了。”
罗菲道:“若是这样真是万幸……你侄女知道羊的忌日,就能确定陈栋究竟是那天撞死你家羊的。”
老板娘起身去房里叫来她的侄女!
罗菲听老板娘说她侄女那么仁慈,心上估摸着她会是一个温柔细腻的女子,似林黛玉一个柔弱,有一颗怜悯的心,有一副让疼惜的面孔,不想真正见面后,让他大跌眼镜,那是一个假小子,还留了一个很男人的寸头儿,声音粗大,跟他想象的形象大相庭径。
罗菲问及她埋羊的时间,她顺口就答上来了,是去年的十二月五日。羊是十二月四日被车撞死的,这天是羊的真正忌日。她是次日五去埋的羊。
罗菲一阵惊讶,跟林芸芸失踪的大致时间是吻合的,不由怀疑,陈栋是不是那天开车载着林芸芸经过那里,并碾死了羊,而且再也没有把她带回去,不禁打了一个寒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