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orz精品都市小说 修真必須敗 落跑-第八百一十章操控老天分享-hwy84

修真必須敗
小說推薦修真必須敗
水下餐厅,是玄藏学院才落成的建筑。利用磁浮原理,开设水下走到,开辟水下空间,做到这一点并不困难。辛萍和几位留守在玄藏学院的水修,他们完成了这个水下餐厅的建构。
水下世界经过辛萍等人的精心布置,水下餐厅,显得别出心裁不说,这里奇妙的景象,也使得这些刚来这里的学生大为惊奇。
这些刚来的学生,他们根本还不知道,其实这个水下餐厅,今天才刚刚落成,他们这些新生和玄藏学院的其他师生一样,都是第一批客人。
小黑和小灰这两只灵宠,不玩到天黑,它们是不会回来的,丁乙也并没有打算,中午叫它们回来。
张尚志、路宽,他们这些大能修士,作为新生们的生活辅导老师,将这些换好校服的新生们,带到水下餐厅。水下餐厅现代化程度非常高,数百个身着绿色制服高阶的傀儡,全程为众人服务。烹饪、做菜,也都是由这些傀儡完成。
铁中堂,易晓梅,丁乙,冯妤,韦嵩,他们五个坐成一桌。易晓梅详尽的询问了冯妤和韦嵩,饮食方面的问题。
这只是一个很小的细节,不过看得出来,玄藏学院对这些学生是如何的重视了。
丁乙叹了口气,打断了易晓梅的问询。
“老校长,易婆婆,你们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我不是反对你们在条件允许的情形下,为学生们提供高品质的生活待遇。但是过犹不及,你们知道吗?想当年,我还在玄藏学院的时候,一盘炒面,几个肉包子,我们都觉得非常幸福了。我觉得没有必要专门为了这些新生,大搞特殊化,你们这样做,有没有考虑过哪些老生的想法?”丁乙沉声说道。
铁中堂把眼睛一瞪,大声说道:“那些老生,怎么能和这些天灵师比,要知道在流花大陆东南,也只有钟山学院,这一所修真学院,才有资格收录天灵师,这些天之骄子,理应受到最好的待遇。”
丁乙道:“铁校长,按照你的逻辑,这些天灵资质的学生,要超过其他资质的学生,而这些身怀资质天赋的学生也要高于凡人学生,是不是这个道理?”
丁乙对铁中堂,一向言听计从,几乎不打折扣,一般也不会和这位老校长抬杠,这一次他杠上铁中堂,别说铁中堂,就连易晓梅也觉得非常惊讶。
看着丁乙一脸严肃,铁中堂猛地醒悟过来。
众生平等,是小世界的国策,凡人和修真者一视同仁,这是天龙国最基本的政策。铁中堂幡然醒悟过来。
丁乙虽然玄藏学院的大导师,但是他还是天龙国的国师,他站的高度,要比其他人更高,他看待问题也要比其他人更全面。
铁中堂老脸一红,言语上有些放软。
“小乙,老夫只是想让这些小娃娃们早些提升实力,为我们玄藏学院争光,没有其他意思。”
丁乙道:“老校长的初衷,我可以理解,但是,也无须如此,老校长,玄藏学院艰苦奋斗的精神核心不能丢,我们玄藏学院团结拼搏的理念价值,不能放弃。”
易晓梅这时也忍不住叹道:“想当初,我们在地表大世界,每年的教育经费只有不到五百万金元,我们不得不自己兴建农庄,兴建小作坊,靠古岳他们几个赚些外快……可即便如此,我们在大陆东南,也不是垫底的存在。我们培养出了非常多优秀的人才……”
丁乙道:“伙食方面,因为天灵师特殊的资质天赋,只需要尽量做到清淡一些就好,没有必要,特别为他们去制定什么食谱。还有他们和老生在学校,要做到一视同仁,不能搞什么差别待遇。半月湾那边的老生宿舍,也要达到御龙港的层次,智灵傀儡,老生也给他们每人配发一具。”
铁中堂点了点头,方才他犯了原则性的错误,因此当丁乙点出这些问题后,他非常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接下来五人则是开始探讨下午的教学课来。
上午是傀儡术的教学,下午则是资质天赋课的时间,铁中堂根本就没有给这些新来的天灵资质新生任何空闲时间,他甚至连欢迎仪式都给减免了。
冯妤和韦嵩,向众人介绍了他们在神武帝国修行的经过,以及他们的导师,平常是如何教导他们修炼的。
听完冯妤和韦嵩的介绍,丁乙总算明白了,天灵师的大致修炼程序。说白了,丁乙有些失望,他原本还以为,能听到些神奇的教授方法,和不一样的教学方式,原来和其他修真道门的修行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只不过天灵师非常注重感悟和灵觉,这种修炼方式和易晓梅的自然门有些相似,不过却又有一些差异。自然之道的体悟在于顺应自然,而天灵修士则是注重修真者与天地的‘互动’。
玄藏学院是一天时间都不浪费,下午两点钟,丁乙在清凉宫再度给这些天灵修士们上了一节大课。这一节课丁乙仍然是主讲,只不过,这一次他身边多了两个助教,冯妤和韦嵩。
冯妤和韦嵩都非常喜欢听丁乙讲课,丁乙的课生动活泼,不枯燥,深入浅出,原理方法讲得非常透彻,不同层次的学生,都能从他的教学中收益。想到观澜宫,现在还有十一名顿悟中的修士,冯妤和韦嵩,对丁乙钦佩得五体投地。
这是一堂专业课,清凉宫听课的学生少了不少人。不过铁中堂,他们这几个学校高层还是尽数的来到清凉宫,观摩了这一堂专业课。
丁乙上课伊始,他从储物手环里面取出了几瓶灵酒。
“诸位同学,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丁乙开口问道。
丁乙上第二堂课,下面的学生已经渐渐的熟悉了丁乙的节奏。他们中有人插话道:“导师,这个是天外天的七情六欲酒。”
丁乙笑道:“你能一眼认出七情六欲酒,看来你是个喝酒之人,不过,我要纠正你的答案,七情六欲酒,最早并不是在天外天酿制出来的,它的原产地是忘川城,这是我初到小世界,最先研发的酒水。”
“大家一定非常好奇,为什么上大课,我会拿出七情六欲酒,其实这和我们今天上课的内容有关。所谓七情六欲酒,实际上是因为这酒一共有七种口味,酸甜苦辣咸麻涩,它正好对应我们的七情:喜、怒、忧、思、悲、恐、惊。六欲:眼、耳、鼻、舌、身、意。我想聪明的学员已经猜到了,不错这些情绪和我们天灵师的关系。我记得我还没踏足修真界的时候,有一天我去参加一个聚会,那时我认识了一个漂亮的小妹妹……”
冯妤没想到,丁乙会以七情六欲酒做引子,将她和丁乙的初识,在课堂上,大大方方的说出来。冯妤又是害羞,又是感动。看着在讲台上,侃侃而谈的丁乙,她不禁有些出神。
韦嵩轻轻咳嗽了一声,接连急促的,低声叫了冯妤两次名字,这才将冯妤从遥远的集云城,拉回到现实。
她这时才发现,丁乙正笑嘻嘻的望着她。韦嵩低声向冯妤讲述了丁乙的问题。
冯妤脸上腾起两朵红云,她回答道:“那时候,我年纪还小,谈不上什么感悟,只是觉得小乙哥哥身世可怜,忍不住就有感而发……”
丁乙满意的点了点头。
“冯妤导师资质超凡,她四岁就觉醒了资质,自然不自然的就能调动天地伟力,于是乎在那天引动风雷,引起了聚会的骚乱……这是闲话,不是我们上课的重点。我想要让大家注意的是,大家的情绪。想来你们中间应该有不少人,尤其是你们的亲人,非常清楚,在你们小时候,因为你们的情绪失控,引发了地震、山崩、泉涌……等现象,我没有说错吧。”
不少新生都忍不住心有余悸,点了点头。小世界的一部分灾害,其实正是由这些天灵师引起的,只不过除了他们这些当事人,还有他们的至亲知道,其他人并不清楚。
小世界相对封闭保守,各地都有一些迷信,这些天灵师,他们从小就被灌输一种思想,绝不能任性,否则会给自己和自己的家人带来不幸。
听到丁乙提起这事,不少人,不胜唏嘘。
“我们天灵师,是天生的傀儡师,这老天爷就是我们操控的傀儡,控制傀儡的机关,就是我们的情绪,我们要熟悉它们,好好的利用它们。要做到收放随心,心随意转,神意无碍,要做到这几点可不容易,不过也不是太难……”
丁乙的立论,有些匪夷所思,‘老天爷是天灵师操控的傀儡’,这是多么大的心性,才能说得出,这种话啊。韦嵩和冯妤面面相觑,心中不知怎的,却因为丁乙的这种奇思妙想,心中产生共鸣。两人都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这种说辞,想必道源国师也说不出来,也只有丁乙才讲得出这种话来。
虽然说,丁乙三句话不离本行,他绕了一大圈,将天灵术又绕回到了傀儡术上。但是,韦嵩和冯妤并不觉得违和,相反他们精神为之一振,念头通达,心中了无滞碍 ,心境有了极大的提升。
韦嵩对小他五六岁的丁乙,评价一向是还是比较客观公允的。连天下第一人的道源,都把他当成潜在对手的存在。韦嵩对于丁乙现在的成就是心悦诚服的。但是在自己的专业上,韦嵩有着自己的骄傲。
丁乙的天灵资质灵力值,只有一千出头。说句不客气的话,这个层次,韦嵩大概在六七岁时,就已经达到了。不过丁乙对天灵师的理解,却超出韦嵩太多。以至于韦嵩听到丁乙的这番奇论,不禁惊为天人。他再看丁乙时,不知不觉已经带有一种敬畏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