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6h2g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禁區獵人討論-第八百零二章 撕毀婚約鑒賞-pb91c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
阿尔忒弥斯的座驾,那当然比林朔那辆马车宽敞多了。
重生之寶蓮寶蓮 柳虛顏瑩
车厢里坐四个人绰绰有余,分别是阿尔忒弥斯、林朔、苗成云,还有之前一直陪着女公爵说话的苏冬冬。
结果当着苏冬冬的面,阿尔忒弥斯提供了一笔买卖。
幸亏是苗成云反应快把苏冬冬给摁住了,否则车厢里非血溅五步不可。
因为阿尔忒弥斯提供的买卖,是让林朔成为自己的丈夫。
苏冬冬一听这买卖的内容,一双眼睛直直瞪着阿尔忒弥斯,就好像要把这个女人吃了。
超級異能
阿尔忒弥斯淡定地说完这笔买卖内容,然后一脸玩味地看着苏冬冬:“这笔买卖,是不是没得谈?”
“废话!”林朔一向很沉稳的一个人,这会儿也被刺激得想揍人了。
阿尔忒弥斯点点头,然后看向了苗成云,似是在考虑更换人选。
苗成云吓得脸都白了,他知道媳妇在窃听呢,这种事儿别说谈了,想都不敢想。
结果阿尔忒弥斯摇了摇头,看向了苏冬冬,说道:“冬冬你也真是的,既然我说是买卖,那就是假的嘛,要是真的,我干脆说嫁了,干嘛还说买卖呢?”
“你少来这套。“苏冬冬面色不善地说道:“接近林朔的那些个女人,心里什么想法我还不清楚吗,套路多了去了。”
“那错不了。”苗成云对阿尔忒弥斯解释说道,“她这个四夫人当年也是机关算尽,人家借种的那招,比你阿尔忒弥斯假结婚厉害多了。”
“你闭嘴!”苏冬冬有些恼羞成怒。
林朔也赶紧拦着自己兄长:“你别什么话都说。”
“我不是为了接近林朔。”阿尔忒弥斯对苏冬冬解释道,“我是他师姐,关系还不够近吗?而且说实话,我如果真想跟他怎么样,以我的念力操控,让一个男人喜欢上我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我只是不想这么做而已。
之所以是这一笔买卖,是因为我这个买主真的需要这个。
我可以就此立誓,买卖结束之后,我绝不会继续纠缠林朔,否则天诛地灭。
冬冬,这样你满意了吗?”
“不至于不至于,你们也别闹得这么僵。”苗成云打圆场道,“阿尔忒弥斯,我就好奇一点,你为什么要做这笔买卖呢?
你是有未婚夫的人啊,三皇子的婚约不是还在吗?
一女不嫁二夫,你这么玩我就看不懂了。”
“我是女公爵,按照大西洲的风俗,是可以有庶夫的。”阿尔忒弥斯说道,“不过我这次号称嫁给林朔,不是让林朔做我的庶夫,而是真正的丈夫。”
“哦,这意思是要跟三皇子分手,是吧?”苗成云点点头,一副已经明白了的样子,语重心长地劝道,“确实,把未婚妻拴到火刑架上,这事儿过分了。
师姐你要跟他分手,我支持你。
汐出临晚
不过咱讲理,就算你要跟三皇子分手,也不至于一定要跟林朔发生什么关系吧?
你这方面名声本来就不好,这次米亚公国内部是压下去了,其他地方还指不定怎么说你呢。
结果你婚约在身,然后又傍上一个男人,这就不合适了。”
“就是说嘛。”林朔赶紧帮腔,“这事儿跟我没关系。”
阿尔忒弥斯叹了口气:“你们不懂,到了香山公国这个地方,我仅仅跟三皇子断绝关系,是远远不够的,必须折辱他才行。”
“嚯,所以说别得罪女人,太可怕了。”苗成云缩了缩脖子,然后问道,“为什么呀?”
“因为这代香山公爵,是大皇子的表弟,而前代香山公爵,就是如今大皇子的亲舅舅。”阿尔忒弥斯说道,“我这么说,你们明白了吗?”
“不明白。”苗成云晃了晃脑袋,“你得说清楚。”
阿尔忒弥斯说道:“天澜帝国二皇子早夭,天澜帝国的下一任皇帝就在大皇子和三皇子之间产生。
如今就皇位的继承权,朝野上下也分为两个派系。
吞灵神体
按照祖宗法制,当然是大皇子,可三皇子得了圣眷,所以这事情不到最后还不好说。
香山公爵,是大皇子的娘家人,最铁杆的支持者之一。
以前我父亲在的时候,米亚公国铁板一块,比起他们香山更强,当然无所谓。
可现在不一样了,米亚公国力量分散,不是香山公国的对手。
所以米亚公国如果要想跟香山公国交好,就必须跟三皇子划清界限。
甚至划清界限还不够,还得就婚约这事折辱一下三皇子,这样我这趟拜访香山公爵,才算有了起码的诚意。
所以,我需要一个丈夫,最好是具备两字封号实力的丈夫。
这样香山公国除了认同之外,还会多出一份忌惮,米亚公国也就能转危为安。”
“找他。”林朔指着苗成云建议道,“货真价实两字封号实力的大高手,长得还英俊潇洒,无论长相还是能耐,绝对不比三皇子差,带出去不会给师姐你丢人。”
“他不行。”阿尔忒弥斯摇了摇头。
苗成云本来是怕阿尔忒弥斯点名,但得知人家瞧不上他之后,这人又不乐意了,问道:“喂,我怎么就不行了?”
“因为你名声臭了。”阿尔忒弥斯说道,“你之前在北山城堡夜夜笙歌,平均一晚上糟蹋几个女人?
你这样的男人,我招你做丈夫,人家会信吗?
这就显得诚意不够。”
“说得好像你名声有多好似的。”苗成云翻了翻白眼。
“我名声是不好,可我现在已经是公爵了,所以就得找名声好的男人。”阿尔忒弥斯看向了林朔,“怎么样师弟,师姐我找你当一个临时丈夫,你愿意不愿意?”
“我要是不愿意呢?”林朔问道。
“你不愿意,我就没法带你去找师傅了。”阿尔忒弥斯说道,“我得回去备战,免得米亚公国被人家吞并了。”
“阿尔忒弥斯你也太不要脸了。”苏冬冬说道,“你这是讹上他了是吧?之前说好的条件说变就变?”
“我也是没办法。谁让我是一国之主呢?”阿尔忒弥斯低头说道,“冬冬你放心,我不会真抢你男人的。”
“我信你个鬼!”苏冬冬骂道。
“那是得不信啊。”苗成云看着林朔笑道,“因为她之前跟她妹妹也是这么说的。”
“你就闭嘴吧。”林朔只觉得头痛欲裂。
……
从女公爵的座驾上回来,猎门总魁首是臊眉耷眼的。
四夫人苏冬冬,到底是大夫人苏念秋的亲姐姐,别看平时比大夫人要凶悍,可心肠其实很软。
刀子嘴豆腐心,架不住阿尔忒弥斯后来的苦苦哀求,最后勉为其难答应了这笔买卖。
对此林朔还没什么办法,因为人家拿着他的死穴,找娘这事儿大过天,猎门总魁首本人没议价权。
反正从此之后,直到林朔离开大西洲,他就是米亚女公爵阿尔忒弥斯名义上的丈夫了。
虽然只是名义上这么宣称,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可这事儿苏冬冬是不满的,回头肯定会传到家里其他几位夫人的耳朵里。到时候林家又得热闹了,几位夫人不会轻易放过林朔。
林朔在自己的车厢里坐下,愁眉苦脸的。
魏行山和杨宝坤对视一眼,笑而不语。
刚才女公爵车厢里的事儿,那叫大声密谋,一度吵得不可开交,周围人早听见了。
風雲逍遙仙
魏行山和杨宝坤知道林朔这会儿尴尬,也就没说话,结果这两人不说话,有人说话。
莫西雅进了车厢,坐到林朔面前,说道:“林先生,你们这样做,让我怎么跟上头交代?”
“这关我什么事?”林朔一听这事儿就来气,“你以为我愿意啊?”
“那我就如实禀报三皇子了。”莫西雅试探性地问道,“林先生要抢他的未婚妻。”
“不是真抢。”林朔澄清道,“宣称而已。”
“一样,这事儿既然宣称出去了,那就等于是真的。”莫西雅提醒道,“皇室不要阿尔忒弥斯这个儿媳妇可以,阿尔忒弥斯主动撕毁婚约不行,这叫皇家的颜面。”
“然后呢?”
“然后,三皇子哪怕之前不想对付你们,可为了皇家的颜面,也必须亲手了解你和阿尔忒弥斯两人的性命。”莫西雅说道,“林先生,你们要是执意这么做,事情将没有回旋余地。”
“那要不,你就不报上去了?”魏行山提议道。
“你们都对外这么宣称了,我不报自有别人报上去。”莫西雅说道,“结果没有任何改变,我还会因失职被处死。”
“那报上去吧。”林朔摆了摆手,“没必要为难你。”
“谢谢林先生体谅。”莫西雅犹豫了一下,说道,“林先生,真的有必要走到这一步吗?阿尔忒弥斯是个疯女人,你又何必陪她一起疯呢?”
林朔摇了摇头,没理会这茬儿,而是说道:“你给三皇子写信的时候,替我劝劝他。
他年纪轻轻有如此修行造诣殊为不易,还有机会继承皇位。
既然有大好的前程等着他,而且我看他人也不糊涂,就不要为了意气之争枉送性命。
我本不想与他为敌,不过他要是真那么想不开,我林朔可以奉陪。”
“您这是火上浇油。”莫西雅苦笑道。
“我只是实话实说。”林朔淡淡说道,“我是海外人,跟你们不一样,没必要惯着你们的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