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xe5g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從迦勒底開始的救世之旅討論-第四百三十六章 破曉(二)展示-5gsck

從迦勒底開始的救世之旅
小說推薦從迦勒底開始的救世之旅
(感谢拿破仑一世的月票~老板大气嗷,祝老板身体健康~
动动小手加群啦~书友(×)沙雕(√)群779037920)
“叮叮叮叮叮叮!”
手里有了武器,月夜心里的底气就多了几分。透星之钉不断和提亚马特的双爪碰撞着,摩擦出了一道道火花。提亚马特的龙鳞坚硬得可怕,坚硬到她徒手抓住透星之钉的刃部也只会崩掉一点碎片。这还是月夜第一次见到透星之钉刺不穿的防御。
“轰!轰!轰!”
比起月夜以极速带动的攻势,提亚马特的攻击就简单粗暴得多。她的每一次探爪,每一次跺地,每一次扫尾,都带着力崩山河的气势。靠近提亚马特的房屋已经全部变成碎石,街道也被打出了一道道裂痕。面对她那宛如自然的愤怒一样的怪力,月夜根本不敢上去硬碰硬。
列缺霹雳,丘峦崩摧。这场面让月夜只能想到这个。
“突然觉得,能拖住这种怪物好几个小时的恩奇都他们,简直是英雄中的英雄……”月夜一边躲闪一边吐槽道,“这就是兽(Beast)吗……难道所有的兽(Beast)都是这种玩意?”
“月——夜——!”
可能是对近身械斗感到了厌倦,提亚马特在一次交锋后拉开了距离,随后尖啸着扑了上来。月夜连忙朝侧方闪开,顺便用透星之钉在她后背上补了一下——依然只是崩掉了一块还不如小石子大的碎片。提亚马特一击不中,立刻脚踏地面回转身体,再次扑了过来。
月夜可不敢让她扑中自己,要不然自己不死也要脱层皮。提亚马特虽然一招半式都没有,看起来有些笨重,但那是因为她没有使用招式的必要,而不是她真的像巨像一样不灵活。如果自己想要一个滑铲……那自己大概率会被她直接按住脑袋,到时候这张脸就得毁在她的龙爪下面了。
在这半径十数米的空间内,二人你来我往地扑了半天。速度这方面月夜还是很有自信的,从圆的这边到圆的那边,连眨眼的时间都用不了。这点距离对他来说,他有自信做出普通人眼中瞬移一样的效果。虽然有点像是在刀尖上跳舞,但月夜倒是很乐意提亚马特一直这么扑上半个小时,一直扑到埃列什基伽勒准备好冥界通道。
当然,月夜不傻,提亚马特也不傻。
扑了十几次之后,提亚马特终于接受了自己完全无法扑中月夜的事实。她思考了一下,随后双手合十,低下头,闭上了眼睛,仿佛一位虔诚祈祷的修女。
看到她这个动作,月夜心里当啷一声。事出反常必有妖,月夜本能般地感受到了不妙。
几十个红黑色的能量球在她头顶和身边浮现,溢出的能量震得空间都出现了一道道裂痕。月夜一瞬间就理解了她想要做什么,也明白了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咬了一下牙,心里骂了一句中国通用粗口。
“草。”
下一秒,所有能量球像是下雨一般砸了下来。
“轰轰轰轰轰轰轰!!”
爆炸覆盖了月夜所有的立足之地。往外几步是黑泥,往内几步是提亚马特身边,脚下是能量球的爆炸区。月夜没有其他办法,他只好跳了起来。
提亚马特瞬间抬头睁眼,随后也跟着跳了起来。月夜空中没有借力点,他引以为傲的体术和速度全部没法发挥作用。也就是说,他完全躲不开。
但提亚马特没注意到的是,月夜手中的武器已经变了。透星之钉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已经被拉开的黑色魔纹大弓。这只张牙舞爪的凶兽再次展露了它狰狞的面孔,一尘不染的漆黑光矢已经架在了弦上,瞄准了提亚马特。
在空中没有借力点,无法躲闪的,不止只有月夜一个人。既然提亚马特想把月夜逼到半空,月夜就将计就计以自身做饵,把提亚马特也骗上来。
“见证毁灭吧——阿贾伽瓦(AjagaWa)!”
反转阿贾伽瓦,月夜曾经用过这招对付崔斯坦。通过反转阿贾伽瓦的运转方式,让它的真名解放效果从“吞噬”转变为“坍缩”。这样一来,恐怖的引力会把被箭矢命中的目标撕个粉碎,从内部压缩碾碎成一个小球。
“嗤——”
箭矢刺穿了提亚马特体表的龙鳞,插在了她的胸口上。她的表情明显一滞,随后便发出了悲伤的尖啸。
“啊——————!!!!!!”
她用双爪抓住光矢,胡乱地发力着,拼命地想把它拔下来。“嘶嘶”的声音不绝于耳,她的胸口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凹陷,不断有滚烫的血液被她甩出来,落在地上变成新的黑泥泉眼。她落回地面,有些疯狂地抓挠着自己的胸口,毫不介意有多少鳞片会因此而崩开,或者自己会把自己挠出多少道伤口。月夜猜她现在一定很痛,他甚至看到了她的眼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月夜收起阿贾伽瓦,一个翻身也稳稳地落回了地面。他脚下一蹬,召唤出透星之钉就朝提亚马特冲去。提亚马特已经痛得几欲发狂,这是非常难得的机会。俗话说趁他病要他命,月夜显然深谙此道。
漆黑的枪头割开了空气,无声又迅猛地朝提亚马特的头抽去。
“————月————夜!”
“砰!”
提亚马特突然伸出手,抓住了透星之钉枪刃。
“什么!?”月夜的瞳孔一下子就变大了。
提亚马特一边用一只手抓着枪刃,一边缓缓抬起了头。她现在的样子非常惨烈——胸口的阿贾伽瓦还在撕裂着她的身体,已经在她胸口开了个血肉模糊的大洞。由于疼痛的折磨,身上好几块龙鳞也被她在疯狂地乱挠中抓掉了。她的眼角留泪,嘴角流血,血和泪在下颔处汇合,顺着脖颈流进她胸口的血洞里。
但她的眼中没有丝毫的愤怒。月夜能看到的,只有非常浓郁的迷茫和可能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依恋。
“……月夜……痛……好痛……”她轻轻张开了嘴,“我……好难受……这……也是……爱……吗?”
她松开了枪尖,双手抓住光矢,猛地一发力,把它拔了下来,随后手一扬就把它丢进了身后的黑泥里。她捂着胸口,摇摇晃晃地朝月夜这边走来——准确来说是蹭:她连抬脚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这里……好难受……好痛……好难受……”她呢喃着,“月夜……我好难受……我(母亲)好难受……为什么……爱……会这么……伤人呢……”
月夜的心一下子就动摇了。他可以对敌人毫不手软赶尽杀绝,但他却不能接受自己伤害一个手无寸铁的人。现在的提亚马特,哪里还有大地女神百兽母胎的样子,她就是个渴望被爱却不理解爱的小女孩。
“我……能做到杀了她吗……”月夜在心里问着自己。他就这么举着枪,看着提亚马特从距离他不足一米的地方,流着泪,带着眼神里的迷茫和依恋,费力地挪动脚步,一点一点地蹭过来。
“乌鲁克地底和冥界的相位转移完成了!接下来只要挖个洞就行啦!”埃列什基伽勒的声音恰到好处地响了起来,“喂喂?月夜,听得到吗?这里是冥界的埃列什基伽勒!喂?惨了惨了,居然被母亲魅惑了!没办法了,伊什塔尔!”
“好嘞!我可是手痒了很久了!就当是对你沉迷母亲美色的惩罚,顺带把你之前的对女神的不敬也一并清算了,给我连同地面一起被轰进冥界吧!”伊什塔尔驾驶着天舟,来到高空,举起了那把造型奇怪又瑰丽的匕首,挥动手臂画了个圈,“打开大门!由伟大的天,向伟大的地!”
一个巨大的圆环在她头顶展开,环内是无尽的星空。庞大的行星自圆环中降落,伊什塔尔把匕首朝星球一扔,二者便融为一体,最后变成了伊什塔尔托在掌心里的光球。她把光球朝玛安娜里一塞,随后拉开了天弓。一支硕大的紫色魔矢已经架好,瞄准了月夜和提亚马特脚下的地面。
“迦勒底的,还有那个金闪闪的,给我抓稳咯!这就是我的全部力量——”她的双眼已经变成了灿烂的金色,“击碎吧,山脉震撼明星之薪(An Gal Tā Kigal Sh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