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xax精华言情小說 《宋疆》-1220 完顏陳和尚-13nqn

宋疆
小說推薦宋疆
整个府邸稍稍显得有些冷清,即便是耶律月已经给这里差遣了不少的丫鬟与下人,但奈何府邸太大,哪怕是再加入了这么下人后,整个府邸依旧还是显得空空荡荡有些荒凉。
独自一人随着领路的丫鬟后院行去,经过那中院的花园廊亭时,只见不远处的亭阁缓缓站起两个人,视线也正好望向叶青这个方向。
其中一人手里拿着一本书,而另外一人则是手里端着茶杯,即便是相隔着近二三十步的距离,但依旧能够感觉到,那两人对叶青充满了的浓浓的警惕之意。
叶青随着丫鬟依旧前行,而那两人则是一直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叶青,在叶青望向他们二人的同时,两人还是心底不由自主的一动,而后互望一眼后,神色也开始渐渐的变得凝重起来。
待叶青的背影随着丫鬟消失在两人的视线后,手里拿着一本《春秋》,年岁约莫三十来岁的男子,怔怔望着叶青刚刚消失的地方,喃喃道:“他就是大宋燕王叶青!”
“一个人来此。”手端茶杯的稍微比手持《春秋》的男子年长几岁,但看两人在亭阁内的站位,倒是显得像是两人之中应该是以手持《春秋》之人为主。
浓眉大眼、虎背熊腰,脸颊有些黝黑,一双眼睛显得颇为凌厉,拿着《春秋》的双手看起来格外的宽厚,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把出鞘后的利剑一样,让人在面对此人时,总会不自觉地逃避跟他那双凌厉的眼睛对视。
“难怪今日燕京看起来颇为热闹,原来是燕王回到燕京了。”虎背熊腰的完颜陈和尚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春秋》,而后微微摇头说道:“此人不可小觑。”
完颜斜烈身为完颜陈和尚的族兄,但从忠孝军以来,一直都是以族弟完颜陈和尚马首是瞻,而且两人私底下的关系也极好,若不然也不会同心协力拼死护送李师儿投奔叶青。
所以此时听到陈和尚只不过是远远看了叶青一眼后,就给出此人不可小觑的评论,还是让完颜斜烈感到有些意外。
完颜斜烈向来都极为佩服完颜陈和尚,除了在率兵打仗上极为擅长以少胜多外,便是自己的这个族弟,通晓各种华夏典籍、雅好文史,甚至是还能够写得一手好字,可谓是一个文武双全的绝佳人才。
而与二人匆匆照面的叶青,也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分辨出了手持《春秋》者应该是完颜陈和尚,而那手端茶杯者,便是完颜斜烈。
耶律楚材对于两人的推崇,让叶青也是颇为心动,更何况叶青在耶律楚材提醒之后,也意识到了这个名叫完颜陈和尚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金国在开始衰落,甚至是最后快要亡国之际,依然还是出现了几名能征善战,甚至是在与蒙古人交战中胜多败少的武将,而这完颜陈和尚便是其中最为知名者。
不同于南宋将亡之时的所谓三杰,被后人以气节为名无限拔高其地位与意义,完颜陈和尚的经历在史书中则是要中肯了很多,先是被蒙古所俘获,而后自己又逃回到了金国。
知耻而后勇一般,完颜陈和尚在逃回金国后显然并未被蒙古人吓怕,反而是从此开始了他的人生巅峰,其中最为著名的,便是曾经以区区四百骑兵大破蒙古八千骑兵,一千忠孝军大败铁木真麾下大将速不台近万大军。
虽然最终完颜陈和尚依旧没能够逃脱再次被蒙古人俘虏的命运,但面对蒙古人逼迫他投降时的斫足折胫,从嘴巴到耳朵一一被割掉残酷折磨,始终不曾投降到最终被折磨致死的悲壮,比起所谓的三杰来,显然就要更让人为之动容,也更值得人们尊敬。
在叶青看来,完颜陈和尚之所以在史书中没有达到如同所谓三杰那般的大义地位,并非是他所做的不够精忠,只是因为他非宋人,非史学家眼中的正统。
若完颜陈和尚的死,是为大宋王朝而死,死的如此悲惨,那么……完颜陈和尚的大义地位,完全要高于宋末三杰。
一边想着刚刚照面的完颜陈和尚的生平,一边跟随着丫鬟踏入后院前往大厅,一声婴儿的啼哭声,让叶青瞬间从沉思中清醒过来。
门帘掀开,瞬间一股暖流向着叶青扑面而来,而后一眼就看到了正把怀里哭泣的婴儿交给旁边宫女的李师儿。
踩着脚下厚厚的地毯进入暖和的厅内,李师儿看着叶青身后的门帘被放下,看着叶青深吸一口气,而后看了一眼旁边那抱着啼哭婴儿的宫女,又转过来向她点了点头,便开始四下打量起整个暖和的大厅。
面对走进来的叶青,李师儿的心头一时之间也是百感交集,甚至是当叶青有些生疏的向她点头打招呼时,李师儿的心底不自觉的便生出了一股莫名的委屈,就像是见到了亲人一般,好像抱着其大哭一场,把这些时日里来,压抑在心中的悲伤一股脑儿的宣泄出来。
叶青像是有些在刻意回避李师儿那看起来颇为平静的眼神,点头示意后便打量着整个大厅,厅内的一切布置看起来都是精心布置过的,包括那些家具等等,显然也都是用心挑选而来。
随着双眸变得有些通红的李师儿,刚要示意宫女把婴儿抱进旁边的偏殿时,叶青则是率先一步制止了宫女,而后缓缓走到宫女跟前望着那怀中啼哭的婴儿。
当叶青的陌生面孔出现在婴儿面前时,原本把手放在嘴边啼哭的婴儿,瞬间则是止住了哭泣声,在叶青打量他的同时,那一双如同黑宝石一般的眼睛,也同样在叶青的脸上来回游走。
“多大了?”叶青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最终因为刚刚从天寒地冻的外面进来,从而放弃了伸手去逗弄宫女怀里的婴儿。
李师儿看着叶青那颇为柔和的侧脸,再看着叶青刚刚伸手想要触碰,但最后又把手缩回来的举动,心头感到有些暖暖的静静道:“再过几日便要六个月了。”
“完颜安康。”叶青继续低头看着宫女怀里的婴儿,此刻则是把手放在嘴里下意识的吸吮着,一双明亮的眼睛依旧是来回游走。
“圣上……圣上希望他能够平平安安、健健康康长大。”李师儿面色平静的说道。
“你看过那封信了?”叶青此时抬头,转向李师儿问道。
两个宫女与太监,在此时也快步退出了大厅内,而随着叶青的脸庞离开了完颜安康的视线,在宫女怀中反应过来的完颜安康,瞬间又发出了嘹亮的啼哭声。
随着完颜安康那嘹亮的啼哭声渐行渐远,只剩下叶青与李师儿的厅内瞬间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此时的李师儿少了当初见到叶青时那股凶神恶煞、恶狠狠的样子,整个人显得内敛了很多,神情虽然看起来颇为平静,但总是给人一种仿佛藏着万千心事的样子。
“你看过那封信了?”短暂的沉默后,叶青再次开口问道。
此时的叶青,在面对相对内敛平静的李师儿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告诉李师儿完颜璟已死的消息。
毕竟,就在他刚刚进入大厅内时,在李师儿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他还是从李师儿的眼眸中,看到了一丝丝的希望,虽然那丝希望转瞬即逝,但叶青相信,此时此刻的李师儿内心深处,恐怕依旧是对完颜璟抱着幻想。
“你为何不直接住进万宁宫?”李师儿并没有回答叶青的问题,而是低头反问道。
“我从未想过要谋反……。”叶青深吸一口气,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李师儿的问题,归根结底,若不是自己对于完颜璟步步紧逼,恐怕……完颜璟也就不会有今日这般下场。
“圣上不在了是吗?”李师儿抬起头,眼角含着泪水、嘴角带着倔强,一双充满水雾的眼睛里充满了哀伤与不满,甚至是还带着一丝丝对叶青的恨意。
看着那张原本见到自己时,应该是凶神恶煞的脸庞,此刻在自己的眼前是充满了哀怨与怨恨,叶青不自觉的紧皱眉头,最终还是直接说道:“不错,璟儿已经……。”
“你是在记恨我从前对你凶神恶煞的样子,所以才会如此说圣上……。”李师儿转身对着叶青,泪珠儿从眼角已经开始滚落,在脸颊上留下一条晶莹的痕迹。
“我并不记恨你对我凶神恶煞的样子,但事实就是璟儿再也回不来了。”叶青看着几近崩溃的李师儿,皱眉狠心说道:“完颜珣已经成了金国的皇帝,乞石烈诸神奴如今还不知生死,所以……。”
“没有所以!”李师儿冲着叶青哭喊道:“圣上一定会回来的!他会带着千军万马来攻破被你叶青夺下的燕京,然后接我们母子回到万宁宫……!”
说道最后,情绪已经彻底崩溃的李师儿开始对叶青又打又踢,总之在她看来,完颜璟之所以会有今日,都是因为叶青而造成的!
站在跟前如同木头一样,任由李师儿对着自己拳打脚踢,直到李师儿落在他胸口的拳头彻底无力,一双脚也不再踢他的时候,叶青这才沉声叹了口气,在李师儿的反抗下,双手坚定的扶着其肩膀,而后缓缓的把李师儿搂进了怀里。
“你父亲李湘,还有你的两个兄长……也已经被完颜珣处死……。”叶青搂着一直在哭泣的李师儿,感受着自己身体两侧的肉,被李师儿的手狠狠的揪着,依旧是不动声色的继续沉声说道:“人死不能复生,既然璟儿最后选择了把你们母子托付给我这个先生,我叶青便会照顾好……。”
“若不是你步步紧逼,连年征战我大金国,圣上以及大金国又怎么会落到这步田地?若不是你叶青,我父亲与兄长,又怎么会被完颜珣处死,这些……这些你叶青怎么照顾!”李师儿整个脸埋在叶青的胸膛,一边哭泣着说到,一边继续双手拍打着叶青。
因为完颜璟的关系,李师儿虽然对叶青从未有过好脸色,甚至每次见到叶青都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但之所以这样,除了因为叶青一直在征战金国而产生的不满外,也因为叶青身为完颜璟的先生,以及完颜璟对于叶青欣赏与尊重,从而使得李师儿每次见到叶青时,不自觉的都会把叶青当成完颜璟的一个长辈似的看待。
正是因为这些复杂的原因,所以当李师儿在今日第一眼看到叶青时,就如同看到了那一个可以依赖的长辈一般,而心里这些时日压抑的委屈跟紧张的情绪,不自觉的就在叶青面前暴露无遗。
毕竟,在他们最为危急的关头,完颜璟首先想到的便是让李师儿母子投奔叶青、寻求保护,而李师儿一路逃亡下来,心里也只有一个坚定的信念,那就是不负完颜璟的期望,一定要带着完颜安康见到叶青,如此才……才不算是辜负了完颜璟的死。
所以当李师儿看到叶青时,内心的情绪到底如何,恐怕是连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而叶青因为完颜璟最后的托付,在见到李师儿的第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李师儿。
随着怀中李师儿的哭泣声越来越低,直到感觉到李师儿的身子越来越重时,叶青原本凝重严肃的神情不由一慌,急忙低头看向怀里的李师儿,只见哭的梨花带雨的李师儿脸色潮红、紧闭着双眼。
“喂……。”叶青下意识的摇晃着李师儿的身子,而后又急忙把一根手指探到李师儿的鼻尖,感觉到那平稳的呼吸后,这才微微放下心来。
冲着外面喊叫了几声,待那太监与宫女进来后,看到叶青怀里不省人事的李师儿时,两人俱是神色大变,甚至那太监已经不自觉的要转身向外面喊人,但还好叶青第一时间拦住了他。
“慌什么慌,她只是昏过去了,扶她去休息便是。”叶青沉声说道。
宫女与太监这才如释重负,随即由叶青抱起李师儿,跟着宫女走进了旁边的内间。
待安置好李师儿的叶青走出大厅想要让自己清醒一下时,便看到了在进来前打过照面的两人,一人手里依旧是拿着一本书,一人手里依旧是端着一杯茶。
“您是燕王?”完颜陈和尚问道。
“完颜陈和尚、完颜斜烈兄弟?”叶青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门帘紧闭的大厅,而后对着眼前的两人问道。
“敢问燕王,皇后没事儿吧?”依旧是完颜陈和尚出声问道。
“除了你们二人,还有一人在哪里?”叶青也继续不答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