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ym98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黃泉有座房 愛下-第六百一十三章:有人拉我鑒賞-ihacv

我在黃泉有座房
小說推薦我在黃泉有座房
就在颂兴学感叹万千之际。
一众人找到了耶华所说的重宝。
一面金灿灿的黄金盾牌。
盾牌不大,但足以遮盖半身,圆盾的造型,乍一看是黄金,等仔细看后,才发现原来是木头。
“这就是你说的宝贝?”丁小乙手提着耶华问道。
“对对对,这是古希腊旧神雅典娜的神器。”耶华赶忙解释道:“里面有一部分神权,数量很少,可这面盾牌,之所以是神器,不仅仅是因为蕴藏的权柄,还有强大的守护之力。”
“雅典娜的神器??为啥子在你手上??”
丁小乙不知道雅典娜是谁,但既然也是旧神,神器怎么会留在这里??
“这个……”
耶华有些不好意思了,言语间透着点小小的尴尬道:“我从他们家请回来的。”
“还是我替你说吧,十有八九是抢的,还有刚才黄道十二宫星神图,估计也是抢的,我看这里这么多东西,风格都不一样,十有八九还是抢的。”
玉娘毫不客气的戳穿耶华的掩饰,要问她是怎么看出来的?呵呵,毕竟最了解强盗的人,当然也是强盗。
玉娘一瞧这里的收藏的物品就知道,十有八九全都是抢的。
耶华嘴角抽搐了几下,还是辩解道:“也有买来的。”
当然这句话没人会相信。
几人相视一眼,丁小乙和玉娘以及颂兴学都主动表示放弃了,所以这件东西自然被嘉玉所得。
嘉玉将盾牌取下来后,只见这面金灿灿的盾牌,居然化作巴掌大小,连上面的金光也一并收敛起来。
“有点意思,这趟算是没白来了。”
嘉玉把盾牌放在手上把玩了一阵,心满意足的把盾牌收起来,打算回去之后再行研究。
“这就完了?”
颂兴学看看四周,似乎嘉玉取走了盾牌之后,这座海底教堂的神秀一下子像是干涸了,圣辉不可再见,甚至开始逐渐松动腐朽起来。
毫无疑问怕是要不了多久,这座教堂也会如外面那片废墟一样,彻底崩塌,只留下残檐断壁,来告知世人那是它们存在过的痕迹。
这一行众人或多或少都有所收获,可仅仅如此,众人都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
就好像去做大宝剑,点了豹子号的大技师,一通撩拨,正经事还没干,正是血气喷张的时候,忽然告诉你到点了?
这谁受得了啊?
于是众人将目光再度看向耶华。
耶华一怔,赶忙摇头道:“没了,我只是一个苟留残喘的旧神,能留下着点家当已经是全部了,真的是一点都没了?”
快穿之小小炮灰大用途
他说的凄凉悲惨,一张老脸就差是要挤出几滴眼泪出来。
但哪怕是几人当中,心最软的丁小乙都不会相信这个老家伙说的话。
“你还有几个神使,他们在哪!”这时候丁小乙突然想起来,这家伙的神使可不止克鲁斯一个,其他的神使也不在这里,那么该在什么地方。
“他们……他们出去为我收集信徒了,这时候没在家。”
耶华心头一紧,急忙辩解道。
馨芯
只是他掩饰的再好,可在玉娘这样经验丰富的强盗面前,根本无所遁藏。
见状,玉娘向丁小乙点了点头:“快去快回,我们在这里等你。”
“好!”
丁小乙抓起耶华,转身就往回走。
“他这是去哪儿?”茉莉疑惑道。
对于这个问题,玉娘只是抿嘴一笑,并未回答,反而拉上一旁的嘉玉坐在石头上聊起天来。
颂兴学则趁着机会和茉莉拉拢起关系,毕竟盟友的盟友也是自己的盟友,软饭吃不上了,多认识点兄弟还是不错的。
几个人聊天的功夫,丁小乙已经从外面折返回来。
“走吧,这家伙都交代了,还有一座小教堂,藏着他的一缕分身。”
原来他带着耶华,回柴木新居转了一趟后。
这家伙立即就乖乖的把自己最大的秘密全部一口气的说出来。
原来耶华还有一个分身,就藏身在一处及不起眼的小教堂内,剩下的几位神使都在那里。
緋聞新娘 謬賽
即便本体被杀,只要还有源源不断的信仰之力,他就能凭借分身重获新生。
这也是这家伙能够从最黑暗的诸神动荡中苟活下来的缘由。
众人离开这座大教堂没多久,教堂开始出现裂痕,随着一声闷沉的嗡鸣声轰然倒塌。
而在距离大教堂大概百公里的一处深海浅沟里,众人找到了那件破败的小教堂。
还未等靠近,就见四到圣光飞身从教堂内跃出,拼命杀向他们。
可惜这些神使的实力在他们五人面前根本不够看。
獨魅邪妃 紅妝公子
玉娘都没有出手,颂兴学便轻松将他们镇压下去,倒是没有杀他们,用颂兴学的话说,就这四个带翅膀的鸟人,比什么异族都稀有,带回去能多少能卖上不少冥钞。
看着他把这几个鸟人五花大绑的丢入灵能空间,丁小乙不禁翻了翻白眼,心想这对师徒算是掉进钱眼里了。
走近教堂,玉娘眸光略过四周,旋即锁定在面前那面十字架上。
天梵圣界
抡起手上的斧头劈上去。
就在斧头触及十字架时,一道刺目圣光从十字架中涌出。
眼前本是破败的教堂,顿时庄严神圣,如一座不朽的丰碑,静静矗立,给人浩大不可侵犯的庄重感。
在圣光之中,这座教堂被染上了一层金『色』的光彩,如有神主亲临。
只可惜,连正主都被他们擒拿了,更不要说只是一缕分身。
“给我破!”
玉娘抬手唤出无字石碑,石碑镇落砸灭眼前圣光。
嘉玉指尖轻挑,在圣光破碎刹那,一把从中抓出一个只有巴掌大小的小人,将其捏在手心。
“就是这个!”
小人懵懵懂懂,似乎并未有自我意识,浑身闪耀着强烈圣光,将这片海域都给照亮起来。
丁小乙拿过来仔细研究一翻后,点点头:“错不了,耶华说这是他全盛时期创造的分身,一直被藏在这座教堂内。”
小人虽然看上去,但里面精纯的神性却是犹如烟海。
“这可是好东西,就冲这个分身,咱们这次来总算是没亏。”
颂兴学拿过来观摩片刻,神色顿时兴奋起来。
毕竟是耶华全盛时期,所创造出来的分身,里面有着强大的能量。
若不是耶华的本体实在是衰弱的太厉害,以至于他自己都没有把握将其吞噬,否则怎么会将分身一直雪藏在这里。
“这东西不好分,我倒是有个主意,拿回去给鹿老炼成丹药怎样。”茉莉提议道。
众人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于是都点头答应下来。
攝政王妃 家裏老大
嘉玉和茉莉留下颂兴学和玉娘的电话,众人约定好了时间到斩神台观礼。
毕竟弑神本身已经算是一件新鲜事,更何况要斩杀之人,还是曾经一方主宰的耶华。
众人也很想知道,这个斩神台究竟是有怎样的效果。
二战指挥官体验版 蓝瑟s瓦伦丁
待众人相互告别后。
丁小乙就随玉娘回血帆岛疗伤去了,至于嘉玉和茉莉自然是回北芒学院。
反倒是颂兴学在和众人告别之后,却是没有了去处,左右一想,干脆回去见自己师父去了。
话说两边。
就在丁小乙一等人不在北芒学院的这段时间。
丁鹏每天的日子,简直用神仙来形容都不为过。
近来他和王湘、梅雨石、余阳几个孩子的关系相处的越发越好,这些孩子虽然天资卓越,心智甚至比常人都要成熟。
海贼之赏金别跑 落魄的小纯洁
但终究是孩子性格,整日在学院里时间久了,心思就开始活跃起来。
也不知道是谁提了一句,S市外据传出现了一座神秘山洞,里面空间大的惊人,而且还有神秘宝藏。
顿时这几个孩子就起了心思,居然大胆包天的计划一起去探险。
这天趁着陈老外出采办,几个小子就偷摸摸的留出了学校,学校在外围的看守,能够防得住常人,可绝难防得住他们几个。
至于阵法,在丁鹏的眼里根本不叫事,他大师父最拿手的就是阵法,早就告诉过他北芒学院阵法的暗门。
导致几个孩子跑出去后,整个学院都没有一个人察觉的到。
“小丁,丁校长是爹吗??”
树林里丁鹏几人迈步而行,或许是走累了,干脆坐下来休息起来。
期间余阳好奇的询问道。
此话一出,几个孩子目光无不聚焦在丁鹏身上。
虽然这个问题大家心里都已经有了点答案,可此刻都想要从丁鹏口中得到确认。
作为小弟的狄克虽然知道,但他当然不会主动去出卖自己的老大。
“你们猜!”
丁鹏笑眯眯的从储物盒里拿出冰激凌分给众人,特意不忘给王湘一枚心形的草莓味的。
王湘愣了一下,但还是接了过来,心里也没当回事,毕竟丁鹏的年纪在他们当中算是最小的了。
连丁鹏的小弟狄克都比他大上三岁。
“肯定是,你姓丁,丁校长也是姓丁,甚至你的年龄都和丁校长的孩子对得住,绝对错不了。”梅雨石神情肯定的说道。
豪门巨星之悍妻养成
对此,丁鹏也不去辩解什么,只是笑道:“你说是就是喽。”
他这样一幅无所谓的态度,反而令王湘他们心里有些吃不准了。
“肯定是!”梅雨石再次确定道,只是肯定的口吻里,怎么也遮不住自己的心虚。
唐曉翼之父愛仍在 心似倉井夢似空
“老大,咱们走了这么久,怎么也没见到什么神秘山洞啊?是不是走错方向了,要不咱们回去吧。”
狄克含着手上的冰激凌,看着一望无际的山林,不禁心里开始又有点害怕起来。
显然当初那场野外求生的比赛,给狄克心里留下了很大的阴影,以至于他现在一个人都不敢往密林里走。
“回去干吗,就当是野外踏青了呗,北芒风景再好咱们也看腻了。”
丁鹏摇摇头,坚决不打算回去。
王湘他们也无不想就这样离开,他们被束缚的太久,虽然学校里足够自由,可回到家就马上又要变成笼中鸟。
时间久了,连学院都觉得很是无聊。
所以机会难得,要让他们这时候乖乖回去,那是不可能的。
就在他们几个说着话的功夫,一股山风吹来,吹动着正片山林林叶晃动,发出似是海浪般的拍打声。
丁鹏鼻尖一嗅,就嗅到空气中那股湿润的潮气,不禁怪叫道:“去,这天说变就变,这是要下雨了。”
“那还愣着干啥,赶紧找地方避雨啊。”
余阳怪叫一声,赶忙带着他们往前跑。
刚跑出去没多久,天空中就传来阵阵惊雷声,一声声恐怖的雷鸣炸开,像是在他们耳边放炮一样。
让王湘几个孩子的小脸都一阵阵煞白。
天地之威,又岂是他们几个孩子能坦然面对的,就连丁鹏也觉得心口砰砰直跳。
眼瞅着就要下起大雨。
突然跑在前面的余阳眼睛一亮:“你们看,前面那个山洞。”
几个孩子伸出头一瞧,果然有一个巨大的山洞,丁鹏一拍大腿:“那肯定就是这里了。”
说罢就先人一步冲了进去,余阳等人紧随其后。
刚进了山洞,外面大雨倾盆哗啦啦的就泼洒下来。
“亏是咱们跑的快,不然此刻怕是要淋成落汤鸡了。”余阳站在洞口,看着外面大雨,不禁感叹道。
“老大!”
狄克皱起眉头,轻轻拉了拉丁鹏的袖子,低声道:“老大,我觉得这地方不好,咱们要不换个地方吧。”
丁鹏一愣,看了一眼四周,困惑道:“什么不好?”
他挠挠头:“我也不知道,就听我爹他们常说,什么……雨天,山洞、不能进。”
“什么能不能进的,进都进来了怕啥。”
丁鹏满不在乎的挥挥手,表示从未听过如此说法,从空间盒里拿出早准备好的手电筒。
分给众人后,指了指洞穴深处道:“走进去看看。”
余阳几个见洞穴这么黑,心里迟疑了一下,可看年纪最小的丁鹏都往里面走了,他们几个大孩子怎么能示弱,于是纷纷跟随上去。
洞穴其实很窄很小,即便是他们就几个孩子都要弯着腰往前走。
可随着深入,眼前空间却是越来越大。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丁鹏几个还是没有走到尽头,正想着要不要先出去时。
“啊!!”
忽然走在后面的狄克尖叫一声,吓的几人一个激灵,回头一瞧却见狄克满脸苍白的坐在地上。
“你喊什么??”
丁鹏上前把他拉起来,却见狄克小脸发白的指着身后黑漆漆的洞口道:“刚才……有人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