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okad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1129、辣條工廠相伴-enfm8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女前台见王警官直接跳过自己找老板,顿时脸色一变,却是强颜欢笑道:“瞧您说的,找老板不一定能得到最优惠的价格,找我也行啊。”
“不是这个意思。”王警官摆了摆手,也是淡笑着说道:“瞧你这姑娘长得挺漂亮,咋理解能力就这么差呢,我找你们老板不是办业务,是有事,急事。”
“哦,那您早说呀。”感觉热情过头了,女前台顿时对着车行另一名男子冷冷道:“阿豪,去叫老板。”
“那你为什么不叫?”男子表示拒绝。
女前台顿时没好气道:“你凶我?”
男子:“……”
“好吧我去叫。”害怕招惹这姑奶奶,男子一脸懵逼,只能让众人先等着,随后跑上楼找老板。
没过多久时间,男子下楼说道:“几位警官,我们老板让你们上去。”
“谢谢。”顾晨道了声谢,看看左右两侧,示意大家一起走。
来到二楼,空间依旧宽敞。
跟在小跟身后,大家走进一间办公室。
“老板,他们来了。”
“快请进。”一名白发老大爷淡淡一笑,随后示意男子泡茶招待。
顾晨走进来,与白发老大爷握手:“您好,我们是江南市芙蓉分局的,这次过来,主要想向您了解些情况,您一直是这里的老板?”
“没错。”白发老大爷默默点头:“从这家车行开业到现在,我一直是这里的老板,这家店也是总店。”
“那您20年前应该就在做这行了吧?”卢薇薇问。
白发老大爷淡淡一笑:“小姑娘,你们到底想问什么?直接说吧。”
顾晨与同事们对视一眼,这才主动说道:“大爷,是这样的,我们正在调查一起20年前的沉尸案,就是合江镇三溪水库那起案件,不知道您有没有印象?”
“是那起案件啊?”听顾晨这么一说,老大爷顿时眉头一蹙,淡淡道:“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不过我还真就知道这起案件。”
抬头看了眼众人,小哥已经将茶泡好,老大爷一挥手,示意将茶送至众人的面前:“先喝杯茶暖暖身子吧,外边天气冷。”
“谢谢。”
众人端起茶杯,轻轻抿上一小口。
白发老大爷则是笑孜孜道:“可是这起案件都过去20年了,你们现在还在调查啊?”
“没错。”顾晨放下茶杯,也是娓娓道来:“情况是这样的,当年在三溪水库捞起的尸体上,发现捆绑尸体的透明胶带上有部分指纹和掌纹。”
“可是碍于当时全国并没有建立足够完善的指掌纹信息库和,所有受到条件制约,一时间无法找到匹配的线索。”
邪王無賴
“可是现在随着信息库的不断完善,我们最近也匹配到一些相似度极高的指掌纹样本,并且已经确定了目标人物。”
“所以……这跟我有什么关系?”老大爷一听,当即有些慌神道:“你该不会觉得,我的指纹会跟凶手指纹相匹配吧?我告诉你,绝对不可能。”
“没说您匹配。”卢薇薇感觉老大爷想多了,于是赶紧解释道:“主要是其中一个目标人物,曾经在您车行行骗过,我们这次过来,就是想跟您了解下情况。”
“原来是这样?”听卢薇薇一说,老大爷这才放心道:“那你们不早说,害我担惊受怕的,你们说,你们要找的那人是谁?”
顾晨将手机掏出,将张泉的照片亮在老大爷面前道:“这个人您还认识吗?”
“咦?”大爷目光一呆,若有所思道:“这个人……有些眼熟,好像是在哪见过。”
“20多年前,他曾经在您店里行骗过,也就是抵押套牌车辆,然后跑路。”
“哦,你这一说,我还真记得一些,那名男子先是把车开到我这里的商行典当,并提交了车辆行驶证、车主身份证、车辆购置附加费缴费凭证等,那是他第一次当。”
“开始原本是约好一个月来取,结果过了一个星期就把车提走了,然后又过一个星期再次来当车,之后就一直没有取走。”
“后来我发现,这辆车竟然是套牌的,所有手续都是假的。”
“可那时候说什么都晚了,我没办法,只好选择报警。”
顾晨将这些记录在案,也是淡淡说道:“所以你当时口述情况是,那名当车的男子30多岁,身高一米七左右,中等身材,操江北口音,相貌与假身份证上一样,是这样吗?”
“对。”老大爷默默点头:“就是这样的,我当时是这么说的,而且跟你刚才给我看的照片是一模一样。”
“不过后来那人的下场也不好,留了案底,所以你一给我这人照片,我就能一眼认出。”
“可他现在是江南市知名企业家,有自己的工厂。”卢薇薇说。
老大爷一听,整个人懵圈道:“什么?他成企业家了?”
“对。”顾晨默默点头,随后又问:“我来问你,你能确定,这个叫张泉的男子,的确就是当年诈骗过你的那个人吗?”
“确定,百分之两百确定,就是他不会错的。”
邪王的偵探王妃
“好的。”顾晨继续记录细节。
在短暂的交流中,顾晨从老大爷这里确认了当年诈骗过老板的男子就是张泉,也就是现在的企业家张泉。
至上天庭 楚桥
从这里顾晨还了解到,张泉作案比较灵活,伪造证件的手法居多。
由此顾晨可以断定,张泉在销赃车辆方面很有一套。
了解完张泉的人设,顾晨大概也对这名掌纹匹配的男子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至少他干过不少盗窃车辆的勾当,但之后却在异地,因为盗窃车辆被捕入狱。
出狱后,赶上一波风口,跟着同乡人干起了生意,渐渐在江南市成立公司,一步一步发展到现在的规模。
在老大爷这里做完所有记录后,顾晨起身,与老大爷握手寒暄:“感谢老板的配合。”
“应该的。”老大爷准备亲自送大家出门,也是语重心长道:“如果当年杀死这个黑车司机的凶手就是张泉,也请你们一定不要放过他。”
“会的,惩恶扬善是我们警察的职责。”
顾晨与老大爷谈话之间,来到了车行门口,老大爷这才调侃说道:“下次有空,来我车行做客,车子保养啥的也可以在我们车行做,给你们优惠价。”
“哈哈,您客气,那我们就先走了。”顾晨与老大爷简单调侃几句,坐上警车,直接前往张泉的公司。
……
……
神魂战帝 血舞天
车上,卢薇薇也是调侃着说道:“刚才那位老大爷,没行到是这么多家车行的老板,不简单啊。”
“人家做这行都几十年了,原始积累懂吗?”王警官调侃着说。
卢薇薇默默点头,却是有些不悦道:“其他都好,就是那个女前台,感觉挺势利眼的。”
“刚开始以为有业务做,对我们客客气气,一听找老板有事,脸色顿时就那样。”
摇了摇脑袋,卢薇薇也是一脸鄙视道:“反正我不喜欢她。”
“我也不喜欢。”袁莎莎也附和道。
王警官一听,顿时乐呵的笑笑:“这有什么?现在有些女孩子,亲人面前小清新,外人面前文静帝,熟人面前神经病,闺蜜面前女流氓。”
见卢薇薇和袁莎莎都面露不善的看向自己,王警官顿时又道:“我说的是有些女孩子,不是全部,这种肯定有诶,而且还不少。”
见卢薇薇没有太在意,王警官转而又跟顾晨道:“顾晨,我跟你讲,现在许多漂亮女生给我的感觉就是,你刚认识她的时候哦,哎呦那个样子哦,感觉她好不食人间烟火啊。”
“然后你跟她熟悉了以后才发现,我勒个去,感觉她要把人间都吃掉的样子。”
“啊?”顾晨专心开车,并没有认真聆听王警官说辞。
而王警官却依旧喋喋不休道:“话说这古时候的姑娘不出闺房,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再看看现在。”
“现在怎么了?”顾晨扭头问道。
“现在?”王警官淡淡一笑,说道:“现在的姑娘她们也不出闺房,因为她们吹着空调点着外卖。”
“现在的有些女孩子哦,如果出门……打扮的就跟要出嫁一样。”
“如果不出门吧,邋遢的就跟要出家一样。”
“不过有些女孩子,还真的是出淤泥而不染,我指的是她房间脏的都酸了,出门还要打扮的花枝招展的。”
“呵呵,老王,我怎么感觉你在指桑骂槐呢?”卢薇薇还不知道老王那点小心思?感觉就跟明镜似的。
“啊?”王警官装疯卖傻道:“什么指桑骂槐?卢薇薇你可别对号入座啊,我在跟顾晨探讨很深奥的问题。”
话音落下,王警官转头又对顾晨道:“顾晨我还跟你说啊,你别看有的女生在饭局中埋头玩手机,看都不看你一眼,其实她早就有注意到你了,并且正在和她的闺蜜吐槽你……”
“老王你够了。”卢薇薇黛眉微蹙,有些不能容忍道:“你当着两名女同事调侃女生的不是,你觉得这种场合合适吗?”
“合适呀,为什么不合适?我第一天认识你卢薇薇的时候,也别你那小鸟依人般的表现给骗了,后来才知道你是个女汉子。”
“啊啊啊,够了老王,别再说了。”
……
……
几人在车内相互揭短,没过多久时间,便来到了江南市齐胜公司。
要说这家公司经营的产品并不是特别高大上,但却畅销。
江南传奇之玄木令 寒天易水
原因很简单,每一根辣条都能在校园内找到合适的吃货。
辣条作为江南市市民最受欢迎的小吃之一,有着不错的前景市场。
因此才能在短时间内,迅速发力,由小作坊变成大企业。
张泉也能摇身一变,从当初的诈骗犯,到现在的辣条大王。
“您好,请问你们来这找谁?”
顾晨将车开到门口,一名保安大叔便上前询问。
顾晨道:“我找你们老板张泉,在吗?”
“在,那你们有预约吗?”保安大叔又问。
卢薇薇一听,顿时黛眉微蹙道:“找你们老板还需要预约。”
“嗯,你们可能不知道老板的脾气,他一向不喜欢别人突然到访,一般情况下,想见他都得预约。”
“我们是来办案子的。”顾晨也不想跟他啰嗦,直接道明情况道:“需要找你们老板,请你现在立刻预约。”
“呃。”见顾晨气场强大,保安大叔也不敢阻拦,只能勉为其难道:“要不这样吧,我给老板秘书打个招呼。”
“那就快点。”卢薇薇低头看表,也是不由分说道:“我们赶时间呢。”
“稍等。”退回到保安室,保安大叔拉上窗户,这才开始拨打电话。
看着保安大叔时不时将目光投向自己时,卢薇薇也是没好气道:“就一个小小的辣条厂老板,竟然这么大排面,想见他竟然还需要预约?我们见大公司老板也没这架子。”
“不然怎么装逼呢?这叫逼格,你卢薇薇好好学着。”王警官双手抱胸,也是眯眼教诲。
卢薇薇淡淡一笑:“我看是心虚罢了,这张泉之前肯定干过许多坏事,怕别人找他麻烦,所以才在保安这里设一道门槛,要求必须预约才能见面。”
“我同意卢师姐的意见,这个张泉就是心虚。”袁莎莎似乎永远跟卢薇薇组成统一阵线。
王警官摆摆手,也是不由吐槽道:“反正再怎么有逼格,接受调查就得立正站好,或许我们还能让他在员工面前体面的离开,要不然,玫瑰金手铐伺候,我就不信他还敢装。”
“哗……”
也就在王警官话音刚落之际,保安大叔将保安亭窗户拉开,这才对着众人道:“老板秘书说了,让你们去三楼会议室等,老板临时有事,但马上会过来,你们看行吗?”
“行。”王警官默默点头,也是笑孜孜道:“那还等什么,赶紧把这破杆子抬起来啊。”
“哦哦。”见此情况,保安立马将拦车杆抬起,放顾晨开车进去。
顾晨将警车停在大楼停车棚下,这才根据保安队指引,来到是办公楼三楼。
而办公楼的不远处,就是辣条的生产车间。
就在几人寻找会议室的位置时,一名穿着职业装的年轻女子,主动走上前道:“你们好,我是张总的秘书,张总目前正在忙,但很快会过来,请你们几个在会议室耐心等待一下。”
“没关系,你带路吧。”顾晨说。
秘书小姐微微点头,随后走着猫步将众人带到一间会议室。
随后亲手为几人倒上茶水。
然而卢薇薇的关注重点却并不在此,而是会议室展架上陈列的辣条产品。
一眼望去,各种包装琳琅满目,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卢薇薇激动的抿了抿口水,好奇问道:“你们这里有多少产品啊?”
“60多种呢。”秘书小姐客气的将茶水送到卢薇薇手里。
“哦。”卢薇薇心不在焉,又问:“主要是卖给江南市的市场吗?”
“不全是。”秘书小姐微微一笑,解释着说道:“我们这里的产品,很多都是面向全国市场,还有一部分针对老外的口味,出口到国外。”
“还出口呢?”卢薇薇感觉这也太神奇了。
自己在便利店购买过辣条,十几种品类就足够让人惊奇的。
可现在这,竟然有60多种各种口味的辣条,简直让人看得直流口水。
或许是看出卢薇薇对辣条的执着,女秘书捂嘴偷笑,随后从陈列柜底下的储存柜里,拿出一盒辣条,端到会议桌上道:“这些是我们公司最新研制出来的产品,几位可以尝尝看,给给意见。”
“啊?”卢薇薇一呆。
王警官则提醒道:“意思就是,你可以吃到它们。”
“哈哈,那多不好意思啊?”感觉在这上班也太幸福了吧?
开会开到无聊的时候,管理人员集体吃辣条,提意见。
要是自己在薯片厂上班,估计能把薯片厂老板吃到泪奔。
卢薇薇想想都很美好。
见秘书小姐如此客气,卢薇薇也不再纠结,当即撕开其中一个包装,将辣条塞进嘴里细嚼慢咽。
嘴里不时发出啧啧的动静,脸上尽是满足之情。
秘书小姐歪着脖子,问道:“怎么样?”
“嗯。”卢薇薇当即竖起大拇指道:“这是我吃过最特别多辣条,感觉你们的辣条味道特别独特,不过你们这个还不够辣。”
“呵呵。”闻言卢薇薇说辞,秘书小姐微微一笑:“你吃的这个是微辣的,主要是针对一些不太吃辣的消费者群体。”
“其实我们这里还有变态辣的,主要针对那些钟爱辣椒是省份,您要不要也尝尝看?给点测评啥的?”
“那……试试?”卢薇薇说。
很快,秘书小姐又拿出其他几款主打产品,卢薇薇都吃得津津有味,完全忘记自己来这是干嘛的。
王警官看着卢薇薇满嘴是油的红唇,还有嘴边残留的芝麻,有些不忍直视道:“卢薇薇,形象,注意形象,能不能把嘴边的芝麻给我舔进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