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sb6优美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 ptt-第111章 先斬後奏鑒賞-2pcoi

妻子的難言之癮
小說推薦妻子的難言之癮
贺师傅,不大的眼却瞪得很圆。
好好在我身上打量一番后,谨慎开口:“叶飞,咱爷俩十多年关系,透个底吧!”
“咋?”
“你是不是逗我老头子玩?”
“真的!”
“胡扯吧你。”
贺师傅,一百个不信。
他虽不做销售,但在圈里大半辈子,道理清楚的,厂与商之间,有着本质区别。
厂家卖酒,需统筹发展。
而商家言商,可以随时换品牌代理。
红尘劫上
豪门夜宠:恶魔的枕边玩物
都卖酒,但玩的套路不同。
贺师傅也直言:“那天你连合作都不愿意,今天想收购?”
“嗯。”
“你应该清楚,石府…刚催透个底,年销量也就两千来万,比不上李柔零头多。”
“挺好!”
我回应,而心中更加坚定。
若是销量多就没必要收购,单纯合作就好…有一说一,收购对李柔不见得是好事。
其风险,不亚于她年轻时,不顾一切投入高端酒行为。
而来之前,也没告知她。
但我,需要一直产品。
理由简单…
用这种方式,‘绑架’刘总。
这是我心中计划,而现在要做的是拜托贺师傅:“一定要帮我,也是帮您自己。”
“我不明白。”
“等李柔收购后,您就是厂长。”话刚出口,我又觉着不舒服,这是利益交换。
很现实!
但随后也实在道:“我当学徒时,记得您抱怨过。”
“啥?”
黑色玫 权
“您原话:马勒戈壁,这年头包装比酒贵,就卖个名,弄得老百姓喝不到好酒。”
重生之抽奖空间
我将记忆中,他原话说出。
讲真!
那会我单纯,不懂。
后来明白,大部分酒卖的是面子,而不是酒。
但现在…
体中,血液有些沸腾。
想让李柔收购石府,是因为同为本地酒厂,会和鸿运酒厂成为直接对手。
而我、她,掌控着大部分销售渠道。
若顺利,干翻曹铭没问题。
再者…
以李柔对我信任,可以在这实现报复…我想力所能及的,让世界变得简单一些。
直接点,就是:“贺师傅,我想单纯的卖酒。”
说罢!
我看到他原本浑浊眼中,燃起亮光。
…… ……
小半天时间,贺师傅带着我走遍石府。
讲真!
硬件、软件,真特么差。
唯一好的,是拥有二十七个酿酒池,以及十多吨十五年以上老酒…这,就够了!
而下午三点多,我独自来到董事长办公室。
哈!
也就是大一点的平房,在里面,见到现任老板孙康,六十来岁老人,喜欢摆谱。
这不!
见我进来,他指着就训:“天天和曹铭闹,都成圈里笑话了!”
“孙总,我也不想。”
“回头我摆桌请你俩,冲我面,天大仇也得放下,别闹腾了!”孙康越说越起劲。
坐真皮沙发上的他,皱眉头,好像很犯愁。
哎!
越是混的差,越喜欢摆资格。
我若不是和曹铭闹得凶,就凭你敢让贺师傅暗示,想通过我和李柔合作?
得!
看他年纪大份上,我让一让:“孙总,不是咱这后生不给您面,是曹铭不是玩意。”
我去!
刚还劝架,这就开始挑事。
理解!
但他这话说的,真没水平。
而沉不住气的孙康,又主动:“你看这样行不,让李柔代理我的酒,顶了曹铭。”
“这…”
“犹豫啥?贺师傅酿的酒,你还不放心?”
唯武独神
“放心、放心。”
“你也知道我实在,明说,成本我只加10%利润…主要是帮你,顶掉曹铭的酒。”
孙康,果然‘实在’。
通常来说,10%利润也就整个加工费。
但话说回来,以晨曦商贸体量,想合作的小厂家,利润已经降到5%,甚至更低。
而孙康不知道,我来目的是收购,而非合作。
密族之迷
不过…
别急!
我的原画师男友 不高冷的竹子
话锋一转,我道:“孙总,两百万如何?”
“少了点吧!”
孙康摇摇头,稍有不满。
我…
哭笑不得!
不过想想也对,两百万对他而言,就是年销售十分之一的量,所以才会有误会。
魔妃嫁到:蛇君的三世眷宠
狂傲帝君:爆宠天才召唤师
那我就说明白些:“孙总,两百万是我好处费。”
“啊?”
“首批进货额,三千万如何?”
“没问题!”
孙康,喜出望外。
和曹铭比较,他…三言两语交了底,同为老板,但不是所有老板有资格做狐狸。
也罢!
绕绕圈子,到时候让他主动把厂子卖给李柔。
随后瞎聊一会,我告辞。
已到傍晚,上车的我拨通李柔电话:“在那,找你有些事商量。”
“没空。”
“急事。”
“说了没空,别烦我。”冷不丁来一句,跟着挂掉电话。
靠!
怎么她和我一样,动不动就发神经?
是因我自作主张,让高启云大幅度减少出货量,生气了?
不对啊!
是她一直鼓励我,别按常规出牌的。
正纳闷,李柔又打来电话,苦笑中我接下:“好歹是你情人兼闺蜜,给点面子行不?”
在不清楚状况前,我有意开着玩笑。
但电话那头,却传来刘总声音:“闭嘴。”
“……”
“一刻钟内,赶到我家。”冷冰冰下令后,刘总挂掉电话。
她,更凶。
而我也明白了,刚刚李柔为何着急挂电话,有她亲妈在身边,麻烦肯定少不了。
隱婚新娘別心急 子小七
也是我倒霉…
但愿,别再有意外。
老老实实的,开车来到李柔家别墅。
刚进客厅,坐沙发上的刘总便对我开口:“就一张沙发,你就站着汇报。”
“汇报什么?”
“说说看,为什么中秋节前减少出货…我让财务算了下,销量少了六千多万。”
说话时,刘总眼中透着杀气。
也不待我回答,她又看向靠在楼梯边上李柔道:“你若在袒护叶飞,别怪我心狠。”
“呵…”
李柔冷笑着,不言语。
随后刘总又看向我问:“上次烧仓库,没追究你…是男人,就别在指望李柔帮你。”
“好!”
“叶飞,你让曹铭收损失,但也动了我利益,想过后果吗?”
“没!”
“是不是觉着,我拿你没办法?”
“不敢。”
我如实回答,现在的刘总还惹不起,也知道今天不给个交代,这个槛就迈步过去。
六千多万销量,把我卖了都赔不起。
这么做,是冲动但有计划,可现在麻烦的是,之前没和李柔商量。
那…
那就看看,我们是心有灵犀吧!
带着期待感,向刘总交代:“我先斩后奏,想让李柔,放弃鸿运酒厂总代理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