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bmb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起點-第一百五十八章:這裏面究竟有什麼貓膩分享-g00mz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小說推薦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王爷,你对凌空做了什么?”
云朵朵大喝一声。
云朵朵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情景,祁翰搂着小k,躺在床上?
似乎还挺亲密的样子,尽管惊吓之下他已经往后躲,但是那从人家衣服里拿出来的手,还是慢了一拍。
被云朵朵和刚刚进来的而马竞看了个正着。
苍天啊,王爷这个是?
不对啊,云朵朵后知后觉,感受了一下自己,什么时候与小k 的附身解除了。
“云朵朵,怎么回事?这个男的怎么出现在本王床上?”
武王此刻简直是暴跳如雷,刚才他竟然对着一个男人生出了旖旎的想法,简直是太恶心了。
更糟心的是,这般场景,被云朵朵和马竞那个家伙看了个正着,简直是。
这个凌空,祁翰现在恨不得杀了他,本能得卡住他得脖子。
云朵朵稍微冷静下来,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她连忙爬起来 冲了过去:“王爷,手下留情啊,他不是故意的,他受伤了。”
“受伤了,为何死在本王的床上?”
祁翰咬牙切齿的问道,手上的力道被云朵朵一点一点慢慢扒开。
“王爷息怒,他真的不是故意的,是我,是我随手把他放在了您的床上,抱歉了。”
说着她用力的将小k从床上拉下来,可是这个时候的小k可不是一般的重啊。
“马竞,快过来帮忙啊。”
还呆在那里的马竞终于回过神来,连忙上前帮她,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小k搬走。
走出门口,看着漫天飞舞的大雪,云朵朵终于明白了,原来是这几日没有阳光,小k又没电了,但是这一次不知怎么,小k就脱离了与自己的附身,显出他的身体来。
自己昨日突然昏倒恐怕是因为没电了的缘故,小k一脱离,自己也立即就脱力了。所以武王就将自己放在他身边了,偏偏自己与小k同时出现,被小k挤到床底下去了。
然后祁翰那个家伙,嘿嘿嘿……
武王的脸色从涨红变成灰黑,到灰白。
感觉自己这辈子的面子都没了。
云朵朵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他生无可恋的样子,心中忍不住好笑。
“王爷,你昨晚可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
云朵朵趁机调侃,果然祁翰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哈哈哈,哈哈哈,王爷,你放心,我保证不说出去,你放心……”
武王眼神幽怨的看了过来:“朵朵,本王难受……”
云朵朵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看着他的表情更加的开心了,突然她笑着笑着就想到忘记向马大人解释一番了。
如果不向他解释,万一他胡思乱想怎么办?还有,肖婉冰忽然闯入府中的事情,
安抚了一阵子武王,云朵朵便出门直奔马竞的书房而去。然而大早上的马竞居然不在书房,莫非这么早已经上朝了?
云朵朵叹了口气,随意扫了一眼院子,大雪纷飞,地上的积雪越来越厚,马府的下人们又都懒惰,根本来不及清扫。
突然云朵朵的眼眸一缩,地上有一串清晰的脚印,循着那脚印的去向,云朵朵不自觉的抬脚跟了上去。
乡长升职记
这脚印看样子就是马竞的,但是看起来,他此刻并不是出门上朝,而是往内院而去。
云朵朵跟着脚印走着走着,心不由的紧张起来,老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发现什么了。
她的脚踩在积雪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在这寂静的早晨显得有些明显。
下意识的放轻了脚步,云朵朵知道自己现在没有小k帮忙,全凭自己,因此她更加的小心。
忽然脚步一顿,因为远处已经传来有人谈话的声音。
夜宿凶宅 高雪松
云朵朵极目望去,看到不远处一座假山后面的亭子里似乎是有人。
在漫天的大雪重,里面的人影有些模糊。
云朵朵立刻屏住呼吸,踮着脚尖,慢慢的挪步到假山后面,隐藏在那里。
主播哪裏跑 花箋知俏
玩轉王子學院
这才仔细听着亭子里人的谈话。
“昨夜真的没事吗?”
是女子的声音,云朵朵精神一振,是那位从不露面的老夫人吗? 可是,听着声音不像啊,好像是一位年轻女子。
“你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的。”
是马竞的声音。
这就对了,马竞与她的母亲会面?只是?
云朵朵疑惑起来,仔细听着。
“我听说,那位王爷受伤了?可有大碍?”
“无妨。”
“王爷会不会怪罪你,还有那个女长官,她会不会生气?”
女子的口气颇为担心,但是听起来却让人觉得哪里怪怪的。
“你无需担心,只需记住我说的话,在这段时间藏好,保护好自己即可。千万不要漏出马脚明白了吗?”
“阿竞,我害怕,要不……”
“不要说丧气话。你不会有事的……”
马竞突然打断女子的话,仿佛知道她下一刻想要说什。
女子果然不再说话,静默了片刻之后,马竞又道:“你赶快回去,以后没经过我同意不许再私自出来找我,切记。”
说完他大步离去,一阵嘎吱嘎吱的踩雪声渐渐远去。
云朵朵探出脑袋,看到男子迅速离去的背影皱了皱眉,一转头,看见了那仍站在亭中的女子,愣了愣。
女子身姿挺拔,面带愁容。
人魔 法施
可是,那张脸却是极为的年轻和,貌美。
这?
她不是马竞的母亲啊,那?
武俠變 雲白天藍
云朵朵有些混乱,原来马竞不是来看母亲的,那这女子是?
她的目光紧紧追随女子的身影。
她独自在风雪中伫立许久,终于是叹了一口气。
似乎是自言自语,声音极低:“是我连累了他,都是我害了他……”
云朵朵神情一怔,然后那女子缓缓撑起一把油纸伞往后院的,那处阁楼走去。
云朵朵睁大了眼睛,看着那女子缓缓的进了阁楼。
原来阁楼里住的不是马竞的什么母亲,而是,与他暧昧不清的女子?
一时间,云朵朵心情有些复杂,有些高兴又有些气氛和失落。
高兴的是,她似乎找到关键的问题了,马竞的秘密似乎马上就会被自己揪出来,找到破案的关键。
气氛的是,自己看走了眼,还以为,他是一位翩翩君子,却不知他金屋藏娇,自己还差一点就要将他当成自己的妹夫了。
真是,太令人失望了。
那名女子究竟与他什么关系?他母亲呢?
她为何独自住在阁楼里?
马竞为何不许她抛头露面?
这里面究竟有什么猫腻。
云朵朵带着满脑子的疑问,抬脚离开了假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