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943d熱門小說 全職國醫 txt-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陸續好轉看書-qupj7

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
“胡主任,准备出院了?”
何文宏走进病房,胡镇泉父子已经差不多收拾好东西了,胡镇泉的爱人坐在病床边上,看到何文宏急忙笑着打招呼:“何主任,坐!”
说着还起身准备给何文宏倒水。
“好了,虽然腰困膝软的症状还有,可眼睛已经完全恢复正常了,走路也没问题了,方医生早上来了一趟,又换了方子,说回去调理就成。”
胡镇泉笑呵呵的,这个病可算是好了。
之前在海丰,他请了这个,问了哪个,中医西医治疗了十多天,一点效果都没有,方寒开的方剂,吃了两剂,就明显好转了,五剂药吃完,他爱人现在已经恢复到以前了。
腰困腿软的毛病以前就有,胡镇泉一直认为是累的,也给调理了,休息一阵,吃点药能好一点,加个班忙一点就会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现在的人生活节奏快,工作压力大,十个人九个半都多少有些小问题的,总不能辞职不干了吧?
人活在世上,十之八九的人都是在用健康和生病换钱,消耗着自己的身体和生病,换来生活所需,往往一场病却能带走一辈子的积蓄甚至还不够,可这就是现实。
这次胡镇泉的爱人最棘手的就是看东西重影,走路横着走这个问题,现在吃了五剂药,症状已经全部消失了,走路和之前一样,看东西也清晰。
胡镇泉的爱人是白领阶层,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了,可保养的还不错,也有气质,现在恢复过来,走路,说话,都给人一种很有修养,很有魅力的感觉,何文宏甚至都有些羡慕,胡镇泉这个家伙,倒是找了一位不错的媳妇。
“恭喜胡主任,恭喜嫂子了。”何文宏笑着道。
“其实真要感谢,还要谢谢何主任您。”
胡镇泉走过来,伸手握住何文宏的手,很是真诚的道:“要不是何主任当时的话,我们两口子现在或许还在四处求医呢。”
经历了这次的事情,胡镇泉的性格和脾气明显收敛了一些。
天狂有雨,人狂有祸,这次胡镇泉算是体会到了,这会儿对何文宏的感谢也是真心实意的,方寒准备离开海丰的当天,何文宏就推荐了方寒,虽然因为种种原因,耽误到现在,折腾了这么多天,可这和人家何文宏没关系。
要不是何文宏,哪怕到今天,胡镇泉也不一定会找到方寒头上,或许现在还在折腾。
当然,这个病也不是只有方寒能治,可这么多天了,胡镇泉也没找到更厉害的医生,没有何文宏的推荐,他最起码还要耽误一阵子,这是事实。
“胡主任客气了。”
何文宏笑着道:“大家都是医生,互相帮忙是应该的。”
胡镇泉笑了笑,这个情他记下了,除了何文宏,何永宏也有功,回去之后要好好感谢人家老何。
“雷主任还没回来?”
感谢了一阵,胡镇泉又问起了雷军锋的事情,雷军锋已经出差好几天了,算下来他在这边呆了五天,第三天就没见到雷军锋了。
“没呢。”
何文宏笑了笑,心说雷军锋暂时肯定是不回来了,不说等方寒离开丰州,最起码也要等魏庆民的孙女出院,等胡镇泉的爱人出院,这两位患者走了,方寒哪怕还在丰州,还在上丰,也不会轻易来他们结合医院了。
只要不见面,雷军锋就没多少尴尬。
“你们雷主任有些小家子气了。”
胡镇泉笑了笑吗,他的性子其实和雷军锋有点像,可这次的事让他长记性了,为了一点面子,没必要,万一求到人家方寒头上呢?
不说万一,方寒水平高,懂得多,不仅仅中医水平了得,肝切除和心脏手术做的也相当好,认识这么一位医生,总是有好处的。
“这话您说就行了,我可不敢接话。”何文宏笑了笑,胡镇泉的爱人痊愈,他们家老大肯定是受益的,胡镇泉回去怎么也要感谢一番的,可他,日子不好过啊。
雷军锋这么一躲,那就明摆着是不想丢人,等方寒走了,雷军锋回来,那就更不待见他了。
真要没辙,那就只能找下家了。
只不过何文宏现在正是尴尬期,他现在在这边是副主任,刚提还不到一年,以他现在这个情况,真要找下家,不好找,去别的医院,不一定能担任副主任,不挂职的话,那就有些划不来了。
值班室边上的走廊尽头,没人的地方,张医生这会儿也正和雷军锋通着电话:“雷主任,今天胡镇泉的爱人就出院了。”
“彻底痊愈了?”雷军锋在电话另一头问。
“痊愈了,看上去已经完全恢复正常了。”张医生小心翼翼的汇报着。
要说这世上的事,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那天江枫和雷军锋怼起来的时候,张医生在场,没敢出头,他这心中七上八下的,生怕雷军锋计较。
可雷军锋躲出去了,又不好打电话问别人一些事,张医生倒成了雷军锋的暗探了。
毕竟当天的事情别人不知道,雷军锋也不想再让其他人知道,张医生又正好知道,雷军锋也不怕张医生再知道,嗯,很绕口,反正就是这么个意思。
比起何文宏,小主治在雷军锋眼中更不是个什么,因而张医生这两天看上去倒成了雷军锋的心腹了。
“魏院长的孙女呢?”雷军锋又问。
“药还继续吃着,高热基本上已经退了,现在基本上是三十七度左右,忽高忽低,上下不超过两度,说是加上之前的三剂,吃够一个礼拜,今天吃一剂,明天吃一剂,也就差不多了。”
“嗯,行,有什么事及时给我打电话。”雷军锋说着就挂了电话。
正如何文宏猜测的那样,雷军锋现在就是避着方寒,所以他时不时的都要找张医生了解一下情况,等魏庆民的孙女痊愈出院,他就可以回来了。
话说方寒已经在丰州呆了好多天了,也该走了吧?
想起这个,雷军锋就懊恼,自己当初何必多事呢,这下好了,丢人丢到家了。
那天晚上,看到方寒给胡镇泉的爱人开的方子,雷军锋就知道方寒不简单,很有一套,果断闪人了,第二天压根没来医院,找了个借口,去田丰市一家中医医院坐诊去了。
雷军锋这种省医院的专家,到了下面地级市,那是被当做贵客招待的。
……
省医院,曲忠强的爱人从外面带了饭回来,出了电梯就是一愣,走廊里面,一位三十来岁穿着医院病服的青年正在人搀扶下缓缓的走动着,虽然走得很慢,走一步,停一步,可依旧慢慢的在走着,锻炼着。
患者她是第一次见,可边上陪着的人她却见过几次,冯市长的女儿和儿子。
这么说正在走动的这位是冯市长的女婿?
曲忠强的爱人有些不敢相信,这就能走动了?
她听医生护士说过,冯市长的女婿也是脑外伤,虽然没做开颅手术,可前一阵一直都是昏迷不醒,高热不退,相当严重的,家里人不愿意做手术,一直采取保守治疗,省医院这边治疗了三四天都没效果,后来找的方寒,算起来方寒给这位冯市长的女婿治疗还要在她们家老曲之后的。
“曲太太,这是出去买饭去了?”
冯市长的女儿看到曲忠强的爱人,还笑着打了声招呼。
都在一块住院,病房离得不远,不说常见,最起码一天都能碰到那么一两次的。
这要是平常,冯市长的女儿也不见得会打招呼,可现在她丈夫恢复的不错,都能走动了,她心情也好,和曲忠强的爱人打着招呼。
“是啊。”
曲忠强的爱人点了点头,笑着道:“您丈夫恢复的真不错,都能走动了,真是太好了。”
“都是方医生水平高,这才一个礼拜多一点,就能下床了。”冯市长的女儿笑着点头,眉眼都是笑意,发自内心的高兴。
“恭喜了,看来要不了多久就能出院了。”曲忠强的爱人笑着道。
“听说曲主任也是方医生给治疗的,想来很快也能出院了。”对方笑着道。
“嗯,我们家老曲恢复的也不错。”曲忠强的爱人点着头,她们确实已经打算出院了,只不过看着别人的情况,曲忠强的爱人还是有些难以置信,这恢复速度比他们家老曲快多了。
进了病房,曲忠强也在病房里面走动着,之前曲忠强其实就能下床,只不过只能偶尔下床,不能长时间站立或者走动,现在也能慢慢的走两步了。
“老曲,吃饭吧。”
曲忠强的爱人招呼着,给曲忠强把饭菜摆放好,一边看着曲忠强吃饭,一边说着刚才自己看到的情况:“冯市长的女婿恢复的真快……”
“人家没做手术,恢复起来要快一些,好了之后后遗症也要少一些。”
曲忠强现在说话基本上已经正常了,不过左手还是时不时的抖动,偶然还是感觉到头晕,走路也不偏了,之前走路不稳,偏偏斜斜的。
“哎,早知道当初就不手术了,或许你还能重回科室呢。”曲忠强的爱人叹了口气,当时没觉得什么,可现在和人家一比较,她就觉得有差距了。
曲忠强吃着饭,不吭声,心中也和爱人的心情差不多,人总是这样,哪怕当初做了某个决定,一旦结果不如人意,往往也都会后悔和懊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