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zgcz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第508章 星際世界熱推-5l5nc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卡德加罗宁加入守护者议会后,各位守护者前辈执行任务的时间大幅缩减。
守护者议会有更多时间投入对《奥能元裂变》、《光能水晶》进行研究。
卡德加的拦截任务结束后,没有在米奈希尔港留太久,第一时间回到消逝冰川守护者神殿。
光能水晶充能研究,已经进入最终阶段,卡德加通过大量的数据分析,最终找到了一种独特的能量结构,用于启动光能水晶。
这个数据的样本,来自于艾泽拉斯之心的纯粹能量。
不过两种能量终究无法划等号,所以卡德加又在此基础上,做了近百次试验。
换上洁白的实验防护服,为自己施加强力的护法屏障,卡德加迈入充能大厅。
“导师,有进展了么?”卡德加看到导师已经开启星界之门,将混乱复杂的能量,按照程序,接入到三座高耸的光铸水晶塔中。
光铸水晶是储能工具,这种带有浓郁历史气息的德莱尼科技,非但没有落后,反而十分先进。
之前卡德加在德拉诺的时候,就经常看到德莱尼工程技师,从古老的文献和后世的科技中,找到前代科技的影子,并将此进行重现。
官商錦湖
对此,卡德加心里一直憋着句吐槽:“好一个科技靠考古,文明都是不断演进强大的,你们反而越来越弱了。”
麦迪文引导能量流,归入卡德加制造的水晶后,颔首说道:“接驳是没有问题的,但水晶之间的共鸣,会因为能量的基数、性质,产生不同的反应。这一块,我帮不了你,学生。”
快穿女配:金牌续梦师
麦迪文将所有隐藏的雷点,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诉卡德加。
卡德加认真的将信息,记到房间一侧的数据墙上。
“我会想办法控制能量释放速率,您到时只要帮忙稳住我的能量流速就好。”
“这也是个办法。”麦迪文眼前一亮,学生的脑瓜子,就是比他们这些老家伙要灵光。
能量接入完成,卡德加索性不等了。
这光能水晶之前启动过一次,虽然那次耗费了守护者议会前辈们大量的能量,但这也证明,水晶是个可以提供信息或是光影传送的‘锚点’。
这东西或许在其他世界有着别的称谓,但功效和锚点是一样的。
絕地勘探 臨界唯霸
“要不,我们试一次?”卡德加提议道。
麦迪文见学生风尘仆仆归来,且刚刚施展长距离法术,关心道:“不需要休息一段时间?”
“没事,我顶的住。”卡德加笑道。
准备启动仪式有半个小时,阿洛迪和埃文斯前来监督仪式进行过程,保证仪式在出现突发状况后,可以第一时间解决处理。保护麦迪文和卡德加二人的安全。
万事俱备,卡德加启动充能。
他熟练的引动光铸水晶中的能量流,按照既定的方式,通过他的处理强化,奥术能量幻化成耀眼的白色光芒。
卡德加破坏了奥术能量流中的奥能元结构,是这份能量变成没有特质的流动。
被剥夺原始特点的奥术能量,虽然还具备成为法术威能的原料,但除卡德加之外,没有任何一名奥术法师,能够控制这道能量。
返璞归真的能量,融入到光能水晶。
布满裂痕的不规则棱体,第一次如此强烈的响应着充能过程。
它开始迸发出立场形态的光芒,并在整个充能大厅,布下了大量六边形的格子。
我的世界记 svink晗
水晶旋转,卡德加利用能量传递的信息,他的神性,探知到了一缕信息。
真祖
卡德加将这一串金色的符号,刻入脑海。凭借这道信息,卡德加更加笃定罗文勋爵的猜想。
光能水晶的确是另一个世界文明的产物,而现在,水晶就是两个世界相同的钥匙,等待着他们发掘。
伴随着水晶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大厅内的立场格局,渐渐充盈起来。
一个类似于逆向传送的立场空间,被这块碎裂水晶制造出来。
卡德加捕捉到了逆向传送的信息,他顺着这条能量流,锁定了一处蕴含着强大能量流动的区域。
卡德加激动的双眸放光,他湿润干涩嘴唇,喉结上下移动,吞咽一口口水。
“前辈,导师,我发现了一条可供传送的通道。这块水晶,不只是在传送信息和光影,它还能送我们抵达其他世界。”
阿洛迪、埃文斯和麦迪文同时露出震撼的面色,通往另一个世界的传送通道?这无疑是在开启另一个世界的大门。
对于开启其他世界的传送门,守护者议会的想法,十分保守。
提瑞斯法会的诞生之初,宗旨即为了阻挠恶魔通过传送裂隙,进入艾泽拉斯。
如今,他们对水晶背后的世界一无所知。一旦开启通道,一定会出现三个结果。
第一,没人发现他们的传送波动,另一个世界的生物不关心他们,无事发生。
第二,水晶背后世界的生物,和平友善,守护者议会跟他们缔结盟约,成为朋友。
第三,水晶背后世界的文明,残暴如燃烧军团,通过传送门,他们试图进入艾泽拉斯,毁灭和掠劫跟他们有着不同能量规则的世界。
风险极大,三位守护者前辈面面相觑,没有同意卡德加启动传送通道。
“听下吧,卡德加。你现在已经掌握了启动光能水晶的方法,前往其他世界,我们需要进行严肃的商议。这事,等到罗文勋爵回来召开会议,做万全打算,再进行推进。”阿洛迪作为守护者议会领袖,叫停了卡德加的充能仪式。
卡德加心中隐隐有些失落,魔导师的求知特性,一直在怂恿卡德加去寻找未知。
不过好在卡德加意志坚定,他很快扶平了内心的躁动,即刻断开了水晶的能量连接。
“明白,前辈,我们等罗文勋爵回来,再做打算。”
麦迪文和埃文斯微微颔首,埃文斯主动说道:“那就暂且搁置充能水晶的研究,裂变课题,正缺人手。你们师徒尽快过来帮忙。”
弒神淩天 涼玄
卡德加和麦迪文一前一后,离开充能大厅。
灯光渐熄,能量归无,水晶中蕴含的能量,逐渐被疑虑赤红色光芒笼罩。
浑厚的低语,回响在水晶背后的虚空。
“为他们提供凯达林水晶科技,最好可以引导他们拥有卡拉之道。”
……
雷诺看到弗丁回归骑士团,心里一凛。
刺杀计划失败了?雷诺斜了一眼法瑞亚,内心极为不满。
渊誓部队竟然解决不了一个失去了圣光之力的普通人,执行任务的刺客,难道是头猪的灵魂?自己愚蠢的哥哥,怎么可能击败来自噬渊罪魂之塔的塔内领主。
弗丁进入大厅,达索汉、玛克斯韦尔如释重负,心中悬着的石头,终于落了下来。
“大领主为何如此激动,我只是建议,没有强迫达索汉大领主做任何事。现在您回来了,此事由您全权做主。”雷诺再退一步,他知道事情败露,继续坚持,没有任何意义。
提里奥没有理会雷诺,他凝视着坐在圆桌一角的法瑞亚。
“法瑞亚队长,我不知道你在噬渊到底经历了什么,但如果你还有一点良知,就请离开骑士团。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大家商议。”弗丁再无耐心,如果法瑞亚不走,他会第一个动手。
法瑞亚是执行刺杀弗丁计划的主要操控者,看到弗丁回归,他有一瞬间的想法是在此动手,了结弗丁。
但理智告诉法瑞亚,在白银之手骑士团向弗丁出手,会颠覆整个局势。
法瑞亚心中仅存的善意,刺激着被噬渊之火封禁的心脏,他起身离开,走出骑士团。
蜜戀,豪門小貴妻
法瑞亚漠然离开,雷诺却在原地没有动弹。
弗丁一脸狐疑,瞪了雷诺一眼,意思是你怎么不走。
雷诺无奈一笑:“大领主,不用对我如此戒备,我是自己人。”
弗丁怎么会信雷诺的鬼话,他取剑指向雷诺眉心:“你在我这里,没有一丝一毫的信任,我不想多费口舌。”
“是因为刺杀行动原因?你以为是谁告诉的达利安,去壁炉谷救您?”雷诺不放过任何一个小细节,去坐实自己亦正亦邪的身份。
达利安珊珊来迟,面对两位大领主的追问,他承认是弟弟告诉自己弗丁大领主即将被刺杀的计划。
弗丁冷漠的面容,渐渐恢复血色。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平日这位阿谀谄媚的圣骑士,但至少,弗丁没有继续请他离开。
“不必好奇,大领主,我的父亲死了,我比任何人都知道,要成为一名真正的圣骑士,究竟要付出什么?正如您承受了这么多苦难,却没有自暴自弃被愤怒和复仇的渴望控制,依然用信仰约束自我,去阻止即将到来的厄运。”雷诺剖析了弗丁心中的想法,准确无误。
弗丁颔首,压了压手掌,沉声道:“都坐下吧。”
“说说大家心中的意见,我回来并非是要白银之手骑士团,与我一起发动内战。”弗丁集思广益,他没有拉着大家一起下水的意思。
白银之手骑士团只有数万名战士,面对渊誓兵团,力量悬殊巨大,一旦开战,都不够对方打牙祭的。
雷诺看着骑士团的这些大老粗,包括自己愚蠢的哥哥,半天放不出一个屁。
他只觉好气又好笑。
九宮策,雲若皇後 月下的神兔
“大领主,我很同情您在壁炉谷的遭遇。但现如今,阿尔萨斯在洛丹伦王国继承王位,是众望所归。在不推翻王庭的前提下,他是唯一一个,具备资格的继承人。除非,您能让泰瑞纳斯陛下,暂不退位。”雷诺阐述事实说道。
弗丁没有反驳,这是现实,无法撼动。
“可阿尔萨斯不会跟我拥有一样的立场,他为了杀我,不惜粉碎我的信仰,猎杀我的家人,试图把我的灵魂,放逐到噬渊地狱。他想把我们所有大领主的灵魂,都锻造成他的战士。”弗丁恨得咬牙切齿,回想壁炉谷发生的种种,他恨不得亲手斩下阿尔萨斯的脑袋。
雷诺抚胸,神情凝重:“圣光在上,阿尔萨斯的罪行已经无法饶恕。但大领主,又有谁知道,您的家人死在了阿尔萨斯手中。个人的恩怨,无法影响大局,我们必须抛开愤怒和仇恨,去想别的办法。或许,库国能帮我们。”
“雷诺,哪有这么多但是,你能不能想一些实质性的办法?”一直沉默不言的达利安,提醒弟弟说道。
雷诺循着声音,瞥了一眼自己愚蠢的哥哥。
“哥哥,你有办法?”
“呃…没有。”
“那就请不要打扰我和大领主之间的讨论和思考,安静的待着,不好么?”雷诺白了达利安一眼,堵的他一句话都说不出。
达利安脸上无光,心里倒是挺开心的,弟弟居然还是个出色的谋事,以前他竟然一点都没发现。
弗丁沉默,依赖库尔提拉斯,不是他的风格。但眼下,他一个人,又能做些什么。
“大领主,您有决心么?”
“什么决心?”弗丁反问。
雷诺主动摘下板甲头盔,将佩剑搁在胸前。
“以一人之力,唤醒千万人的决心。”
达利安刚刚还对弟弟的独到见解欣慰不已,但他听到雷诺说的话,心立刻凉了半截。
“你疯了!你要大领主去弑君?”达利安补充了雷诺要说的话。
雷诺无言,只是看着提里奥·弗丁,满眼都是敬重。
弗丁应该去做这件事,这是他作为圣骑士领主最后的光和热。如英雄般死去,才是他的归宿。
“那你要怎么做?让白银之手骑士团所有人的死,去证明阿尔萨斯是错的?”雷诺对上达利安的视线,咄咄逼人。
达利安一拍大腿,哀叹一声,不在言语。
“你说的对,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雷诺·莫格莱尼。”弗丁早就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如果当初不是罗文勋爵,他已经死在了银松森林战场。
如今,乌瑟尔生死未卜,加文拉德、老莫格莱尼牺牲,宿命,该轮到他了。
“圣光在上,向您致以最崇高的敬意。”雷诺起身敬礼,目光清澈,以圣骑士的身份,为弗丁祈福。
弗丁持剑,不顾大家阻拦,毅然向门口位置走去。
“雷诺,用好你的智慧,我不信任你,是因为你没有得到大家的信任。你很聪明,正如你父亲说的那样。”
大领主走后,雷诺站在军营广场,望着大领主渐行渐远的身影,嘴角上扬。
轮回乐园 那一只蚊子
我的时代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