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kxz2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紅樓大貴族 線上看-第655章 西海戰事導致的破局讀書-ecjvn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
忠顺王对于王维仁的话不解,不禁问道:“首辅这是怎么说?”
王维仁瞧着有些傻不愣登的忠顺王,眼神深处没过一丝轻视之色。
不过很快又变得释然……
正是要这样的人做皇帝,才好控制,将来,他的日子也才会好过!
于是,他压低了声量,与忠顺王低声道出他的计划。
忠顺王十分诧异,“这能行?之前首辅不是还告诫本王,让本王耐心图谋,切莫轻举妄动?”
神祀
“之前是没有合适的机会,但是我们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靖王坐大。
眼下的形势,册立新君的事越拖下去越对咱们不利。
太上皇龙体衰微,之前也是无奈之举,方令靖王监政。
靖王虽然年轻,但是有太师和宗辙等人辅佐,倒也勉强可行。
但是如今朝廷财政枯竭,西海又起战事,可谓是内忧外患。
如此情况之下,于情于理,册立新君统领国事,刻不容缓,便是太上皇,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忠顺王听得直点头,却还是有一丝忧虑:“万一,我是说万一要是太上皇真的有心扶持靖王那小子,咱们这么做,不是替他做了嫁衣?
要是太上皇真的册立了那毛头小子,本王不就彻底没机会了么?”
王维仁郑重的摇了摇头,“不会,一个月之前,靖王还是贾家人。朝廷,宗室,乃至于天下人,都还没有认同他的身份。
这个时候,太上皇若要将他册立为君,天下人岂会心服?既然不服,又岂会拥戴?
太上皇英名睿达,岂能不明白这一点?
退一万步说,就算太上皇真的立了靖王……
呵呵,只怕他也未必敢坐那个位置,就算敢坐,他也一定坐不稳。
到时候,反对他的人,一定会如过江之鲫一样,稍有差池,便是万劫不复的境地!”
忠顺王认同的点头,他也觉得是这样。
就是嘛,一个来历不明的野种,竟然妄图与他争皇位,简直是痴心妄想!
王维仁怕忠顺王还有疑虑,继续说道:“王爷也当对自己多一些信心,再怎么说王爷也是如今太上皇唯一的子嗣,继承皇位名正言顺。
从太上皇愿意将他的寿典交给王爷来办,就可以看出,太上皇对王爷,还是信任的。”
忠顺王笑了起来,朗声道:“首辅说的不错,本王这就按照首辅的吩咐去做。首辅请放心,如今宗室之中,大多数的人都已经表示支持本王。
正好他们今日都在皇宫,只要本王一声令下,保管他们全部听从号令!”
王维仁一抚胡须,点着头道:“好,很好……”
……
西海突发的战事虽然令贾宝玉意外,但是也没有太过在意。
这件事,对他来说并非坏事。
从眼下的情况来看,若是朝廷要打仗,太上皇最终还是会交给他来他安排。
这样的话,无疑又是一次壮大实力的机会。
大明宫内,皇后言贾宝玉为大行皇帝主持祭奠,多有辛苦,特赐参汤解乏。
参汤本是宫里熬制来,为身娇体弱的皇妃、公主皇子补气解乏所用的。
贾宝玉虽然不甚需要,但是皇后的一番美意,他还是不能推辞。
喝了参汤,皇后又问:“听说边关急报,西海又要打仗了?”
贾宝玉点头,便将情况说与皇后知晓。
皇后看出贾宝玉对此事的态度,正色道:“行军打仗,战阵杀敌,多有凶险。
之前朝廷处于危难之际,太上皇方命你领军平叛,实不得已而为之。
如今朝政安稳,你也贵为亲王,这边关打仗之事,还是交给下面的将军们去做才好,你就不要过多参与了。
将陛下的大丧处置好,然后便专心筹备你与蓁蓁的婚事为是。”
贾宝玉听了皇后的话,方知道她叫他过来,竟是害怕他好大喜功,跑去战场上去,耽搁了与叶蓁蓁的婚事……
说实话,他哪有想过亲自去打仗的想法。
他都已经是亲王了,难道还要为自己博取军功,在往上封一封?
完全没必要。
到了他如今的地位,只要用好人便是了,底下的人立功,比他自己亲力亲为还要好得多。
他刚才就在想,若是太上皇把这件事交给他来办,他该派谁去当领兵统帅!
首选,肯定要是自己手中的人……
“皇后娘娘说的是,前面两次,臣不过是侥幸得以立功,岂敢妄谈军事?
所谓术业有专攻,这与敌国打仗,自然要派遣那些经验丰富,善于带兵的将军前去。
至于臣嘛,自然是留在京中,将臣的终身大事先处理好再说咯。
太后她老人家,可是早就等着抱重孙子了!”
叶蓁蓁身上虽无职分,但是景泰帝算是她的姑父,所以今日她也是到场了的,就待在皇后身边。
听得皇后又一次当面催贾宝玉这件事,本来就有些难为情。
再听贾宝玉胡言乱语,更是忍不住的脸红起来。
皇后或许是触摸不到贾宝玉插科打诨的点,面上始终淡淡的。
见贾宝玉并无急于立功之心,也就放心了,在问了他两句对王府的满意程度之后,便让他下去。
贾宝玉拱手退出偏殿,正巧碰见夏守忠,便拉住他。
重生之動漫全才 斂鋒
“王爷有何吩咐?”夏守忠对贾宝玉可尊敬的很。
“不知那参汤可有多准备的?小王想向夏公公多讨两碗……”
一听是这么简单的事,夏守忠连忙笑道:“王爷说笑了,今儿御膳房熬制了许多的参汤,王爷若是还想喝,奴才这就命人给王爷送来。”
“那就多谢夏公公了,还劳烦夏公公派两个小太监送到景仁宫去,交给贾门史老太君与贾贵妃生母,一品诰命王夫人……”
说宝玉说着,见夏守忠诧异,便笑道:“两位诰命夫人上了年纪,不耐疲劳,还请夏公公勿怪。”
夏守忠连忙摆头:“不怪不怪,王爷顾念两位诰命夫人旧日恩情,时刻挂怀,此等仁孝之心,令奴才等深为佩服。
还请王爷放心,奴才一会便亲自为两位夫人送去……”
“有劳夏公公了……”
至尊神武
说话间,走廊对面迎面走来几个人,为首的一个二十多岁的披孝女子,领着一男一女两个孩童。
贾宝玉躬身见礼:“见过淑妃娘娘,三公主,四皇子。”
然后便要走开。
“靖王爷且留步……”
贾宝玉站住,“请问淑妃娘娘有何吩咐?”
淑妃是个看起来很娴静的女子,贾宝玉虽然与她照过许多面,但是少有说话,却不知道今日其有何事。
“王爷为陛下筹备祭典,万事妥帖,妾身代景祺先谢过王爷了……”
景祺便是四皇子,也是景泰帝的守孝子,摔盆人。
所以,淑妃所言替四皇子谢他,也说的过去。
我的修仙伴侶
“娘娘言重了,身为臣子,为陛下操持祭典乃是本分,当不得娘娘此言。”
“靖王过谦了,景祺,还不叩谢你七王兄……”
随着淑妃的话音落下,才七八岁的小屁孩,便十分听话的跪下去要给贾宝玉磕头。
“景祺谢过七王兄。”
“当不得……”贾宝玉忙将之扶起。
皇子论尊贵尚且在亲王之上,便是平常也不当跪他。
更何况,现在四皇子还是景泰帝的守孝子,更是不妥。
同时,贾宝玉心头也不禁开始疑惑起他们的用心。
淑妃倒也没有强求,见贾宝玉牵着四皇子的手,眼中没有丝毫厉色,她显得有些高兴。
“妾身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三日后景祺要扶陛下的灵柩去皇陵,妾身身为后妃,也不能随行照料景祺。
景祺年纪尚小,诸事不懂,届时还请靖王爷多加照应、教导……”
淑妃目光灼然的瞧着贾宝玉。
鎮魔錄
贾宝玉心中大概明白了一点淑妃的用意,此时也无法深究,只道:“淑妃娘娘客气了,我奉太上皇圣命为大行皇帝料理大丧,自当竭力做好,岂敢当淑妃娘娘之请。”
说着,贾宝玉将才半人多高的小屁孩交还给淑妃,然后拱手道:“娘娘若是没有别的吩咐,臣先行告退了……”
……
英雄聯盟之超神強者 千鳥本尊
出来后殿,贾宝玉还在忖度淑妃的用意。
若是淑妃知道四皇子的真实身份那还好说,应当是想给四皇子,也就是给她自己寻一个靠山,谋一条后路。
婚深意動,總裁先生請息怒
若是她不知道……
四皇子作为景泰帝的守孝子,自然就是承嗣人。
既是承嗣,就包括继承皇位……
从这个方面来说,他对于四皇子,应当是潜在威胁才是。
叫他来照料他?
摇摇头,正要回大殿,准备下一场的哭灵。
却发现殿内的人员有些少。
那些宗室的人,竟有大半都不在?
这都马上就要到时辰了,他们去哪了?
世間自在仙 碧海藍天是我老婆
就在贾宝玉疑惑的时候,看见殿门口,卫若兰那小子居然在那边张望,他便走过去。
“王爷,大事不好了……”卫若兰低声道。
因为皇帝犯事,导致御前侍卫龙禁卫一下子减员一半,剩下的那些,大多数也都担上罪责,如今还被羁押在刑部大牢当中。
卫若兰和陈也俊这两小子,就被贾宝玉安置进了龙禁卫中。
所以,卫若兰可以出现在此处。
“王爷请跟我来……”
卫若兰领着贾宝玉从偏门出去,一边说道:“方才西海四国举兵犯边的事一传开,文武大臣们便有些炸锅了。
然后也不知道是谁提议,说是如今情势危急,册立新君主持大局,刻不容缓。
我的贴心美女总裁 大侠爱吃梅
很多人都认同了,说是要去熙园,奏请太上皇册立新君!
白蛇
然后忠顺王爷也出来响应,并带领着许多宗室中人,现在已经出宫去了……”
来到外面,果然好大一群人都等在这里。
宗辙、冯唐、卫立琁、谢鲸、陈乔等人都在。
见他出来连忙围了上来。
“王维仁带人去了熙园,这件事殿下可知道了?”
贾宝玉点点头,眼光没过他们,看向那白石台阶之下,宽敞的广场。
果然,文武官员,特别是文官那一阵列的人,也只有稀稀寥寥的少部分人了。
呵呵,动作还真快,他不过就进去了一会儿,转眼他们就把大事都敲定了!
不过,就算他在场也没什么。老皇帝死了,大臣们商议册立新君,乃是天地正理,他难道还有什么理由阻止他们?
“不知道宗老对此事如何看待?”
对于政治,他们这边,除了叶琼之外,只怕没有人比宗辙更有发言权了,这个时候,自然要听听他的意见。
宗辙目光本来紧锁,见大家看他,反而一摇头。
“此事老夫的看法倒是不重要。
首辅大人主张尽快册立新君,主持朝政,这也是忠君为国。
老夫倒是好奇,靖王殿下如何看?”
宗辙笑看着贾宝玉,眼神深邃而富于智慧。
贾宝玉迎上宗辙的目光,兀自也笑了。
他不答反问:“太师现在何处?”
“太师在偏殿休息,他老人家说了,这件事,殿下自有决断,用不着他来多嘴舌。”
宗辙幽默的笑笑。
贾宝玉颔首,朗声笑道:“宗阁老说的没错,王首辅确实是一片忠君爱国之心。
本王也想知道,太上皇究竟要立何人为新君。
不过,既然此事已经有了忠顺王爷和王首辅等人甘为前驱,我等也就不用操心了,静候圣命便是。
现在,大家还是以陛下的祭典为重,都各自归位吧。”
谢鲸是个老粗,听贾宝玉的话音,竟是什么都不做,有些急了:“殿下,您可不能任由姓王的那孙子浑来啊?那孙子焉坏焉坏的,他们到了太上皇的面前,肯定不会举荐殿下您当皇帝的,要是太上皇一时不慎,中了他们的奸计,册立了旁人,那该如何是好?”
自从那日大朝会的事情之后,王维仁也算是明着与贾宝玉作对了,所以他们这方的人,私底下对王维仁那是没有什么好话的。
贾宝玉拍了拍谢鲸的粗壮手臂,“世叔勿急,咱们且等着就好。”
如其所言,对于王维仁等人的动作,贾宝玉丝毫没有阻扰之心,甚至乐见其成。
虽然眼下的局势对他有利,但是毕竟涉及皇位,关系重大。只要太上皇一日不表态,他就和别人一样,一日不得心安。
如今王维仁等人坐不住了,想要去逼太上皇表态,他有什么道理去制止呢?
王维仁等人想要知道太上皇的心意,他也同样。
所以,既然敌人愿意当先锋,他就等着看结果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