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q4d妙趣橫生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第二百五十五章:後遺症閲讀-1zetd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林年跟楚子航耳语这段时间倒也没人来打扰他们,不如说是看见他们两人贴贴…呸,说悄悄话后大家都情不自禁地给了他们一片空间,毕竟仕兰中学未来两大传奇讨论的事情终归比跟他们说的闲话要重要。
至于重要到什么程度…大概是拯救世界之类的事吧?不少人满怀趣味地想到。
江南月郎
话题从林年身上离开后也逐渐转移到了平日同学之间的的闲聊,说谁谁谁又有望获得今年的奖学金,可以去买心怡的掌机和山地车了,柳淼淼去考钢琴的演奏级就要成功了,说着说着再吐槽一句学校里的伙食好像又变差了,怀疑校长克扣了学生的伙食费,迟早被抓去蹲监狱…
豪門誘寵:總裁的替身新娘
大家感觉都没有变,但在一些细枝末节上却还是能发现一切都变了很多。
曾经的互相不爽的死对头到现在的互为友人,闺蜜团从三个变成了五个,好哥们儿从一对变成了两对,就连赵孟华的忠实小弟也多了徐岩岩和徐淼淼这对双胞胎,吃饭期间一口一个老大,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实惠才认得如此耿直…从未想过能有交际的男女现在也出人意料地坐在了一起,椅子贴紧的距离能让原本不大的餐桌再塞下一两张椅子。
最令林年瞩目的也还是赵孟华和陈雯雯的关系了,虽然在他离开之前他就两人感觉挺对头的,但终究那时还是差了点意思,可现在看来这层意思越来越不是意思了。随着座位的靠拢,那层薄膜越发的微不可见了,现在高二,大概高三就是摊牌的时候了吧?而他们身旁的那个电灯泡男孩却依旧还是没心没肺地坐在那里啃着鱼圆时不时还被烫到嘴。
林年内心轻轻叹了口气,还没说什么一旁的苏晓樯就向他搭话了:“不开心?”
“哪里的话?”林年虽然心里有些变化,可脸上的表情管理还是做得很好的,这算是执行部的入门课程,完美的表情管理学,就算有人拿枪顶住你的脑袋你也不能变色分毫。
“其实算上高一和高二上半期,我们两个认识的时间并不久。”苏晓樯侧着头看着身边的男孩说,“你跟我坐在一起的时候很少开心,我看惯了你不开心的表情,自然知道你开心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
“你觉得我什么时候开心过?”也许是许久不见苏晓樯了,再见到这个女孩时,林年也没忍住多跟她说上几句话(其实他心里认为是不应该这么做的)。
“我以前匿名送你礼物的时候你最开心,送的是什么来着我想想…哦,一辆DVD的播放器,你过生日那天我塞到你抽屉里的,你收到了之后的那副表情才是开心的样子。”苏晓樯说。
“是你送的啊。”
“嗨,我不信你当时没猜出来。”苏晓樯用胳膊肘撞了一下林年,咧嘴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
“猜出来了,但你没说,我也没好点出来。”林年轻轻地笑了笑也不介意把以前的一些事情拆开说了。
“如果我当时直接送你你不会收吧?”
“大概?我不知道。”林年说,“人都是会跟着经历变的,以前的我一个性子,现在的我又是一个性子,未来的我…大概还会变,只是取决于遇见的事情而改变。”
“我喜欢这句话,这给本姑娘带来了希望!”苏晓樯听完这句话后眼睛亮了亮。
“我赞同这句话,这顿饭要是让以前的林年来请客,传奇程度相比佛祖割肉饲鹰。”嘴里塞着红酒醉鹅肝腊肠叉烧的路明非张口就来,结果被苏晓樯反瞪一眼做个了口型后住口了。
口型的意思大概是痛斥路明非是电灯泡吗?夹在中间两头都闪。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林年知道小天女误会了自己的话,苦笑着说。
“我就当是这个意思了,因为你说的话的确是对的!”苏晓樯侧头笑着看着他,挺不讲道理的,但又让人生不起讨厌的心思。
“算了…”真皮座椅上的林年叹了口气,“你说的都对。”
“做姐姐的当然说得都对,”坐在富山雅史办公桌后的林弦看着对面的林年笑着说,“你可要小心了,回去别被女孩子们缠上了!”
“我知道了,这次回仕兰中学我会注意的,不会惹乱子的…不过为什么你会觉得我沾花惹草?”林年捧过了桌上的咖啡躺在椅子上看着办公室内温黄的吊灯。
“班上不是有很多女孩都暗恋你吗?你以为我不知道啊。”林弦也捧着咖啡杯看着他笑。
“暗恋我?你是说苏晓樯吗…我知道她喜欢我啦,不过我不是说过我跟她…”林年舔了舔嘴角想起了滨海城市里的那个女孩,可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却忽然住了口。



—————
星武神訣
到口中的话猛地刹住了,林年略微有些失神的瞳眸骤然针缩一般聚拢,面前的淡妆的女孩紧张地看着他,手指情不自禁地在桌布下搅在了一起。
林年眼中的光景无痕地从富山雅史温黄的办公室回到了福园酒楼的包厢。
如梦似幻,有如梦中人惊醒。
福园酒楼‘雨’字号包厢内,三个餐桌上每个学生都呆呆地盯着林年这边,一下子气氛从吵闹化作寂静…倒是有些像是求婚的现场,在他的面前,这场默剧的女主角苏晓樯认真地看着他一言不发,心率有些失衡,呼吸声清晰,眸子里像是沁着什么东西折射着些微光,满心欢喜。
“哇哦…”
有人忍不住低声发出了赞叹,每个人都听见了林年刚从说出口的那些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却丝毫掩盖不了即将做出的发言,班上最大的几段暗恋终于要在今天挑明出一个结果了吗?
就连楚子航都放下了暂时的思虑,转头看向身旁的林年有些意外,但还是保持了一贯的作风,不开口不表态,静静地围观着这场大戏发生。
“我…”林年张了张嘴又轻轻揉了一下眼睛,在他眼中的世界里,包厢内的环境在隐约地跟富山雅史的办公室重叠…而面前苏晓樯的身形轮廓也有些摇晃,上一秒穿着知性的针织衫和半身裙,下一秒就变成了Valentino的限量版连衣裙和淡红色的唇红。
富山雅史的办公室,桌后微笑着看着自己的林弦,摇曳的温黄吊灯,座下软和的真皮座椅…
我的邻居很腹黑
这是一周前在大洋彼岸卡塞尔学院里发生过的事情,还尚未在林年的记忆里抹消掉,可现在却诡异地与当下现实重合了起来,就像是两张宣纸上的构图,强行在白灯下重叠,女孩和女孩的影子绕在一起,影影绰绰的…就连情绪也开始重叠了起来,让他不知道现在应该感到与家人相处的温馨,还是重复旧友的怀念和喜悦。
整个世界变得虚假了起来,开始在光影的轮廓中缓缓旋转,美丽虚浮的像是小孩子窥伺万花筒的眼眸倒影…让人有些恶心,想吐。
浮生若梦。
“我出去透一下气。”林年腾得一下站了起来,走向了包厢外。
tfboys最近的距離 幽佐羽
整桌的人都愣住了,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结局,就俩苏晓樯也呆呆地坐在原地,一旁的路明非低着头抓耳挠腮的,皇帝不急太监急…似乎是他都为苏晓樯遭遇的处境感到尴尬。
“我也出去一趟。”楚子航站了起来,跟着林年的步伐出了包厢。
桌上没人说话,都静静地看着苏晓樯,似乎大家都认为接下来还该有人起身。
仍然是妳
果然,她也起身了,可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出了包厢。
“搞什么啊…”包厢里,有人小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