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va87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小閣老 線上看-第一百四十章 牛刀小試閲讀-1ayru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
经马一龙一提醒,三人才想起今天的正事儿来。
二李赶紧领着他和赵昊转战病菌实验室对门的生物实验室。
马一龙一进去就看到,地上摆着六口密封的箱子,上头贴的纸片上,写着‘桐乡’、‘武康’等六个县的名字。
“这是遭灾的六个县送来的病蚕,及其所在的蚕簸。”赵昊向马一龙介绍道:“我让他们直接送到医学院来做病原鉴定了。”
房间里,到处是蚕宝宝的标本,简直就是个大型杀害蚕宝宝现场。
入世至尊
“……”马一龙不禁有些吃味,难道这种事,不应该送去农学院吗?难道这些给人看病的家伙,比老夫还懂养蚕吗?
恐怕他们在之前都没见过蚕吧。也不对,医术上说蚕、蚕蜕、蚕砂都可以入药……就连得了白僵病的白僵蚕,都能治疗多种疾病。
不过他们对蚕的了解,也就仅限于此了吧?赵小子向他们求助,岂不问道于盲?
见马一龙不做声,赵昊便知道他是不大相信,医学院也能给蚕看病。便对两位李神医笑道:“来,给我们讲讲有什么发现吧。”
“这事儿是飞彦负责的。”李时珍看一眼大弟子道:“还是你来说吧。”
“是,师父。”庞宪庞飞彦应一声,然后对赵昊道:“收到病蚕后,我们按照公子传授的‘四步证病律’,先将病蚕和健康的蚕,在显微镜下进行了对比观测。发现桐乡等三个县患有白僵病的病蚕,血液中有卵圆形的短菌丝,而健康蚕血液内没有。”
“武康等三个县的蚕病,又是另外一种表现——镜检血液能看到有微小的颗粒在运动,颗粒越多患病越重,因其体色暗淡呈铁锈色,我们暂称之为‘锈病’。”
“哦……”马一龙一听有点东西,便把不快抛到脑后,好奇问道:“你们那个什么显微镜,能看到血里面的东西?”
“当然。”庞宪笑着将一片制好的玻片搁在显微镜下,对好焦距后教马一龙观看。
“我的天呐……”马一龙看到血液里还有那么多东西时,毫不意外的惊呼起来。
庞宪又为他一一作了对比,马一龙瞪大眼仔细看,好像确实有些区别。不过他已经老眼昏花了,也看不太清。
“这就说明,蚕病是因为这两种小东西引起的?”
“这时还不能那么说,必须要严格按照‘四步证病律’走下来,并得到了确实的证明才能确认。”
“剩下三步是什么?”马一龙的态度立马大转弯,谦虚的像个小学生。
“第二步,分离微生物,在培养基中得到纯的培养物。”庞宪便如数家珍道:“第三步,将培
养的微生物接种回健康的家蚕体内,同样的疾病会重复发生。第四步,从试验发病的家蚕体
守护之域 占街抢道
内,能再分理处这种微生物,即可证明它就是此病的病原体了。”
“唔……”马一龙寻思片刻,不禁佩服万分的鼓掌道:“严禁的思路,无懈可击!”
“惭愧,这显微镜和四步证病律,都是赵公子所创,我等坐享其成罢了。”庞宪忙谦虚道。
“哎,庞主任不能这么说。”赵昊谦虚到心虚道:“科学就是接力赛,我不过是把前人的接力棒,塞到你手里罢了。”
两位李神医都暗暗点头,赵公子纵有满身缺点,但谦虚的美德是无可置辩的。其实他们主要是埋怨赵昊来的太少……没人指点迷津,在黑暗中摸索前行的感觉,实在太痛苦了。
“科学啊……”马一龙忽然感觉,自己从前有些过于骄傲了。总是下意识将科学当成奇技淫巧,并没有真正去体会它的精髓,也没有真正将它引入农学院中。
至少跟医学院比,差远了……
~~
“确定了两种传染源之后,”庞宪从书柜中,拿出一本厚厚的试验日记,一边向前翻一边接着道:
“我们就开始研究两种病的传染途径。经过观察,发现白僵病主要通过病蚕接触传染,其次是创伤传染。病蚕死后体表会生成一层白丝,极易脱落,且质轻量多,随风飞散,健康的蚕触之则病。”
“但幸运的是,根据我们的观测,所有蚕卵生出的蚕全是健康的……哪怕是病蛾产卵孵出的蚕,一直到成蛾,血液中也找不到病原体。”庞宪说着看向赵昊道:“所以是不是可以推测,这种病不会遗传到下一代的?”
醉玲
“要是这样的话,问题就好办多了!”赵昊拊掌笑道:“眼下正好春蚕已下,夏蚕未养。如果所有的蚕卵都没问题的话,那只要将这几个县的蚕房和桑田彻底消杀,应该就能防住白僵病。”
“那太好了。白僵菌对消毒药剂的抵抗力,比霉菌差远了,我们目前掌握的几种消杀方法,都能轻易将其灭活。”庞宪大喜笑道。
行道有術 風下柳
马一龙听得一愣一愣,结结巴巴问道:“这么简单就能根治白僵病?”
他用自己配置的药剂,配合悉心照料,也只能治好八成病蚕,还总是反复发作,自然有些难以置信了。
“不出意外,应该可以。”赵昊笑着点点头。
“不过别高兴太早,另一种‘蚕锈病’要麻烦的多。”李沦溟惯于泼冷水道。
“怎么讲?”马一龙忙问道。
“我们发现病蛾所产的卵,生出的蚕天生带病!”只听庞宪沉声道:“即是说,上一个感染时期的蚕,会成为下一个时期的传染源,让此病循环往复,很难根治。所以对付白僵病的法子,消灭不了蚕锈病。”
“也就是说,需要先找到健康的蚕蛾,然后才能得到健康的卵?”马一龙毕竟是点过翰林、当过知府的,很快抓到了关键。
天才寶貝笨媽咪
“不错。”李沦溟接话道:“一个研究小组发现,病卵所产的蚕孵化后发育迟缓,严重的当龄死亡,最长不到四龄即死。而且它们会感染其余的蚕,所以必须要坚决剔除掉!”
“那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受灾县的蚕卵全部销毁,从别的县引进没有患病的蚕种。”马一龙马上想到了应对之策,旋即却又苦涩道:“但这样一来,这几个县的养蚕业,怕是好些年都恢复不了元气。”
蚕蛾破茧而出后,便开始长达半天甚至一天的交尾。不过一旦分开,雄蛾便精尽蛾亡,雌蛾则立刻开始产卵。蚕农用桑皮做的厚纸来承接蚕卵,一只可产卵二百多粒,所产蚕卵自然地粘在纸上,一粒一粒均匀铺开,天然无一堆积。养蚕的人把蚕卵纸收藏起来,准备第二年用。
蚕卵要经过短则半年长则十个月的休眠期才能孵化,而且非常敏感脆弱,一旦气温忽冷忽热,或者湿度变化太大,就会大量的孵化不良。蚕农们比照料孕妇还细心的照看蚕卵,最后能有一半成活就烧高香了。
无双凤凰变
而且蚕宝宝也一样脆弱,稍受惊吓就不结茧。以至于养蚕的月份,江南不许串门,家里不许哭闹吵架喧哗,全家大气不敢喘。但就是这样小心,总有十之二三的蚕不能结茧。再加上难以避免的天灾蚕病,总要再补上一半的种。
再说现在各县都还想扩产,蚕农的蚕卵自用尚显不足,哪里买得到蚕卵?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从零开始的……
“有没有什么办法分辨出病蚕病蛾呢?”马一龙抱着期冀问道,反正他用眼是看不出区别来的。
“这是我们重点研究的对象,为此专门成立了一个研究小组。”庞宪答道:“经跟踪发现,用显微镜无法在蚕卵中检测到黑点。随着幼虫逐渐长大,这些黑点才渐渐显现出来,在蚕蛹期已经清晰可见,而病蛾体内的黑点已经多到惊人了,所以我们建议,为了筛选出不染病的蚕卵,把蛾子作为检测控制的起点。”
“好!”赵公子拊掌大赞道:“你们的水平一日千里,这次对付蚕病,可谓杀鸡用牛刀了!”
美漫的無限
“……”马一龙这次也不吃味了,而是心悦诚服道:“你们医学院的水平比农学院高多了,老夫自愧不如。”
“哎,孟河先生不要这样讲。”李时珍却淡淡笑道:“我们江南医院自组建起,就把防治瘟疫作为头等大事,并一直在昆山与血吸虫病作战,经验上当然丰富一点。”
说着,他良心发现似的赞了赵公子一句道:“这都是多亏了公子把科学引入医学啊。”
“哪里哪里。”赵昊笑道:“我只是稍微点了一下方向,全靠诸位日积月累的苦功夫啊……”
小冰河时期瘟疫横行,欧洲黑死病肆虐数百年。在大明,鼠疫也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关中华北持续几十年的鼠疫大流行,让人口成片死亡。
尤其是崇祯十六年十月的京师大鼠疫,北京城死亡达二十多万人。以至于李自成兵临城下时,瘟疫横行的北京城甚至组织不起像样的抵抗,不高兴就吊死在了煤山上……
都市筋鬥雲 來不及憂傷
赵公子将鼠疫视为比野猪皮和李闯还要危险的敌人,从一开始就要训练出大明的‘吴连德’来,带领大明百姓战胜瘟神!
所以赵公子说这次蚕病也是好事儿,至少可以让江南医院提前演习一下,如何与传染病战斗。
虽然一个是蚕,一个是人,但原理是共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