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59y6小說 大唐再起-第九百三十二章殺——鑒賞-iu2jz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
这是进入河南道以来,唐军第一次与宋兵面对面拼杀,仔细来说,是第一次与宋禁军拼杀。
所以,在对战之前,唐军早就埋锅造饭,好好的吃喝一顿,鼓舞士气。
毕竟唐军五万多人,但实际上的禁军却只有两万,其余的都是地方军以及济州金山的兵马混合,训练上参次不齐,言语上也有许多障碍。
磨合了大半个月,终于初步有了默契,所以李威这才敢派兵直攻,顺便磨砺一下这只军队。
——————
三无勇者搞事中
作为都头,魏延寿得知与宋军交战后,有些患得患失,他明白地方团练兵与禁军的差别,由不得他慎重。
但,他又颇为欢喜,因为这般才能立功,获得钱粮和土地,济州这地方他看过,土地肥沃,又有大湖泊在旁,着实比闽南府强上数倍,若是统一天下,分配土地在这该有多好?
望着前方越来越近的宋军,他摸了摸身上的铠甲,这与那普通兵卒简陋的铁壳子不同,他这是正宗的细鳞甲,花费了近三十贯钱,从某个同僚中买来的。
虽然是缴获宋人的,但他仍旧欢喜。
“杀——”随着浓厚的战争气息传来,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投入到厮杀的氛围中,什么功名利禄,钱财美人,都被甩到脑后,唯一记住的只有两个:杀人,活命。
魏延寿也受到感染,获得军令后,就指挥着手底下的兵卒,严格遵从阵型,不断地前行,前行。
直到碰到阻力时,他立马就明白,前方已经与宋军碰到了。
“准备,快到咱们了——”他大喊着,心中已经做出了判断,手底下的兵卒们紧张地握着盾牌,又双目通红,厮杀的血腥味,已经传遍了战场,所有人不自觉地握紧了手中的刀盾。
果然,前排兵,一下子就与对方厮杀,然后进阵,相互砍杀,他手底下的兵马,也见到了入阵的宋兵,进行砍杀。
没有什么技巧,持盾,砍杀。
宋军果然悍勇,入了唐阵的兵卒,身材高大,面目狰狞,浑身散发着杀气,甚至有个身高七尺的大汉,悍勇难当,轻易地厮杀了数人,犹有余力。
面对这般强人,战阵中瞬间就空出了一小块地方。
这是进入河南道以来,唐军第一次与宋兵面对面拼杀,仔细来说,是第一次与宋禁军拼杀。
所以,在对战之前,唐军早就埋锅造饭,好好的吃喝一顿,鼓舞士气。
毕竟唐军五万多人,但实际上的禁军却只有两万,其余的都是地方军以及济州金山的兵马混合,训练上参次不齐,言语上也有许多障碍。
磨合了大半个月,终于初步有了默契,所以李威这才敢派兵直攻,顺便磨砺一下这只军队。
鬼修吞天
作为都头,魏延寿得知与宋军交战后,有些患得患失,他明白地方团练兵与禁军的差别,由不得他慎重。
但,他又颇为欢喜,因为这般才能立功,获得钱粮和土地,济州这地方他看过,土地肥沃,又有大湖泊在旁,着实比闽南府强上数倍,若是统一天下,分配土地在这该有多好?
望着前方越来越近的宋军,他摸了摸身上的铠甲,这与那普通兵卒简陋的铁壳子不同,他这是正宗的细鳞甲,花费了近三十贯钱,从某个同僚中买来的。
虽然是缴获宋人的,但他仍旧欢喜。
“杀——”随着浓厚的战争气息传来,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投入到厮杀的氛围中,什么功名利禄,钱财美人,都被甩到脑后,唯一记住的只有两个:杀人,活命。
魏延寿也受到感染,获得军令后,就指挥着手底下的兵卒,严格遵从阵型,不断地前行,前行。
直到碰到阻力时,他立马就明白,前方已经与宋军碰到了。
“准备,快到咱们了——”他大喊着,心中已经做出了判断,手底下的兵卒们紧张地握着盾牌,又双目通红,厮杀的血腥味,已经传遍了战场,所有人不自觉地握紧了手中的刀盾。
果然,前排兵,一下子就与对方厮杀,然后进阵,相互砍杀,他手底下的兵马,也见到了入阵的宋兵,进行砍杀。
骷髅掌 危龙
没有什么技巧,持盾,砍杀。
華年夢 東來島主
宋军果然悍勇,入了唐阵的兵卒,身材高大,面目狰狞,浑身散发着杀气,甚至有个身高七尺的大汉,悍勇难当,轻易地厮杀了数人,犹有余力。
面对这般强人,战阵中瞬间就空出了一小块地方。这是进入河南道以来,唐军第一次与宋兵面对面拼杀,仔细来说,是第一次与宋禁军拼杀。
所以,在对战之前,唐军早就埋锅造饭,好好的吃喝一顿,鼓舞士气。
毕竟唐军五万多人,但实际上的禁军却只有两万,其余的都是地方军以及济州金山的兵马混合,训练上参次不齐,言语上也有许多障碍。
磨合了大半个月,终于初步有了默契,所以李威这才敢派兵直攻,顺便磨砺一下这只军队。
作为都头,魏延寿得知与宋军交战后,有些患得患失,他明白地方团练兵与禁军的差别,由不得他慎重。
但,他又颇为欢喜,因为这般才能立功,获得钱粮和土地,济州这地方他看过,土地肥沃,又有大湖泊在旁,着实比闽南府强上数倍,若是统一天下,分配土地在这该有多好?
望着前方越来越近的宋军,他摸了摸身上的铠甲,这与那普通兵卒简陋的铁壳子不同,他这是正宗的细鳞甲,花费了近三十贯钱,从某个同僚中买来的。
虽然是缴获宋人的,但他仍旧欢喜。
“杀——”随着浓厚的战争气息传来,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投入到厮杀的氛围中,什么功名利禄,钱财美人,都被甩到脑后,唯一记住的只有两个:杀人,活命。
雞窩窪的人家 賈平凹
魏延寿也受到感染,获得军令后,就指挥着手底下的兵卒,严格遵从阵型,不断地前行,前行。
武道不朽 武夷
直到碰到阻力时,他立马就明白,前方已经与宋军碰到了。
“准备,快到咱们了——”他大喊着,心中已经做出了判断,手底下的兵卒们紧张地握着盾牌,又双目通红,厮杀的血腥味,已经传遍了战场,所有人不自觉地握紧了手中的刀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