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m0oy火熱都市小说 末世第七城-889 命裏有時終須有推薦-j8pl0

末世第七城
小說推薦末世第七城
医院地下停车场,宝马730内。
林耀玄对着潘龙星有条不紊的布置着工作。
只属于我的那个人
“小潘,你叫一批人带着家伙守在白胖子的病房旁边。”
水姓杨花:魅皇的腹黑毒妃
“林总,您觉得对面还会对白胖子动手?”
林耀玄点头答道:“对,昨天白凤九愣是没松口的消息,势必会激怒枭家的人。活办成这样,完全没有达到他们预期的目标,我猜想他们还会来医院补刀,而且很快。”
原本就在路上跑的林耀玄,可以很灵活的站在对方的身份上去考虑这个问题,所以认定对方会在医院再次出手。
“可是林总,我们到城西来,除了能够保障您日常安全和公司正常运转的人以外,也没带其他人过来。这城西又是李枭的地盘,我们从这找人,是不是有点……”
潘龙星的表情有些为难。
林耀玄大脑飞速运转,很快答道:“你听我的,你联系我大哥,就这么说……”
“这…合适吗?”
林耀玄思路异常清晰的说道:“没什么不合适的,这活儿本来最早的时候就是我大哥安排给他来办的。现在城西要我们自己出钱出人打擂台,凭啥他可以作壁上观?要最早的时候不是他整事儿,咱至于和李枭走到这一步吗?”
“行,林总您都这么说了,那我马上就去联系。”
作为行政秘书的潘龙星,除了要负责给老板排忧解难,制定相对稳妥的措施计划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对老板的决定百分之百的贯彻执行。
下午五点半,三台挂着七D牌照的别克GL8停在了城西第二人民医院的门口。
走在最前方的青年,低头看了一眼手机上的信息后,头一个迈步大步流星的走进了医院,身后一干穿着白T恤休闲裤的青年紧随其后。

宝贝,乖乖让我宠
白色三层小楼,还是李枭的办公室内。
“白胖子的活儿,为什么最后是阿承带人干的。”
坐在自己位置上的李枭,手里拿着最新一期的城西日报,表情平淡的说道。
即便是跟了李枭很多年的阿俊,也很难从他的脸上看出喜怒来。
于是乎,阿俊只得如实答道:“昨天白脸带队,刚准备出发的时候,阿承就打电话给我了,说他准备上楼了。阿承的性子你也知道,我劝了他挺久,结果他直接就把我电话挂了……”
李枭把手里的报纸攥着一团,双眼盯着阿俊沉声说道:“活办了,但是又没办完,反而把事情变复杂了。”
关于过江龙林家与地头蛇枭家的这段对决,现在是城西吃瓜群众关注的重点。
星空武神 璇璣心德
昨天通过包厢内其他人的往外传的话,流出了各种各样的版本。
其中流传最广可信度最高的,就是说昨晚袁承举着枪对着白凤九的脑门,问他想没想好真的要和枭家对上。
无敌妖孽
然后白凤九宁死不服,申称你要真有本事,就直接就地把我崩死。
结果最后袁承也没敢真开枪,在治保到场后只得狼狈逃窜。
这个版本,除了袁承已经下令崩白凤九但被那名陪酒女阻拦外,其他基本上没有出现偏差。
可就是这么一则消息,对于城西的老百姓包括路上跑的,冲击却是极大的。
为什么?
因为在城西大部分人眼中,枭家那都是妥妥的亡命徒。
办起事来只求痛快,毫无顾忌。
结果这一次白凤九用实际行动证明了,枭家并非没有他们想象的那般无法无天目无法纪。
枭家本来就是靠着名声吃饭的,表面上看确实威风八面,但事实上只要上层出现了一点动荡,都会对整个集团造成极大的影响。
现在路上跑的都在传,枭家已经吃饱肚子了,不会再像从前一样玩命了。
短时间的话还好,可时间只要一长,很多捞偏行原本就不甘被枭家压一头的人,难免会心思活泛,再配上现在外有强敌林家的介入,枭家面临的局面必定会异常严峻。
七城的领导班子本来就有意在城西搞开发,那很大几率会借着这个机会把整个枭家连根拔起。
妃常狠毒 桃七七
原本动白凤九对李枭来说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儿,上下嘴皮子一动就会有人去处理好,但现在已经到了不得不重视的地步了。
网游灵宝 血奔流
“是啊!没把白凤九一次干死干服,确实是个大的失误。”
阿俊也是急的有些上火,作为事情的执行人,因为袁承横插一杆子没把事儿办明白,也是有苦难言。
“去把白凤九处理掉,要快,花多大的代价都要办。这件事儿盯的人多,拖的时间越长对我们越不利!”
已经发现问题关键的李枭,做出了他的决定。
“明白,这件事儿我马上就去安排。”得到李枭的授意,阿俊很快起身打电话摇人。
李枭再次叮嘱道:“这次的事儿有些复杂,那林耀玄也不是吃素的,做两手准备,不要怕影响太大。我们本来就是光脚的人,哪怕路上放满了钉子,那我们淌血也得踩过去!”
重生贵妻:帝少的心尖宠
阿俊闻言一愣,回想起自己和大哥办事这么多年,大哥对自己都是点到为止,几乎没有出现过像现在这样,再三嘱咐的情况。
阿俊眼珠子一转,言之凿凿的回道:“就是天王老子来了,白凤九我保证也让他死在医院里!”
“那个蒋星,现在正憋着一股气,这次去的人,哪怕活下来了也不能走了,直接按买命的钱去办吧,别动白脸那一帮子人了。”
“大哥你的意思是,咱把手下那点人派出去?那万一再出了点什么事儿的话……”
原本李枭手下就养着一帮死士,但在之前的一次冲突中,也是伤亡大半,最后还交了不少人给治保交差,所以作为李枭底牌的这帮亡命徒人数其实已经很少了。
一听到大哥的话,阿俊忍不住的多问了一句。
李枭微微仰头,脸上带着几缕捉摸不透的笑容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我们的牌不打完,恐怕连面前的坎都很难度过,你说都这个时候了,还精打细算有意义吗?”
“行,大哥,那我明白了……”
諸天萬界
见李枭都已经拿出破釜沉舟的勇气来办事儿,阿俊也知道自己再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