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19er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漢當興 txt-第二十二章 幸之又幸閲讀-0w16j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
虎卫之精锐,不说当世第一却也少有能够与之比肩者!
神魔天尊 萧逆天
除却蜀中之白毦,江东之解烦,许褚都想不到这普天之下有什么部曲可以跟自己麾下的虎卫相提并论。
别说是眼前这些百十来人的刺客了,就是再多上几倍却也一样是来多少送多少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意外发生。
先前的三支冷箭已经是极大的意外中意外,倘若现在他许褚仍然是让有些贼子突破了护卫圈子,那他干脆把自己的虎侯爵位给辞了吧,也没什么脸面继续在担当魏王的护卫统领了!
永恒神族 不小心成神
对于许褚而言,这些刺客的出现便是极端的挑衅,再加上三支冷箭的突袭,主公魏王疑似中箭的担忧,以至于许褚现在是又惊又怒恨不得当即找到那个射箭的贼子将其碎尸万段了。
然而眼下的局面却是又让许褚在怒火中烧的同时冷静了下来,主公中箭与否暂且为之,可要说是让这些刺客贼人近了主公的身,那他才是真正的失职!
“快快保护魏王!通知城中戍卒将此地包围起来擒拿刺客!”
在虎卫发动的一刹那,跟随在曹丕辇驾一侧的司马懿也是瞬间下令,尤其是在看到魏王突然之间仰倒下去的时候,他这心都是猛地停顿了一下,额头瞬间便涌出无数的汗水!
“让我进去,让我看看魏王如何了!”
司马懿咬着牙从虎卫的盾墙中挤了进去,这也就是他的身份再明了不过,要不然换个旁人怕是虎卫根本不会给任何的面子,必是非要遵从许褚的命令当场将其格杀勿论了!
“魏王?魏王?”
司马懿火急火燎的掀开了帘布,心中焦急无以复加,要知道他现在所凭依的只有曹丕,进身之阶上升之路也都在曹丕的手里,纵使这个主公跟先王曹操一样性格多疑,但与之相对的只要保持足够的忠心跟表现出合适的能力,那就根本不乏加官进爵的可能!
要是曹丕真的在这里出了什么岔子,司马懿是真的不敢想象大魏到底会变成一个怎样的境地,魏王的几个兄弟原本还安安分分的,可若是得知了魏王的死讯,那怕不是就算再安分的家伙,也一样会安耐不住他们内心的骚动!
本来大魏就已经经历过一场波折了,先王逝世的消息不亚于地龙翻身之巨,却有幸新王手腕强硬顺天应时才没有让大魏境内出什么太大的乱子,北地的异族也不过癣疥之疾罢了,根本算不得什么大事。
然而如今的大魏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只要魏王没事那就安安稳稳什么都不成问题,可要是魏王出了什么岔子,哪怕只是伤到了没有生命危险,原本刚刚平稳下来的大魏可能就会重新变得暗流涌动起来!
司马懿既然已经选择了如今的主公曹丕,那就是开工没有回头箭,司马家现在已经是跟魏王彻底的绑定在了一起,天知道魏王这座大山若是塌了,那他司马懿还有河内司马家该如何自处!
故而此时此刻,司马懿心中的焦急担忧,那可是一点都不必许褚差到哪去,甚至相对于更关心自己失不失职问题的许褚而言,他司马懿才是真的将身家性命都压了进去的赌徒,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曹丕有害他也逃不掉的……
然而当司马懿掀开车帘刚探进去半个身子的时候,一把长剑便是瞬间横在了他的脖子上,将他心中的焦急都瞬间压了下去,转而变成了莫名的惊惧。
司马懿心中的第一反应,是魏王的车辇中混进了刺客,不然的话怎么会有一把剑突然之间横在自己的脖子上,要知道他刚才可是眼睁睁看着魏王已经倒了下去,那这把剑除了第三者之外还能是谁的!
可当司马懿顺着剑身看过去之后,整个人都愣了一愣,嘴巴一张一合的好像是要说些什么的样子,可是却半个字都没有说出口。
无他,只因为事情还真的没有跟他猜想的有半毛钱关系,所谓眼见为实也有可能是虚假的,若不然的话他这会儿怎么可能看到魏王曹丕正拿着剑逼在他的脖子上呢!
压下心中的疑惑跟惊讶,司马懿瞬间便是反应了过来,魏王曹丕没事那他之前的所有担心岂不都是胡思乱想了吧,只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觉得还是问一问比较好:“魏……魏王……您安然无恙否?”
曹丕抬眼瞥了下司马懿,转动手腕便是将架在他脖子上的长剑给收了回来,但却并没有搭理司马懿的意思,反而是重新将目光转回到左手的这根冷箭飞矢之上。
横剑于喉间是曹丕下意识的本能反应,毕竟他才刚刚被人刺杀三支冷箭直逼而来,猛然经历这种场面精神自是下意识的紧张了起来。
也幸好司马懿在掀开车帘之前说了几声,要不然的话曹丕怕是很难会收的住剑势。
真以为这些年来曹丕跟随史阿学剑是开玩笑的吗,这近身五尺圆中,他曹丕的剑势可是相当的厉害,不说谁来杀谁却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有能力挡得住的!
司马懿幸运就幸运在他是真的担心曹丕,不然的话他悄无声息的接近过来,那在曹丕意识里就是跟刺客无疑,当即一剑刺过去击杀于此,也完全没有任何道理可讲。
所以说司马懿是幸运的,但这份幸运对于曹丕而言却不怎么舒服,毕竟他才刚刚将剑架在自己臣下的脖子上,这种事情被他碰见了可不是尴尬那么简单的。
故而曹丕才没有搭理司马懿的意思,基本就是抱着将这件事冷处理带过去就可以了。
而司马懿眼见曹丕并无开口之意,心思急转也是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同样是十分聪明的没有开口,反而是将目光放在了车梁上钉着的那两根箭矢。
魏王盯着箭矢好奇,司马懿自是要投其所好。
可他又不能去跟曹丕抢一根箭矢去观察吧,幸好旁边还有两支箭矢留存,司马懿还不是得赶紧盯着那两根看看其上到底有什么蹊跷之处。
曹丕左手转动着箭杆,这却不是他故意避开司马懿的,反而若非司马懿的出现,曹丕现在正坐得事情还恰恰就是研究手里头这支箭矢!
就在刚刚,三支冷箭突袭而至!
其中两支命中了木梁,而剩下的一支曹丕却是没有办法完全躲过,也是许褚耳聪听到的那一声闷响的由来。
只不过许褚以为这支暗箭是正中目标,曹丕已经疑似中箭了!
但实际上许褚虽然耳朵灵敏却终究没有看到具体的情况,又加之四下里突然冒出来的刺客,也让他没有功夫来观察曹丕的伤情如何,一切都只能是依靠自己的猜测来做出判断。
回首梦了一场 脂肪大叔
事实上这一箭并没有射中曹丕,但却也可以说是射中了曹丕!
玩轉天下之網遊白丁
虽然听起来很是别扭和矛盾,毕竟中与不中应该是一件事情的两面才对,怎么也不会同时出现的。
可偏偏这支箭矢就恰好达成了这个条件!
当时这第二支冷箭直奔曹丕而来,曹丕情急之下身体仰躺下去双臂本能的挥动想要阻挡箭矢袭来的轨迹,毕竟双臂中间却也总好过自己的胸腹乃至于脑袋中箭吧。
重生七零:悶騷軍長俏媳婦
然而也不知是老天眷顾,还是他曹丕这两手衣袖挥舞的有些门道。
这支本来应该是直追曹丕胸膛的箭矢,却是好巧不巧的被他乱挥的衣袖给带着偏离了轨迹。
但强弓劲弩的箭矢力道可不是单单靠着衣袖就能够摆脱的,箭矢劲道非常可穿皮木,区区衣布又能奈其何!
然而已经被带偏着离开了原本的轨迹,最后的结果是这支箭矢虽然击中了目标没有落空,但却是仅仅射中了曹丕的右臂袖摆深深的扎了进去!
这才是那一声闷响的源头,形似曹丕中箭但实际上却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表面的结果跟实际上却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曹丕知道这一箭可能会带来误会,但他却没有当即出现解释的意思。
一来是他并不清楚暗藏在隐秘处的弓手还有几人,这万一敌人见他无事还冒出头来,那怕不是要当即给补上几箭才算了事吧!
这三箭算是自己好运,可曹丕却从来未曾觉得一个人在前进的时候需要依靠着这种好运来维持,因为这种根本就没有什么实际表现的能力显得是那么虚假,根本就不靠谱也完全不可以彻底相信。
唯有那又高又厚的巨盾坚实的虎卫们,才是曹丕真正能够放心下来的重要依仗!
而这第二,却是曹丕想要给那些刺客一个假象,一个好似他们已经成功刺杀,或者说是刺伤了自己的假象!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刺杀到底是谁主使的,曹丕不用猜也知道必是皇宫里头的那一位。
本来曹丕在收到情报之后还觉着这一场避不开的刺杀应该会发生在宫城之中才对,怎么也不会出现在这许县城门之下的。
但貌似皇宫里那位不仅是胆气让自己感到惊讶,这行事部署也着实是有些出人意料了啊!
——————
要是这里面没有其他外人的帮助,就单单只是靠着宫里头那位自己一个人的谋算,那曹丕到是觉得自己原本的打算是时候应该更改一下了!
刘协这个傀儡皇帝有没有威胁?
这个问题要是发生在一刻钟之前,曹丕那是百分之一百的觉得刘协就是个草包根本无甚用处,就是有点胆气顶多也是因为他出身刘氏有碍先祖颜面之故。
邪月夜
可当现在曹丕再面对着同样的问题,他却是不能那么肯定自己方才的答案,发而还会深思熟虑一番,考虑考虑自己从始至终是不是真的了解过刘协这个傀儡皇帝,自己是不是一直都小瞧了他!
若是事情已经发生并且无法回转,这支箭矢正中靶心没有这般半脱靶的情况,那曹丕可能都没有心思在这里想这想那的啦。
看看箭头上那闪烁的幽幽寒光,曹丕可不相信这上面的斑浊痕迹是因为保养不当所致,其上必是淬了毒,而且恐怕还是那种根本无药可解的必死之毒!
没有之前的侥幸,这支箭矢穿破王服穿过皮肤刺入体内,曹丕真是不敢想象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怕是能坚持一个时辰,或者半个时辰?
还是说连一刻钟乃至半刻钟的时间可能都是奢求,设身处地的想一想,曹丕可不认为以刘协对自己的恨意,会平白留出来一些时间让自己能够有机会寻找解药换取一线的生机。
那这箭矢之上的毒药发作时间,怕不是会短到超乎自己的想象啊……
捏了捏箭杆,曹丕只觉得自己在生死之间险之又险的走了这一遭。
那既然他活了下来没有遭中,刘协那家伙最后的希望也就至此破灭的一干二净了,因为同样的事情他绝对不可能会允许发生第二次,威胁生命的源头,也不会让其继续的留在这世间!
仙之机甲 武夜
将被戳了一个窟窿的袖摆砍断一节,曹丕把手中的箭矢仔细的卷了起来。
这种危险的玩应还是不要随随便便的暴露在阳光之下的好,这万一要是不小心在箭头上划破了皮肤,那恐怕就是真的自己找死了。
曹丕将箭矢都收了起立,司马懿那边还没有研究出个所以然来。
两支箭矢射入木梁中,入透三分几近击穿!
施禾傳
司马懿比划了半天也没有将这两支箭给拔出来,自然也就不知道箭头上淬了毒。
不过也幸好他没有勉强拔出箭矢,不然的话这要是在拔箭的时候一个不小心,让他被箭头划伤出现意外,那可就真的是搞笑了。
到时候他堂堂河内司马家的当家人,没有功成名就没有让司马家走上辉煌,结果却是这般莫名其妙的丢了性命,怕是再没有比他还死得冤枉的了!
甚至与其这样稀里糊涂的死掉,司马懿还不如刚才被曹丕手误跟一剑封喉了简单。
毕竟死在自己作死还是根本没有预兆的意外当中,这事说出去根本就不好听,哪比得上关心主公心切,而反被自家主公误杀这说法。
大創神 消失的封殺
虽然事实上这两种死法传出去都不怎么样,但矮矬子里面挑大个的,选项就这么两个,憋屈和误杀总归是后者勉强还算是入得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