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7dr精品都市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愛下-207、潯陽城分享-yiecp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
洪州以瓷器闻名天下,历朝历代的达官贵人用瓷一定是洪州的。
本是天下数得着的富饶之地,此刻跟岳州一样,经过连年战乱,已经是一片荒芜。
两日后,张勉的队伍直逼洪州的府城浔阳。
我有特殊阅读技巧 贫道姓李
浔阳府衙中,坐在主位上的黄四方哈哈大笑。
大声道,“不到一万人,一大半还是民夫,就想攻我浔阳城!
太不把老子放在眼里了!
既然来了,老子就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将军!”
一个书生打扮的中年人急忙上前道,“三和兵的战力不可小觑,还是小心为上!”
黄四方冷眼道,“他三和的兵还能上天不成?
老子这么多人,压也压死他们了!
有什么好怕的?”
书生道,“将军,何不等探马回报?
到时候再做计较不迟。”
黄四方气呼呼的道,“这帮子废物,这会不知道去哪里了,难道他们一日不回,老子就一日蜷缩在这里不成?”
“将军,”
书生很是担忧的道,“潭城有韩将军把守,这些三和人是怎么进入洪州的?”
黄四方突然笑了,“路小楼,你这多疑的性子是改不了了!
别管他怎么过来的,这么点人,还能在洪州掀起大浪吗?”
路小楼急忙道,“将军,这三和兵曾经正面与阿育人相抗过,不可不防!”
“那你怎么不说,这三和人曾经还是老子的手下败将?”
黄四方说完,突然大喊一声道,“来人,击鼓点兵!
本将军要亲自去会一会!
让他们知道洪州不是他们轻易能来的地方。”
路小楼有心说,你是怎么从大锡城逃到浔阳的,你就忘记了吗?
但是想到这位将军是最爱面子的人,自己实在不好再多说了。
沈初骑马站在浔阳城下,看着缓缓打开的浔阳城城门,很是诧异。
这些叛军的胆子什么时候这么大了?
叛军的身影渐渐清晰,不容易他多想,举起手中的刀,大喊道,“弓手!”
一列又一列官兵拉弓。
“民兵!
列队!
立正!”
微恐怖,短篇kb鬼故事精选
官兵身后的梁庆书也跟着吼了一嗓子。
他除了是梁家大掌柜,还是民兵分队小队长呢!
论在三和的实际地位,比他们东家还要高!
民夫列队出来七百余人,他们中许多人除了民夫的身份,还是三和的民兵,骑马射箭是最基本的功夫。
夜不归 禁欲主义
浔阳城大门拉开,盾牌兵在前,黄四方居中,身后是涌出来越来越多的骑兵。
“放箭!”
随着沈初手中的刀落下,一轮箭雨朝着叛军射过去。
黄四方冷笑,手一挥,盾牌兵把把四周围了一个严严实实。
弓箭要么落在了城墙上,要么射在盾牌上。
除了偶尔一两声惨叫,大多数人都毫发无损。
“倒是有点本事。”
沈初再次举刀,大吼道,“冲!”
城中有近两万叛军,如果让他们一起出城展开队形,自己这边恐怕难以应付,所以要趁着他们没有出城之前,把他们堵在城门之内。
五千官兵挥刀持枪跟着沈初冲了上去。
身后的民夫齐刷刷的看向了梁庆书。
梁庆书大声道,“愣着干嘛,干他娘的!
何大人只说不准擅自攻城,又没说不准应敌,再发愣,人家的刀就过来了,莫不是要等死。”
此刻,居然没有一点商人的样子了。
撸起袖子,把衣摆系在腰上,带头冲了过去。
民夫们也大吼着,不要命似得朝着城门洞的敌人砍杀了过去。
“那个瘦高个是我的!
谁都别和老子抢。”
眼睛毒辣的王小栓早就发现了一个瘦高个手上戴的玉扳指,瘦高个的大刀就要砍向他的脑袋,他却不管不顾,直接拿刀砍向瘦高个的手腕。
手起刀落,瘦高个拿刀的手直接掉了下来,手上的玉扳指全是血。
“哈哈,神算说的没错,只要老子的刀够快,别人就砍不到我!”
王小栓哈哈大笑,没有急着去捡地上的战利品,而是继续劈向了一个刀盾兵,木盾直接被劈成了两半,刀盾兵额头慢慢渗出血,直接倒地。
民夫们已经渐渐地形成了一种默契,谁砍倒的敌人,战利品就归谁。
至于不守规矩的,事后就互相亮刀子吧。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谁怕谁?
当然,有时候对上语言不通的部落人,他们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
好在这一次部落的人都跟着何吉祥走了,这次他们只要先奋勇杀敌,回头慢慢来打扫战利品就可以。
所以,他们杀敌的时候,比官兵还要英勇。
城外的人拼命往城里挤,城里的人拼命往城外推,小小的城门洞堆的全是人。
很多民夫挤不进去,干脆一咬牙拿出征在外必备的绳钩,直接攀墙而上。
美军将领眼里的中国人民志愿军 佚名
有一个,就有第二个,城墙上的人越来越多。
甚至有些人连绳钩都不用,手中的刀往城墙上一插,借力一跃而上。
杀到酣处,已经忘记了不准擅自攻城的命令。
太阳越拉越高,从北到南,越来越热。
从潭城出发有五日的周九龄,不时的用手绢擦着额头上的汗。
秋冬交替之际,三和的天气还是这么热,是他没有想到的。
不过,进入三和后却没有了马车颠簸之苦,道路通畅,平坦无阻,他还在马车上睡了一觉呢。
下晚的时候,车队停在了新关镇。
周九龄看着客栈门口络绎不绝的车队和人流,忐忑不安的看向刘阚道,“刘大人,还是要警惕一些,这么多人,莫混入了细作。”
刘阚和他身后的官兵都忍住没有发笑。
他拱手道,“周大人,你放心,这里已经是三和了,没有宵小敢在这里作乱。”
听见他这句话后,身后的官兵皆是傲然的神色。
这里是三和!
敢在这里捣乱的人,还没有从娘胎出来呢。
周九龄将信将疑,在刘阚的搀扶下走进了客栈。
客栈里人声鼎沸,喝酒划拳,不亦乐乎。
其中有不少手持刀剑的江湖人士,在他看来,都是面目狰狞之辈。
他吓得退后了一步,如果不是刘阚扶着,非跌倒不可。
“哟,刘小哥。”
穿越之我的网王老公
学着走 思墓月夜
小二是认识刘阚的。
刘阚道,“开一间上房,酒食送到房间里。”
等两名官兵把周九龄扶上楼后,刘阚又继续把周九龄的家人迎进了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