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ean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巫女的時空旅行 彈劍聽禪-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永遇樂七-sct9m

巫女的時空旅行
小說推薦巫女的時空旅行
“苏小姐,你……”夏侯飞羽本想邀请苏青霓跟自己一起回京城,但想到京城的杜家,邀请的话被他咽了下去。苏青霓若是愿意回京城,早就回去了吧。
京城是她的伤心地,她是不愿意回去的。
“你之后还会一直生活在这崖底之下吗?“夏侯飞羽问。
“不了,我之后会到处走一走。”苏青霓垂下眼帘,装做没有看到夏侯飞羽的期盼。
这算啥?
原主以前追着这位跑,这位对原主的真情嗤之以鼻;现在自己只不过救了其一命,他就对自己上心了?
哦,还有自己对夏侯飞羽的态度。
男人其实挺贱的。
她是不会回应夏侯飞羽的喜欢的,且不说夏侯飞羽不是她家太一,就算再优秀也跟她没有关系。因为原主,她也不会接受夏侯飞羽,那样对原主太不公平了。
夏侯飞羽叹了口气,以为杜二小姐被自己以前的态度伤到了,杜二小姐对他冷了心。
这也是他活该,有眼睛却不会看人,拒绝真心爱自己的好姑娘,选了一个会给自己戴绿帽子的假货。
幸亏他跟杜清雅的事情只有他们本人知道,别的人都还不知道。他不用为了担负杜清雅的闺誉娶她。
“保重!”夏侯飞羽道,“望有缘再见。”
“嗯。”苏青霓应了声,想来他们还是有再见面的机会的。
夏侯飞羽跌落悬崖三个月,京城中的人多以为他已经死去了,只有乾王府的人不愿意承认夏侯飞羽死了,依旧派人到处寻找他的踪迹。
杜清雅这段日子惶惶不安,为什么今世的发展与前世不同?
前世夏侯飞羽失踪不过半月就被找到送回京城,乾王府招了许多高明的医者为其医治,从宫里的太医到江湖中的名医,最终保住了他一条命。但现在都已经过了三个月了,乾王府却依旧没有找到人,难道夏侯飞羽真的已经死了?
不可能!自己都还没有嫁给夏侯飞羽,他怎么能死呢?
“在想什么?”男人的声音在她耳旁响起。
心神恍惚的杜清雅听到问话,没有经过思索便将心中所思说了出来:“在想夏侯飞羽。他不会真的死了吧?”
分身术之无爱杀手 小暖男
“这么久都没有消息,自然是死了。”纤腰被大手一把搂住,“有我在身边了,你还想着其他男人,不怕我伤心吗?”
杜清雅双手抵在男人的胸口,问道:“你会吗?”
“会啊。我的心好痛,不信你摸摸看。”
两人调笑着,杜清雅将夏侯飞羽抛在了脑后。
“嫁给我,可好?”
“好。”
“我这就选个吉日,让官媒上门提亲。”
“一切都依你。”
然而不等萧子离派的媒人上门,夏侯飞羽回来了!完好无损地回来了。
女俠夜明珠
听到消息的两个男女各怀鬼胎,都不约而同地上门想要探听消息。
夏侯飞羽没有见杜清雅,这让重生后顺风顺水的女人慌了。
为什么这一世的变化如此巨大?这样子她还怎么嫁给夏侯飞羽?
我在末世撿空投 黑白之矛
她都忘记自己答应嫁给萧子离的事儿了。
杜清雅开始想方设法地接近夏侯飞羽,讨好乾王妃,想要通过乾王妃进入乾王府。
乾王妃对杜清雅挺满意的,觉得这姑娘做自己的儿媳妇不错。不过她不会不征求儿子的意见。乾王妃向夏侯飞羽提到杜清雅时,夏侯飞羽表露出了对杜清雅的厌恶。
風雨無聲
“你以前不是喜欢杜家小姐吗?”乾王妃疑惑。
她这个做母亲的怎么可能看不出的细微变化。以前儿子虽然没有对人说过,但每次提到杜清雅心情都很好的样子,她就知道儿子是喜欢上了杜清雅这个女子。乾王妃是乐见其成。怎么一趟死里逃生回来,儿子又不喜欢人家了?还一副厌恶的样子。
这是见异思迁了?
不会吧?
以儿子的品性,做不出这么没品的事儿呀。
夏侯飞羽不想母亲被杜清雅蒙骗,将杜清雅的真面目说给乾王妃听。
乾王妃听到杜清雅之所以吸引到儿子的喜欢是剽窃别人的成果时,便已经有了不喜;再听到杜清雅还跟其他男人勾勾缠缠不清不楚时,乾王妃跟夏侯飞羽一样厌恶其杜清雅了。
NND,都跟其他男人不清不楚了,还想做自己儿媳妇。美得她。
哼,不让全京城的人知道杜清雅的真面目,她这个王妃就不用做了。
杜清雅打了寒战,发觉没什么后继续让丫鬟准备东西,她要带着去讨好乾王妃。
夏侯飞羽不见杜清雅,但不能不见萧子离。且以萧子离的身手,乾王府的侍卫也拦不住他。
夏侯飞羽看着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好友,心中叹息。
如果苏青霓不是他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是“杜二小姐”的死,他真的很不想怀疑好友。
溪沉阁 穆君燕
纵然好友不是风光霁月,却也潇洒风流,很让让人将他和细作之流联系在一起。
“怎么这么看着我?”萧子离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很整齐啊,没有污秽;再摸摸脸,也没有脏啊。
夏侯飞羽眼神复杂,开口:“我应该叫你萧子离呢?还是郑子离?”
听到最后三个字,萧子离的神色一下子变了,浑身充满警备。
“你知道了?”萧子离没有否认。
嗜血剑 暗夜音
他对这个朋友的性情是了解的,夏侯飞羽既然这么问,该是已经确定了自己的身份。是他失踪的这三个月中发现自身份的吧?
夏侯飞羽:其实他半个月前就回到了京城,不过没有回府,而是先进皇宫,用皇家的暗中力量调查萧子离,确定了萧子离的真正身份才证明正大出现的。
代嫁……代价!?
夏侯飞羽:“我将你当成好友,却没有想到你会想我死。”
萧子离:“怪只怪你身在皇家,而皇室与江湖势不两立,你我立场不同。”
夏侯飞羽:“可我就没有想过你死。”
萧子离:“虚伪!”
他冷哼:“这如今是自投罗网吧?王府中已经设下了埋伏,就等我自己送上门吧?”
夏侯飞羽默认。
萧子离呵呵地笑了:“夏侯飞羽,你以为你们能够抓住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