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mgw4超棒的都市言情 撿個校花做老婆 起點-第3094章 死罪分享-41s5s

撿個校花做老婆
小說推薦撿個校花做老婆
少年九黎手中之刀,只是一柄普普通通的长刀,甚至连纹兵都谈不上,此刻轻指地面,一滴鲜血划过了刀身,滴落在了地上,血滴落地的刹那,犹如惊雷般轰地响彻在千湖城门前。
无数人眼眸流露出强烈的震撼。
侯生联,就这么被斩了?
他的脸上的笑容都还来不及褪去,就已经身首异处,一命呜呼。
整个刀会的人都懵了,难以置信地看着站在中央的那一名红衣少年,明明不过只是十六七岁的面孔,明明不过是一柄普通至极的长刀,说不定还是在出城的路上捡来的,却爆发出惊世骇俗的力量。
城门外,众多刀会成员下意识地咽了下口水,掩饰自己心中的恐惧,在刀会强者抵达之前,他们绝对不敢再对这个红衣少年动手。
城墙之上此刻也聚集满了人,看着下方的一幕,不少人激动无比。
“刀会碰上了铁板了?”
“一刀斩侯生联,这需要多恐怖的实力。”
“终究还是年少气盛,在陈刀王来之前,他们最好是逃走吧。”
少年九黎目光环视了一眼四周围,淡淡地说了一句,“别浪费时间了,一起上吧。”
刀会众人的面容急变,红衣少年一刀斩侯生联的实力将他们震慑住了,在陈刀王赶来之前,他们根本不敢造次,不过,表面功夫可不能丢了,其中一人色厉内荏,指着少年九黎,“你等着,得罪刀会,你死定了。”
惡魔首席:纏上替罪新娘 壹縷相思
万界最强直播系统 潜水的沙狐
“刚才那一刀,是为那对被欺凌而死的无辜夫妇所斩。”少年九黎出手如电,骤然间身影已经出现在刚刚说话的那名刀会成员面前,冰冷的刀锋架在了脖子上,“这一刀,谁来说说,刀会的罪行?”
空气仿佛瞬间凝固了起来。
这名刀会成员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仿佛直接塞进了冰块,冰冷的全身都在颤抖,喉咙轻轻蠕动,面容惊恐,“对……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吗?”少年九黎抬起头,看着满城墙之上的人,“嘿,我听说刀会恶贯满盈,你们就没有一个人敢指出刀会犯下的罪行吗?”
城墙之上,众人面面相觑,神色流露出浓烈的忌惮。
刀会,整个千湖城,谁人敢惹啊。
“是刀会的跋扈造就了你们这般懦弱的性格,还是你们这般懦弱的性格成就了刀会的跋扈?”少年九黎抬着头问。
一侧,一名刀会成员突然间面容流露出狰狞,杀意闪出,速度如电,发出了快如闪电的一击,刺向了少年九黎的肋部。
轰!
少年九黎直接抬脚一踹,那人身躯横飞了出去,人还没有落地就断了气息。
“对我不敬,死罪。”少年九黎淡淡地说了刀会的一个罪名。
城墙之上,一阵死寂之后,骤然地爆出了一道声音,一名赤膊大汉双目通红地跳下了城池。
身后响起了一阵惊呼声音,“大牛。”
赤膊大汉落地后,直接跪在了少年九黎的面前,双目发红,“我爹因为在城门口不小心挡住了刀会的马,被刀会的刀手斩掉四肢,在城门前示众。”赤膊大喊浑身都在颤抖,双手紧紧地攥着泥土。
那被刀架着的刀会男子脸色当即大变,声音发颤,“你,你不要胡说八道。”
赤膊大汉愤怒大吼,“我大牛如果有半句假话,天打雷劈。”
少年九黎目光淡漠,手中长刀一划,人头落地。
“辱杀老者,死罪。”
糙汉子与白面书生
整个千湖城城门前,充斥着一股莫名的肃杀之气。
那二十几个跟随者侯生联走出城门的刀会成员,此刻都有种被杀气笼罩的感觉。
只要有人诉说一件刀会所犯罪行,这位红衣少年就斩下一颗刀会成员的头颅,以此祭天。
有人开头之后,立即又有人在城墙之上大喊起来,“三年前,一个商队经过千湖城,不知道怎么得罪了刀会,第二天,商队离开千湖城,遭到了刀会伏击,商队十人,不论男女,都被刀会残忍杀死,据说,商队的女人在临死前,还被……”
刀会成员的身躯剧烈颤栗。
要说这些年来刀会的罪行,就算将他们千刀万剐,也说不完啊。
“我们不要坐以待毙。”
玄界网游系统 天秀弟子
“跟他拼了!”
“反正也是一死!”
“杀啊!”
刀会众人大吼。
老實人 新沙孤鳥
然而,最终举刀杀向少年九黎的却只有三四人,其余人都毫不犹豫掉头就跑,朝着城门口方向狂奔。
傻子才会去拼命!
那三四人愣住了,看着越发逼近的刀锋,面容流露出惊恐绝望,还有怨恨……临死前,还要被骗了。
刀光掠过,一颗颗头颅飞起。
红衣少年的身影出现在城门前,横刀立马,背对众人。
这一波杀戮,不多不少,正好十人。
“奸淫掳掠,死罪。”
红衣少年宛若人间判官,淡漠地给刀会判定了死刑。
城门外的刀会成员双腿仿佛注铅般定住了,扑通地跪下求饶。
“对不起,我们错了。”
“我们再也不敢了。”
“大侠饶命。”
少年九黎手中的长刀染满了鲜血了。
科技巨頭 石慌
“还有吗?”
声音淡淡地响落,刀会成员之中,有几个直接被吓得昏死了过去。
“还有,还有……”一名老者冲了出来,脚步踉跄,身躯佝偻。
罗峰一眼认出来,正是在出城之前,那位试图劝说他们不要出城的那位老者。
少年九黎点头,“老先生,你说。”
“让开!”
“谁敢在我刀会头上撒野!”
一道声音如同雷霆般响落。
城墙之上,众人面容大变。
名門復仇妻:首席的枕上寵
“是陈刀王!”
“刀会的支援刀了!”
“不好了。”
跪在地上的刀会成员仿佛一下子活了过来,纷纷站起来,热泪盈眶,“恭迎陈刀王。”
就连那几个昏迷过去的刀会成员,这时都爬起来了,杀气腾腾地盯着少年九黎,“今天你们死定了。”
少年九黎目光落在老者身上,“老先生,你继续说。”
老者的身子一颤,旋即泪流满面,“老汉在六十年前得罪了陈刀王,六十年不敢走出千湖城半步,我的未婚妻就在千湖城外十里地的桂花村,我与她一别,就是六十年了。”
闻言,少年九黎扭头,长刀指向了陈刀王,“让十里地成了异地恋,死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