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我的師門有點強 愛下-441. 小屠夫大成長展示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穿过涟漪之后,石乐志和小屠夫两人便进入到了另一个特殊的空间里。
首先迎面扑来的,便是极为锐利的剑气。
这股剑气之强烈,足以让胆气不足的剑修当场吓瘫,甚至会被这些剑气形成的威压震慑住,根本无从动弹。
而若是真出现这种情况的话,那么也就意味着这名藏剑阁弟子已经无缘剑冢名剑了。
这也是为什么藏剑阁有那么多弟子,但真正能够获得剑冢名剑承认的弟子极其罕见的原因——藏剑阁弟子一生有两次进入剑冢的机会,第一次便是在外门晋升内门时,只是这个境界下鲜少有弟子能够承受住这股剑气威压。而第二次进入剑冢的机会,则是蕴灵境大圆满时,不过这一次就算能够承受住剑气威压,但想要获得名剑的认可也相对会更加困难。
面对这股扑面而来的剑气威压时,石乐志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她就如漫步于春风之中一样信步闲庭,完全无视了剑冢内无数名剑所散发出来的锐利剑气。
甚至,她的眼神轻蔑至极。
而小屠夫的表现,就更加明显了。
面对这铺天盖地的剑气,她张口一吸,顿时便如鲸吸牛饮一般,所有迎面扑来的凛然剑气便纷纷被小屠夫吸入腹中。
末了,她打了一个饱嗝,然后意犹未尽的抹了抹嘴。
这一刻,小屠夫的双眸都变得明亮起来。
“锵锵——”
“锵——”
“叮——”
剑冢内,无数柄飞剑都开始疯狂摆动起来。
“粘亲。”小屠夫双眼放光,不过她还是抬头望了一眼石乐志,只是她眼里的那抹渴望却是毫不掩饰。
“去吧。”石乐志温和的笑了笑,然后轻轻拍了拍小屠夫的头。
下一刻,小家伙顿时化作了一道紫影,冲上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柄飞剑。
小屠夫一把将这柄长剑拔出。
但只是瞥了一眼,她就将长剑丢到一边,不再理会,转而冲上了更高处的位置,将一柄像是得了帕金森的飞剑拔了起来。
予 柔
被屠夫握在手中的这柄长剑,长约两尺七寸,剑锋狭长,剑柄较短且细,没有护手剑锷。
这明显是一柄女剑修的惯用飞剑,而且还是以刺击为主要攻击方式。
此时被屠夫拿在手中,这柄飞剑抖得更厉害了,似要挣脱屠夫的小手。
但很可惜的是,不管这柄飞剑如何挣扎,却始终都无法挣离。
小屠夫先是嗅了嗅,然后脸上才露出满意之色,猛然张口一吸,这柄细长的飞剑上顿时便有一股烟气从剑身上被抽离出来。这股烟气刚一离开剑身时,还想着逃窜,可它显然没有预料到小屠夫这张嘴吸气的吸力有多么可怕,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这道烟气就被小屠夫给吸入嘴里。
然后,她还咀嚼式的咂了咂嘴,眼里露出几分小小的遗憾。
而此时被小屠夫拿在手中的这柄飞剑,剑身上则突然多了几分锈迹,原本上面依存着的一股灵气之感,也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彻底变成了一把凡铁,甚至比起小屠夫最早拔出来的那柄飞剑还要不如。
意犹未尽的小屠夫,很快又把目光瞄向了另一柄飞剑。
身影一闪便冲了过去,但在拔出这柄飞剑后,她便一脸嫌弃的将飞剑丢掉,转身又去拔另一把。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石乐志摇头失笑一声:“你还挺挑食的呀。”
以石乐志的眼光,自然不难看,被石乐志拔出来后又丢弃到一边的那几把飞剑,全部都是还未诞生意识的上品飞剑。
这些飞剑或许锻造材料不凡,杀伤力也不俗,任何一名藏剑阁弟子若是能够获得这么一柄飞剑的话,不说一飞冲天,但起码对比起很多剑修而言,已经可以说是赢在起跑线上了。甚至于,有好几把都已经触摸到了“意识”的界限,只要纳为本命飞剑,再悉心培养个几百年的话,必然是可以蜕变为绝品飞剑。
但很可惜,还未正式蜕变的这些飞剑,便始终都只是材质不凡的上品飞剑而已,并不在屠夫的食谱名单上。
那些有资格被她“吃”入口中的飞剑,全部都是已经开始诞生意识的飞剑。
或许这点意识还非常的薄弱,需要被小心呵护个上百年才能够真正让这柄飞剑蜕变为绝品飞剑,但已经诞生意识和未诞生意识便始终是两个档次:剑冢内的上品飞剑就算能够迸发出充满威慑力的剑气,那也是在其他绝品飞剑乃至道宝飞剑的共鸣影响下才能散溢出来;而那些哪怕还不算真正绝品但却又已经诞生粗浅意识的飞剑,却已经本能的可以感受到危险,想要远离小屠夫,避免自己的“死亡”了。
只是很可惜,这些飞剑若是有人操纵的话,说不定还有一分逃跑的可能。
但眼下一旦被小屠夫握到手中,那就只能成为她的一顿美食了。
转眼间,小屠夫就已经连吃了七把已经诞生意识的飞剑,其中甚至还有一把是真正的绝品飞剑。
石乐志没有理会小屠夫的闹腾,她转而观察起眼前的剑冢。
相比起她记忆中的那个剑冢,眼前的这个剑冢要小了五分之四,只剩下一片规模不大的区域。
区域内到处都是残缺不齐的铁片。
这些铁片有的较大,依稀还能看出是一小截破碎的剑身,而有的则很小,只剩下某一小块不规则的锈铁片,又或者依稀还能看出是剑尖的部位。
密密麻麻的铁片堆积起来的场地,厚度差不多有四、五寸。
而有的地方堆积的量较多,便也就形成了数米或者数十米高的铁质小山坡。
那些完好的飞剑,则分插于这片由无数断剑所组成的大地、山坡之上。
乍一眼望去,剑冢内的飞剑数量极多,密密麻麻的几乎无法估量。
实际上石乐志的神识感知一扫,便知晓这里面到底有多少把飞剑了。
一共只有七百多把。
但其中有三分之二都只是用于充数的上品飞剑,真正可算精品的不过两百多把,其中道宝一阶的仅有三把,绝品飞剑近百把,剩下的都只是介乎于上品和绝品之间、刚刚诞生粗浅意识的飞剑。
石乐志不知道藏剑阁到底从这里面恭迎出多少柄飞剑。
但她却是记得,昔年剑宗的剑冢里,光是道宝级别的飞剑就有上千把之多,若是算上介乎于绝品与道宝之间的飞剑、绝品飞剑,那更是数不胜数。
而上品飞剑?
那可是连送作为剑冢陪葬品的资格都不够,更不用说堂而皇之的被插在这剑冢之内养剑了。
“天罡、地煞、伏羲、月影、阳冕……居然都没了。”石乐志不由得一阵唏嘘,“连天地人阴阳五剑都没法存下,五行令怕是也没了吧。……剑宗十绝剑恐已成绝响了。”
“嗝——”
石乐志回头一看,便见到小屠夫此时正拿着一柄瑟瑟发抖的长剑,一边打着嗝,一边张口一吸,就将这柄飞剑的灵气都给吸入腹中,然后一脸吃撑了的模样,坐倒在地的抚摸着的肚子。
“还能吃吗?”石乐志有些好笑的走到小屠夫的身旁。
就在她刚才感慨剑冢变化的这么一会,小屠夫就又“吃”了十来把飞剑——不同于之前只是单手拔剑,吃完再拔下一把的情况,大概是因为食欲本能的刺激,小屠夫在这个过程中学会了双手拔剑:左手拔一把,张口一吸的同时身形已经移到了另一把飞剑前方,然后右手拔出来的同时,左手松开废铁同时又转移到另一把飞剑面前。
这个模样简直就跟撸串一样。
当然,石乐志并不知道什么是“撸串”,但她却是能够看得出来,小屠夫的吃剑速度快了许多。
此时听到石乐志的问话,小屠夫虽然一脸吃撑了的模样,但她还是急冲冲的点着头,表示自己还能再吃,并且为了证明自己的食量,小家伙又跑去拔了好几把剑,一口气都给吞了下去。
吞完了剑上的灵气后,小屠夫又回头看了一眼石乐志,她的脸上显露出几分纠结,最终像是下了重大决心一般,她拔出了一柄已经初步诞生了意识的飞剑,然后又想了想,就把飞剑给插了回去,回头拔了好几把还没有诞生意识的上品飞剑,接着才跑到石乐志面前,献宝似的将手中这好几把上品飞剑递给石乐志。
而且更难得的是,还张嘴发出“啊——啊——”的声音,似乎是在告诉石乐志,这东西很好吃。
看着小屠夫闪闪发亮的双眼,石乐志一脸哭笑不得。
“你就给我这些垃圾?”
小屠夫眨巴着眼睛,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上品飞剑,然后又抬头望着石乐志,明亮的双眸里竟有了更多的神采,相比起之前只有对这世间充满好奇的眼神,现在的小屠夫眼眸中则是多了几分无辜,仿佛在说:娘亲,你在说什么呢?小屠夫听不懂。
石乐志伸手指向之前被屠夫拔出来,然后又插回去的那柄诞生了初步意识的飞剑,笑道:“我要那一把。”
“丁零当啷——”
小屠夫手中抱着的那一堆上品飞剑,顿时掉落在地,发出一阵连响。
小家伙抬起头,目瞪口呆的望着石乐志,小嘴微张,似乎是想说什么,但或许是她的语言能力还不足,咿咿呀呀了老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脸色顿时就变得着急和委屈起来了。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石乐志也不开口,就是笑眯眯的望着小屠夫。
小家伙又是咿咿呀呀了好一会,然后将掉落在地上的飞剑抱起来,想要塞给石乐志。但见石乐志并不伸手去接,想了想后又急急忙忙的跑到其他的飞剑前,连续拔了十数柄上品飞剑出来,凑到一起的想要塞到石乐志的怀里,小脸蛋上都急得快要哭出来了,眼眶也泛起了蒙蒙的水雾。
“亲,亲。吃,吃。”
“哈哈哈。”石乐志大笑起来,然后才伸手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好了,不逗你玩了。”
小屠夫愣了一下,然后嚷嚷着:“粘亲,坏!”
她小脸上流露出来的神色可委屈了。
石乐志笑着将右手一抬,二十来把上品飞剑顿时悬浮而起,然后全部叠到一起,只见石乐志左手散发出一缕魔气,然后从剑身上横扫而过。
下一刻,这些飞剑在魔气的牵引下,顿时从剑身上迸发出一缕缕的淡蓝色的烟气。
随着这些烟气飘离飞剑,这二十多柄飞剑顿时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发生氧化反应,所有的飞剑顿时变得锈迹斑斑起来,甚至还出现了极为严重的腐蚀反应。当石乐志停止牵引控制时,这些上品飞剑便纷纷掉落在地,然后摔成了好几截。
石乐志左手的食指一旋,二十多缕淡蓝色的烟气就顺着那一缕魔气化作了一颗蓝色的珠子。
珠子里,蓝光氤氲,虽没有灵性存在,但却是剑意充沛,几乎可当寻常地仙境剑修的全力一击了。
小屠夫那满脸委屈的神色都僵住了,双眸一动不动的盯着石乐志手中的蓝色珠子。
她本能的会想要吞噬剑冢飞剑里的一抹意识,那是因为她知道大量吞食这些意识能够提升自己的灵性——她并不缺智慧,只是现在的她还如同一张白纸,需要更多的学习和了解这个世界,如此她才能真正的像一个人。但灵性与智慧不同,灵性于小屠夫而言,就如同修士所言的天资。
一名修士的天资如何,是从出身就注定的。
但屠夫不然。
她的本质还是飞剑,只不过一般飞剑不可能像她这样还能够自行成长。
吞食其他飞剑上的意识,自然也就成为了小屠夫的一种本能。
一种变强的本能。
而石乐志手上的这颗珠子,里面是从二十多把上品飞剑里提取出来的剑意,其意义对于屠夫而言也同样相当的重要——如果说飞剑上的意识是灵性,是能够升华屠夫天资的重要材料,其代表的含义是上限高度,那么剑意的存在,就相当于一名修士的根骨基础,如同寻常修士是擅于修炼道法,还是擅于修炼佛法,是成为剑修,还是成为武夫。
其象征意义,便是屠夫的下限。
只是,剑意这种东西,就算是剑修想要自行领悟出来,难度都非常高,更不用说小屠夫了。
石乐志手上这一枚珠子,就可以拔高屠夫差不多十数年埋头苦修所换来的基础成长。
“想要吗?”石乐志左右移动着小珠子,屠夫的眼睛就仿佛粘在了珠子上一般,头部也跟着珠子摇摆起来。
不过在听到石乐志的话后,小屠夫还是很快就清醒过来,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娘亲还坏不坏呀。”
小屠夫眼珠子咕噜一转,然后急急忙忙的掉头跑到之前那柄飞剑前,将这柄已经开始诞生意识的飞剑拔了出来,迈着小短腿的奔到石乐志面前,笑得贼甜:“粘亲,给,给。吃。”
“你这小滑头。”石乐志笑道,“也不知道你这见风使舵的毛病跟谁学的。”
小屠夫歪着小脑袋,眨巴着无辜的小眼神,一脸“娘亲你说什么呀我听不懂”的小茫然表情。
石乐志哭笑不得将手中的珠子丢给了小屠夫,后者甚至都不用手接,直接张嘴就吞下,然后快速咀嚼起来。
不过小家伙吃完珠子后,想了想,还是把手中的飞剑递给了石乐志。
“我不需要这个。”石乐志刮了刮小屠夫的鼻子,“你吃了吧。”
听到石乐志这话,大概是深怕石乐志反悔,小屠夫张口一吸就把手中飞剑的那抹意识直接给吞了。
看着屠夫急切的样子,石乐志一脸的宠溺:“别急,别急。……这夜还很漫长呢,我们完全可以慢慢来。这剑冢里的飞剑,够你成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