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90cl熱門都市异能 萬古第一武神 愛下-第四百七十六章 殺孽看書-dkidi

萬古第一武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武神
嗤嗤嗤!
虚无似受到挤压,无形锐芒突兀乍现,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又觉眼前一切停顿了刹那,便见那凄寒流光须臾崩散,似乎被切割成了亿万星点。
旋即,湮灭!
一切太过突兀,偏偏又发生在眼前,超出理解范畴,直让人脑仁刺痛,郁结难受到了极点。
“杀了他,这小子入魔了!”
“此等目无尊长,无法无天之辈,当诛!”
“切不可让此獠乱我琅琊福地,否则定会遗祸无穷!”
好似昭告天下的圣旨,又似编排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一击不成之后,沉寂了刹那,便又有更多流光乍现,铺天盖地挥洒开来。
面对这冷的寒的热的各种令人难受的奇异流光,莫说一品绝顶,即便是先天强者,也不由勃然变色。
呼啦啦!
顷刻之间,陆川方圆数十丈内,除了几头体型庞大,似乎行动不便的异兽凶物,竟是直接成了一片空地。
陆川抱着李月华的尸身,仿若未觉一般,仰首看天,说完那莫名其妙的话,便再次跨步而出。
依旧如此前一般,漫步前行,彷如闲庭信步,气息却是在一瞬间暴烈涌动开来。
虽是一瞬,可所有人顿觉遍体生寒,好似有一把神锋悬顶,将临未临,令人毫毛倒竖,毛骨悚然!
轰隆隆!
就在这恍惚的刹那,数十道流光已是铺天盖地,将陆川所在的方圆数十丈,尽皆淹没,掀起漫天烟尘。
森寒掌劲,炽热拳意,凌厉锋芒,亦或符箓异宝,无所不用其极,只为杀死一个半步先天。
即便是亲眼所见,众人都觉不可思议,难以置信。
但想想此前陆家那四位死的不明不白的刀客,便觉理所当然了。
这位,本就不能以常理度之!
凡是知道陆川来历者,稍稍回想其过往战绩,虽然没有今天一刀斩杀四大先天这般惊悚,也无一不是令人惊叹的战绩。
只不过,现在面临十位以上的先天强者联手,却鲜少有人觉得,陆川能躲过此劫。
有了准备和没准备,结果绝对不尽相同。
先天强者可不是大白菜,而且这些上界人都有着此间常人难以企及的武道底蕴,哪怕是武道之路已尽,实力也多半都在此间同阶武者之上。
壹切從錦衣衛開始
异闻档案 墨绿青苔
在短短半月中,这些上界武者,已然用事实证明了此事。
陆川再强,哪怕是铁打的,也经不住这般多先天围攻,更遑论还有人动用了异宝。
那可是此间之人,从未接触过的神异之物,就连玄兵宝甲在大多数武者眼中都是传说之中,更遑论这些上界异宝了。
魔武召唤
也难怪,上界之人看不起此间武者。
一时间,惋惜者有之,叹息陆川一身修为,就此付诸东流。
沾沾自喜者有一,这是觉得没了陆川,他们可以成功上位,取而代之。
幸灾乐祸不屑者有之,这是有仇亦或觉得陆川不会做人。
此间种种,不一而足。
但当陆川的身影,彷如虚幻般,在那暴烈涌动的烟尘之外,渐渐凝实时,所有人的念头戛然而止。
不可能!
有人不相信似的,甚至狠狠揉了揉眼睛,可再三确认,结果依旧是,陆川活着出来了。
亦或者说,陆川从未被攻击到,因为他身上的衣衫都没有乱,脚下的步法,依旧是有条不紊,不疾不徐,坚定的向前迈进。
向哪里走?
当然是那片有着通道的岩壁!
六指女配進化論 燕柯
“拦住他,他的目标是两界通道!”
“此獠想坏你们的机缘,尔等难道想要拱手让人不成?”
一声声诱惑般的声音,在人群中此起彼伏,让人不由自主的相信,陆川想要夺走他们的机缘。
断人道途,如杀人父母!
在那靡靡魔音诱导之下,心志不坚之人,几乎在一瞬间气喘如牛,瞪着猩红的双眼,毫不犹豫杀向陆川。
吼吼!
就在此前,慑于陆川之威的异兽凶物,竟也有不少受到影响,狂吼着飞扑而出。
面对上百上三品武者,其中甚至不乏半步先天,还有实力强横的异兽凶物,即便是先天中的绝顶存在,也会退避三舍。
更遑论,还有一股诡异的力量,仿佛能够传染一般,在这些人或兽行动之际,牵引着更多人,动摇了他们的心神,认定了陆川要坏他们的机缘,有如面对杀父杀母的生死仇敌一般。
而事实上,陆川也确实是冲那通道去的。
只不过,他并非想要通过,而是要毁了这通道。
某种意义上而言,确实是要断了这些人的机缘,甚至没有在乎自己是否被困于此怎么办。
这一刻的陆川,没有愤怒,没有仇恨,所有的杂念收束一空,理智的有如机器一般,一瞬间便想到了,该如何让背后布局之人恼羞成怒,乃至歇斯底里。
毁了这通道,让对方所有算计成空,无论是此前来的人,还是想带走的人,一个都跑不了。
那样,他便可以一个个都收拾了!
面对这些失了智的人或兽,陆川心神没有丝毫波动,他本就不是心慈手软之人。
没有什么‘挡我者死’的口号警告,也没有喊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宣誓,唯有拔刀在手,斩尽一切。
嗤嗤嗤!
穿越之都市俠行
半系統機武
锐鸣不绝,血光迸溅,分不清是利刃入肉,还是鲜血飞速喷溅,唯有刀光纵横,残肢断臂飞扬,伴随着凄厉惨叫,还有那近乎疯狂的嘶吼。
这些人或兽都疯了!
大道清理计划 醉剑聆风
在那诡异阵法亦或两界通道力量影响之下,心神已然近乎扭曲,甚至是完全疯狂,失去了自我。
陆川已经不想去探究这是为什么,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杀!
无论对错,无论无辜与否,凡是挡路者,无论人或兽,无论亲朋或敌人,但凡敢挡路者,只有刀锋相向!
数百丈不过里许,陆川跨步间,已是走过一半,浑身却没有沾染丝毫血渍,脚下却是血流成河。
隐约间,一股股肉眼可见的猩红雾气,伴随着血水流淌,开始弥漫!
“现在你们满意了?”
一声怒吼划破长空,却见陆平好似刚刚醒转一般,厉喝怒吼道,“你们还想杀他?想想怎么保命吧!”
後媽當道
“嘁,陆兄就不要在这儿耸人听闻了,区区一个半步先天的小辈,还能翻起什么风浪来不成?”
“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让这小畜生死无葬身之地,以祭我高家子弟在天之灵!”
“这些废物总算还是有些作用的,你陆平已经被吓破了胆,那就在一旁看着吧!”
数十名先天强者或冷笑,或嘲弄,丝毫没有将陆平的警告听在耳中,也没有将大发神威的陆川放在眼中,彷如在看一个死人。
“你们……你们……”
陆平浑身哆嗦,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真被吓到了。
“他怎么了?”
突然,一声平静的脆生生轻问自其背后传来,却是沈月茹站在了陆平身旁,平静的看着那道瘦削的浴血身影,美眸中隐现快意,还有一丝后悔和痛苦,努力让自己平静,却没有发现自己语气中的颤抖,“这就是入魔吗?”
“不!”
陆平摇摇头,心神大乱之下,没有发现身边这个小姑娘的异样,涩声道,“若是入魔的话,那就太好不过了!”
沈月茹娇躯轻颤,神色间多了一丝茫然,隐隐间又似有些恐惧。
“你们在用这些人和异兽的血肉,打通两界通道?”
“嗯!”
陆平踌躇刹那,还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这是不得已而为之,哪怕两界交互之下,想要开辟一条安全的通道,代价也实在太大了。
唯有此间生灵血肉,才能引得此间天地伟力灌输其中,铺平通道。
原本,是不需要人族武者付出如此大代价,可不知道是谁,泄露了日月峡的隐秘,以至于……”
“那我能过去吗?”
沈月茹突然恢复了平静道。
“能!”
陆平点点头,斩钉截铁道,“你是我陆家在此间唯一的后裔,即便是拼了命,我也会送你过去!现在,这条通道已经打开了,待会你注意,我会护持你过去。”
嗡嗡嗡!
好似为了印证陆平所言一般,岩壁陡然一阵,光幕上涟漪激荡,竟是瞬间化作一道七彩虹光,丝毫不见此前的血肉铺就的诡异邪秽,充满了神圣浩大之感。
但没人注意到,那些死伤的人或兽,血液在顷刻之间蒸发,独留满地黑褐色斑块,透着令人作呕的腥臭。
“冲啊!”
几乎在同时,剩余之人或兽,甚至包括几名一直隐藏实力的先天强者,竟是全都冲向陆川,仿佛没有看到那七彩虹光一般。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而那上界来的数十名先天强者,好似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一个个冷漠的挥了挥手。
却见他们身后,走出或三五人,亦或一两人,至多不过五人的队列,纷纷有条不紊的冲向七彩虹光。
其中,不乏陆川的熟人。
对于这个曾经压在他们头顶,多年难以喘息的强敌,有的人神色复杂,有的人报以冷笑,更多是面露嘲弄。
修改星球
从此以后,便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没人会相信,面对数十名先天强者的围攻,陆川还能活下来!
无论天赋才情多好,实力多强,可若半路夭折,便什么都不是了,时间会洗刷一切。
而他们,将在上界绽放更耀眼的光芒,甚至获得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