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k9yy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明鹿鼎記 軒樟-【1065 田秀英】鑒賞-11rif

明鹿鼎記
小說推薦明鹿鼎記
朱由校听的眉飞色舞,频频点头,“再说下去,朕最爱听韦爱卿给朕讲讲军国大事。”
“建奴在关外,蒙古人在关外,我们牵制他,想对付野狗一样,找到机会就打他们一下,他们听话,就给点肉吃,狗跑的快,如果不是有十足的把握,不要轻易围剿,首战即决战,他们真的不识抬举,等到我们国泰民安的时候,百万大军压过去,十个打一个,踩也踩死他们!眼下他们只要不寇边,敢寇边,所有军队推上去打,来一个杀一个,敢寇边就不让出长城。”韦宝坚决的道:“其实等到大明国泰民安的时候,也不用围剿他们了,他们自己就过来跪地臣服了。这些关外草寇,活像人身上的蚊虫叮咬,人不虚弱的时候,被咬一口,一巴掌打死蚊子,过不了一阵,伤痕自动愈合。人虚弱的时候,动弹都动弹不了,已经奄奄一息,哪里有力气打蚊子,一口咬下去,不就溃烂了。所以,本质上是人的体质重要,还是打蚊子重要?”韦宝道。
朱由校点头道:“说的好!朕真该让韦爱卿出任首辅的!只可惜韦爱卿你年纪尚轻,恐怕资历不足以服众。韦爱卿,你别出去了,以后就留在朕的身边吧,朕预备让你入阁。”
韦宝闻言大惊!感觉自己过分卖弄了,自己说的这些道道,纯粹都是纸上谈兵,说起来非常容易,上下嘴皮一碰就OK了,但是做起来,哪一样都不轻松啊!
“陛下,微臣说的这些,许多人都知道,只是他们有私心,不会对陛下说。说易行难,关键是怎么做,微臣说的这些,没有一样是容易办到的。而且微臣一旦留在内阁,什么都做不了,恐怕过不了几日,微臣便和其他人一样,只知道装聋作哑,敷衍了事了,如果不让微臣做事,微臣与一个陛下的内臣何异?”韦宝赶忙狡辩。
朱由校的思路早已经被韦宝带着走,基本上韦宝说什么,朱由校就听什么,就认同什么,听韦宝这么说,又点了点头,很是惋惜的道:“可韦爱卿你不在朕的身边,朕心里没底啊。你得把每天朕该做什么事,给朕说清楚,然后你去办最紧要的事情,不就成了吗?”
韦宝大汗,心说那是我做皇帝,还是你做皇帝啊?
“微臣可以多向陛下谏言,实际上,陛下已经做的很好了,天灾人祸都不是陛下的错,大明各项积弊,其实从万历朝就开始了,甚至从嘉靖皇朝就开始了!张居正短暂的复兴,短短几年之后,便被万历爷全部推翻,甚至变本加厉,也幸亏大明是庞然大物,底子厚,才能撑到现在。”韦宝道:“微臣知道这些是大不敬的话,微臣借着喝了两口酒对陛下说了,请陛下恕罪。”
“没事,朕爱听韦爱卿说这些。”朱由校对在场的人道:“你们都听着,韦爱卿与朕说的话,你们谁传去一个字,没好果子吃。”
在场的宫女和太监们吓得跪了一片,一起称是。
韦宝其实无所谓,说嘉靖皇帝和万历皇帝的是非,不算啥大事,现在虽然没有帮张居正平反,但张居正到了天启这一朝,早就不是什么避讳话题了,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
韦宝这么说,主要想显得自己忠心,另外就是给皇帝减压,让皇帝觉得并不他的错,实际上,天启皇帝的确没有太多值得被诟病的地方,天启一朝,大明各方面的情况是略有好转的,不说明显好转,反正天下还算太平,建奴被制约,也没有怎么发展,蒙古人也还算老实,还在大明和建奴之间徘徊。
唯一在天启朝最大的诟病就是丢了一个朝鲜,当时大明鞭长莫及,也是实在没办法了。
但被韦宝的这一世,也给扭转了。
随着天地会控制朝鲜的时间越来越长,全面普及制度和文化,朝鲜已经实际被天地会直辖了。
不出五年,等到一大批完成了义务教育的朝鲜孩子出来,半数以上的朝鲜人都是说汉语写汉字的时候,朝鲜就等于大明的一个行省。
朱由校点头,对客巴巴道:“奉圣夫人,你安排几个太监,专门用作朕与韦爱卿联络之用,朕有什么事,要立刻告诉韦爱卿,韦爱卿有什么事,要立刻告诉朕,都不得耽误,而且,必须是这几个太监亲自传话,不必经过他人之口。”
这事简单,客巴巴当即答应:“是,陛下。”
客巴巴暗笑皇帝想法简单,这样安排,传话的不还是魏忠贤的人嘛,有什么区别。
魏忠贤还是可以想让你知道,你就知道,不想让你知道,你就不知道。
韦宝也想到了这一层,却并不说破,因为韦宝根本无所谓,韦宝已经没有什么需要依靠皇帝的地方了。
“嗯,传旨,停了三大殿工程,并发诏告诉整个大明的百姓,天下一日不富强,皇宫一日不修缮,从即日起,朕要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巡视整个大明,各地不用费心接待,朕是带银子去给各地赈灾的!朕要和整个大明的老百姓都见上一面!”朱由检豪迈的道:“让查一下黄道吉日,这个月,朕就前往辽东,过几日就走,一来给韦爱卿主婚,二来,慰问兵士,抚恤军属,给大军发征兵银子,朕要嘉奖在这次宁远之战中,全歼了建奴主力的英勇将士们!再昭告海防总督衙门,加速各个港口建设,这是重中之重,要向韦爱卿说的,多余的货,能卖出去,急需的货,能买进来!还要加大对南方气候好的地方的开发建设,告诉全大明的臣民,灾害只是暂时的,”朱由校说的慷慨激昂,掷地有声。
韦宝和在场诸人都暗暗赞许,别的不说,朱由校的理解能力和记忆能力都很出色,而且能够迅速的举一反三,做出正确决策部署。
韦宝甚至认为,有朱由校这么聪明的理工宅,又这么信任自己,不用三五年,君臣配合,大明的局势立刻能起到翻天覆地的变化!
大家也都这么认为的,都认为大明朝局会迅速向好!
但这个时候,天启皇帝朱由校很不合时宜的开始大声咳嗽,脸色苍白,非常吓人。
韦宝都被吓着了。
朱由校却道:“没事,没事,朕有些乏了,韦爱卿,朕不陪你了,你和信王再喝一会吧,朕要去歇着了。”
客巴巴和皇后张嫣赶忙招呼宫女太监扶着皇帝去休息,康昭太妃、李康妃和朱徽媞也跟着走了。
韦宝一汗,心说就你这个病怏怏的身子,果然还是靠不住啊。
韦宝看了眼焦急的站立,目送皇帝,国字大脸,身体强壮的信王朱由检,暗忖你这身板是很不错,只可惜你这脑子不管用啊。
朱由检叹口气:“真是担心皇兄的身体,韦公爷,今日多谢你了!”
朱由检说罢,诚心诚意的向韦宝鞠躬,“感谢公爷为大明谏言,陛下只听得进去公爷的忠言。”
韦宝赶忙回礼,“都是我应该做的,信王不必客气。我是田氏的义兄,我们是一家人。”
朱由检欣喜的重复了一声,一家人,“只可惜我是藩王,内外有别,不然我真想叫公爷一声兄长。”
“这万万使不得!”韦宝笑道:“彼此心造便可,只希望王爷日后不会因为一些事情对我心存芥蒂,怀疑我对大明的忠诚。”
“绝不会,谁要是怀疑韦公爷,就是与我为敌,我决不答应。”朱由检立刻保证道。
田氏道:“兄长,以后你叫我秀英吧,我在娘家叫这个名字。”
朱由检笑道:“对,公爷,你就叫她秀英吧,我日后一定好好待秀英。”
韦宝高兴的看着田秀英,笑道:“好,秀英。”
田秀英粉脸羞红,含情脉脉的看了眼地上,如果不是朱由检在旁边,她真的会忍不住多看韦宝一眼。
韦宝倒是狠狠的盯着田秀英看了眼,韦宝倒不是色迷心窍,非要在朱由检面前这样,而是韦宝发现朱由检也在深情瞩目田秀英。
可以理解,毕竟还是小孩,还没有沾过不了女人。
韦宝与朱由检又喝了一小会,便在韦宝的要求下散了,毕竟是皇宫之中,人多眼杂,不是长待,也不是说话的地方,会让别人说三道四。
韦宝觉得今日与朱由检的交往已经够好的了,打下了一个最好的基础。
虽然这种基础貌似没啥用,朱由检这样的人,遇到什么事情,再好的朋友也能出卖。
而且,再好的局面,到了朱由检这草包手里,也能瞬间打的稀烂。
但总归,能与未来的君主搞好关系,对于韦宝近几年的发展是大有好处的。
所以在回府的时候,韦公爷坐在轿子中哼起了小曲,“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时间只不过是考验,种在心中信念丝毫未减。眼前这个少年,还是最初那张脸。面前再多艰险不退却”
护卫难得听韦总裁唱曲,都觉得好笑,又觉得好听。
韦总裁高兴,韦总裁下面的人就会高兴。
回到甜水胡同的总裁府。
现在这里不再是无名府邸了,本来总裁府是没有挂牌匾的,因为韦宝要低调。
但昨日朱由校御赐了辅国公府的牌匾,并且是朱由校亲自题写,亲自制作的。
朱由校文化很不高,认不得几个字,但字是真的不错,刚劲有力,和他喜爱工匠活有关系,一笔拿的出手的隶书!
最搞笑的是,朱由校似乎只钟爱为韦宝题字,天地会在京师大大小小的招牌,居然有五十多块招牌有朱由校的题字,还不止这些,天地会在各地的总号,用的都是天启皇帝的题字。
天地会简直算的上是明末的国有企业了,就是晋商也没有这种风光。
进入辅国公府,贞明公主和王秋雅都在门内等着迎接韦宝。
韦宝笑道:“不用这样迎接,大冷天的,我不是说过了吗。”
“是有急事。”王秋雅将辽东送过来的密函拿给韦宝看。
韦宝没有接:“进屋再说,再大的事,也不必在冰天雪地里面谈了。”
现在的韦宝很有底气,韦宝可以确信,在天启这一朝,他基本上已经等于开启无敌模式了,谁也动不了自己了,因为有皇帝的信任,所以大明这边的任何势力集团都不敢与正面对抗,现在就是借魏忠贤一百个胆子,魏忠贤也不敢对自己产生什么想法了,更不敢杀自己。
这从今天魏忠贤冒死在皇帝面前告状就看得出来,以过去魏忠贤的身份,权势和手段,魏忠贤是绝不会跑到皇帝面前当面告他韦宝的状的,这说明魏忠贤不行了,知道在势力上搞不过韦宝了。
现在就算是在京师,魏忠贤的武力与韦宝也完全没法比,城防在张维贤的控制之下,军队再废也是军队,军队一出动,那些锦衣卫和东厂,就只能跪下。
进了屋,韦宝在软垫太师椅上坐下,才开始看密函。
密函是出自鲍承先的手笔,鲍承先代表努尔哈赤告诉韦宝,可以和谈,最多支付一千二百万两纹银,可以让出义州城,可以开放两处通商口岸,但韦宝必须自称天可汗,并且承认大金国。
韦宝一汗,没想到会是这样。
韦宝此前还真的没有想过努尔哈赤会给自己来这招。
“你们都看过了?你们什么看法?”韦宝问道。
韦宝主要是询问贞明公主的看法,韦宝知道王秋雅的能力有限,说不出什么名堂。
贞明公主也没有迟疑,将心中的想法说了,“他们的要求不算过分,金人已经立国,站在他们的角度看,他们的确没法向大明的一个官员他屈服,总裁若是自立,就是他们的君主了,那就不一样了,他们想像一个藩属国一样侍奉总裁。”
“我知道,可是我绝对不会反了大明的,现在我在大明的形势一片大好,反了大明,没有任何好处!”韦宝干脆的道。
“那只有武力威胁一条路,从这封密函上来看,现在努尔哈赤首先屈服,他们是占了理的。”贞明公主道。
韦宝点了点头,深思熟虑起来。
王秋雅轻手轻脚的端上了茶水,水果和糕点,小菜。
韦宝随手吃了几口,“不能反大明,这点绝对不能变,我不需要建奴臣服,他们臣服了,还拿他们没啥好办法了,只有限制他们一条路。但我也不能武力进攻了。建奴一旦采取守势,他们的防守还是很厉害的。现在只能催促毛文龙用兵,设法让察哈尔的林丹汗正面对抗建奴,让科尔沁草原背后反抗建奴,造成建奴四面受敌的态势,逼迫他们屈服。”
“这恐怕很难,这几家都是被建奴打怕了的,若是我们不牵头,他们不敢。我们若是牵头,他们跟不跟上其实都无所谓。”贞明公主道:“他们打仗都是为了得到好处,建奴完全采取守势的话,他们没法攻破城池,大冬天的,能抢到多少东西?最关键还是他们不敢。毛文龙顶多敢派几千骑兵袭扰一下便返回。”
“得有人牵头,但这个牵头的人不能是我,立刻派人通知毛文龙到山海关,以让他接驾的名义通知他!说是我的命令。”韦宝道:“我能设法搞定毛文龙。只要毛文龙牵头,林丹汗和科尔沁草原那边就好办了。要知道,毛文龙手里可是有四五万大军的实力。”
毛文龙其实有十多万能用于作战的军队,但韦宝评估毛文龙的真正实力,并没有算上那些辅助部队,那些类似于家丁的作战部队,不能算数,满打满算,能与祖大寿他们那种大明边军的实力持平的,顶多也就四五万人。
有四五万人牵头打主力,林丹汗和科尔沁草原就该掂量掂量该怎么办了,毕竟背后还有强大的宝军,一旦建奴势力衰落下去,以后他们就得看宝军的眼色行事,得罪了宝军,这些人都没有好果子吃。
“具体该如何做?通知毛文龙来山海关便可吗?建奴那边要不要回话?”贞明公主问道。
“不急,等我亲自见过毛文龙、察哈尔的林丹、科尔沁的奥巴之后,商定一个日子,让他们三面同时进攻,逼迫建奴就范。”韦宝道:“回复建奴,现在就可以回复,态度强硬一些,让他们维持既有条件之外,坚持赔付我们两千八百万两白银,没有商量的余地。”
“好的,我马上安排。”贞明公主点头道。
从吴雪霞回韦家庄待产之后,贞明公主等于负责总裁秘书处的事务管理。
虽然王秋雅一直挂名处长,但王秋雅的能力压不住吴雪霞和贞明公主这样的,加上性子也比较温软,所以很容易失去主导权。
因为吴雪霞已经被正式任命过,所以现在贞明公主仍然是副主任的身份,而不是主任。
王秋雅也是副主任身份。
贞明公主主持总裁秘书处全面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