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u9ie玄幻小說 我獨仙行-第2035章 突發奇想推薦-0jdun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
卷十四 锋芒毕露
第2035章    突发奇想
姚泽的神情一僵,“前辈,瑕疵是指……”
声音中忍不住多了丝颤抖,在他的计划中,这块云母莲珀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一旦江火的魂魄不能复原,纵然他有着梵天之能,也徒唤奈何!
那花妖有些奇怪地转动下眼珠,有些不以为然,“此物当初本王得到的时候,是在一处废弃星辰上,那里天火终年迸发,机缘巧合下形成的,里面蕴藏着火毒,平时并不显著,可如果长时间和魂魄接触,其中的火毒会对魂魄进行侵蚀,这些你需小心处置。”
负婚 草莓
“这样啊……”
穿越之禦醫
姚泽闻言,先是一怔,随即暗笑起来。
江火的本体就是一道火魃,还会惧怕火毒?
这块云母莲珀简直就是为她量身打造!
hp 福尔摩斯的日常
不过他的脸上并没有表露什么,眉头微皱,沉吟不语,过了半响才缓缓叹道:“前辈,此事做的不够磊落,在下和妖族打过交道不少,妖族最重承诺的……”
虽然口中说的大义凛然,可心中暗笑不已,此妖修行岁月不知道多久,可论起计策,和人类是远远不如的。
穿越者聯盟之王妃不狗血 Purple曼陀羅
果真,那花妖明显有些悻悻,“小友当时并没有问……也罢,等本王恢复了,再想法补偿于你就是。”
姚泽闻言一振,心中窃喜,等的就是这句话!
“要不前辈就在我的宗门内休养吧,在下可以保证,前辈所需的材料,只要我能够弄到的,一定会帮你收集,等前辈恢复了七七八八,这天下之大,还不任凭遨游!”
“你是想让本王帮你看家护院?”花妖的巨目血色一闪,声音有些阴寒。
“绝没有此意!在下的大燕门就是前辈的家,前辈进出自由,我的意思是想发动整个宗门来侍奉前辈,希望前辈早日康复……”姚泽笑嘻嘻地,连连保证着。
还有件事他没有说,在九魔塔中为对方解除巫咒时,他又不留痕迹地在其体内留下了隐晦的巫咒,只要自己不激发,此咒会一直潜伏下去,毕竟是和修行无数岁月的大人物打交道,留下必要的后手,他断不会随便就完全信任了对方。
空间内一时间安静下来,花妖“咕噜噜”转动着猩红眼珠,似乎在思考着,姚泽并没有催促,他很笃定,此妖看起来威势不凡,可眼下是龙困浅滩,虎落平阳,万一遇到大罗金仙那样的存在,说不定就被奴役了,而自己明显不会对其构成威胁,再说对方急需一处密地恢复,还有不少材料,这些大燕门都可以提供的。
半响,花妖终于答应下来,“百年……本王答应你,在你的宗门待上百年,马上本王就要面对雷劫,稍有恢复后,就要准备渡劫事宜,事先声明,只要不是灭门大祸,不要指望本王出手的。”
“雷劫?”
姚泽的脸上露出古怪神色,对自己而言,世间还有比面对雷劫更轻松的事吗?
“前辈请看,这是何物?”
他随手一抓,手中多出一块青色条形之物,指尖在上面一抹下,露出一个指甲大小的孔洞,随着手腕一抖,一滴琥珀状的液珠就漂浮在那里。
液珠无色无味,粘稠异常,花妖眨动下眼珠,疑惑地看了看,突然一声惊呼,“南冥离水!小友,你竟有此宝!?”
此物正是姚泽当初在修真界中,为了修复吴燕师傅的魂魄,和江河进入冥界,现在看来,那里应该是一处冥界空间碎片,南冥离水正是从中所获,甚至连那株火树银花都给一锅端了,眼下随便拿出来一滴,已经让花妖惊喜异常了。
“有此宝相助,本王有了些底气,可惜这次本王所受的伤害太多,即便有此宝相助,时间上已然来不及……”过了片刻,花妖有些遗憾地叹息起来。
而姚泽却微微一笑。
“前辈勿忧,在下知道一道上古禁制,布置成功,可以消减三成雷劫,其中还差两种材料,碧血杳木以及北斗雷灵竹,只要收集到这两种材料,在下会助前辈一臂之力的。”
“三成!此言当真?”
花妖的巨目瞬间射出骇人的血芒,要知道,那些世间罕见的天材地宝,像南冥离水所能够消减的雷劫也最多不过一成,而且宝物再多,效果也极难叠加,如果有三成的威力加持,要命的雷劫自然变得轻松写意。
“小友,如果真能做到,本王就在你那里待上三百年!”
姚泽开心地“哈哈”大笑起来,如果自己说:只要我在,什么雷劫都可以消减的一丝不剩……
估计对方震惊之余,还会把主意打到自己头上,那是为自己招来灭顶之灾!
一时间双方的关系变得融洽不少。
接下来他有意无意地询问起对方的来历,可能是过往有些不堪回首,花妖含含糊糊的,并不愿意多提,不过可以肯定的,当初此妖在这片天地也是个人物。
图书馆里的幽灵 鑫之
“那个地君石灵被毒圣门抢去,此物在下之前曾经在一个古旧玉简中提到过,前辈,真有那么神奇吗?”他的脸上露出好奇神色。
“哼,毒圣门!等本王恢复之后,绝不会善罢甘休,即便有人用精血祭炼了,本王直接将他血祭就是……”提起这些,花妖的声音透着冰寒,这片空间瞬间就如同冰窟般。
“血祭?那东西不是炼化之后,再也无法夺取了吗?即便那人陨落,地君石灵也会跟随一起化为尘埃吗?”一时间姚泽大感惊奇,连忙询问起来。
“呵呵,地君石灵是何等至宝,什么阿猫阿狗的都想要炼化,怎么可能?外面一直流传用精血祭炼,那样只能和宝物强化了沟通之力,除非有着仙尊境界,魂魄凝固如磐,否则就是大罗金仙也绝无可能!”花妖连连冷笑,原本有些萎靡的花茎,也变得笔直高昂起来。
姚泽闻言,心中不由得一沉,这个时候,对方完全没有欺骗的必要,难道只有仙尊才可以炼化,那自己抢来又有何用?
耳边又传来那花妖自得的笑声,“哈哈,用精血沟通只是第一步,然后在七七之日,每天都要斩下一缕魂魄,以魂饲灵,直到四十九天后,才算圆满……你想,那些修士能够做到每天都要斩魂吗?”
“这样啊……”
姚泽的脸上有些变幻,似乎在想着什么。
“这种秘法本王就传授于你,虽然没有用武之地,也可以增加些见识……”花妖显得很大方,自从知道了对方可以摆设消减雷劫的法阵,此妖的语气都带着亲热。
……
阡陌大陆比之前要热闹不少,东方风清她们开设的百草厅已然初具规模,在十几个大陆都建立了联略,借助堂堂副教宗姚大人的名号,甚至白藏教所在的金阳大陆都开设了商号,毕竟修士对于丹药的需求是无时不在的。
姚泽刚回到大燕门,神情就是一动,此时贵宾楼内,竟然入住了十几位仙人修士,其中绝大多数自己都未曾见过。
以他如今的修为,神识随意探视,那些仙人也毫无察觉的。
等见到了东方风清,他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重生之互聯網帝 冷無痕
雷劫!
上次自己出手为花仙子布下上古奇阵,助其安然渡过雷劫,此举当时亲眼目睹的修士可不在少数,如同一道火星溅入干柴中,很快就成为燎原之势,传遍四周数十个位面。
这些仙人是冲着自己的“上古奇阵”来的!
“夫君,这些修士都是各自宗门的老祖、太上长老,虽然单个门派实力一般,可聚拢在一起,就是一道十分庞大的力量,妾身只能婉拒,可这些人竟赖着不走,非要等着夫君出面才行……”
一处幽静的房间中,东方风清俏脸上露出担忧,紧紧依偎着宽阔的胸膛,这些年大燕门在她的打理下,呈勃勃生机,可她和元霜诸女无时不感到如履薄冰,对于仙界了解越多,心中的压力越大。
像当初在修真界中,化神大人物已经是站立在天地的最顶端,可在眼下的白藏教中,化神修士寻常之极,如果再放眼坎南界,乃至雷虚域,估计化神修士连门都不敢轻易出。
大家伙能够平安来到仙界,有着安心的修炼环境,一切都是夫君所缔造。
眼下白素素和狐惜惜先后离开,目的自然是想变得强大起来,可江源生死未卜,南宫媛和江火也不知去向,这些都如巨山压在夫君身上,诸女看在眼中,急在心里,能够为夫君分忧是诸女的最大心愿。
姚泽怜惜地抚摸着爱妻消瘦的香肩,享受着难得的温存,心中却沉吟不已。
坎南界虽然只是个四等位面,可各大陆宗门林立,特别是其它四等位面,像十陵界、云山界,其中的仙人修士不知道有多少,真仙修士加在一起也有数十位之多,无论修为高低,雷劫总是要面对的。
像仙人修士,千年时间就要面对一次,而真仙也要每过三千年承受一次天地之威,能够安然渡过,自然可以继续在天地间逍遥,可如果无法扛过,只能黯然陨落,坠入轮回,期待来世了。
如此每一位修士都不敢怠慢,努力修炼,为了下一次的雷劫做准备。
说起来也是修士的悲哀了,终其一生都在清寂苦修中渡过,为的就是增加修为,长生于世,可天地不仁,稍有松懈就会陨落,归于尘埃,即便是仙帝那样的大人物,每过一个纪元也要面对生死雷劫的……
突然他想起一事,面露喜色。
“这些人都需要渡雷劫,总不可能空手而来……自己何不把渡劫这样的事做成一桩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