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rjl超棒的都市小說 白首妖師 線上看-第四百一十三章 早就必死(四千字)熱推-tm4uk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白首妖师
念头既定时,方寸的眼神也变得坚定。
他伸手拂去,在他身周盘绕,似真如幻的大道经纶,便在这时候随着他的手掌盘旋转动,化作了一圈一圈,仿佛由无尽的经义字体组成的光圈,一缕一缕的荡开,每一个都闪耀着神光,但是无数的字光芒交织于一处,却并不显得耀眼,平静厚重,像是直印人心。
“推开第六扇门的关窍便是……”
方寸双眼似睁如阖,精光内敛,缓缓吐出两个字:“天地!”
此前他推开第五扇门,结成金丹之时,便已经在某种程度上领悟了天地之力,也是在那时候,他才将自己的修行之路,并把所有领悟,写了下来,化作《无相秘典》,传遍天下。
修为深厚,见识广深者,皆参出了《无相秘典》之中隐藏的天地二字。
所以,在他与老经院,与其他的三山三院斗法之时,往往关窍,便落在这二字。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某种程度上说,他的修行之路,自然是有些逆乱的。
因为他领悟了天地之力,便等于突破了大夏修炼体系的桎梏。
重生股王 很靠谱
大夏仙殿,掌有九经,而传世七经,又将《大道经》藏于神宫与诸院,惟修为高深者可学,但无论如何,《大道经》毕竟也传了,可偏偏《天地经》,被大夏藏了起来,而且是深藏不透,除了皇族之人,谁也没有资格学,哪怕是纵横一方的神王,也不能触碰……
……凰神王学过一些,因为她本就出身皇族。
其实也只是因为凰神王学过的这一些,便让她有了在大夏神王之间纵横的资本。
而方寸参了天地,甚至写在了《无相秘典》之中,借龙城之手,传遍天下。
盗影魔纹 深海老帆
所以,龙神王如今的处境,才如此艰难,甚至绝望。
他替方寸背了好大一个锅。
别看他现在还无事,那是因为仙帝不曾从天外天回来,而一旦仙帝回归,再加上如今几大神王,都在朝歌拼命的发力,到时候,龙城怕是直接就会倒了大楣,甚至从大夏除名!
而仅仅是推开了第五扇门,便已有这么大的影响与后果,再推一扇呢?
……
……
此时的方寸,并没有考虑有可能造成的影响,先推开再说。
如今,他只是要凭着自己的力量,在这条修行之路上,迈出一步,且是一大步。
“寻常人化婴,乃是借大夏子民之气,元婴化作一尊神祇!”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 王不过霸
“而这,便是大夏修行,元婴为神境至高的原因!”
“也正因为要借大夏子民之气,所以凡是化婴者,便一定要在大夏朝堂有自己的位置,而世间那些不入朝堂的世家主,云游散修,要么只到金丹,要么便是靠着祖灵庇护结成伪婴!”
“一品仙圣,二神魔,三品金玉,四琉璃……”
“一品仙圣,则是指仙殿与圣人!”
“仙殿本身便可得天下气运,这是他们的福泽!”
“而圣人,则是有着至高威望,一笔写经义,天下万民膜拜,仙殿也要将气运拱手让出!”
“二品神魔,则是掳夺气运……”
“当然,无论神魔,皆已被灭,而今的大夏,有神,但那是封的,而魔,则是如今正在大闹朝歌的一批,听起来似乎是与前朝有关,凶威倒是不小,只是有些强弩力尽之意……”
“至于三品金玉,乃是斩尸观与涅槃寺,他们本身,也在被仙殿玩弄于股掌……”
“……”
“这一切,便是因为仙殿设下了这等修行之路!”
“路在手中,那么,天底下的任何炼气士,便都被困在了囚笼!”
“我要走的,则是打破囚笼之路!”
“……”
心间默默想着,方寸悠悠叹了一声。
他如今也要化婴,却完全不准备借大夏之力,但这并不是说他真的超脱了大夏,如今在这一方世间,大夏,某种程度上就是天地,二者是合二为一的,他要走的路,是在大夏之中,但却不屈身于囚笼,他仍然在大夏,且敬大夏,但他敬的,乃是天地山河,亿万百姓。
他不居于仙殿之下,但也不居于百姓之上。
他不分上下,而是众生平等。
这,才是上一世给他带来的最大价值。
虽然,他的上一世,也还没有走到,并彻底完成这一步,但毕竟,已经有了这样的理念,已经有了这样的苗头,且种在了他的心里,所以他如今才顺理成章走上了这条路……
那个理念,便是种子。
而他要做的,便是让那颗种子,在这一世生根,发芽……
……
做侍卫,朕也是天下无双 低眉夺命
……
至于如何推开第六扇门?
那自然要看如何发芽!
种子要发芽,便要得到灌概,雨露滋润。
他领悟《大道经》,便是此意。
因为《大道经》,可以帮他彻底明了这一方世间,了解大夏的体系,而理解之后,方寸便可以在从中,明白自己的路,种下自己的这一颗种子,便如画龙点睛,不是什么人拿了毛笔点一气,都可以让画中龙飞走,须得了然了整幅画作的精意,才能一笔点活了此龙……
……
……
“原来,竟是走的这样一条路……”
一直在旁边看着的凰神王,见到了方寸身上的道蕴,神色变得有些凄楚,那神色里像是存在了太多的东西,有惊异,有感慨,又有一些早就在意料之中的坦然,她低声自语着:“难怪当初你一直会说,那些人找不着出路,是因为他们只向前看,而实际上,他们应该……”
“多往后看看……”
惡魔 在 身邊
“只是,如果你早就准备好了走这条路,那想必你也早就知道自己会死吧?”
“那为何,又一定要走下来?”
“这世间,难道就真的没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吗?”
“……”
万分复杂的心绪里,她感受到了朝歌城方向的激荡气劲与麟神王的传音,轻轻转头看了过去,只见,如今的麟神王与雀神王,皆已激荡一身法力,与老魔的两具分身战在一起,虽不至落败,但也绝无法短时间内取胜,可是那老魔的本体,却已向着虚空深处的塔冲去。
而如今,仙殿还未现身。
她知道,在仙帝未归的情况下,仙殿绝不可能为了那座塔现身。
而她,如今依着规矩,便不应该继续在这里……
尤其是,便是不讲规矩,在看到了方寸走出这一步时,她也不该在这里……
溺爱成婚:帝少宠妻如狼
于是她默默的低头看了一眼,像是得到了某个答案,然后身形便瞬间流转,直向着朝歌城方向冲了过去,一身的火云,已经滚滚荡开,远远的铺满了这样一片浩大的虚空。
她心里也像是有着情绪,要借这一战来发泄……
……
……
“清奴……清伯伯,你快救我啊,救我……”
而在此时,下方的七皇子,已成了最惊慌的人。
他也看出了方寸在靠自己的力量化婴,而对他来说,这则是最不愿看到的一幕,若是方寸化婴成功,那么他便不需要自己体内这一颗已经严重威胁到了自己性命的龙珠,倒霉的是自己,而他若是化婴失败,届时在天雷之下,粉身碎骨,自己还是一样会倒大霉……
所以,他怎么能这样,自己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这样?
只是在他的摇晃之下,却发现老内侍一动不动,像是一具木偶。
猛得转过身,才见到老内侍躬着身子,但却无知无识,神魂都已不知去了哪里……
这顿时使得他心间一惊,旋及大喜。
而在他的身边,老经院院主,也正不经意的扫过了那位老内侍。
登天路 沧海
缓缓叹了一声,他忽然向身边的玉衡先生道:“待会我若忍不住出手了,你便为下一任院主,而且上任之后,便要立时将我逐出老经院,布诏天下,宣布我的大罪……”
玉衡先生与周围那些看热闹看的正起劲的座师们顿时大吃了一惊:“你老糊涂了?”
“不曾!”
老院主呵呵一笑,道:“恰是因为我此生从未如此清醒过!”
玉衡先生见他认真,这才吃了一惊,压低声音道:“何至于此?”
老院主轻轻摇头,望着天上,道:“因为我想看看,他们兄弟的路,能走到哪里……”
在众人惊诧的眼神之中,他一边看着天上的动静,一边缓缓开口道:“如今这方二先生,可以自己化婴,那也就罢了,而如果他是在我的帮助之下化婴,仙殿便定会生出极大的不满,仙帝怒火之下,怕是老经院难以保全,所以,你们一定要及时与我划清界限才好……”
“那你……”
玉衡先生一惊之下,急声询问:“又为何一定要趟这趟浑水?”
“因为那位仙师,在殒落之前,曾经与我见过一面!”
老座师轻轻叹道:“我二人无缘,只得那一见,但他说的话,却让我琢磨至今!”
乾坤之境 境梦
“他言道,前朝乃是牲畜,因为他们将天下百姓视作牲畜食粮,自己也非人;而我大夏,则是人朝,因为我们虽然不明着吃人,但私欲混杂,仍然难以修得一个干干净净……”
“而他却想着,人朝将亡,又可奈何?”
“惟独一条路,那便是真正的走出一条朝仙之路来……”
“……”
“仙……仙路?”
几位座师听得此言,皆已有些懵懂。
魔屠 疯狂的翅膀
“你们此时不理解,倒也罢了,总归有看见的一日!”
老院主轻声一叹,道:“只可惜啊,那时候我的目光也尚短浅,只觉得时机未到,我本欲请他留在老经院,与我一起等待时机,他却说时机乃是夺来的,而非等来的,因此毅然去了夜原,我不知他布了什么局,只知道,过后不久,我便听闻了他殒落的消息传来……”
“此后,我一直在关注,想知道他将自己的最后一子,落在了哪里!”
“前不久,才发现,这一子原来是落在了他的亲生弟弟身上!”
“本来我还想着,是不是这位仙师,也有些小私心,才会照顾自家人呀?”
“如今才知道啊,呵呵,老夫还是小人之心了,他这一子,落得当真是极妙啊……”
一边说着,他的目光也变得坚定:“而既然知道了,我又怎能不为他护法?”
……
……
在下方老院主定了心间主意之时,此时的云中,方寸感觉时机已经差不多了,准备引动大道经纶,却忽然间动作微顿,眼睛睁开,似乎里面涌动着无尽闪电,向一个方向看去。
在那一片云气之中,传出了一个低低的声音:“公子且慢!”
方寸静静的看着他,道:“你待如何?”
那声音所在的云气之中,化出了一张隐约的面孔,正是老内侍,他声音低低的道:“老奴斗胆,过来劝公子一句,你若化婴,乃是天大的好事,谁也不敢拦着,但这本来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方二公子却为何硬要搞得自己既冒了凶险,又要陷七殿下于绝地呢?”
“原来是做说客来着……”
方寸轻声笑了一声,道:“我若不同意,你是不是要向我出手?”
那老内侍忙道:“老奴不敢,只是身为仙殿奴才,自不可任由七殿下……”
方寸打断了他,道:“你可以逆转时空吗?”
老内侍微一怔,道:“老奴焉有此等本事?”
“既然你做不到……”
方寸笑了笑,道:“那你自然也就无法将之前的事情抹去了,所以,你早该知道,在这位七殿下入了柳湖,却只会羞侮家兄的时候,在他将仙殿惟一对方家表示些许恩泽的丹药喂了狗的时候,在他偷去了龙珠的时候,在他明知道只有我能救他,却还拿腔捏派的时候……”
“他就已经必死了!”
“……”
听着方寸的话,老内侍沉默了很久,轻声道:“公子心意已决?”
“还没说完!”
方寸轻声接了下去,道:“在你助纣为虐,甚至打算上天来阻止我的时候……”
“你也就已经必死了……”
老内侍微微一怔,忽然毛骨悚然。
也是在这一刻,方寸忽然冷笑一声,抬手掀起无尽雷瀑,滚滚向着老内侍倾落。
一瞬之间,漫天雷瀑彻底的爆发,同时将他与老内侍,淹没在了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