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zt4z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這是我的星球-第一百二十五章 玩火讀書-t2zcq

這是我的星球
小說推薦這是我的星球
焱无月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测试。
不管哪种选择也好,夏归玄和殷筱如这稀奇古怪的恐怕连他俩自己互相都搞不清楚该算什么关系的现象,总是要有个分明的。
他们的分明,或许也有助于自己的分明。
她却没想到,夏归玄没按套路来。
重生之鐵腕
原本还有些脸绿惊愕的样子,在她说出这段话后,反而变得似笑非笑,一手悠然品茶,另一手直接就伸了下去,捉住她的手摩挲。
焱无月傻了,有些慌乱地看了殷筱如一眼,慌慌张张地传念:“喂……你……”
“所以说焱将军其实是一点都不了解我的,哪怕有小狐狸或者凌墨雪对我的了解程度,也知道我并不喜欢陷入这种被迫的抉择。你的测试我是可以掀桌子的……然后……”
夏归玄顿了顿,笑容变得有些邪性:“现在是我测试你。现在的局面,你是希望让她看见呢,还是不希望?”
希望让她看见,那是想让闺蜜发现这个男人的真面目呢,还是公然表示自己在抢男人?
不希望让她看见,那号称的测试,实际是不是自己想偷情的借口而已?
测试方一转换,主动权在谁手,那就是完全不同的结果。
焱无月没法面对自己到底是希望还是不希望,索性抽手:“我不测了不行吗?”
“不行。到了我手里,你怎么跑得掉?”
重生未來之復興
焱无月发现自己抽不出来,还很悲剧地发现,自己确实很怕被殷筱如看见,以至于动作幅度都很小很小,那就更抽不出来了。
小小的挣扎,反而跟情调一样。
夏归玄“教训”着这个玩火的女人,其实心里知道,自己这个不按套路已经是套路,是故意地回避了抉择。
中原大陆之逆天有情 紫隐
因为自己确实也怕被殷筱如看见。
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展到今天的境地,明明说着假的,装的男女朋友……可两人在家越发自然,一起做饭吃饭,没事就被她亲一下,离真正的男女朋友之间,只差了自己主动亲她而已。
在外人眼中,似乎男女朋友也早已坐实。
可实际上明明在出征之前,自己做饭的时候,殷筱如还在说“真要泡我了吗?”
迷心記
大家心知肚明,根本就不是男女朋友啊。
这么想着,口中已经在对殷筱如道:“今天我打算去找一趟凌墨雪。”
殷筱如愣了愣:“找她干嘛?”
夏归玄看似随意地道:“如果我真泡她,你说怎样?”
似是在自证不怕被殷筱如知道,也是在对焱无月“测试”的回应。
殷筱如听得更愣了,似是从来没想过夏归玄居然会问出这么单刀直入的问题,可越是这么直接坦然的态度,她反而越没什么不爽发堵的情绪,反倒细想好像没问题……大家本来就不是男女朋友啊……
不由挠头:“凌墨雪啊,那女人不好,家里从政的,规矩多……自己养得脾气又大,鼻孔里看人的,感觉你这臭脾气要和她犯冲。然后追她的又多,她家里要求的条件又多,以后相处问题还多……哎呀反正不合适,你拍戏亲亲玩玩就算了,有必要追么,不够你亲的?”
焱无月:“……”
殷筱如越说越顺畅:“我还跟她吵过架,你真跟她在一起了我不要面子的?其实你要是跟焱姐姐好上都比凌墨雪好吧,怎么也是自己人。”
焱无月:“……”
夏归玄的手已经反入侵。
焱无月死死并着腿,紧咬着牙关装作一副若无其事旁听家事的模样,颤抖着声音道:“关、关我什么事!”
殷筱如撇嘴:“就拿你举个例子,紧张什么?你当然也不合适啊,你和副帅那关系emmmm算了不提,你们偷情还差不多。”
焱无月咬牙:“那谁合适?”
“我啊。”殷筱如理所当然地指着自己的鼻子:“我这么善良貌美,大家又装这么久的臭样子了,亲也亲了摸也摸了,我说,夏归玄你是一副臭直男的样子我才撩你的哈,别告诉我你因为我的妖娆妩媚开始对女人真感兴趣了,然后去泡别人?这合适吗,当我二哈吗?”
绝品妖孽狂兵
焱无月死死夹着腿,她很想说几句话。
一,你真的是二哈。
二,如果亲也亲了摸也摸了就算数的话,我也是啊。
三,恐怕这男人真不是因为你撩拨得开始对女人感兴趣的,甚至于他曾经一定不是什么好人,他的手的熟练程度……千万别再作死了,不然你会……唔……
焱无月忽然抖了一下,有些失神地望天。
夏归玄收回了手。
殷筱如奇道:“你怎么了?说到你偷情你就挂了?颅内高朝也没这么快的啊。”
焱无月没有力气理她,也不想说话。
倒是夏归玄说话了:“我确实要去找凌墨雪,但是为了正事儿,开个玩笑。”
殷筱如好像早就猜到了似的:“就知道你对女人根本没兴趣,不然早栽我的石榴裙下了。你找她干嘛?”
夏归玄自己都不能确定自己到底对女人感不感兴趣了,也不敢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栽她石榴裙下了。
因为都玩火玩成水了,他还是不希望被小狐狸看见。

居然心虚……
到底心虚什么啊?
这一场啊……是玩火,也是真的印证了焱无月的测试了。
莫非这就是小狐狸自然之道的胜利……润物细无声?
夏归玄有些心惊地不敢去想这种问题,努力把思维转向正题:“也是焱将军先前跟我说过的,凌墨雪那边掌握过一些远古神裔秘境,我想找她了解一些情况。”
“哦,那去吧,我去上班。”殷筱如很是大度地摆摆手,又对焱无月道:“焱姐姐,我们研究了第八十九号试剂,是恢复类的,样本出来了,你要不要看看?”
焱无月眼波微动,叹了口气:“你还在研究新药啊?现在周家都垮台了,殷家也没有人挤兑你,并不像之前那样有人逼着你提交试剂了,我也没压力。”
殷筱如笑得很开心:“这你就不知道了,我怎么也是个研究生物制剂的啊,自己的公司真的能取得研究突破这本身就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嘛。再说了供应军方药剂的生意是最舒服最来钱的了,我是开公司做生意的好不好!”
真的是……自以为聪明干练,实则满满的都是凡人简单的幸福。
焱无月看着她的样子都不禁有点宠溺的姨母笑,她知道夏归玄为什么不忍伤害这臭狐狸,其实自己当年和她成为闺蜜不也差不多么……
越是纯粹,越不忍破坏。
成年人的情感很复杂……一夜风流未必是爱,呵护保护也未必是爱。
蝴蝶滄海:公主的夏傷戀曲
但不管是怎样的感情,至少可以证明一件事:
諜殤之山河破碎 沈醉四月
这个男人号称的“不想牵绊”,其实早已经被敲碎,只剩下自欺欺人的嘴硬。
如今连自欺欺人都已经不想欺了,他已经开始随本心,比如慢慢地……不再遮掩自己的欲望。
那仙气飘飘如同壁画里走出来的仙人,已经开始越来越邪了。
“走吧,我去你公司看看。”焱无月终于站起身来,意味深长地对夏归玄道:“不知道玩火的人,是被烧了,还是重生。”
————
PS:话说左脸骨头靠耳的位置痛了一周了,本来以为痛得不严重,影响不大,等它自己好。结果一直好不了,昨晚已经影响到了睡眠。下午百度了一下发现这个可能是颞颔关节炎,英文简称TMD……我真是TMD了。不想去医院,麻烦,有没有懂哥推荐个土方?贴什么或者吃什么的,我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