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zbz5都市异能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第一百一十七章 雲雨預來相伴-m9eas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夜晚,我和耀阳坐在漆黑的项目经理办公室里,抽着烟,看着外面仍然灯火通明的工地。
耀阳感叹道:“想不到,咱们也有缺钱的一天,都把咱们逼成什么样了?刚刚我说那话都脸红,没钱还逼着人干活,还说得理直气壮的,哎,都得耍流氓了!”
我也感叹道:“是啊,咱们这张老脸也就值一个月的工钱!”
耀阳哎了一声道:“这项目要是真停了,咱们可怎么办啊?一停,要想再启动就难了!”
我想了想问道:“到底还差多少资金缺口,你给我一个准数,我想办法弄钱去!”
耀阳拿出了一沓报表,扔给我说道:“你自己看吧,上面都是应到账款!”
我白了他一眼道:“还要我帮你算啊?说个数就是了!”
耀阳在纸上写了一串数字,我掰开手指一数,吓了我一跳,九位数。
我啊了一声,惊叹道:“你搞什么啊?建故宫啊?还是兵马俑啊?这前面都投进去了快1个亿了,现在还差这么多?把我卖了,也不够啊!”
东方三山 阿江三
耀阳解释道:“本来5公里的古镇,现在扩建到11公里,地下本来是停车场,购物中心,现在都改成地下水街,等于是地上地下都是景点,购物中心,酒店,相当于加盖了一遍,多出来整整一条街的建筑物,你说这钱能够吗?”
我疑虑道:“搞这么大,成本能收回来吗?”
耀阳很笃定地说道:“肯定能!我考察过了,全国像咱们这样的古镇,还是头一家,再说,咱们这个地方交通便利,客流量绝对不是问题,还没有季节性的问题,一年到头都是四季如春的,尤其是夏天,这地下可是避暑胜地啊!成本收回肯定不是问题,问题是回收周期太长了,银行要是不支持咱们,咱们肯定撑不住的!”
我哎了一声道:“银行要是肯支持,咱们也不用在这儿想办法了!实在没办法,只有找投资公司来投资了!”
耀阳摇着头道:“那不是等于把咱们自己可以赚的钱,分出去给别人赚了!”
我摊开手道:“那有什么办法?现在是真没钱了!要不就是卖我万众的股份,估计能拿出个几钱出来,可那就等于彻底放弃万众了!”
耀阳急忙摇头道:“想都别想,没了万众这颗大树,你以为咱们这项目还能成啊?也怪我这些年,不求上进,就没想过钱的事,有的是赚钱的机会,我都没仔细考虑过,就想着酒家的利润,就够我吃一辈子了!早知,就该听你的,再搞点副业了!”
我切了一声说道:“马后炮,现在说这些有用吗?当时和你说,搞个影业公司,你不听,随便弄一两个小明星出来,一年到头也是千把万的赚着,还省心,再拍一两部叫座不叫好的电影,电视剧出来,不比咱们这个赚的少!”
绫锦传 蔼蔼暮云
耀阳撇着嘴说道:“哪有你想的那么容易?娱乐圈复杂的很!”
一晚上,也没讨论过来个结果,我也只好硬着皮头,再回公司要钱去了。
最近,唯一一个好消息是,省设计院同意赔偿,由于他们图纸设计的过失,导致我们项目整体整改,也严重拖延工期,共计赔偿我们50万的损失。
我听到这消息,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和耀阳说道:“这也算是赔偿啊?打法要饭的呢?还让咱们直接在他们设计费用上扣,想什么呢?告诉他们,不,通知他们,这场官司咱们打定了,准备好材料,我让公司的法务部出面,没个一两千万,这事别想了结!”
耀阳嗯了一声挂了电话。
莫柯肯定是说不通了,没办法,我也只好要求开个董事会,等董事会来做决定。
虽然,我知道这次会议,我肯定是赢面不大,但怎么也得努力下,没了集团的支持,项目上我根本运作不起来,但靠我一个董事长的名头,是化不到缘的!银行根本就不买我的账。
除了董总没来,其他董事会成员都准时参加了。
还是安南主持会议,说了下这次召开董事会的目的后,就由我发言。
我注视了所有人一圈后,开口道:“既然大家都知道情况了,我就说下,我为什么要继续追加东莞古镇项目的投资。第一,前期既然已经投资了这么多,难道就这样不管了?那前期的投资,就这样打水漂了啊?这工程又不是看不到希望,赚不到钱,只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加了一倍的面积。打通了地下,不是更有噱头,更能达到咱们独一无二的风格,这样才能更多的吸引到游客,吸引到投资商来投资啊!目前,已经有很多国外的著名厂商,表示愿意过来投资了,星巴克,肯德基,非凡西餐厅,和几家大型购物商城,都会来投资。
第二,一期工程未能如期完成,是多方面原因,但这代表就完不了工啊!一旦一期工程竣工,资金就开始回笼了,运作起来后,就不愁二期资金了,但前提得是运转起来啊!”
莫柯打断我道:“一期都未按预期时间收回账款,还怎么指望你能二期运转起来啊!”
我不悦地说道:“等我说完,行不行!”这话我很少会对莫柯说得这么重,只是我有点厌烦她那自以为是的态度。
豪门独宠:总裁不要太过分 云倾染
莫柯瞪了我一眼,没再说话。
我继续说道:“什么事情,如果都是百分百按着预期的想法做得到,我就是神了!计划没有变化快,事是死的,人是活的!我就不明白,这有什么好卡的?就因为未能如期回款?按着你的想法,是不是只要代理商晚一天不回款,就取消他的代理商资格啊?”
莫柯竟然点头说道:“依照公司规矩,就是该这样啊!”
我冷哼了一声道:“没做过销售,就是没做过!法律还不外乎人情的!做人做事不知道变通,怎么能干好事?”
莫柯反驳道:“无规矩不成方圆,如果不能严格按照规定来执行,那还要规定干什么?你陈飞一个人说得算,就行了吧!”
我勃然大怒,拍着桌子喝道:“就因为我陈飞守规矩,才会造成今天你可以在这儿,和我这样说话!你们在座的多少人,违反过公司的规定,违反过我心目中的道德底线,我是怎么做的?你莫柯就是个天生守规矩,不犯错的人了啊?要我说得再明白一点吗?一个王卫东,就搞得你神魂颠倒了,你还在这儿和我大言不惭地说什么,无规矩不成方圆!”
莫柯眼泪一下子就掉了出来,站起身来,就推门走了出去。
唐杰急忙劝道:“陈总,你这话说得过了!”
我深呼吸了一口道:“我就搞不懂了,明明是赚钱的项目,怎么就这么难做呢?当初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多少次,不是我力排众议,最后才可以破釜沉舟,有了今天的局面!怎么就这么一点小事,就不能听我的呢?”
安南悠悠地来了句:“因为这个项目我们觉得你,带有私人感情!”说完,看向了耀阳。
耀阳同样大怒道:“放你娘的屁!你有本事,你来做这个项目啊!当初买地的时候,你们在哪儿?筹建的时候,你们在哪儿?出问题了,现在说阿飞是私人感情了,有钱赚的时候,你们怎么一个屁都不放啊?”
安南十分淡定地说道:“这就是你们兄弟两个的问题了!为什么我们一这么说,你们就火气这么大?为什么不能心平气和地讨论呢?就事论事,这个项目,我是赞成的,我也觉得这项目肯定能赚钱,但这么长的资金回收周期,也存在很大的风险的,一个不小心,就会成为烂尾工程。集团投资谨慎点,没什么问题吧?既然,开了这个董事会,不就是把问题摆在桌面上,让大家来讨论吗?可莫总只不过说了几句反驳你的话,你就把人给气走了,那我们这会开的还有什么意义呢?听你指示就行了啊!”
耀阳还要还击,我手用压了压说道:“你说得有道理,一会儿,我去和莫总道歉,今天的会就到这吧!明天咱们再继续!”
走出会议室,耀阳和我,宝儿坐在我办公室里,宝儿说道:“师傅,刚刚为什么不直接表决呢?董总弃权,剩下咱们几个人,至少有4票,肯定能通过的!”
我摇着头说道:“没用的!这样下去,莫柯肯定是走人,财务就会混乱起来!银行那边一样不一定买账,莫柯在银行的关系,比我要好!还有啊,刚刚是我太冲动了!她的话没什么问题,是我太肆无忌惮了!这样下去,对咱们不利!这是再逼,本来和咱们走一条路的人,和咱们分道扬镳!”
宝儿不解地分析道:“师傅,不会吧?咱们这里三个人,加上唐总,和建筑公司的朱总,就5个人稳操圣眷啊!剩下的4个人里面,董总不管怎么样肯定是向着你的,安南和莫柯就不说了,拉拢也拉拢不过来,最后一位又不管事,基本就是个透明人!”
我摇着头说道:“你把问题看得太简单了,唐杰自然是自己人,但他也是明是非,辩道理的人,咱们老是胡搅蛮缠,他肯定会有想法的。就像莫柯一样,她原本可不是和咱们站在对立面的,同理啊,董总也一样,如果董总真表态了,支持咱们的人,可就没你想象的那么乐观了!你现在明白董总当时,为什么会提议莫柯和安南进董事会了吧?看似,咱们占尽优势,实际上,最大的操控人还是董总!”
宝儿如梦初醒般说道:“那完蛋了,今天的事,肯定会传到董总耳朵里!”
轉換姐妹 夢中壹呵
我冷哼了一声道:“传就传吧!董总也肯定知道,今天的局面是早晚的,她始终得做出选择,要嘛站在我这边,要嘛和我分道扬镳,逼我离开万众!”
宝儿啊了一声道:“不会这么严重吧?你要是离开了万众,那万众不得垮了啊?”
我苦笑道:“我可没你说得那么重要了!你没发现,万众现在权力分化细化吗?大家都各司其职,缺了谁,马上就能补上来。万众不再是那个,没个那个精神领袖就会崩坍的企业了,不但万众不是,未来的民营企业都不是了!独揽大权的领头人,不会再有了!”
耀阳脸色难看地说道:“这都是因为我啊!”
我讥笑道:“你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你只是个导火索,没有你张耀阳,也会有王耀阳,李耀阳的!”
宝儿无助地问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魔道仙途
我思考了一下,说道:“项目的投资,不能和公司要了!要来了以后也是麻烦事!尽快找到投资公司,把项目前期的钱还给公司。”
耀阳不解地问道:“还给公司?那这项目就和公司无关了呗?可这项目当初可是打着万众的旗号搞出来的啊?这样好吗?”
我嗯了一声道:“没什么不好的!既然他们觉得这项目不赚钱,那这钱,就不让公司赚了,他们也可以不担这风险了!万众的旗号也不是做地产发家的,在地产界万众还是个小学生,都是小打小闹的,在自家的一亩三分地上和泥巴而已!”
宝儿担忧地说道:“可这要是让董总知道了,肯定会对你有意见啊,你这可不是为万众着想了!甚至可以说你是有背叛公司的嫌疑啊!”
我冷哼了一声道:“她当初支持安南搞这个董事会出来,也没想过我的感受,这一切的策划,不是安南想得出来的,也不是莫柯可以做得到的!”
宝儿和耀阳异口同声道:“是董总!”
我嗯了一声道:“虽然,我不知道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但既然背着我做了这么多的事,连个像样的解释都没有,我总得做点什么回应一下不是?我也不再是个,听之任之的小销售员了!”
万众,一个风雨欲来的时代即将到来了,是好是坏,谁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