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dwkh优美小說 大唐孽子 起點-第813章 一代皇后長孫氏讀書-2nnxi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
李宽要掌控大唐的棉布产业,但是并没有要垄断棉布市场的意思。
他还想着大家继续扩大河东道棉花的种植面积呢。
所以,新式的纺织机械,很快就推出了市场。
只要你给钱,就卖给你!
当然,一架成本不到两个银币的纺织机,卖你一百个银币一架,你爱买不买咯。
短短几天时间,参观了楚王府棉布作坊的人家,全部都咬咬牙掏钱更新了设备。
当然,你也可以买一架回去,然后偷偷的模仿制作。
前提就是你不怕大唐皇家专利局找你麻烦。
“王爷,单单纺织机的售卖,就挣了两万过贯钱,这可比卖棉布都来钱快啊。”
王富贵笑容满面的跟李宽汇报着这几天的情况。
“我们的新式纺织机的效率是传统手工的八倍以上,甚至即将推出来的改良版本可以提高十六倍的效率。只要脑子没有进水,还想着做棉布生意,就不可能不去买。”
李宽并不觉得黑了这么一帮勋贵纺织机械的钱,心中会有什么愧疚之情。
就当是大狗大户,劫富济贫去了。
“是啊,现在那些人应该要头疼的是手中已经制作出来的棉布要怎么办了!你说降到跟我们一个价格卖吧,亏一大把钱不说,还卖不出去。因为他们的棉布质量明显比我们的要差一截。但是要他们降价到比我们的售价还要低,他们也不愿意啊。”
王富贵想到其他各家掌柜纠结的表情,脸上忍不住就露出了笑容。
“这样,你放出风去,就说我们愿意以市场售价的九折收购他们手中的棉布,只限未来三天,过时不候。”
“王爷,这些棉布他们要正常售卖出去,只要也要比我们的售价打个九折,甚至八折,我们这样收购回来,挣不到钱呢。”
王富贵不是很清楚李宽这个做法有没有其他目的,但是他从商业上的角度来看,这不是一个好生意。
“怎么就挣不到钱呢?我们种植的棉花数量是有限的,但是这个天下对棉布的需求,简直就是无限的。我们有限的棉布无法满足这些无限的市场,那就正好收购一批棉布回来咯。反正不管是哪家出产的棉布,放在倭国人,或者南北高句丽人的眼中,都是上等的布料。”
很显然,李宽准备把这些质量参差不齐的棉布运到了海外去售卖。
反正是按照当地麻布的价格卖得,哪怕是这些棉布的质量一般般,也算是良心售价了。
“咦?这倒是个好主意!那九条信之,正想着多运输几船的棉布回去呢。”
“不仅倭国,到时候东海渔业还可以把棉布运输到林邑、占城、蒲罗中等各处售卖,然后进一步的将棉布推广到天竺和大食去,让那边的麻布铺子全部倒闭!”
不要说卢家麻布铺子挡不住楚王府低价棉布的冲击,海外那些国家的麻布更加受不了。
特别是天竺和大食,那是出产麻布的大国。
甚至亚麻这种植物,最早就是在现在大食帝国控制的区域传播开来的。
浴血焚神
打击了当地的经济,又能倾销棉布,打开棉布的市场,哪怕是少挣点钱,李宽也是很乐意的。
……
宣政殿。
李忠一五一十的将长安城里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情跟李世民进行了汇报。
“这么说来,这一次被坑的最惨的就是太原王家了?”
“是的,因为他们的动作最快,已经把几乎所有的棉花都加工成棉布了,成本就压在那里。以楚王殿下给出的收购价,太原王氏从棉花种植到棉布售卖,基本上是一文钱都没有挣到。至于其他家,大部分虽然没有去年挣的多,但是都不至于亏本。特别是一些只售卖棉花,不参与棉布制作的人家,更是挣了不少钱。”
预言之迹 LG世
“那就好,要不然明年大家都不愿意去种植棉花了,那宽儿这就因小失大了。不过,话说回来,就那么一个机械的改良,生产效率就提升了八倍吗?”
李世民虽然算是很英明的皇帝,但是也不是“懂王”,不可能什么都知道。
“陛下,那个机械,完全颠覆了棉纱纺织的方法,据说观狮山书院的机械作坊已经研制出了直接提高十六倍生产效率的纺纱机,如今已经在楚王府的棉布作坊之中开始试用了。”
李忠说着话的时候,心中也是充满了佩服。
论到创造奇迹,谁也比不过楚王殿下啊。
“十六倍?这么说来,宽儿把棉布卖的那么便宜,实际上到最后他不但把其他竞争对手教训了一轮,自己还挣到了钱?”
李世民突然有点后悔没有入股楚王府棉布作坊了。
当时李宽推广棉花种植的时候,可是给过李世民机会的。
不过当初李世民没有看上这么一个小作坊。
“肯定是能够挣钱的,并且楚王殿下不仅是把大唐的竞争对手教训了一轮,听说还安排人把棉布运输到倭国和南洋各处,估计等到明年的时候,全天下的棉布铺子都要活不下去了。”
“没那么夸张,一些偏僻的地方,人家压根就不知道外面还有棉布这个东西。不过,宽儿要是能够把棉布卖到海外去,倒是解决了河东道继续扩大棉花种植的棉布消耗问题了。”
河东道大片大片的草原,李宽都准备把它改造成棉田。
这就意味着到时候大唐的棉花产量还会继续上升。
如果不扩大市场,那么到时候大家肯定会拼价格战,搞得谁也挣不到钱。
李世民自然也是懂得这个道理的。
“听说大食人在西洋几乎垄断了所有的麻布生意,甚至连南洋一些地方都有大食人的麻布商人出没;这一次我们大唐的棉布如果能够直接打败那些麻布商家,那么对于我们扩大南洋的影响力来说,是很有好处的。”
所谓的影响力,有的时候就是我说的话,我的东西,能够给你带来多大的影响。
就像是后世的北欧国家,虽然非常富裕,但是影响力非常有限。
但是一些贫穷的国家,凭借着拥有其他特殊武器,在国际上却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如今我们大唐的海商数量不少,每年给朝廷贡献了不少赋税,百骑司也可以考虑往海外安排一些探子,及时把握情况。与此同时,水师也到了扩大规模的时候,这可是保证我们海贸赋税收入的强有力武器。”
做了越久的帝王,就越能感受到充裕的财政收入带来的好处。
这也是李世民默许李宽不断提升商人和匠人在大唐的社会地位的重要原因。
“陛下请放心,百骑司已经在蒲罗中设立了一个据点,每个月都有定期的消息送回来;下一步,我们打算继续往西建立新的据点,把天竺和大食的情况也给搞清楚。”
李忠做事,一向很是靠谱。
要不然也不可能在李世民身边担任这么久的百骑司统领。
“上次看《大唐日报》,上面有一个版面是专门介绍海外人文风光,说那天竺居然也有几千万人,这可不是一个小国。最夸张的是,报纸上居然还说那里家家户户都喜欢储存黄金,每座庙宇里头都有镀金佛像。百骑司一定要多安排人手去天竺那边,搞清楚情况,被到时候被报社的一帮写手给比下去了。”
李世民对于李忠还是比较满意的,但是百骑司在海外的发展比较慢,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正常的中原王朝,帝王对海外的事情都不关心,觉得自己是天朝上国,只要管好自己面前的这摊事情就够了。
但是李世民不一样,受到李宽的影响,以及海贸带来的巨大利益,他对海外的事情还是非常感兴趣的。
在他的御桌上面,一个特制的地球仪就放在桌面,李世民几乎每天都要研究一番。
“这一次楚王殿下安排人手往海外贩卖棉布,准备将棉布作为我们大唐新的一个出口利器,属下倒是觉得这是百骑司发展海外势力的大好机会。只要专门成立一个贸易队伍,里面九成的人员都是正常的商人和伙计,但是夹杂一成我们百骑司的人员。以棉布低廉的价格、优异的品质,不用几年,一定能够彻底占领海外市场,到时候我们百骑司的力量,自然而然的就发展到世界各地去了。”
李忠的这个提议,让李世民眼前一亮。
虽然李世民也知道李宽让市舶都督府定下了一条规矩,所有出海的棉布都需要市舶司的同意。
但是百骑司要做事,还有人会去拦吗?
这既可以解决百骑司的经费问题,又能解决情报收集问题。
李世民觉得大有可为。
“李忠,百骑司不仅可以通过在海外发展贸易来收集情报,还可以跟西北贸易一样,组建其他的贸易队伍,甚至是跟那个顺风镖局一样,成立一家新的镖局,专门给各个商家保驾护航,可以很方便的收集边疆各处的情报。”
李世民不知道,自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导致了大唐出现了一个非常特别的商业组织。
说他们是国有企业吧,户部管不了他们。
说他们是皇家企业吧,名义上又没有什么关联。
但是偏偏人家能够在大唐各地通行无阻,成为大唐有数的几个商业组织。
“属下立马就去安排!”
这明显是扩大百骑司影响力的事情,李忠自然兴高采烈的去执行了。
……
“郎君,那王富贵的态度非常坚决,就是市场价的九折,多一文钱他都不收购;我也确认了,他收购其他家的棉布,确实也是按照这个价格收购的。”
王峰一脸苦涩的站在王杰面前,心中充满了悔恨。
这要是自家的棉花没有那么快的加工成棉布,损失也不会那么大啊。
偏偏自己为了抢占市场,早早的就做了各项安排。
结果却是把自己给搞到坑里去了。
“市价的九折!这市价完全就是他们说了算,九折出售的话,不要说挣钱,我们连棉花种植的利润都被吃掉了。”
王杰脸色非常难看,可是又没有什么办法。
“我看那王富贵定下这么一个收购价格,其实就算准了我们的加工成本,知道按照这个价格来收购,大家基本上都处于盈亏平衡点附近,不至于对楚王府生出太大的恨意。再加上他们又故作大方的把新式的纺织设备售卖给大家,让人哪怕是心中有不满,也说不出口。”
王峰说这话的时候,心中的那个痛就别提了。
整个长安城的棉布铺子,如今都在看太原王氏的笑话。
有这么一个标志性的铺子矗立在那里,大家接受起棉布成品的损失,心中就好受多了。
凡是就怕比较啊。
如果周围的人都吃不饱肚子,那么你每天能有几碗白饭吃,就会觉得很幸福。
但是如果大家都顿顿龙虾鱼翅,那么你每天吃着红烧肉,也觉得索然无味。
“这李宽,实在是太不讲规矩了,哪里有这么掀桌子的?他跟我们一样的价格售卖棉布不好吗?凭借着他们的优异质量,也能卖的比大家都要好啊。现在偏偏搞出这么低的价格,哪怕是他们还能挣钱,也挣不到多少钱啊。”
王杰这个时候,对李宽可谓是痛恨无比。
但是,偏偏他还不敢在外人面前说什么,生怕到时候楚王府不收购他们王记棉布的成品,甚至进一步的搞起价格战,那他王杰的小心脏,那是真的受不了了。
“那个王富贵已经放出话来了,他建议大部分的棉花种植户,就乖乖的种植棉花,至于纺纱的作坊,就专业的做纺纱,制作棉布的作坊一样,大家不要从棉布种植到棉布纺织,什么都搞,那样效率其实一点都不高。分工合作,这样大家才能真正挣到钱。”
“哼!那王富贵让我们不要啥都搞,但是他们楚王府呢?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我太原王氏,偏偏就要从头搞到尾,一定要做出不属于楚王府棉布的产品出来。”
王杰对于自己家族的底蕴,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这一次,只是一时不察,马失前蹄了。
只要太原王氏愿意安排家中匠人不断改善纺织工艺,他有信心将成本压缩到楚王府的水平。
毕竟,太原王氏的匠人,可没有楚王府的待遇那么好。
“郎君,楚王府做事一向霸道,但是这一次,我们不同意也不行。这些棉布,在大唐是很难卖出去了。特别是有了《大唐日报》等发行全国的报纸之后,长安城发生的事情,短短几天就会传到各个州府,我们哪怕是紧急把货物运输到其他州县贩卖,也是来不及了。”
王峰倒是有几分眼光,知道这个时候该做什么决定。
当断不了,必受其乱啊。
老婆,吃完要负责 笔下生花
“卖就卖吧!卖完之后,你就去大唐皇家钱庄借款十万贯,我要用他们钱庄的钱,去继续扩大我们的棉花种植面积。等到明年的时候,看看他们楚王府还能不能那么嚣张!”
王杰虽然很不爽,但还是决定挥泪大甩卖。
观狮山书院机械作坊研究成功了更加先进的纺织机,这个消息被有意无意的散步了出去。
腹黑宝宝养成计划 颜北烟
王杰生怕楚王府的棉布铺子再降价,到时候自己就真的亏钱了。
……
蓬莱殿中,李治小心翼翼的给长孙皇后喂着参汤。
作为一个在朝中没有什么存在感的李治,这几年来除了给大家留下孝顺的印象之外,并没有其他什么印象。
但是,在观狮山书院等学员们眼中,李治却是一位博学多才的亲王。
他不仅算学水平非常高超,琴棋书画也都样样精通,甚至是格物学知识和医学知识,也比一般的学员要掌握的多一些。
可以说,李治在长安城各个书院的学员那边,口碑非常好。
“阿娘,喝完这碗参汤,您再吃一口抹茶米糕,这是二哥府上最新研制出来的小点心,面包新语都还没有开始售卖呢。”
李治在长孙皇后这里的时候,一般不会跟她说什么沉重的话题。
无非就是聊一聊吃吃喝喝,说一说外面的趣事而已。
“咳咳!”长孙皇后刚喝下一口参汤,就一个咳嗽全部给吐出来了,“雉奴,阿娘喝不下了。现在是不管什么东西,我看到都没有什么胃口,反倒是你,一只比较瘦弱,你要多吃一点。你阿耶忙于国事,也没有什么空管教你,阿娘估计也撑不了多久了,以后的时光,你要学会照顾好自己。”
长孙皇后倒是看得很开。
早在六七年前,她就已经体验过一次生死交叉。
不过,几个儿子却是一直让她放不下。
李承乾就不用说了,隔三差五被大臣弹劾,李世民这个做父亲的心中都已经非常的不满。
如果不是长孙皇后一直劝说和开导,估计李世民已经忍不住要另立太子了。
至于李泰,长孙皇后操心的是他跟李承乾的储君之争,这让她感受到了玄武门之变前的气氛。
长孙皇后是绝对不希望大唐皇室再演出一段玄武门的故事出来。
“阿娘,您就安心养病吧,现在观狮山书院医学院的各个郎中都非常厉害,不仅孙神医一直在那坐镇,林郎中等人也都是医术高超之人,甚至是太医院的巢医正,也都身手不凡,您肯定会没事的。”
不管心中信不信,李治都只能说一些安慰的话。
“雉奴,你太心善了。身在皇家,心太善是会吃亏的!不过有一点你做的对,你跟宽儿走的近,有他庇护你,倒也不至于有什么大风浪。不过,你舅舅那边,还是要多走动,阿娘也跟他提过了,让他多照顾照顾你。”
长孙皇后这个样子,很显然是在提前安排后事了。
斗天 杨录
在她看来,李治这个小儿子,就是一个什么事情都不懂的小孩子,需要得到保护。
至于李治是不是真的像她看到的什么事情都不懂,大概就只有李治自己知道。
嗯,可能还得加上李宽。
毕竟,历史上,李治能够当上皇帝,并且顺利的在皇位上待了三十多年,还让大唐的国土面积走上巅峰,必定是有他的过人之处的。
当然,受到各种神剧的影响,后世很多人对李治的印象都不好。
觉得这是一个昏庸、无能的皇帝。
但是,想象一下,他到底是怎么当上太子的,真的是自己什么努力都没有做过吗?
即使真的什么努力都没有,就被馅饼砸中了,那么作为一个朝中没有什么亲信势力的帝王,是怎么从掌控朝中大权的长孙无忌手中夺回大权的呢?
李治,比大家想象的要聪明很多。
皇家,就没有几个是真正的傻瓜。
“阿娘您放心,我隔三差五都会去舅舅府上走一走,聆听一下舅舅的教诲。”
别看长孙家老是在李宽手中吃亏,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长孙家在大唐的影响力在下降。
恰恰相反,这几年,长孙无忌在朝中的势力其实是一直在增长的,好多官员都是长孙无忌的亲信。
李承乾跟李泰的争储之中,为何显得越来越急躁,就是因为长孙无忌如今已经不再明显的支持他了。
反倒是李泰经常主动的给自己这位大权在握的舅舅送礼,想要得到支持。
不过,长孙无忌觉得李泰有点难以掌控,倒也没有露出非常明显的支持李泰的意思出来。
反正两个人都是长孙无忌的外甥,不管谁当上皇帝,都不会亏待长孙家。
迷案追蹤 她和她的貓
“那就好!你要……”
兵锋之王 涛老板
长孙皇后的话刚说了一半,又被一阵“咳嗽”声给打断了。
只见她面色苍白,身形消瘦,已经没有那种风华绝代的样子了。
“阿娘,您躺下休息一下吧,我就在旁边陪着您。”
李治看到长孙皇后这个样子,心中也是一疼。
说李治孝顺,他确实是真的孝顺。
李世民夫妇对他的疼爱,也是真心的,要不然也不会一直到现在还留他待在大明宫中。
要知道,不管是李承乾还是李泰,都没有这个待遇。
也就是一样受宠的兕子,能够一直陪伴在李世民和长孙皇后身边。
就这样,李治每天都待在蓬莱殿,期间李世民等人也都是每天都会过来探望长孙皇后,大家将李治的仁孝之举,自然也都看在眼中。
而当长安城第一场大雪伴随着夜幕缓缓的到来之时,长孙皇后终究是到了油尽灯枯之时。
当她的贴身宫女跟往常一样,端着热水准备给刚刚睡醒的长孙皇后洗漱的时候,却是发现床上久久没有一丝动静。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
伴随着宫女充满惊恐的呼喊声,一代皇后长孙氏,安详的离开了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