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明末黑太子 ptt-第916章:實錘辮子讀書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明末黑太子
连文臣都知道棉甲单层铁片可防刀,双层铁片可防箭,三层几乎是刀枪不入,因为明清两边之前都装备了大量这种战衣作为主要防具。
不过某太子相信,就算内衬四层铁片,也会被钉锤给实锤到骨折为止!
钉锤就是干这事用的,用一句话形容就是——大力出奇迹!
这种武器的顶端就是一个类似狼牙棒状的大号铁疙瘩,上面布满了凸起的棱角。
用力往敌人身上一拍,对方瞬间就爽歪歪了……
某太子观察过汉斯?布鲁克的身材,上肢极为发达,估计卧推得三百起步!
至于实战能力如何,那就可以拉出来溜溜了,用巴牙喇来测量其战斗力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只是瞧这情况,貌似没法开盘了。
某太子要是开盘的话,场面真是会一边倒押德意志大壮获胜的。
身大力不亏!
这个标准在东西方世界都适用,今番可以瞧瞧敏捷型英雄PK力量型英雄的结果如何。
用三百银币就能看1V1决斗表演,还是比较划算的!
“当~!”
等双方准备就绪,随着一声锣响,死亡竞技比赛正式开始,旁边还有座钟计时。
布鲁克与对手相聚两步远,在慢慢地踱步转圈,都没有一开始就扑上去。
野兽在捕猎时都先要观察猎物的大致情况,挑选最为合适的时机再动手。
干掉这只汉斯的难度有多大?
某太子相信不会亚于骑马硬冲火枪阵!
容易的话,就不会轻易放你这厮了!
玩的就是心跳,赌的就是运气!
有命就能活,返回辽东。
贴身鬼语 开心很忙
没命就凉凉,死不足惜!
等观察地差不多了,巴牙喇先用腰刀试探地虚砍了两下。
但都被布鲁克用小盾给接下了,完全无法对其造成任何伤害。
布鲁克也知道对方应该是个经验丰富的战士,不会轻易使出全力。
他也就可以将计就计,以守代攻,择时反击,采取后发制人的战术。
布鲁克拥有臂展与力量方面的绝对优势,而对方的优势则在灵活性上。
双方实战经验都很丰富,高手过招,就看谁先犯错误,谁的错误更加致命。
二人不同的是,巴牙喇由于身着棉甲,全身防护,没必要额外持盾。
而西方雇佣兵多半都会披锁字甲的同时,额外持盾,做到对要害部位的双重保护。
这就让布鲁克练就了左右手力量与灵活性都比较均衡,且都能应用武器的特点。
等对方试探完了,布鲁克便也照搬过来,先用钉锤直砸脑门。
待双方兵器磕碰,再用小盾向对方的躯干侧面猛撞过去。
一把武器或防具的劣势在此时便体现出来了,这名巴牙喇来不及抵挡,只能被盾撞得后退数步,来了个趔趄,方才刹住。
在战场上,任何工具都能杀人,就看你会不会用了。
不等对方缓过来,布鲁克意识到时机成熟,便突然窜上去,使出十成力气,瞄准目标,从侧上方,用钉锤横着一扫。
巴牙喇听到呼啸之声,顿觉不妙,却只能竭力接下。
武器接触的一刹那,便感到虎口剧痛,手臂发麻,几乎要将腰刀撒手。
这等骇人的力气即便是鳌拜、陈泰、巴山来了,恐怕也难以招架。
恃强凌弱???
开玩笑!
你们屠杀手无寸铁的百姓时,想过己方是在恃强凌弱么?
某太子已经看出双方不是一个级别的选手,但花钱要看的就是这种完虐的场景!
开挂?
老子就是VIP嗑金玩家!
IP——不开挂不爽斯基!
除了上岸之后赶路比较辛苦之外,到了京城这些天,布鲁克几乎都在养膘。
好吃好喝谈不上,但肉食是不缺的,眼下体能极为充沛,便于连续发力。
这巴牙喇就不同了,关在牢房里能果腹就不错了,适才那顿算是近期吃过最好的了。
不等他还手反击,布鲁克便用盾牌怼上来了,这玩意不如钉锤好使,却能打乱对方的节奏。
“啊~!”
巴牙喇又挨了一怼,刚好怼到自己的肋骨上,倒是完全不致命,但却能感觉到疼痛,张嘴叫唤了一声,旋即开始咬牙硬撑。
因为布鲁克的钉锤又砸过来了,一下接一下,也不用甚子招式,就是最简单的直接拍脑袋!
单挑就无须担心背后偷袭,布鲁克可以对当面之敌使出全力。
在意识到对方的力量远不及自己之后,布鲁克便决定就用力量取胜。
技巧?
那是在力量不足以战胜敌人的情况下才会考虑的问题,眼下并不存在这种问题。
连砸十次之后,这名巴牙喇觉得持刀的手酸痛无比,虎口都已经开裂了。
若不是双手持刀,恐怕武器都要被对方给震得脱手了。
他有心跳出圈外,保持与这恶鬼的距离,可实在是有心无力。
自己都搪不开对方的武器,还如何脱离战斗?
终于,又挨了几钉锤之后,巴牙喇被盾牌怼出去两步开外。
滚了三圈才停下,体力消耗极快的巴牙喇凭借意志,这才吃力地站起来。
他自打跟随皇上出战以来,便从未见过如此凶悍之敌。
这一个恶鬼足以顶上十个,甚至二十个狗蛮子!
自己一个人对付三五个狗蛮子都不会害怕,但要收拾眼前这只恶鬼,可是太过艰难了。
好在用余光扫到了不远处的武器架子,急忙窜过去抓到一把盾牌拿在手里,这才算是稍感安慰。
布鲁克对此不以为然,只要猎物不骑马,不用弓弩等武器,那就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
持盾又如何?
以为自己没办法击败持盾的敌人?
想罢,布鲁克大步流星向猎物走了过去,还是照旧用钉锤发动进攻。
这名巴牙喇本能地用盾牌抵挡,只是没想到对方忽然松手,徒手抓住了自己的盾牌上沿。
巴牙喇见状,还想用腰刀去砍掉这这恶鬼的大手。
布鲁克用盾牌将对方的武器给死死顶住,然后对着猎物的腹部便是一脚。
腹部吃痛后,巴牙喇的身子向后倒去,盾牌被对方抓住,在惯性之下便直接脱手。
布鲁克一抖手腕,便抓起了钉锤,因为每把钉锤尾端都有个绳套,用来防止脱手掉落。
明国太子的武器从外观成色来判断,应该是新制造的,但仍旧保留了这个特征。
想必是郑芝龙或者术士们的建议,具体是谁,布鲁克就没心思去细想了。
扔下自己的小盾,拾起对方的盾牌,一甩手便扔了过去。
要不是武器架子上没有战斧,他都可以直接用战斧击杀了这个矮小的敌人。
自己的盾牌居然向自己飞过来了!
可巴牙喇根本不敢伸手去接,一旦被挫伤,那就等于废了一只手臂。
急忙用腰刀去砍,结果不偏不倚,刀刃嵌入盾牌里,拔不出来了。
面对快速靠近的敌人,此时有心喊暂停,可对方也听不懂啊!
在钉锤即将落下来的一刹那,总算是拔出了腰刀,再次抵挡住了。
然而手臂随着兵器磕碰,愈发的酸痛,几乎快使不出力气了。
布鲁克收手之后,再次发力,这次钉锤被挡住的距离几乎与对方的头盔贴上了。
这说明猎物已经没多少力气用来抵抗自己的进攻了,看起来是时候结束战斗了。
布鲁克便使出了钉锤三连击,一连向对方的脑袋捶打了三次。
第一次与上次一样,第二次打到了头盔边缘,第三次直接将对方的刀给磕飞。
这巴牙喇意识到自己的武器脱手了,急忙转身想去捡起来。
布鲁克并没有给猎物这个机会,一锤子便敲在对方的腮部。
一嘴的鲜血喷出,连带有两颗牙被砸落在地上。
遭到了脑震荡之后,这名巴牙喇有些神志不清。
脑子混沌一片,处于恍惚的状态。
在布鲁克的脑子里,没有胜之不武的概念,而且明国太子之前已经说好,杀了才能拿钱。
瞄准猎物的脑袋,又是一锤子,这下猎物躺倒在地,只剩下身体还在本能地抽搐着。
布鲁克不担心对方使诈,这种情况下,换成自己,都不可能发动反击了。
将猎物的身子翻过来,对方的眼睛貌似变得失神,说明大致已经丧失战斗力了。
布鲁克也不打算将对方的脑袋给砸烂,在太子面前如此动武便显得有些过于残暴了。
用钉锤猛地敲向对方心脏的部位,猎物一动不动,这下就可以手工了。
“好!有本事!战斗就应该如此,简单、直接、高效!”
某太子象征性的拍了两下巴掌,算是表扬与鼓励。
“……”
文臣武将一瞧,不禁愕然,这也叫巴牙喇?
不是号称虏酋皇太鸡麾下最厉害的士兵么?
这才几个回合?
怎么看上去好像连招架之功都没有,就被这红夷给锤死了?
难不成这厮真是太子爷适才言及之高手不成?
“现在资格反转,让剩下的两个俘虏去挑对手!”
“是!”
其余的两只辫子选中的范·德·威廉斯与维克托·加齐,此举让那个哈肯·迈尔大为不解,提出异议。
“不要着急,我的上尉,开春之后,敌人多的是,有至少二十万,就怕你杀不过来。而且,这两个敌人没选你,说明他们认为自己战胜你的两个同伴的把握性更大一些,这算是对你实力的间接肯定,不是么?”
“好吧,殿下,但愿如此!”
明国太子都这么说了,也算是对自己的褒奖了,迈尔上尉只能息事宁人了。
但在另外两名上尉听来,这话的意思就等于是在对自身实力的否定了。
嘴上虽然不说什么,但心里是不好受的,而且要展示一下战斗力才行了。
威廉斯与加齐自认为布鲁克的实力高出一筹,无可厚非,但自己的战斗力绝不逊于迈尔那家伙。
对付矮自己一头的敌人,要是不能取胜,而且是速胜,那就太没面子了,往后不容易从明帝国太子这里赚大钱了。
“还是一个敌人三百银币,杀了就能拿!”
“好的,殿下!”
有钱就有动力,两袋子银币放在那,就无须赘言了。
这次不是一个对一个,直接来个2V2,双方都可以并肩作战。
两只辫子明显吸取了前面已经先走一步的那位同行的教训,各挑了一把腰刀的同时,还拿上了盾牌防身,寄希望于能够与这两个强壮的恶鬼周旋一番。
只不过他们大大低估了对方赚钱的决心,杀一个敌人就能赚三百银币。
要知道勃尔格那家伙在热兰遮城堡被围攻之时,最多出到二百银币而已。
比起以寡敌众的自杀式进攻,这种二打二的狩猎游戏,对威廉斯与加齐来说实在是太轻松了。
两个敌人虽然应该也具有不少战斗经验,但他俩也不是白给的,更何况占据身高、体重、力量上的优势。
不用担心背后偷袭,也不用防范远程武器,就是硬碰硬的正面较量,还有比这更容易赚钱的路子么?
唯一的困难是两个敌人比较顽固,并不想要主动去死,还妄图负隅顽抗,导致战斗持续了长达……五分钟!
没错!
看似双方兵力相当,武器雷同,但战斗力是一边倒的,两名上尉几乎在全程追打对手!
冷兵器对战,在不掌握高端技巧,也就是兵器套路的情况下,那就是凭借力量与经验在过招。
力量上扛不住便连半点作假的机会都没有,露出一个破绽就能致命。
见到布鲁克使用钉锤大获全胜,威廉斯与加齐便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这款钝击武器。
配合上其不容小觑的臂力,破坏力是相当惊人的,连辫子手持的盾牌都被钉锤直接砸烂了。
最后,砸烂的还有两只辫子的骨头!
血腥的场景只存在于面部,身体其他部位看似还是比较齐整的,没出现“零部件”掉落的情况。
这下次辅吴甡、礼部尚书冯铨、兵部尚书王家彦等人算是明白太子不远万里,都要雇佣欧陆雇佣兵的原因所在了。
看似强悍无比的东虏披甲兵,全然不是这些强壮红夷的对手啊!
眼前这三个就够厉害的,若是镇海伯郑芝龙带来的三百多红夷皆为如此凶悍,岂不是……
“好!进朝!”
“是!”
杨进朝又将两个沉甸甸的钱袋子送了过去,同时遣人将尸体抬出去当花肥。
“多谢殿下!”
这么容易就赚到了三百枚银币,威廉斯与加齐真是开心的要命。
“迈尔上尉既然来了,本宫也不会让你空手回去,赏五十枚银币,算是为本宫效忠的奖励。除此之外,每名中尉赏三十枚银币,每名士兵赏十枚银币。”
“多谢殿下!”
“本宫会遣人为你们所有人量身定做盔甲,比你们带来的防御能力更好。进朝,拿一件给其瞧瞧!”
“是!”
四位欧洲来客头一次见过如此厚重的盔甲,刚一摸就知道此物相当的坚固,或许连弓弩都无法贯穿。
“布鲁克,本宫听说你狠厉害,刚才也看到了你的表现,有鉴于此,本宫任命你为上尉连长,本宫会为你部配备至少一百名德意志雇佣兵。如果你的连队能在随后的战斗中能够杀敌达到三百人,本宫便晋升你为少校营长,指挥三四百人的步兵营作战。除战场杀敌奖励之外,每月还有工资可领,普通士兵每月三枚银币和九十斤大米,中尉排长为十五枚银币和九十斤大米,上尉连长为三十枚银币和九十斤大米,果菜另行计算。”
平均下来,一天三斤大米,就算是布鲁克这样的壮汉,应该也够吃了,不够还可以再加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