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xv75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劍骨 ptt-第三百六十一章 再臨分享-xrwja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
甲子城头。
这座三圣山齐力铸造的古城,乃是整座东境防线的核心要塞。
大战落幕,穹宇阴云散开,血腥与铁锈味漂浮在甲子城方圆十里范围之内。
那座巍峨高耸的城门,仍然被一圈银白鳞片包裹,这是古城最坚固的防守阵纹,几乎可以抵御住涅槃境下的所有攻击。
即便是极限星君,想要攻破甲子城阵纹,也要大费周折。
所以……最后韩约三尊法身一同爆炸,也只是炸碎了守城阵纹的最外层。
当然。
如果没有宁奕的空之卷挪移爆炸余波,这座甲子城的城头,很有可能已经被那场爆炸摧垮。
三圣山的年轻剑修,在退散的雾潮战场,收集战利品。
刚刚那场大胜,斩杀了诸多鬼修,琉璃山地界的那些鬼修,各个都身怀宝物,这些刀剑法器,即便融了重新炼化,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还有些实力强悍的鬼修,在先前东境战争中,掠杀了三圣山阵营的同袍,并且将他们法器据为己有……一时之间,漫天剑光,四散飞掠。
三圣山阵营对于战利品收割分配的管理制度倒是严格,分为数十只小队,按照区域搜刮,统一上交,再由圣山高层统一分配下去……想要打赢这场“漫长战争”,物资损耗必不可少,这种方法,可以最大程度的提升圣山战力,以及战时效率。
三圣山命星境以上的大修行者,有资格坐上战争指挥层席位的英杰,都是参与过灰界战斗,将军府出征的人物。
修行是修行。
战争是战争。
修行者实力强大,所以他们的战争,秩序要求,比凡人更加严格。
“这里,有一处阵纹破碎。”
洪荒之我為人祖
一袭莲衣在风中猎猎作响,宋净莲悬浮于空中,瞳孔变为一片青灿之色,他面对整座甲子城悬空而立,将古城的御守阵纹纳入眼底。
空中,三十六柄飞剑,化为一道道流光,围绕着古城旋转。
这三十六柄飞剑上所站立的,乃是三圣山阵营中相当稀缺的人才……兵修当道,炼体者横行,这个时代修行阵纹的人越来越少,但大型战事之中,阵纹师却是必不可少的一环。
真正的大阵,往往都不是一人能够布置完成。
这座甲子城阵纹破损,修葺弥补,可是一个不小的工程。
千万不要小看了大型城池的御守阵纹。
如果不是韩约亲临,并且引爆法身……那么甲子城单单凭借守城大阵,便可与四位灾劫迂回涡旋,进可攻,退可守。
“还有这里……地乙六号,你来修补这处缺漏。”
宋净莲纵观甲子城阵纹全局,并且指挥着三十六位阵纹师,修补漏洞。
朱砂丫头忙完了自己手头的一部分战场收割任务,踩着一片刀罡掠上高空,与宋净莲并肩而立。
她来得悄无声息,未发一言,安安静静站在宋净莲身子侧后方。
修补阵纹,是个技术活儿。
宋净莲一时之间,所有心力全都聚焦在阵纹漏洞之上,忽略了身后的细微动静……韩约的这场法身爆炸,看似突兀偶然。
但他观察甲子城,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这场爆炸所造成的伤害并不失序,反而极其密切,完全撕碎了甲子城最坚固的阵纹核心,核心破碎之后,所有的阵纹都失去了“筋”。
就像是一张支离破碎的蛛网。
这种观感,给宋净莲的感觉,就像是……在看一个人留下的书法作品,一笔点墨落下,紧接着便是一大片文章。
只是甲子城大胜之后,韩约的首墨倒是点出了,后续的文章,杳无音讯。
“这是蓄意的。”
朱砂悬在夫君身旁,她也看出了阵纹破碎的“规律迹象”,忽然开口。
宋净莲这才意识到,朱砂不知何时,竟已来到自己身旁了。
他连忙卸下肩头莲衣,给红甲姑娘披上,柔声开口,“这里冷……别冻着。”
穿越樱花之恋
朱砂笑着摇了摇头,但没有拒绝夫君为自己披上莲衣的动作,她继续凝视着甲子城的破碎阵纹,喃喃道:“韩约法身的那场爆炸,直接摧毁了这些鳞片阵纹的彼此联系,想要修补这座古城阵纹,便要将断裂的筋络重新连接起来……这是一个耗时耗力的苦活儿,哪怕我们有三十六位阵纹师,想修补脉络,也需要接近一周的时间。”
“能够一击摧毁城头阵纹……说明他早就摸清楚甲子城大阵的缺点。”朱砂蹙起眉头,声音微微变得尖细,讶异,“等一等……之前爆发的三十九场战斗,鬼修从未像今日这般,毫无预兆,直接在甲子城二十里范围内发动猛攻?”
宋净莲神情一滞。
是的。
因为这场大胜,几乎所有人都忘记了鬼修的异常。
这场攻守战的爆发,实在太过突兀,仿佛是一夜之间三圣山感知鬼修的法器都失了灵……东境大军压境踏入二十里范围,才被捕捉感应到气息。
在这一刻,宋净莲忽然意识到了这场战争背后的重要讯息——
在过往时间里,所爆发的大大小小,三十九场甲子城攻守战。
妻子的报复
坐镇琉璃山头的那位主人,始终未曾出阵,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在乎。
相反。
韩约始终凝视着这座巨大要塞……他在等待。
等待一个“一击必杀”的机会。
在四位灾劫出面,韩约法身降临的那一刻,包括宋净莲在内的所有圣山大修行者,都以为甲子城破,便在今日。
可是宁奕出现了,扭转了局势。
三尊法身破碎,数万大军溃败,整条东境战线连绵千里,三圣山阵营选择将核心高层战力放在甲子城的同时,还在这条战线上的其他城池,部署了其他几位强大星君。
此战未破甲子城……东境已是气运凋零之局。
这意味着,今夜之后,甲子城外,其他战线,将全部占优。
但如果。
仅仅是一个如果而已……
如果,韩约选择孤注一掷呢?
如果这个疯子,早就决定放弃其他的战线,集结力量,在败退之后,第二次重返甲子城。
这意味着,琉璃山对于整条东境战线的掌控,将全面失守。
但韩约可以获得甲子城的“大胜”。
宋净莲和朱砂对视一眼,看出了彼此心中所想。
也正是在这一刻,远方天际,如擂鼓一般,响起了骤烈的轰鸣,一道雷光荡漾开来,是一位圣山剑修引召雷霆的动静。
这道雷霆,瞬间便被摧枯拉朽地狂风卷去——
那位驭剑而行的圣山剑修,也同样在这一瞬间,被狂风卷入。
天地变色。
飓风从地平线那端席卷而来,如天塌,如海啸,淹没吞噬一切,重归清明的苍穹,几乎呈现崩塌之势,截截倾倒。
凡血神話 玄幻的小魚
那些收割战场的三圣山剑修小队,此刻一位位抬起头来,神情惘然。
负责监察甲子城的情报,极其密集地响起。
与先前忽然迎战的景象,无比相似。
“东北二十里,正阳镜照出鬼修气息。”
“东南十五里,鬼修出没,数量约为八千。”
“正东十里,大量不明阴煞之气来袭,请所有剑修迅速撤离战场,请所有剑修迅速撤离战场!”
甲子城遇敌的这一幕,重演了。
只不过不一样的,是之前拒守城池的剑修,因为大胜缘故,全都暴露在城池阵纹之外。
而且……甲子城的阵纹,已经被攻破了。
滚滚阴云。
席卷天地。
甲子城前,几道长虹拔地而起,姜玉虚,三圣山山主,掠至空中,逆着狂风,望向远方。
多如蝗虫牛毛一般的鬼修,比先前的那股烈潮更加疯狂,那场席地盘卷掠来的飓风,其内隐约掺杂着老人的悲号,婴童的泣鸣,无数生灵的惨叫。
重生之重蹈覆轍 夜雨彼岸
来得太突然了。
毫无预兆。
那些来不及撤离的,被卷入飓风之中的年轻剑修,瞬间便呜呼毙命。
磅礴风云,悬在甲子城前五里左右距离,缓缓停住,扩散开来。
列阵。
布兵。
推行。
令人窒息的阴云之中,一副巨大面孔若隐若现。
这种压迫感……已经远远不是星君境所能带来的了。
賤宗 龍騎
“这是……韩约的哪具法身?”
龟趺山主李玉道,死死盯着远方,声音沙哑。
姜玉虚面色苍白。
大真人目力最好,望穿了人间炼狱的罪孽云层,他看到了一个气度极其除尘的书生,坐在摇曳的云雾深处,面容悬挂一缕云气,缥缈之间,看不清楚真容,只见其人坐落云端,超凡入圣。
遨游洪荒 红茶加牛奶
心灵故事 詹姆斯·道森
这位书生举手投足之间,已无半点阴祟污秽之气。
坦坦荡荡,光明磊落。
哪里是低贱鬼修?
分明是超世神仙。
他坐在云雾之上,俯瞰人间,犹如神灵,背后六盏光火,化为灯芯,摇曳闪烁,犹如佛陀光屏,映照地衣衫通透,一片圣洁。
“锵”的一声。
有人默默拔出了腰侧长刀。
宋净莲盯着远方云端的书生,沉声道:“姜真人,您修行最高,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有人可以在星君境杀涅槃吗?”
姜玉虚很是果断地摇头。
即便是当年的长陵守山人,也只能做到在星君境界,与涅槃抗衡。
真正要打,还是会落入下风。
韓娛之荊棘玫瑰gd 離女
更旷论杀涅槃。
宋净莲额头渗出冷汗,他感应到了云层之上,那俯瞰人间的目光,似乎锁定了自己和朱砂。
韩约的琉璃盏,还缺第六道天门未开……
强者之间,有些念头,无需开口,便可以互相知晓。
他攥拢双刀,掌心渗出一片汗水。
宋净莲盯着云上书生,声音沙哑,逼问道:“你敢打这个主意,就不怕我爹娘出手,直接灭了东境琉璃山?”
云上的书生微微一笑。
六道轮回之术,只缺其一,便可圆满。
大道若成,放眼两座天下,他有何可惧?
书生开口,朗朗雷音,响彻城头。
“甲子城碎,本座……自会在琉璃山静等宋雀夫妇!”
……
……
(正在熬夜改稿,答应大家的加更不会食言。所以今晚还有一章,只不过会稍微晚些,等不及的兄弟们可以先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