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線上看-243、皇城書院外相伴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韩尚悦点点头,看向车窗外。
车窗外,一辆马车匆匆而过。架着马车的少年肆意张扬,似乎很是得意。
“唐大掌柜,怪不得韩师兄让你来坐镇,你是我见到韩师兄之外,算计最准的一个。”
架着马车飞驰的宁绍坤高声说道。
自家师兄能得人皇召见,飞黄腾达就在眼前。
凭韩师兄的性子,绝对会提携自己。
说不定,自己比老爹还能先一步在中州皇城站稳,将宁家的荣光重现。
越是如此想,他越是兴奋起来。
“好了,皇城纵马,你想车裂不成?”
唐迟低喝一声,然后道:“公子携大势来皇城,必有其志,我们做好自己的事情,不让他分心就是。”
同是从昌宁来,早见识过韩啸的手段。
但韩啸来皇城,人皇立即召见,这是唐迟想过,却不敢相信的事情。
难道自家公子,真的能自此一飞冲天吗?
……
龙骑战机
离开皇城,没有了来时的车马相送,韩啸只能大步前行。
从九层高台一路穿行,大道上所遇之人都是目光闪烁的看向他。
满城朱紫,一袭白衣。
“此子就是陛下召见之人。”
重生当家小农女 酷美人
“是那位‘各领风骚数百年’?真是年轻啊。”
“此子刚得陛下召见,要避嫌,不然倒是可以攀谈两句,他的诗文我很喜欢。”
“别说,最近我那小妾每日穿着白衣为我舞白狐,我的老腰啊……”
……
韩啸一路往东,大半个时辰后,已经看到满眼的青砖白瓦。
与他穿着一般的学子也多起来。
一个人的气质来源于其自身的修行与学识,这沿途所见,那些学子果然气度沉稳,很有几分书卷气息。
沿着青石道走,与当初在昌宁书院一样,大道两边是苍松翠柏。
很多都是合抱的大树,其下还立有碑文。
“荆州沈文聪,十三攻诗书,名传一州,二十三岁来皇城书院入学。”
“大楚嘉信三十六年,沈文聪病逝沧州,享年一百八十三岁。”
“家南县熊谨身,四十一岁入皇城书院,后在书院为教习三十载。”
“大楚南明九十二年,熊谨身没于南赵之战,谥号文深公。”
……
这树林,也是墓园。
只要你的菊花 0蓝蓝0
其中故事,可以说每一个都是一部史书。
韩啸缓步其中,犹如与先贤对话,满满都是厚重。
“韩啸!”
还未到宽阔的玉石广场,已经有人高呼韩啸之名。
韩啸抬头看,是当初与他斗诗文的苏博望。
“诸位,这就是一诗动中州的韩啸,韩公子。”
苏博望一声高呼,所有人都看向韩啸。
“韩兄,我是泸州孙子动,行万里来此等韩兄已有半月。”
“在下襄阳何凯,应韩兄皇城书院之约而来。”
“永州士子卢申,来赴韩兄皇城书院之约。”
……
一时间,无数学子向着韩啸出声。
“那就是韩啸?”
“文名是有的,就是太过张扬,不知哪位教习会收此人?”
“不好说,冯代院长不喜欢性格张扬之人,他想入我书院,怕有些难为。”
……
另一边,皇城书院的学子和教习也低声言语起来。
“韩啸谢过诸位。”
见这么多人来,韩啸拱手一礼。
苏博望看着韩啸高声道:“我两个月前来此,过三关,已经成为书院学子。”
“韩啸,当日斗诗我输了,今日且看看,你如何入皇城书院。”
苏博望的话让周围传来一阵羡慕。
皇城书院入学之试堪称登天之难,苏博望能入书院,的确不凡。
韩啸轻笑一声,并不搭话。
以他今日之儒道修为,根本无需与其一般见识。
“韩兄,当初你曾留书,言欲寻读书何为,不知可有能教我等?”
韩啸面前,一位青衣学子拱手问道。
读书何为。
当初韩啸留书,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并言自己要寻读书何为。
这个问题许多人都在问,各有各的看法。
他们这些先到皇城书院之人已经在此商讨许久,没有得到一个能让人信服的答案。
便是那些皇城书院的学子、教习,也争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么多人,都等着韩啸来,想问问他。
当然,也只是问问他。
“读书何为吗?”
韩啸低声自语,然后笑道:“我已知读书何为。”
真知道?
围着他的众学子一愣。
“哼,果然是个妄言之人。”
不远处,有身着教习长袍的白须老者冷哼一声说道。
“自千百年来,多少大贤说不出读书为何,他小小年纪能懂什么?”
“昌言兄说的极是,本觉得此子才智不凡,但若是失了谦卑之心,这求学之路,怕是无着。”
皇城书院中,立在陶浩然身旁的冯天行眉头一皱,低声道:“老师,我觉得他还是需要磨砺一番才是。”
此时的冯天行一副中年文士模样,书卷气极为浓郁。
不过这副面目他不好意思示人,平日出去都是幻化成原本模样。
这让陶浩然很是摇头。
“怎么,你不想听一听他说什么?”
陶浩然笑着问道。
“没有百年治学,百年沉淀,谈什么读书何为?”
冯天行摇头道:“世上读书人千千万万,大多不过是碌碌无为罢了。”
说到这,他轻叹一声道:“弟子也是庸庸碌碌,看不破这读书何为的迷障。”
“圣人言有志不在年高,且听一听他说吧。”
陶浩然一步步往外走去。
韩啸立在皇城书院门外,看着那满庭芬芳,再看看那一眼看不到头的苍松翠柏和面前这些蓬勃学子,心头一时感慨万千。
“我一路行来,见过百姓,会过水妖,亲见贫苦无着,也明白世事艰辛。”
“我等生逢此世,岂能白白走一遭?”
岂能白白走一遭!
这一句话,如闪电一般,将所有人震的耳欲发昏。
“韩兄,请问,何以教我?”
之前站在韩啸面前问话的青袍读书人一躬身,高声问道。
“请韩兄教我!”
更多人向着韩啸躬身。
韩啸转头,见一位身穿月白儒袍的儒生立在书院门庭处,轻轻带笑的看着他。
这就是自己未来的老师,半圣陶浩然。
陶浩然微微点头。
韩啸轻吸一口气,转过身来。
无上战祖 狂鲨
无敌修真系统 燕灵君副号
“我辈读书,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