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穿越八年纔出道 txt-117.我是文豪!這首字,不一般呀……讀書

穿越八年纔出道
小說推薦穿越八年纔出道穿越八年才出道
车子走在路上。
王谦和秦雪荣坐在后排。
姜煜和慕容月在家没出门,两人在家里琴瑟和鸣,练习去了。
徐笑笑开着车,徐文文坐在副驾驶,两个男生坐在王谦和秦雪荣的前面。
其中一个男生主动向王谦自我介绍道:“王教授,您好。我是文学系研究生张博恒,很喜欢您的几首诗作和古词江城子。我有个问题想请教您。”
好家伙!
还没到地方呢。
公开交流课也没开始呢。
在路上就开始对王谦下手了。
王谦靠在椅子上,对着转身看向自己的张博恒微笑道:“可以,你说,我看能不能回答你。你知道,我是表演系毕业,文学只是一个爱好,所以太专业的问题如果回答不上来,还请见谅。”
除了开车的徐笑笑,浙大的徐文文,以及另外一个男生都看向王谦。
华夏文坛,已经有不少年头没有出现过比较惊艳的作品了。
因为,最近这二三十年,整个国家一切都朝着经济发展努力,人们的思想开始出现变化,并且生活的变化也太快,大家都逐渐陷入到了物质的圈子里,所以好作品出现的频率就降低了很多。
而三四十年前,那时候的人们还比较淳朴,思想比较纯真,心思能沉得下来,所以写出深刻经典文学作品概率比现在更大一些。
所以,王谦的几首作品一出,就如在好声音舞台上喊出的那一嗓子一样,将摇滚乐十几年的黑暗打破了。
这几首作品,也将华夏文坛二十年的死气沉沉打破了,如同在一滩似水当中投掷了一颗巨石一样,掀起了巨大的震荡和波浪。
张博恒看着王谦,神色略显严肃地问道:“王教授,您在微博上发表的几首作品,我个人都非常喜欢。我个人比较好奇,王教授,您是表演系毕业的,还在音乐领域颇有建树造诣。那么,您又是怎么做到的,还能同时在文学领域写出如此惊艳,并且如此多的作品呢?”
“错误,断章,绝句,一棵开花的树,江城子,还有师说这篇古文。这些作品,很多名家一辈子能拿出两三个就称得上是文学大家了,您一口气发表这么多,是多久的积累?您学习文学又是如何学习的呢?能否给我们正在学习的学生给一些建议?”
张博恒一口气问了很多。
这些问题,代表了现在文学界大部分人对他的质疑。
虽然……
王谦三十多岁了才出道,在娱乐圈算是绝对的大龄新人了,刘丽华和李青瑶当初都给他判了死刑!
但是,在文学界!
三十多岁就发表如此名作,绝对算是年轻有为!
文学是需要积累的。
需要知识的积累,需要生活阅历的积累,需要灵感和生活感悟的积累!
这是真正需要厚积薄发的一个领域。
你一个三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如何做到如此厚实的积累的?
最主要的是,你还不是学文学的,你是学表演的,还在音乐上造诣颇高,又怎么有时间和精力去研究文学?
徐文文三个浙大的人都盯着王谦,期待着王谦的回答。
开车的徐笑笑也从后视镜上好奇地看了看王谦,她最近不断的练习王谦的三首钢琴曲,已经颇有些着迷的感觉,所以对王谦也越来越佩服和好奇。
秦雪荣紧握着王谦的手,眼神有些不满地瞪了张博恒一眼。
在她看来,这种对王谦的质疑,是没道理的!
只要是王谦的作品就可以了!
怎么写出来的,管你们屁事?
有本事你们就写,没本事就闭嘴。
简单粗暴的想法!
不过,秦雪荣没说话,只是紧握着王谦的手,表示自己对王谦的支持。
王谦略显轻松的笑了笑。
他害怕对方问一些文学专业方面的问题,那他真的不太懂,比如什么写法,表现手法等等的。他能谈谈自己的作品,毕竟前世也看过不少作品赏析解释之类的文章,随便背几段都不是问题。
而问他怎么写出来的?
那简单……
王谦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当初会去学表演系吗?”
张博恒:“因为你想当明星?”
学表演系的,谁不是想去当演员,当明星?
大家都盯着王谦。
王谦摇头,严肃地说道:“不是!我不是冲着当明星去的。所以,我毕业之后没有选择出道。”
张博恒好奇:“那您为什么学习表演呢?”
王谦眼神变得深邃起来,淡淡地说道:“你知道吗?人生中,每个人,都是一个演员!这是我在初中时候感悟到的,每个人活着,就是在做一个演员,演好自己的角色。所以,我去了表演系,我想研究这份职业,我想更深入的了解,我们的生活,和每个人。”
“你在演你的角色,我在演我的角色。我前天是一个歌手,现在即将登上你们浙大讲台给你们讲课,即将扮演老师的角色。”
“听懂了吗?”
王谦最后轻声地反问。
其实……
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张博恒眼神之中若有所思,轻声说道:“王教授,您是说,我不必去较真,生活中处处都是感悟,处处都是文学,处处都是思想的存在?”
王谦笑而不语!
徐文文眼神盯着轻声说道:“王教授这番演员论很精彩,我赞成你。”
她对此深有感触。
因为,她不是一个很严肃的人,但是每天在学校就要想办法演好一个老师。
从衣服,到头发,到表情。
她都要去精心的准备,以便做好一个老师,不会给自己和学校丢脸。
车内稍微沉闷了下来。
王谦这番话,让三个文学系的浙大师生开始自我脑补,一时间颇有感触,对王谦也显得更加尊敬了起来。
秦雪荣笑的更开心了,握着王谦的手更加用力了。
演员?
秦雪荣在想,自己能演什么?
……
车子很快就来到了浙大校园,一路进入了里面提前预定准备好的大课堂。
这是这学期第一堂公开交流课!
刚开学,新学年刚开学,学校里正是最热闹的时候。
很多入学的新生正是最兴奋的时候。
但是。
王谦的这节公开交流课当中,能进入其中的新生很少。
大部分都是大三大四的文学系优秀学生,以及教授老师等等。
还有少数徐文文所说的,来自社会的,毕业于浙大的优秀毕业生。
比如刘胜男这样的。
亦或者是其他成名的作家学者等等。
总之!
在现在的国内文学领域。
浙大的这节课所代表的规格可不低。
虽然,学校仅仅对外宣传了两天的时间。
但是,来的文坛名人也不算少。
徐笑笑没有将车子开入停车场,而是直接将车子停在了门口侧面。
徐文文迅速下车亲自给王谦打开车门:“王教授,这边请!”
徐笑笑则是对秦雪荣说道:“雪荣姐姐,你跟我一起去观众席吧,已经为你留了位置,我们坐在一起。”
秦雪荣对王谦挥挥手,然后随着徐笑笑进入了侧门。
王谦随着徐文文走进后门,进入了后面的办公室。
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唐河鹏和陈向东都在,还有其他不少年纪不小的男男女女,男子居多,女子极少数。
其中,一个身穿纯白T恤,洗得发白的蓝色牛仔裤,脚上一双运动鞋,扎着简单马尾,素面朝天的年轻女子很是显眼,和其他人都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好像刚入学的学生一样。
王谦一眼就看到了对方。
根据网络上见过的照片。
他知道,这就是在微博上和自己互动不少的刘胜男。
刘胜男也一眼看到了门口走进来的王谦。
唐河鹏等人也都纷纷看向王谦。
王谦今天身穿一身很正式的黑色西装,没有打领带,里面是白色的衬衣,显得正式又带着一些休闲随性的气质。
唐河鹏立刻迎上来,伸手道:“王教授,你来了。”
王谦和唐河鹏握手:“唐教授,你们这太隆重了点,我受宠若惊!”
虽然,王谦知道唐河鹏和陈向东这边肯定不会让这堂课静悄悄的进行。
但是,他也没想到,会这么热闹。
太大张旗鼓了!
压力太大。
唐河鹏郑重地说道:“应该的。”
陈向东马上过来和王谦握手:“王教授,等下辛苦你了。”
王谦急忙摇头:“不辛苦,你们辛苦了!”
其他好几个人也都纷纷过来和王谦一一握手。
能进入这里的,要么是浙大的在职教授,要么就是知名校友了。
而且,知名校友里大部分都是文学从业者,所以才会对王谦的作品如此感兴趣,跑来参加这场公开课。
如果是商界人士,人家可能忙的压根没注意文学界的事情。
唐河鹏充当中间人,一一介绍。
“这位是我们西湖市作协副主席,也是我们学校的老学长,方国书。”
王谦:“方主席您好,幸会,幸会!”
……
“这位是江浙著名作家曹文芳,也是我们学校毕业的学姐。”
王谦:“您好,您好!”
不知道是该叫阿姨,还是姐姐,那就不叫了吧。
……
“这位是南方著名的年轻作家,郭壮壮。”
王谦:“你好,你好。”
郭壮壮是个壮实的中年男子,四十岁上下,身高足有一米八左右,虽然身穿西服,但是体格匀称,留着平头,一看就是经常锻炼的,如果不说是作家,看起来就像是个健身教练。
郭壮壮和王谦握手,说道:“我看你在微博上和雪漫互动,对楹联颇有研究?”
王谦:“不敢,一点兴趣爱好,算不上研究!”
郭壮壮:“那正好,我也对这个有点爱好,有时间好好交流交流。”
王谦:“呵呵,好,有时间再说!”
郭壮壮目光看向刘胜男:“胜男学妹我来介绍,这可是我们学校目前为止知名度最高的校友了。你们在微博上互动那么多次,应该有联系吧?”
王谦摇头:“没有,我们只是在微博上互动了几次,暂时还没联系,你好,很喜欢你的歌。”
刘胜男虽然纯素颜,穿着也简单的仿佛在校学生,但是精致的面容依旧有些惊艳,并且气质不一般,身上有一股优雅而知性,并且还有一丝出尘的气质,眼神非常的纯净,如同大山里的泉水,很自然地伸手和王谦握了握:“你好,王教授,一直都想和您见面聊聊,终于有机会了。”
王谦谦虚的笑了笑。
一屋子人介绍下来,王谦竟然感觉有些累。
压力又多了一些。
陈向东看了看时间,笑道:“各位,时间不早了,外面应该已经准备好了。大家都出去入座吧,大家有什么想和王教授交流聊聊的,等下可以畅所欲言。”
王谦想到外面还有一个大礼堂的人,心中稍微有些沉重。
不过,他迅速调整自己的心态。
开始进入状态……
表演的状态!
心中不断的告诉自己!
“我是一个文豪!”
“我是诗书饱腹的大作家……”
“我是谁都不怕的文学天才……”
……
好了!
王谦一秒钟迅速进入了状态。
身上的气质在这一刻都发生了变化。
一股自信,骄傲内敛,以及儒雅知性,和书香气息,在身上酝酿而出。
让一直注意她的徐文文和刘胜男,郭壮壮几人都有些惊讶。
不知道,王谦身上发生了什么。
陈向东对王谦邀请道:“王教授,请!”
王谦对作协副主席伸手道:“方主席先请。”
方国书又让了一下,几人都要他先出去,当下也没有矫情,当先走了出去。
随后,王谦跟在了方国书的身后。
唐河鹏,陈向东,曹文芳,郭壮壮,刘胜男等人纷纷跟上走了出去。
……
大课堂内,已经坐满了人。
足足两千多人!
座无虚席。
而且,过道里也整整齐齐的放满了板凳,每个上面也都坐了人。
后面,满满当当的都是年轻的学生,一个个都带着期待和好奇。
学生们,对新生事物最是容易接受,他们大部分人平时也都逛微博什么的,所以其实对王谦都不陌生,反而很是好奇和期待。
而前面的几排的中年和老年人,就显得气氛压抑了许多,一双双眼睛看向走上讲台的王谦,都带着明显的审视和质疑。
太年轻了……
王谦一身黑色西装,白色衬衣,脚下穿着黑色皮鞋,神色轻松,面带微笑地走上了讲台,看着满满的人头,看到了坐在第三排的秦雪荣和徐笑笑两人,对秦雪荣微微一笑,然后说道:“说实话,我很有压力。在座的,基本上都是学霸,或者曾经是学霸,现在是成功人士。我只是一个表演系毕业的,开火锅店的歌手而已。”
“我当初告诉唐教授,我过来和大家聊聊天就可以了。但是,没想到这么多人想来看看我,变的这么隆重了。”
声音通过衣服上的麦克风,传遍了全场。
……
坐在第一排的陈向东对着唐河鹏说道:“不愧是混娱乐圈的,在这种场合,一点也不怯场,心理素质就很厉害了。”
唐河鹏盯着王谦:“就是不知道他今天顺不顺利,如果这堂课顺利结束,那么他从此就算是正式进入文学圈子了,而且有这几首作品,等年底再拿几个奖,地位立马就不低了。”
陈向东笑了笑:“那几位可是来者不善。”
陈向东看了看隔着不远的几个中年和老者。
唐河鹏:“我们看戏就好了。”
陈向东眼神闪烁:“这堂课,我已经安排摄像机录下来了,以后可以当做我们学校的珍贵资料。或者,公布出去也可以。”
浙大也想刷刷名声……
王谦此刻的人气如此之高,虽然是娱乐圈的人气,很多文学圈子的前辈看不惯,但是王谦的作品是实打实的佳作,谁也无法否认。
所以,借助王谦的人气来刷一波存在感,对浙大来说也是好事,大家也能接受,而且是能抬高浙大文学系在国内地位和知名度的一次机会。
……
郭壮壮找机会坐在了刘胜男的身边:“胜男,你住在蓉城。我刚好最近要去蓉城举办一个签售会,我的新书上线一个月,已经卖了十万本。蓉城是我全国巡回签售会的第一站,到时候你可要好好招待我。”
刘胜男的眼睛没有离开过讲台上的王谦,轻声回答道:“抱歉,学长,我可能没时间招待你,我最近在准备新歌。”
郭壮壮大度地笑道:“没事,我也一直在等你的新歌呢,当然创作更重要。我觉得,王谦的作品,都显得太刻意了。你看,师说这篇古文。他自己就不是老师,有什么资格来评价老师?江城子这首古词老气横秋的,和他本身的际遇也太不相符了,根本不像是他自己写的……”
刘胜男瞬间看向郭壮壮,目光带着明显的不满:“怎么?你是说,王教授的江城子是抄袭的?这首作品发布了好些天了吧,怎么没人站出来?学长,我记得,你上一部作品,在法院的抄袭官司输了吧?”
郭壮壮顿时面色不好看了!
他几年前被另一个作家起诉抄袭,打官司输了,法院判定他抄袭、赔偿。
这件事,让他的身上有了污点。
但是……
几乎没人敢当他的面提及,这几乎是直接打脸了。
而现在。
刘胜男却是毫不客气地提了出来。
郭壮壮一时间心中有火却是不敢发出来。
他喜欢刘胜男,在校友圈子里,不少人知道。
而且,刘胜男的性格就是如此,认识的人也知道,说话很直,直接当面揭人伤疤的事情可没少干,所以一直没什么朋友。
再一个,这里的场合也让郭壮壮不敢放肆。
一张脸憋的通红,尴尬的笑了笑,郭壮壮说道:“学妹,那是法院误判,我已经申诉了。”
戰 龍 在野
刘胜男目光继续看向王谦,轻声说道:“维持原判驳回?我记得是这样吧。”
郭壮壮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了,目光也看向王谦,看到王谦正走向黑板想写什么,当即直接站了起来,大声说道:“王谦,我想向你请教一下楹联和诗词,不只可否?”
本就就很安静的现场。
瞬间变得更是静的落针可闻。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郭壮壮。
而郭壮壮却是无惧地面对所有目光,目光盯着王谦,气势很足。
他敢抄袭,输了之后还敢公开不承认判决,几年下来还高调亮相发书,甚至借此炒作宣传自己的新书,可见在脸皮厚度方面,可能是在场之最,并且非常喜欢炒作出风头!
现在……
不就是出风头的时候吗?
如果能在这么多文学圈子的人面前重挫王谦。
那圈子里谁还敢看低他郭壮壮?
还有谁记得他抄袭的事情?
大家只会承认他的才华。
郭壮壮站的笔直,身形挺拔壮硕,感受着周围的目光,和身边刘胜男也看向自己,再次看着王谦说道:“你接受吗?”
王谦站在黑板跟前,正想写下绝句这首古诗给大家讲讲呢。
没想到……
一句讲解的话还没开始……
就有人开始找茬了?
今天这堂课。
肯定不会顺利了!
王谦身上带着儒雅而知性的书香气息,仿佛读书多年的书香世家传人,伸手说道:“当然可以,你可以上台来,咱们在黑板上写出来,当着大家的面交流交流,不谈胜负,只谈风月。”
现场响起一片低声议论声。
陈向东看了郭壮壮一眼,又看了看另一边的几个校领导,领导都摇头表示别管,当即也就不说话了。
文学圈子!
不就是这样吗?
文人相轻,自古以来就是如此。
所以文无第一,因为没有谁能让其他所有人都服气!
文人聚会,可不是一片和谐,不是大家聊聊风花雪月或者互相请教。
而是用文字厮杀的一片惨烈!
甚至……
还会从当面的言语文字上的厮杀延续到媒体上去。
当年几位文豪级的存在在文学期刊上隔空对骂半年的事情,至今还被许多人津津乐道。
因为,文人的对骂肯定不是田间地头的低俗谩骂,而是用各自的文章以及文学理念来作为武器。
所以,文豪级别的对骂,就是一片片言辞犀利,水准极高的文章的对碰。
极道枭雄
对许多文学爱好者来说,这就是一场盛宴。
现在……
对在场许多人来说,不就是他们想看到的吗?
有碰撞……
才会有耀眼的火花!
郭壮壮也是毫不怯场,对刘胜男给了一个自以为自信潇洒的笑容,然后走出作为,直接走向讲台。
啪啪啪……
石頭 與 水
不知道谁抬头鼓掌了。
然后,掌声响了起来。
王谦此刻拿着粉笔继续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刚才想写的绝句。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这首七言绝句古诗!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读过不止一次。
甚至很多人都逐字逐句的研究过。
徐文文还在大一新生课堂上讲过。
所以。
每一个人都对此很熟悉了。
但是!
此刻。
每一双看着黑板上这四句诗的眼睛都有明显的神色变化!
有疑惑!
极品宝宝天价妈
有惊艳。
有震惊!
陈向东对身边的唐河鹏低声说道:“老唐,王谦这手字,貌似不一般呀!”
唐河鹏的眼睛也紧紧盯着黑板上的那一个个字,低声喃喃道:“好像是的,我好像没见过这种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