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rp56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極品貼身家丁 ptt-第2444章 非常蹊蹺分享-tz649

極品貼身家丁
小說推薦極品貼身家丁
老皇帝理直气壮,挺胸抬头,气宇轩昂:“朕乃上天之子,天命所归,怎么会屈服?艹!”
燕七竖起大拇指:“皇上艹的好。”
老皇帝臊了个大红脸:“过过瘾嘴而已,其实,那个……朕还是屈服了。”
燕七道:“我倒要听听刚猛的皇上是如何屈服的。”
老皇帝道:“朕刚刚继位,不过三天,飘渺宫的人就来了。”
“所不同的是,这次来的是一位女道长,那个漂亮风情啊,那个婀娜妩媚的,那个风华绝代的,可谓盘靓条顺,堪称盛世美颜……”
燕七撇撇嘴:“皇上哈喇子流出来了,恶心不恶心?”
“啊?哈喇子?朕没有,朕哪有流什么哈喇子……”
老皇帝急忙擦了擦了嘴角黏黏的口水,有些幸福,又有些哀伤的说:“这个女道长,就是后来的云妃了。”
燕七点点头:“原来是云月公主的娘亲,怪不得云月公主那么漂亮,原来是遗传了云妃的音容笑貌。我就说嘛,要是云月公主随了皇上的容貌,那就不堪入目……”
老皇帝一听就火了:“你敢怪外抹角说朕长得丑?”
燕七撇撇嘴:“这不是拐弯抹角,已经很直白了好不?”
“你这臭小子……”
“好了,好了,皇上,相貌不重要,重要的是内在美,比如说我,虽然风流倜傥,但我也靠才华吃饭的好吧?”
“哎,你这小子还敢讽刺我没才华。”
“皇上,何必拘泥于小节?时间紧迫,咱们还是说说云妃的事情要紧。”
老皇帝一听云妃二字,连生气也顾不得生气,回忆道:“当时,也不是朕贪图美.色,一定要收下云妃,而是云妃很淡定,却又石破天惊的对我说:她若是不能成为贵妃,那就死路一条,飘渺宫会杀了她。”
“哦?”
燕七一听,顿时来劲了:“这么说,飘渺宫内讧了?云妃要是这么说的话,飘渺宫极有可能就是发生了内讧。”
老皇帝点点头:“燕爱卿嗅觉很敏锐,怀疑的极对!朕当时也怀疑飘渺宫内讧了,不过不确定。”
“朕和云妃很有眼缘,云妃就像鲜花一般,在朕的身边绽放。”
“云妃和曾经那些飘渺宫指派的妃子不同,她从来不过问政事,从来不对朕指手画脚,从来不参与宫廷纷争,她柔弱似水,袅娜如莺,她依偎在朕的身边,给予朕温柔的力量。”
“而且,云妃有什么话,什么心事,都对朕和盘托出。”
“她说飘渺宫内讧了,内讧的原因就是因为云妃,因为云妃被选为飘渺宫的少主,一旦被选为少主,日后便有机会成为飘渺宫真正的主人。”
“飘渺宫很多人都要害她,云妃的师傅凡尘真仙害怕云妃受到飘渺宫的人伤害,索性让她放弃了少主之位。”
“但是,尽管如此,飘渺宫的人依然对云妃十分忌惮,生怕她以退为进。”
“所以,凡尘真仙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建议飘渺宫主人派遣云妃出世,前往大华,执行任务,避开飘渺宫内斗的锋芒。”
燕七点点头:“原来如此,那后来呢?云妃没有说飘渺宫坐落于于何处,处于什么状态,到底有多大的势力?”
老皇帝道:“飘渺宫精通风水之术,处处是障眼法!云妃也不知道飘渺宫坐落于何处,她的出入,都是师傅带着她。飘渺宫,就如同人间的仙境,凡人是不得窥见的。”
“不过,朕已经不关心这些了,朕和云妃如胶似漆,幸福美满,还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这就够了。”
回忆到这里,皇上眸光中充满幸福和甜蜜。
不过,老皇帝话锋一转。
“但是,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转眼间,第二年,就在云妃生下云月公主之后,一个披头散发,满脸横肉,凶神恶煞的,自称黑土道长的家伙找上门来。”
燕七蹙眉:“黑土道长?”
老皇帝心有余悸道:“黑土道长此来不善,颐指气使,张口便要指定太子人选!只是,他指定的太子人选可笑至极,堪称渣滓,如何治理天下?”
燕七问:“黑土道长指定的人选是谁?”
老皇帝气呼呼道:“他指定的人选不是朕的皇子,而是八王的儿子竞王!”
燕七深感诧
异:“八王的儿子?竟然不是皇上的儿子?”
老皇帝道:“最蹊跷的是,竞王从小脑子摔坏了,浑浑噩噩,傻里傻气,十个数字都数不明白,如何治理天下?朕难道会让一个傻子治理大华?那天下岂不是大乱了?”
燕七冷笑:“这位黑土道长明显不怀好意,他这是想要找个傀儡,控制大华的天下了。”
老皇帝点点头:“朕也是这般想法,所以,朕连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了黑土道长的恶毒命令。”
燕七竖起大拇指:“皇上真有种,给你点个赞!不过,皇上不怕黑土道长一怒之下,祸害天下吗?”
老皇帝道:“怕!那自然是怕,但有了前车之鉴,与其长痛,不如短痛,朕宁愿承受翻天覆地之苦,也不愿意大华受制于飘渺宫。”
燕七点点头:“皇上不愧是一代雄主,有经天纬地之豪气。”
老皇帝颇为脸红的摇摇头:“说的豪气,但朕的心里还是很怕的,不过,一定要摆出不顾一切的气势,才能喝退飘渺宫。”
“果不其然,黑土道长让步了,不过,他的让步,让朕愤怒万丈,绝对不可接受。”
燕七道:“是不是关于云妃?”
“没错!”
老皇帝道:“黑土道长说指定太子之事,可以日后详谈,但一定要先把云妃带回飘渺宫!朕的女人,岂容他人带走?黑土道长这杂碎,当朕是好欺负的。”
“朕当即怒骂黑土道长,胆敢打云妃的主意,宁可江河倒流,也要灭了你飘渺宫。”
燕七道:“淡定,皇上要淡定,莫要失了风度,要向我一般,处变不惊。后来呢,黑土道长又如何了?”
老皇帝气愤的挥舞拳头:“黑土道长竟然又盯上了云月公主。”
日!
燕七一听,气急败坏,手蹬脚刨:“这死道长敢盯上我老婆,该死,绝对该死。”
老皇帝嘲笑燕七:“刚才黑土杂碎要带走云妃,朕慌了,你还嘲笑朕不淡定。怎么了,这会黑土杂碎要带走云月公主了,你慌什么,你倒是淡定一些啊,哈哈。”
“哎……这个……”燕七难得吃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