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4orl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大隋國師 起點-第七百六十七章 陸良生的硬道理-fvfns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神光冲破晨阳,拖着破空声响划过山头,接连几声轰的巨响坠去地面,硬生生在周围石俑军阵里犁出八道沟壑。
烟尘弥漫,显出八道身披甲胄的身影,身后仙带漂浮,绽出金光四溢,抬起目光,望去前方延伸而去的青铜车架上安坐的陆良生。
“陆良生!”
威严的声音响彻的瞬间,再次离地而起横冲过去。
婚纏,我的霸道總裁 日暮三
车架上,陆良生站起身,月胧剑自手中往下一顿,雪白须发飘展,暴喝一声:“拿下!”
四周,原本攻山的几位阴神忽地从兵俑当中化雾奔马而出,护卫车架的百余名兵俑,背后泛起法阵的光芒,齐齐跟上织出一张‘大网’将八神瞬间围困在中间,长戈‘唰’的抵去,对方金甲,巨大的冲势将最前端的兵俑保持刺出的动作,硬生生推的后移。
呯!
一柄青龙刀从间隙穿插而来,刀口向上一扬,将青龙星君手中长刀打偏,一道身影翻身跳下马来,驭着阴风冲进法阵,一把握住飞去的刀柄,跨步抡刀一挥,砸在对方金甲上,劈开一段距离。
青龙刀身横过漂浮的须髯垂去地上,挥刀的正是关羽,凤目怒睁,盯着硬受一刀躲开的青龙星君。
冷君悄悄拐回 簫溪
“之前没打完,再与关某过上两招。”
法阵范围并不宽阔,身影混乱冲撞,跳入里面的赵云、周处、张飞、猪刚鬣俱都步战,以数百年后最为凶戾的攻击与另外七神战成一团,阴气、神魂混杂,气浪激射,地上飚飞出去的石子打在周围合阵的兵俑身上,砸出一个洞来。
青龙星君朝后看了一眼,又望了望横刀挡在前面的关云长,神光大盛,身体直接冲撞过去,前方,面如重枣的将领抬刀合身迎上,驾驭阴神之力,呯的将对方抵住,双手舞转,龙刀一横唰的划出刀光,将对方整个人震开,青龙星君长刀磕碰卷动,陡然握拳打出。
‘吼昂——’
末世之我乞求妳的救贖 諾亞十四
龙吟大作,轰在偃月刀面,另只手中长刀劈去,被关羽扣住,向后一拉,拽着对方贴近,抬脚一蹬,对面几乎也在同时踢出一脚。
两脚互换,空气都发出嘭的一声震鸣。
关羽身形向后飘出去一截停下,那边,青龙星君也向后退出两步,手中长刀举起再次冲上,两侧,两柄长戈落下,尖锐的一端猛地抵住他胸口甲叶,两个兵俑勾着他向左右撕裂。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喝啊!”
长刀横扫,象征肩甲的雕刻在两个兵俑身上,爆出大片残屑粉末,各自右臂左臂被劈断,坠去地上。
粉末四散弥漫间,陡然被风吹的抚动,青龙星君目光偏去,人的身影冲进烟尘,跨出一步,双臂挥开,刻有蜿蜒青龙的刀身破开尘埃,划出一道刀芒,怒斩而下。
呯!
刀口劈在他额头,整个身上的神光都瞬间动荡一黯,被巨力压下,呯的跪去地上,向后平滑拖出沟壑。
神识都有些不清了,浑浑噩噩的摇晃,垂头望去四周,兵俑持戈呈圆跑动,法光围绕,像一堵巨墙将原本神威无匹的他们困在里面,那边的厮杀打斗听来都变成嗡嗡的嘈杂。
余光里,青龙星君看到雷部天君赵江,被浓须黑汉一矛钉在了地上。
也看到太阳星徐盖淹没在冲来兵俑当中,然后法身炸裂,与它们一起化作碎片消散。
他看到尾火虎朱招被一杆长枪扫在地上,嘶声呐喊,喷出火焰,想要灼烧对面阴神。
……看到曾经也是天上神仙的猪刚鬣脱下袍子,露出满是黑毛的身躯,一拳一拳砸在巨灵神脸上,然后将他举起抛去天空,抬头又是一拱,重重摔去了地上。
弒神天尊 夢醒天絕
“怎么会…….这样……”
喃喃的声音里,神识恢复了些许,他目光越过前面的关羽,落去那车架上站立的须发皆白老者,“神不该这有对待…..陆良生…..我们当初也是拼出一番性命,才得以神位……”
“要讲理了吗?本国师最喜欢以理服人。”
陆良生仰起脸感受晨光照在脸上的温热,风吹来,须发微微抚动,随后点了点头。
“是该讲理了,好好在天上当你们的神仙不好,非要来人间做什么……当了上千年的神仙,就把人间真当成了下界,之前我不明白五岳山神为什么不来,泰山帝君黄飞虎为什么不掺和,甚至增福、损福的神仙都不来,听到你句话,现在明白了。”
他垂下脸,看去地上正缓缓起来的青龙星君,脸上露出笑容,轻声说出了原因。
“因为他们不屑与尔等为伍,瞧你们不起!”
“你!”
青龙星君捏紧拳头,然而神光黯淡,像是什么遏制住了,他抬头看了看明媚的天空,像是知道了一点,身子都在颤抖。
“我们是凡间之人,你们当初何尝不是?这些兵俑千年前又何尝不是,这些阴神哪一个不是?”
青春血淚史
陆良生双手拄着剑柄,鞘尾在车架顿的呯呯作响,声音也变的凌厉。
“到了天上做了神仙,就忘了自己也是人间走出来的,坐在庙宇里,受着信徒供奉还不够?!想要更多,那你们用神力给每一个信徒都赐福了?没有!城中百姓由城隍护着,不受妖魔鬼怪侵扰,乡间百姓有土地看护,山上有山神看护,你们做了什么——”
钢铁暴君
“凡间都是寻常人,不及你们神通广大,在天上琼浆玉液喝着、有广寒仙子给你们跳舞,没事一个仙会、桃会,香火不够了,就来人间索取,但你们也不能把所有人都当傻子,当畜生一样圈养,凡间的皇帝都知道善待百姓,让他们有饭吃、有衣穿、有房住,到你们这儿就受委屈了?!”
月胧剑柄上,陆良生双手都握紧,发出‘咔咔…..’的响声,目光锐利的像是能撕碎前面的一道道身影。
“讲理…..这些被你们附身而亡的人,找谁去讲理?!因为战乱背井离乡的百姓找谁讲理?!还理直气壮与本国师说什么拼出一番性命,才得以神位,简直厚颜无耻!!”
“陆良生!!!”
被掀在猪刚鬣脚下的巨灵神挣扎爬起,不知哪里来的神力,一下挣脱束缚冲破前面的兵俑,赤手空拳冲去车架。
“亵渎神……”
前面车架,剑光‘锵’的出鞘,陆良生拔剑侧身,一剑唰的劈了下去,切开他法身,脸上还瞪着大眼,随着头颅与肩部斜斜断开,愤怒的声音戛然而止了。
“今日我不止亵了…..”
陆良生垂下剑,转回身望去那边青龙星君,还在的几个星宿神仙,一字一顿。
“……你们回去天上,告诉其他神仙,往后人间事,人间说了算,不用尔等操心!”
抬手,一剑插回鞘里,‘哗’的拂开宽袖,话语重重落下。
“送他们一程!”
…….
我絕不當皇帝
蛤蟆道人微微出神的看着不同以往的徒弟,蛙蹼抬起,赞赏的竖起一根蹼头。
“老夫这徒弟……什么时候这么有气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