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hp2p优美玄幻小說 深淵歸途 起點-38 暗黑密令展示-rp46p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一个人身上缠绕着的过去从来不会轻易离开。
在陆凝眼中的这个棕发男人,尽管依然是一脸微笑地向患者询问着各种感觉,但他的整张脸上已经有些青绿色,普通人无法看到的黑色和红色线条已经爬满了他白色的工作服,一双渗透出鲜血的眼睛则在他的脑后凶狠地注视着他,这要是换一个除妖类的场景都可以断定这男人已经邪祟缠身了。
只可惜这里不是,甚至这里还是Mist的医院,因此这些宛如死灵复仇一样的残痕只能停留在男人的身体表面,完全影响不到他。
“确定了?”晏融低声问了一句。
陆凝点了点头,手指一翻,一张胶片剪影无声地出现在两指之间,她向旁边的患者们用口型说了句抱歉,然后转身走出了门去。
“怎么样?”
“那家伙简直是命债缠身,不过我们也没办法在医院动手。反正快下班了,我们等他下班了再跟着他去看看究竟。”陆凝掸了一下手里的胶片,“我已经记录了他的留影,无论他去哪里都会留下痕迹。”
“万一他加班呢?”祝沁源问了个很实际的问题,甚至让几乎没接触过加班的陆凝噎了一下。
“那咱们就等他到深夜,更好下手!”晏融地大大咧咧地回应了这个问题。
幸好Mist的制度似乎还不允许随意加班,三人在医院门口的一家小吃店里等了一会儿,傍晚的时候便可以看到开始有些换下工作服的人从医院中走出来了。
晏融正捧着一杯冰淇淋吃得不亦乐乎,祝沁源则在享用她那一份巧克力火山蛋糕,陆凝瞥了一眼这两个疯狂摸鱼的人,只能继续盯梢,大约四五批人走出之后,她终于看到那个医生和几名同事边聊天边走出了医院,并前往了附近的站台。
“他出来了!”
听到这句话,晏融赶紧将最后一点冰淇淋塞进嘴里,打了个寒颤之后直接站了起来。陆凝抬手留下了第二张留影,三个人迅速跑到了店铺外。此刻一辆班车已经将那里的所有人都接走了,不过这也没什么关系,痕迹依然清晰地留在陆凝的视角之内。
“走吧,反正来得及抓他。”祝沁源眯了一下眼睛,“不过我总觉得有点熟悉感,或许和我上次遇到的事情类似。”
“先找到他住在哪。”
循着班车和棕发医生两个痕迹线索,三人只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就找到了那人的位置。此时的天色已经完全阴沉了下来,陆凝确认自己的痕迹没追踪错后抬起了头——
一座大约三十层左右的公寓式高楼。
外城盖的稀奇古怪建筑太多了,这样的高楼也仅仅是因为高才比较吸引眼球。如果打个比方的话,陆凝觉得这就像是Nest发现有上百人需要住房,拿出地图一看正好这里有片空地,于是就在这里盖了座能装下这么多人的房子。
毕竟周围都是最多不过三层的建筑。
走进高楼的大门,可以看出这里其实没有什么外部安保措施,公寓就是公寓而已,连个能上锁的大门都没装。不过左右看看一楼各个住户那恨不得上六把锁的房门,陆凝也只能感叹外城这一片“祥和”的治安状况。
电梯没办法准确追踪,三人就一层一层地上去看到底哪一层有痕迹残留,最后的在十六层三号住户的门口看到了留影呼应的痕迹。陆凝看了看门上那一列各式各样的门锁,然后对晏融和祝沁源点了点头。
“这家伙亏心事没少做啊。”晏融悄声说,“锁这么严实是怕谁找上门来?我们直接破门而入也没问题吧?”
“最好还是不要用暴力方式。”祝沁源耸了耸肩,“上次我偷偷摸进去都造成了那两夫妻的异化,如果是受到威胁就会发生变故的话我觉得应该尝试一些别的方法。”
正说着,电梯那边又传来“叮”的一声,接着脚步声传来,居然是往这个方向过来的。陆凝和祝沁源反应迅速地启动隐身消失了,晏融嘴角抽了抽,干脆装作没事一样往电梯那边走去了。来的是三个人,穿着浅灰色的制服,手中捧着纸箱,看上去是送货员的样子,晏融和他们擦身而过也没有任何事发生,她走过走廊之后便蹲在了一个拐角后面等着这边的动静。
这三名送货员来到的正是这个医生门前,其中一个捧着比较小货物的人按响了门铃。
就在这时,陆凝感到自己的手被人抓住了,那只能是同样隐身中的祝沁源,她在陆凝手心划了几个字,陆凝仔细感觉了一下,是四个字——吉光片羽。
这三个人?
“谁?”屋子里有人应声。
“佩吉尼奥先生,我们是斯利坦小型实验室工具公司的,来送您订购的货物并帮您完成装配工作。”按门铃的人回答道。
“哦?你们在门口站好,都离门远一点!”
三个人立刻在门口站成了一排,不过陆凝分明看到在此之前按门铃的人用什么在猫眼上涂抹了一下。
屋子里响起了很轻的脚步声,几乎难以听到。陆凝知道屋内的人已经到了门边,正在向外面观察三个人。过了十几秒钟,才重新听到话语声:“证件!”
三个人从领口取出自己的工作证对着门口,里面传来几声电子音,估计是什么验证手段。陆凝本以为这样也就可以了,可没想到屋子里的佩吉尼奥居然又喊道:“你们既然是来协助安装的,知道这次要装配什么吗?”
“一套个人工具组。”回答同样很快,“包含了一套完整的药剂配置工具,一套萃取装置,一套小型刀具组和一组加工机械。”
听过这个回答,屋子里沉默了半晌,终于传来了门锁打开的声音。
“抱歉啊各位,实在是最近这附近总是闹一些不安全的事情,我总得保证自己的个人安全才好。”佩吉尼奥一边开门一边说道,“所以请你们尽快安装好就离开吧,我依然不想冒太多风险——一个人进来就可以了!不准有多的!”
“那么先生请先帮我们把箱子接进去可以吗?”一直负责开口的送货员递出了手里的箱子。
门打开了,佩吉尼奥接过箱子放入了屋子里,另外两个送货员也把箱子穿了过来,最后是那个负责交谈的送货员进门协助安装去了。
可是陆凝已经提前知道这几个人是吉光片羽的人之后,当然不相信他们是真的来送货的。
“真是谨慎的人啊。”剩下两人中的一个忽然开口了,是声音很动听的年轻女性。
“他不可能不谨慎,毕竟做事也不是那么严密,早晚会有相关的人追查过来。实际上已经有几个团队找到线索了。”另一个人则是青年男性的略显低沉的嗓音。
“但是我们这次能成功吗?之前找到的那些全都在最后关头出了问题,假如这真的是传说中的暗黑贤者安排下的人,我们……”
“怕什么,不过是个藏头露尾不敢直接出来见人的家伙。”青年蔑视地哼了一声,“早未,暗黑贤者如果要调查我们,那肯定是我们要做的事情已经和他有很多联系,应该怕的是他才对。我倒要看看传闻中的暗黑密令能做到什么地步,让一个普通人一步登天追上我们多年的锻炼?如果就这个水平也太没用了点。”
“嗯……我们还是不应该正面对上暗黑贤者吧,毕竟兵对兵王对王才好。对了邵,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太对?”早未向周围张望了一下。
“哪里不对?没有吧?我们只是必须等在门口,吉斯一个人就能收拾得了里面那个家伙。”
“不,我记得……刚刚这里有个出门的人是吧?这样的时候会出门本来就是稀奇的事情,而我们在门口经过了那么多的验证,我好像都没听见电梯的声音?这里可是十六楼啊,我们刚刚上来,她不是正好乘坐电梯下楼吗?”
这个名叫早未的女子说完这句话,陆凝就知道情况不妙。
邵闻言已经立刻转身,以一种常人难以企及的速度冲向了电梯边,那里的晏融就算反应过来此刻也来不及躲避了。邵冲过走廊的瞬间就看到了刚刚摆好战斗架势的晏融,瞬间抬起手臂,一根光滑如镜的洁白棱刺出现在他的手掌前方,直扑晏融而去!
“喂!邵!别那么鲁莽……”早未只来得及喊出一声,那边已经开打。晏融那个性格只要打架都是来者不拒,长枪一挑和白色棱刺一撞,就在电梯间的地方和邵开始拼杀起来。
陆凝原本以为晏融加上和财宝融合过的大幅度提升可以轻易制服对方,却不料邵居然和晏融打了个平手,除了技术上略有粗糙被稍微压制以外并没有轻易落败。
“你最好还是不要乱动。”
她一个没注意这边,祝沁源就已经解除了隐身,同时将刀锋摆在了早未的颈边,站在早未身后低声恐吓了起来。
“你?我,我记得你的声音,你是那个黑刻?”
没想到早未却完全没在意刀刃,反而认出了祝沁源没有掩饰的声音。
“你记得我?”
“我记得声音。我以为你已经失败了,没想到你居然没事。那你应该知道里面的人到底是什么情况对吗?你应该经历过了!”
“什么都不告知就把我送到那种危险情况下,你居然还好意思说?”祝沁源冷冰冰地问。
“我们当时也不知情!这都是这几天才得到的情报,至少我们合作过对吗?”
早未稍稍抬起双手,示意自己并没有携带任何武器。祝沁源当然是完全不吃这一套,反而将刀刃压了一下:“别乱动,只有我们控制住了场面你才有交谈的可能。”
就在此时,陆凝注意到房门的方向传来一些乒乒乓乓的声响,早未如果对声音那么敏锐那应该也听到了。她一直没有解除隐形就是为了防止再有什么变故发生,此时正好摸到了门的旁边。
不料门并没有正常打开,反而是一团黑色物质穿透了那扇门涌了出来,陆凝和门口的两人一个不防直接被卷了进去,那是一片完全黑暗的空间,只有一条闪烁着荧光的道路在眼前,而在这片空间内还有之前进屋的送货员和那个医生,两人的距离很近,医生的手臂上血流如注,而送货员的手中则握着一块黑色的石头。
“早未?”
“吉斯!你得手了!”早未惊喜地看着吉斯手里的黑石头,“看来暗黑贤者也需要反应时间!”
“那是另外一回事……这里是什么地方?”吉斯皱了皱眉,“还有那个人,我记得是之前我们见过的黑刻?”
祝沁源瞥了一眼吉斯手里的石头:“你们已经知道是这个石头的问题了?”
“不要用问题回答问题。”吉斯粗鲁地揪过了旁边佩吉尼奥医生的衣领,吼道:“问你呢!这是什么鬼地方?”
“哈……你们果然不是正经人……”佩吉尼奥一脸惨笑,“我完不成任务肯定会死,你们也知道吧?暗黑贤者有着神鬼莫测的力量,我怎么知道这是哪一种?你们很厉害吧,但是你们完蛋了。”
“这个人不是跟踪你们的那一批?”祝沁源问。
早未点点头:“我们调查发现接到暗黑密令的人有各种不同的任务,跟踪我们的只是这其中的一批,所以要下手当然是选对我们没有戒心的了。”
“那边的黑刻,看起来我们别无选择。”吉斯对祝沁源喊道,“眼前只有一条路,哪怕是陷阱也得硬着头皮走过去。”
祝沁源稍有些迟疑,就在此时,她感到背后有人轻轻划动,写了两个字“安全”。
“好,我也不想被卷进这种莫名其妙的事件中来。”她松开了刀锋,“反正你们也根本不怕我是吧?”
“哈哈,被看出来了啊。”早未微笑道,“我们只是谨慎一些,请不要见怪。现在咱们看看这条道路到底通往何处吧。”
在这些人交谈的时候,陆凝已经迈步走上了那条道路。刚刚她上去走了几步,没发生什么,回来提醒了祝沁源一句之后自己就第一个打头快步向道路的另一端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