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yssn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權寵新娘蜜如甜 起點-219 鳩佔鵲巢還有理分享-5f2o1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
店家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还嘲笑的笑出了声,“哼,我这就让你们一分一毫都不差的死在我手里。”
符神 烟山客
隐婚前夫请签字
大家都在打月兮姑姑,乔墨儿则一个人挪着位置,躲到了桌子底下,她可没有打过架,这种见血的事情,还是不要找她了!
月兮姑姑的武艺超群,一个人居然能打十个,可月兮姑姑终究是女子,抵挡不了这么多汉子的轮番攻击。
乔墨儿躲在桌子底下着实为月兮姑姑捏了一把汗,好在这些人没有发现她,啊,好像已经有人发现她了。
婚然心动:甜妻限时购
店家蹲在她身边,轻声细语的说道,“乖乖的把放弃交出来,我就不找你麻烦了。”
阴阳捕魂师
乔墨儿摇摇脑袋,她是不可能把房契交出去的,这可是她从耿逸怀的书房偷出来的,是要帮韩云熙做生意的,怎么可能被这种无赖给白白收走了,乔墨儿肯定誓死不屈。
护花王者
“小娘子,听哥哥一声劝,早点儿把房契交出来,否则那个姑娘可是坚持不了多久了。”
“呵呵呵。”乔墨儿看着店家,笑着笑着就吓哭了,“呵呵呵…”
店家看乔墨儿在那装傻,起身勾了勾手指,“来人,把这桌子给我端了。”
乔墨儿死死的抓住桌子,不想让人把桌子端走。
“赶紧给我放开。”
乔墨儿脸上流着泪,死死的抱着桌腿,不肯放手。
“我不放。”
“来人,把桌子给我劈了!”店家怒了,让人直接一脚劈开了乔墨儿蹲的桌子。
乔墨儿吓的抱着个桌腿大声尖叫的站了起来,“啊!”
叫完了她就扔掉桌腿,在屋子里跑来跑去,生怕有人打她,“救命啊,救命啊,月兮姑姑。”
諸天功德穿梭
店家抓住跑了有好几圈的乔墨儿左手,“你就不要白费力气了,赶紧交出来。”
“交什么?需要交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店家伸手要打乔墨儿,乔墨儿单手抱头,“求求你不要打我的脑袋。”
网游之龙魂战记 一点流香
店家没有打她,只是用劲的捏住乔墨儿的左手,“小娘子,你听话我就把打你。”
“你放开我,我哥哥可不是好欺负的人,你要是敢动我,我哥哥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乔墨儿不敢说出耿逸怀是他的哥哥,生怕他会传信到耿王府,那她偷房契的事情,一定会被耿逸怀发现,那她也就帮不了韩云熙了。
她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功亏一篑。
“还你哥哥,今儿我就做你一回哥哥,伺候好哥哥,把房契给哥哥,哥哥就给你买好吃的。”
店家边说还边用劲的捏乔墨儿的左手,乔墨儿一直不喜欢别人碰她的左手,她每次一遇到事情,人家只要一碰到她左手,她就一定会晕过去,待她醒来的时候,每次都会化险为夷的出现在了耿王府中。
于是乔墨儿耍了个小心眼儿,她求店家不要用劲儿捏她的手,“你不要碰我的左手,我嫌你脏。”
店家听见乔墨儿这般说词,更是用劲的捏乔墨儿的左手,“哼,你不让我碰,我偏要碰。”
继女荣华 繁朵
果然,如乔墨儿自己所想,真的就晕晕眩眩的转换了一个人似的。
这会的乔墨儿恶狠狠的瞪着眼前的店家,示意他把手给她撒开。
“放开我。”
“呦,这小娘子还有两幅面孔啊。”店家又伸手想要去摸乔墨儿的脸蛋,却被乔墨儿给用手给弹开了,“怎么,这会儿就不再装楚楚可怜的样子啦?”
“我说,撒开。”
乔墨儿再跟他重复了一遍,店家还是不放开,甚至更有点儿得寸进尺了,手也不老实的搂上了乔墨儿的腰。
这可是把乔墨儿打心底的恶心给招出来了,她要不是被这只咸猪手一摸,她都不知道自己这么能打。
一个过肩摔将店家摔倒在了地上,就连一旁快要气喘吁吁打不过众人的月兮姑姑都看惊呆了。
小姐何时这么能打了?她映像中的小姐只会舞蹈书画,其它的一窍不通,难道小姐和自己一样,一直隐藏着自己的真实实力,难怪以前乔二爷总是被人半夜偷袭,查了许久,乔府也没有查出是谁偷袭乔二爷,现在看来,是小姐偷袭了乔二爷。
乔墨儿坐在那个店家的身上问店家:“你还要不要看完两幅面孔的样子啦?”
“你知道我是谁的人吗?这般在这儿造次,也不怕我们主儿知道了,弄死你们两个。”
“你的主儿是谁啊?我想听听。”
“他的主子就是我!”
门被推开,进来的是闫旭,他手持一把纸扇,穿着一身水墨绿的衣裳,随着阳光一并进了这间铺子;而本来闫旭是想耍一回帅的,却没有想到看到的是人儿正是乔墨儿,而她此时此刻正肆无忌惮的坐在那个店家的身上。
“闫旭?”
乔墨儿和月兮姑姑看向闫旭。
“太师,您就是他的主子?您可知他霸占的是我们小姐的产业。”
月兮姑姑放下攻击的剑,走到了闫旭身边,毕恭毕敬的作了个揖问道。
“这个铺子不是一直都是他们打理的吗?”
我的老婆是死神
闫旭长期和这间铺子往来合作,经常倒腾一些兵器什么的,也一直以为这个铺子是他们的,现在听月兮姑姑这么一说,竟然是他们鸠占鹊巢的啊,而且还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还打自己人。
当然这铺子的人,现在已经不是乔府的人了,乔墨儿有一口恶气,“太师,还请你主持公道,帮忙把这个店铺原封不动的还给我,他们欠了我们的租金,还请太师一并让他们给我还了吧。”
这个时候的乔墨儿也没有那么好说话,她认为是自己的东西就要去争取,别人白占了这么久,是时候该连本带息的归还回来了。
“太师,万万不可啊,我们在这里多少年了,光我们合作也有三年之余了,您可千万不能因为一个黄毛丫头,而对我们做驱赶啊,毕竟我们以后还是要长久合作的。”
店家趴在地上,求闫旭一定要帮他,也一定不要便宜了乔墨儿和月兮姑姑。
“若是太师今日帮了我,我定会将剩下的银两与太师一分为二。”
“哦,如此甚是有趣。”
闫旭表现出对这个诱饵很是感兴趣,“那还有别的条件吗?”
“太师若是助了我,以后您就是我这里的大当家,小的有肉吃,太师您绝对有酒喝,小的以后也全听太师您的差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