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e26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劍宗旁門 愛下-第五百三十四章 《種魔攝魂法》讀書-udyvt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那谷婆家主有没有领会苏礼的意思不知道,但是苏礼旁边有个很‘机灵’的姑娘却是懂了。
云小梅的眼睛亮了一下,她微微侧头,对着苏礼偷偷招手……
网游之回梦大唐 可口雪碧
苏礼见状有些想要发笑,但还是走过去好奇地问:“你有什么想法?”
云小梅起先是不敢在这个场面上多说,但是在看到苏礼来到身边之后就敢了……她和苏礼最熟啊。
所以她悄悄地说道:“我带来的那四份顶尖传承中有一份或许前辈现在就用得到。”
苏礼意外了一下,想起那云家老祖已经允诺了以一份顶尖传承来换取‘生孩子秘方’,而那云家老祖甚至早已经将那四份传承都给了他,只是他后来又交还给了云小梅互相取信而已。
如此,苏礼也就没有心理负担地说道:“是什么,说说看。”
云小梅有些心理负担地说道:“这门顶尖传承叫做《种魔摄魂法》,是一门魔道之法。因为效果实在太好也太恶劣,所以被爷爷算在了顶尖传承内,一般也不会拿出来售卖。”
苏礼惊讶,没想到这云家居然还有魔道的顶尖法门留下……果然,任何一个大势力哪怕如今看起来多么人畜无害,在其崛起的过程中必然也会伴随着各种龌龊。
他接过云小梅递过来的玉简灵书,念头一转就阅读到了那《种魔摄魂法》的内容。
这赫然就是一门如何操控他人并且吞噬他人神魂意志以强化自身精神的邪术!
《种魔摄魂法》,其修炼第一步就是要将自己的神魂修炼成‘魔魂’,这部分内容竟然占据了整篇玉简的大部分篇幅。
而其‘魔魂’的修炼过程也是十分残酷,总之是挑战各种人性极限……苏礼瞄了一眼也就不去理会了,直接看向后面的部分。
后面的部分则是以魔魂凝结‘魔种’之法,然后再将那魔种植入目标识海之中。
这魔种的存在除非是施术者,否则便是无解。
一开始它甚至能够增益受术者的神魂修为,按照施术者的特点甚至能够带来一些神通也说不定。但是随后,那魔种却能够潜移默化中改变受术者的思维,令受术者的思维方式渐渐地往施术者靠近。
直至后来,那受术者就会成为一名最忠诚的仆人,一丁点反抗的念头都不会存在。
可这还没完,因为魔道之法最终讲究的都是要‘损人利己’。
当受术者最后的抵触都一并消除之后,作为‘魔魂母体’的施术者就能够随时收回魔种了。
而魔种回归的时候却不再是自己,而是会携带者受术者所有的精神与经验一同回归,与施术者融为一体……这最终目的,就是将吞噬受术者的所有精神意志来强化施术者自身。
只是这一眼,苏礼就明白了这项魔门邪法的弊端在哪里了……首先就是‘魔魂’的修炼,要想练成‘魔魂’就必须经历一些精神上的极端折磨,首先要让自己变得极度偏激形成魔念才行。
按照正常步骤修炼,这怎么看都是先要将自己给逼成个神经病才行啊……
蝕骨殘情:傲妻不下堂
而这还不算完,中间的凝结魔种以及种魔其实都很简单,只要练就了魔魂就能够轻易做到。
凤城奇历
关键是后面的魔种回归……哪怕魔种将受术者的思维改变成了施术者一般无二,但是不同的人生经历却还是在那里的。
若是吸收了这份人生经历,那施术者本身的思维还是原本的模样吗?
或许有人真的能够忍受那无穷的痛苦并维持着自身意志的清醒凝练出魔魂,他最终也能够在魔种回归的信息冲击之下维持住本我……所以魔道修行者凡是能够闯到最后的,必然都是有大智慧大毅力的人杰!
苏礼看着这门魔道邪法有些郁闷……若是魔种的话,的确是可以助他控制这谷婆家。
但是魔种需要融入他自身的一缕分魂来凝结,这是为了改变受术者的思维并且保证魔种回归后能够顺利融合。
可问题是,分出一缕分魂来这其实就是对自身的损害,苏礼又不会想要通过这《种魔摄魂法》来增强自己……为了控制一个可有可无的人而损害自己的神魂,这可就亏大了。
不过好在苏礼是个修炼鬼才,他在理解了魔种的形成以及工作原理之后,就很是自然地想到是否有什么东西可以代替那一缕分魂的作用?
替代品当然是有的,而且他身上还很多,多到有时候都不知道该怎么去用……
苏礼定了定神,再次一转头的时候……这一刹那,却是差点将云小梅给吓得掉了魂。
她看见了什么?
只见就在这眨眼之间,苏礼脸上就是黑气升腾阴云密布,立刻就有一种极致阴森的感觉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我在美漫手搓假面骑士 无敌的佐菲
魔气蔓延开来。
众人再看苏礼的脸,就见那一下子变得阴柔了许多的脸上魔气环绕,然后有着一双如同琉璃一般映射着七彩宝光的眼睛。
他的任何一个表情都仿佛能够轻易挑动众人的七情六欲,哪怕是道心坚定如景晨,都有种心思浮动的感觉。
“魔……魔……魔……”云小梅结巴着直接晕了过去,身体还一抽一抽的。
月剑连忙将初荷拉到背后戒备了起来,她怎么也没想到苏礼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发生这种变化。
倒是景晨与北光在心思晃动了一阵之后都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他们反而觉得这样的苏礼还要更亲切一些呢?
鬼吹燈同人之大漠迷墓
苏礼没有理会旁人的反应,只是平静地来到了那谷婆家主的面前。
谷婆家主此时也是浑身颤抖,但是一双眼睛却是死死地盯着苏礼,仿佛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物。
但是下一刻,他却又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然后神情急速萎靡了下来。
海棠见状便抱着一缕发丝滑落到苏礼的肩头,然后无奈地说道:“你只是看着他就已经将他的心魔给引了出来,要是再这么下去都不用你动手了,他大概直接就会走火入魔而亡。”
心魔之主苏礼露出了一个不屑的笑容,充满了绝世大魔头那种蔑视天下苍生的感觉。
当然,对于他来说自己也就是单纯地笑了一下没别的意思……就是这一身的魔气缠绕,令他的笑容里面有些‘奇怪的’加成。
眼看面前这没用的谷婆家主随着他的笑容居然露出了一副要窒息的模样,他只能无语地又板起脸来,随后在自己的眉心轻轻点了一下。
周身魔气一阵翻腾,随后一个明亮的光点从他的眉心被扯出,随后被无穷魔气所缠绕,最终形成了一枚深黑的魔种。
“接受它,你就可活,姑婆家也可活。”苏礼语气森然地说道。
谷婆家主其实此时已经丧失了绝大部分的思维能力,他的情绪总是随着苏礼那一双泛着琉璃宝光的眼睛而不断变动,令他连基本的思考都没办法做到。
所以当苏礼递出魔种的时候,谷婆家主一动也不动,就这么任由苏礼将那魔种给摁入了自己的眉心……
他猛然间全身震动了一下,但是随后却又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粉基地】领取!
苏礼做完了这一切之后,则是又一个猛地‘转身’,灵魂角度的转身。
众人再看他时,却发现他已经又变成了原本那个风轻云淡从容温和的年轻人了。
“师父,你刚才那是……”北光惊讶极了地发问。
在场众人,也就只有他在见识过了刚才的场面之后还能够如此大大咧咧地直接询问了。
倒是景晨若有所悟,他沉思咀嚼了片刻后问:“这是不同人格?还是恶念分化?”
苏礼答道:“只是‘一心两面’罢了,我没有从我自己这里分化出来什么,刚才那是我,现在的也是我。”
他看着自己徒弟依然摸不着头脑的样子,好笑地揉了揉徒弟的脑袋道:“举个简单的例子,就好像你平时的时候傻乎乎的就连套剑法都舞不好,但是在战场上却凶得厉害一样。”
北光一下就有些尴尬了,被自己师父吐糟成‘傻夫夫’,他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吧。
但是景晨和月剑却都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他们想起苏礼可是真正屠杀了近十五万人的!
这种人换做其他人早就已经成为绝世大魔头了,但是苏礼却依然能够维持自己原本的状态……这或许正是他神奇之处吧。
而且景晨想通了一件事……哪怕苏礼是真的入魔了,那也是为了剑崖教而入的魔,他又如何能够指责?
他可以肯定,就算是入魔了,苏礼也依然是剑崖教的圣子……不,圣魔。
既然如此,那么他还有什么可矫情的?当然是苏礼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啊。
“行了,我已经给这谷婆家主种下了魔种,接下来他已经不会成为我们的威胁……我们走吧,留在这里也不过是应付一些俗物,毫无意义。”
苏礼没想看看自己这改造过后的魔种会有什么效果,反正他只是要确保今后这谷婆城不会成为他们的麻烦就行。
至于那谷婆家主接受了他的魔种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他压根懒得去操心。
众人没有意见,就这么干脆地起身离开了。
而众人离开了没多久,那谷婆家主才是一脸恍惚地回过了神来……他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噩梦,却又好像在噩梦中照见了神灵……
他知道自己被动了手脚,可是比起整个谷婆家灭族的下场他竟然觉得这一切还算能够接受。然后他先前的谋算在这一刻再回想起来只觉得索然无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