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第683章 兒子的朋友也是有錢人鑒賞

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
小說推薦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神豪从吹牛纳税开始
要说起来,从帝都去南海乘飞机最麻烦的就是值机、托运、安检这些流程。
如果不跟着个明白人,上了点年纪的还真有些麻烦。
从这个角度来看,王梅和鲁建中两口子还是发挥了一些作用的,至少两家人很顺畅地就上了飞机。
经过大约四个半小时的飞行,飞机顺利降落了。
两家人又经历了下飞机,取行李的流程,搞得也挺手忙脚乱的。
取完了行李,四个人也没有马上就去出口,而是商量着怎么去南海市区。
王梅提议:“咱们不这么多行李,好几个箱子,打一辆车肯定不够,要不打两辆?”
鲁建中摆摆手:“两辆车不合适,咱们找一辆七座的大车,这样全都能放下。”
王梅觉得深以为然。
这时,王梅忽然想到了什么,便说:“对了,翠萍,你不是说你儿子在南海吗?能不能找辆车接一下咱们啊?”
大叔请矜持 楼语
李国华抢先应道:“小宇现在没在南海这边,说是要过一两天才到。”
王梅“哦”了一声:“那还真是挺不巧的。”
也不知道是有意无意,王梅的语气有点阴阳怪气的,这让叶翠萍不怎么乐意。
李国华:“没事儿,我来之前特意找人在网上查了查,记了几个做接机服务的司机电话,让他们找一辆大车过来接就行了。”
说着,李国华就要掏手机打电话。
叶翠萍跟李国华说:“老李,你先别急,小宇早就给了我一个电话,让我到了机场打电话,会有人过来接的。”
李国华怔了怔:“谁的电话?会不会太麻烦人家啊?”
叶翠萍:“小宇说没事儿,是他的朋友。”
李国华有些犹豫,他这个人脸皮非常薄,最不想麻烦别人了。
王梅:“那得让他找辆大车,要不然可能装不下这么多人和行李。”
叶翠萍:“那我得先问问。”
说着,叶翠萍拿出手机,把李天宇事先发给她的手机号码,然后拨了过去。
叶翠萍也不知道这是谁的手机号码,反正李天宇让她联系,那说明关系就不错。
现在李天宇办事儿不是一般的靠谱,叶翠萍倒是一点儿都不担心会出什么岔子。
那边很快就接通了。
叶翠萍:“喂,你好,我是李天宇的母亲。”
叶翠萍:“对对对,我们到机场了,刚下飞机……”
对方是名男性,听起来挺年轻的,但感觉有点油滑,不过态度挺好的,听起来很恭敬。
其实叶翠萍打通的正是曲二明的电话。
前几天李天宇特意把接父母的任务交给了曲二明那小子。
曲二明拍着胸口答应了,说一定让大佬放心、省心、安心。
不过今天遇到了麻烦,曲二明因为有事儿去了南海的另一个城市,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这倒也不能怪曲二明办事情不劳靠,当时李天宇嘱咐过叶翠萍让她上飞机前给曲二明打电话,但叶翠萍把这事儿给忘了。
现在曲二明还有个把钟头才能到南海市,再来机场还要花些时间,叶翠萍她们如果等他过来接的话,那需要等差不多两个小时。
至于让其他人接李天宇的父母,曲二明不太放心。
他认识的那些人,还有小弟们,一个比一个傻批,干坏事儿一个比一个壮,干点正事儿那就不行了,搞砸的几率至少也有一半。
叶翠萍也没有办法,四个大活人总不能在机场里等这么长时间,便说:“小曲,那你不用过来了,我们自己打车去南海市吧。”
曲二明在那边倒是挺过意不去的,主要是有负李天宇这位大佬之托。
曲二明就简单说了一个地址,让几个人直接去那边。
曲二明:“阿姨,您几位可一定要去啊,我好好给几位赔不是。”
叶翠萍怔了怔,这怎么还赔起不是了,太离谱了,便说:“唉哟,小曲,你不用这么客气。”
曲二明:“阿姨,我要是照顾不好您几位,那李天宇回来非得削我不可,您可真要去啊。”
叶翠萍呵呵笑了起来:“好好,我们一定去,行行,那你先忙吧。”
叶翠萍挂了电话。
李国华忍不住问道:“怎么样?能来吗?”
其实听叶翠萍在电话里说的对话内容就知道,铁定是黄了。
叶翠萍:“小曲……就是小宇介绍的这个人临时有事儿,一时半会儿过不来,咱们先打车过去吧。”
李国华“噢”了一声,既松了口气,又稍稍有些失望。
王梅撇了撇嘴:“你儿子这找的人还真不靠谱。”
叶翠萍一脸不爽,王梅这嘴还真是够碎的。
鲁建中打圆场:“算了,咱们就打车过去吧,对了,他让咱们先去哪儿来着?”
叶翠萍:“叫唐顿庄园饭店,让咱们先去那里,他说已经订好位置了。”
鲁建中和王梅对望了一眼:“唐顿庄园饭店?这名字还挺洋气的。”
王梅:“嗨,现在的饭店起名字都是这样式的,你忘了?咱们小区旁边的小饭店还叫什么来着,对了,叫爱丽诗餐厅,听着也很洋气,其实就是个小餐馆。”
叶翠萍一听,忍不住说:“我儿子的朋友,那都是有钱人,怎么可能让咱们去小餐馆啊?你到底去不去啊?”
王梅眉毛一挑,也杠上了:“去,当然去啊,我想看看那个巴顿庄园是个什么饭店。”
鲁建中:“人家是唐顿庄园。”
王梅:“管他什么庄园,反正都一样。”
叶翠萍闷不作声,心里其实也一直在打鼓,不知道曲二明安排的是什么地方,可别真是个小餐馆。
虽然儿子李天宇现在年轻有为,是个腰缠万贯的有钱人,但确实也不代表他找的人就是有钱人。
虽然叶翠萍不在乎曲二明请他们吃什么,在哪里吃也随意,但就是不想看到王梅那鼻孔朝天的德性。
女人的世界什么时候都少不了攀比,年轻的如此,年纪大了也一个样儿。
既然大家都没什么意见,李国华便负责叫车,联系了一个司机开来一辆七座车,也就是别克GL8豪华版,把所有人和行李都装下了,也算是挺完美的了。
司机回头问他们去哪儿。
叶翠萍便说道:“唐、唐顿庄园饭店。”
王梅:“你光说个名字,人家认识吗?”
司机呵呵笑着应道:“认识,那肯定认识,那饭店挺有名的。”
王梅怔了怔,一时说不出话来。
叶翠萍笑而不语,心下放下了一半。
那个唐顿庄园饭店既然在南海这么有名,那应该就不是什么特别差的饭店,至少还能过得去。
别克GL8经过大概半个小时的驰骋,总算是到了南海市区。
又开了大约十几,二十分钟,汽车总算是停了下来。
司机:“到了。”
王梅透过车窗往外看了看,看不到哪里有唐顿庄园的招牌。
而且这附近好像也没有太高的楼。
王梅:“司机师傅,确定到了吗?那饭店在哪儿啊?”
司机笑着说:“您下车就看到了,就在右手边。”
王梅下车一看,不禁怔住了。
怪不得看不到唐顿庄园的招牌,原来这字太大了,又是立在地上的,他们离着太近,所以就不容易看到了。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唐顿庄园饭店可比他们想象得要大多了,楼确实不高,只有三层,但是占地面积大啊。
更重要的是,这饭店就在海边,正对着大海,一眼望去,蓝汪汪一片,漂亮极了。
叶翠萍:“呦,这饭店可不小啊,梅姐,是不是比你家小区旁边的小饭店大多了?”
王梅表情当然挺尴尬的了,便说道:“确实大一些,大一些。”
叶翠萍刚要再说什么,却被李国华拉了拉,她也就没言语。
事实摆在眼前,王梅死鸭子嘴硬,谁拿她也没办法。
于是,四个人就把行李箱从车后面搬了下来。
好在他们都是带的行李箱,也并不显得太累赘。
饭店是自动门,四个人刚进去就有饭店服务员迎了过来。
服务员打量了一下几个人,明显是刚到的游客,便说:“几位好,请问有预订吗?”
鲁建中奇怪地问:“没有预订就不能在你们这儿吃饭了?”
服务员点了点头:“我们这里是实行的预订制的,不预订我们是不能接待的。”
鲁建中和王梅对望了一眼,有些理解不了这饭店的做派,给钱居然都不赚,这不是傻子嘛。
不过他们扭头一看,一时也说不出话来了。
大堂的散桌似乎都被坐了个七七八八。
现在可还没有到饭点儿呢,这上人上得也太快了吧。
王梅:“这些人全都是预订了的?”
服务员:“对,全都是预订过的。”
服务员又忍不住说:“如果你们没有预订的话,那请你们先……”
叶翠萍:“谁说没有预订了?我们预订过了。”
服务员怔了怔,开始还以为叶翠萍是在捣乱,但看她的表情又不像,便问:“那请您说一下预订者的名字和联系电话。”
叶翠萍:“姓名曲二明,电话……等会儿,我找找……”
叶翠萍便从包里拿出手机,想要翻到曲二明的手机号码。
但服务员早就露出了古怪的模样,似乎对“曲二明”这个名字反应很大。
叶翠萍手机号码还没有找到,服务员便说:“几位,请跟我过来吧。”
叶翠萍怔了怔,看到服务员已经在前面引路了,便招呼其他人跟在后面。
看样子,这服务员确实认识曲二明,而且已经安排好了用餐的座位。
服务员将李国华、叶翠萍等四人带到了一个包间里。
众人刚一进去,就感觉眼前一亮。
这采光真不是一般的好,整面墙都是巨大的落地窗,而且还呈圆弧形,透过落地窗望出去,遇入眼帘地全都是大海。
碧波荡漾的海面让他们这些内陆来的人,心里泛起了惊艳之情。
就连王梅都忍不住发出赞叹:“唉哟妈呀,这也太美了。”
不仅如此,这包间面积相当大,除了吃饭的大圆桌外,还设有沙发,电视,茶座等娱乐设施。
李国华和叶翠萍等人全都惊呆了。
李国华连忙问服务员:“这包间是跟我们预留的?”
服务员:“对,这是曲先生特意订下的包间,您几位先休息一下吧,我们先上一些饭前茶点过来。”
李国华怔住了:“还有饭前茶点?”
服务员:“是啊,曲先生交待过,让我们招待好您几位贵宾。”
说完,服务员就退了出去。
包间内一时安静了下来,四个人大眼瞪小眼了几秒钟,但马上就被这包间里豪华的配置给吸引住了。
关键这无敌的海景确实足够有视觉冲击力,就算是光靠海景,也可以看好一阵子也看不腻了。
而且这配置,多半是唐顿庄园饭店里最好的包间之一了。
叶翠萍笑着说:“这小曲还挺会办事儿的,订了这么好的餐厅,这么豪华的包间,应该要花不少钱吧?”
李国华这才想到了什么:“那咱们得给人家钱,这也太破费了。”
叶翠萍瞥了李国华一眼:“老李,你就别跟着瞎鸡儿掺乎了,有儿子在呢,轮不到咱们给。”
鲁建中和王梅对望了一眼,也说不出话来反驳。
看样子,这饭店的花费确实不菲啊。
话又说回来了,就算叶翠萍的儿子的朋友是有钱人,也不代表叶翠萍的儿子有多厉害啊。
而且这唐顿庄园饭店也不一定能有多贵,又不是在帝都魔都妖都那样的一线城市,消费应该不会贵到哪儿去。
几个人在飞机上其实也随便吃了点儿飞机餐,现在还不太饿,服务员又端来了茶水、咖啡,还有点心,几人就坐在沙发上,一边欣赏蔚蓝的海景,一边聊天。
鲁建中和王梅没有见过李天宇,所以对他还是挺好奇的,问他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
但李国华说话比较少,叶翠萍说得比较多,但总给人一种吹牛的成分,所以鲁建中和王梅也不知道真假。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响起了一阵吵闹声。
几人面面相觑起来,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鲁建中:“是不是你说的那个小曲来了?”
叶翠萍没有吱声,来就来呗,这怎么还吵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