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0i3z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從1983開始》-第七百六十九章 蹬蹬蹬蹬蹬蹬蹬蹬2熱推-z5wf1

從1983開始
小說推薦從1983開始
《云宫迅音》开头是合成出来的,很难说用哪一种乐器,也很难形容这种声音。
不过在黑暗中,这段旋律一起,全场轰动。这是所有人第一次,在现场听已经听了无数遍的东西。
“哇哦!”
“猴儿出来了!出来了!”
跟着便是“丢丢丢,蹬蹬蹬蹬蹬蹬蹬蹬,蹬蹬蹬蹬蹬蹬蹬蹬,丢丢丢……”
大幕已经亮起,正是《西游记》的经典片头。下面则是一支交响乐队,随着指挥的手臂挥动,“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哗哗哗!”
情不自禁的鼓掌,大家也不知为什么,反正就有一股子情绪想抒发出来。
画面里是云气缭绕的天宫瑶池,猴子醉酒,拧着小蛮腰摇曳生姿。跟着白鹤仙子跳舞,女声吟唱:“啊……啊……啊……”
许非也拍手,上辈子没看到,这辈子终于见着了。
全场气氛火热,旁边的李程儒张嘴傻乐,脑壳锃亮,道:“哎哟,这些老片子老音乐,就是折磨人。
你不听的时候没什么,一旦听进耳朵里,你就发现它从来没过时。”
“这么感慨?”
“废话!那会我还没到30呢!”
一首曲子3、4分钟,不长,跟着第二首《安天会》,就是天庭开宴时的配乐。一群神仙上台,当然嫦娥是没有了。
嫦娥的演员出身将门,在军方颇有势力,下海经商去了。
演完两首,师徒四人上来捧场,闫怀礼在其中。
后世的音乐会,六老师当众卖片,“春节过后,我和美国合拍的3D电影《西游记》马上开机……希望继续跟许靖清老师合作……”
现在卖不成了,六老师比较本分,还没变成章承恩呢。
之所以让他们先上来,因为下面是四人的角色歌,随后杨洁上台。她确实是位优秀的导演,古典文化颇有造诣,有自己的审美水准。
可惜后来放弃了这种审美,搞出了《西游记续集》。
现在续集还没播,她未受影响,只觉人生圆满,老夫聊发:“大家好,我是西游记的导演杨洁,作为许老师的一位老朋友前来祝贺。
许老师比较腼腆,不敢出来见面,只能我站在这串场。
不过我也邀请了一位特殊嘉宾,免得我一个人冷清,大家掌声欢迎!”
“哗哗哗!”
刘江上来了,普普通通一老头,都没瞧出是谁。
“刘老师好!”
“杨导好!”
“知道今天为什么把你请来么?”
“是啊,为什么呢?”
“可能有些朋友还记得,86年我们搞了一场《西游齐天乐》的春节晚会,大多数演员都邀请了,唯独没有你。”
“对对,我一直纳闷呢,为什么没有我?”
“因为过年嘛!大家看出来了么……这位是刘江老师,演阎王爷的那位。”
“哇哦!”
观众恍然大悟,有些对那场晚会还有印象。
“当时因为这角色,怕春节不吉利。这次特意给你打电话,把遗憾补上,来你看看,这现场,这些观众都怎么样?”
“嗯……”
刘江装模作样的踱了一圈,气质一下变了,凶恶猥琐,身子猛地一矮,凑到杨导跟前,竖起一根大拇指:
“高!实在是高!”
“哈哈哈!”
这一句,全知道他是谁了。
…………
“许总你在哪儿呢?”
“听歌呢。”
那边沉默片刻,道:“《初恋五十次》都准备好了。”
“那就开始吧,这点事还用我说?关键营造打擂台的激烈气氛,突出国产片竞争意识,满足观众的吃瓜心理。”
“吃瓜,您就爱吃瓜。行了,您听歌吧!”
电话挂了。
许非从厅外回到座位,台上已经进入后半段,全是抒情歌。
李玲玉正在唱《天竺少女》,小甜嗓,宝刀不老。李玲玉、杨岗岗,那也是爸爸辈的梦中情人呐!
“什么事儿啊?”李程儒随口问。
“贺岁片呗。”
“那《初恋五十次》?不是我说你,一听这名我就不爱看,我还是喜欢看葛尤的。”
“你本来也不是受众群啊,这是年轻人的片。葛尤明年就有了……”
许非算算时间,明年《天下无贼》,后年《大腕》,“嗯,到时候来帮忙。”
“吱一声就得。”
老李习惯性的翘腿,又放下,道:“话说兄弟我准备出山了。”
“怎么个意思?”
“我打算把做餐饮的盈余,拿来开影视公司,拍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再搞点收藏。”
他凑过来,神神秘秘:“金丝楠木知道吧,我准备玩玩。”
“嗯?”
“金丝楠木这东西高贵,冷门,符合我一贯低调的个性。现在都玩紫檀、黄花梨,特没劲,俗!”
“你这话让后台的女长老听见,能抽死你。”
“什么女长老?”
老李眨巴眨巴反应过来,哂道:“不屑与之为伍!就我们家,当初我妈养九个孩子,实在活不下去才卖古玩。
到我这,我敢说,从没倒腾过一件东西!”
老李很鄙视,道:“不说那个。我在京城玩老木头的圈里放出风了,只要有金丝楠木,多大我都收。
哎,你家里不是有……”
“嘘!听歌听歌!”
“不是……”
“听歌,《女儿情》!”
女你大爷!
艹!李程儒想抽他。
话说这货收了十几年的金丝楠木,两百多立方,打了一套大家具。其中有个三米六的朝服柜,雕着五爪金龙,是皇帝装朝服的柜子。
而那位女长老,紫檀博物馆,紫檀家具,什么御座宝座都有,后来还弄了个老京城十六座城门,按比例复原的。
中外土豪都有这习惯,动不动就仿古。咱们仿皇上,他们仿城堡贵族,好像一古了,就贼有格调。
许老师多接地气,也就弄半拉百花胡同……
“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女儿美不美?”
轮到吴静登台,献唱《女儿情》,温柔婉转,情浓的化不开。
大幕里放着电视剧片段,47岁的朱琳在侧台站着,很安静的看着那个女儿国国王和御弟哥哥……
那年一个33岁,一个27岁。给《知音》贡献了多少缠绵悱恻,胡编乱造的素材。
“说什么王权富贵?怕什么戒律清规?”
许非也安静的听,网上有很多梗,说小时候光顾看猴儿了。他倒没有,他第一次看女儿国就被迷住了,朱琳正儿八经的是自己的审美启蒙。
他往侧台瞧了瞧,一直没顾得上,现在铁定要合作一下。
“哗哗哗!”
《女儿情》获得了跟《云宫迅音》一样的掌声。
一个人听可能没什么,一群人听一首歌,而且还充满着回忆,很容易产生一种难以诉说的,温情带着淡淡伤感的情绪。
集体怀旧、超越创新,是文化产业的两大利器。
许老师不跪着要饭,一直都站着把钱挣了。这次是迎千禧,他不会没完没了的拿四大名著卖情怀。
特别《西游记》,堪称国内IP第一,什么妖魔鬼怪都来碰瓷。
18首歌,加上串场小段,也不过两个小时。
很快到了收尾,最后一首《敢问路在何方》,闫肃老爷子也露了一脸。他在台上讲,第一排开始骚动。
“许老师怎么还没出来啊?”
“许老师在这呢!”
“哎呀,许靖清老师!”
“快去找找!”
几个人赶紧到后台,发现许靖清在化妆间躲着呢。
“我的妈呀,您准备准备上台了。”
“结,结束了?反应怎么样,观众满不满意,坐了多少人啊?”
“您上去就知道了。”
“我,我……”
“快着点,费劲!”
杨洁吼了一嗓子,许靖清这才颤巍巍的起身,简单收拾收拾。前面主持人刚好在说:“让我们掌声有请……”
“哗哗哗!”
他从后台到侧台,从侧台迈出脚步,刚迈出去就觉得舞台上的灯怎么那么刺眼?现场怎么这么闷热?
朱琳上前扶了一把,搀着走到中间。
他再一抬头,好家伙,上下全是黑压压的人,“怎么,怎么上面也卖票呢?我以为没人来呢……”
底下轻笑,还有人喊:“不可能没人来啊!”
“从小听到大!”
“谢谢许老师!”
“哗哗哗!”
又是鼓掌。
许靖清没有30年的苦等,情绪仍然难以自制,穿着自己仅有的一件西装:
“我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想大哭一场。从《西游记》音乐写出来那一天起,我就想把它搬上舞台……真的我说不出什么来了……”
他一句感谢,一个鞠躬:“只能感谢大家,感谢支持我们的朋友,感谢,感谢……”
…………
四大名著音乐会,在迎千禧之际狠狠刷了一波好评。
这种根正苗红,不涉及敏感内容,群众又喜闻乐见的东西,领导们简直不要太喜欢!
时代传媒也抓紧制作纪录片,以及四大名著的再聚首节目。
《西游记》82年筹备,02年是20周年;《红楼梦》83年筹备,03年20周年;《三国演义》94年开播,04年10周年;《水浒传》94年开机,也是10周年。
反正硬靠,都是周年。
四个再聚首,时代传媒自己做,让《艺术人生》滚蛋去吧!白瞎了这么好的主题,除了人齐点,主持、编排、内容、情感一塌糊涂。
而许非看了四场音乐会,刚好到15号,贺岁片也要上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