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7u81好看的言情小說 漫遊在影視世界 線上看-第五百六十七章 幾千萬的買賣看書-wdof3

漫遊在影視世界
小說推薦漫遊在影視世界
前方是一座广场,再往那边是气派的办公大楼,上面白底绿字贴着“益盛药业”四个大字。
集安人都知道,益盛药业、康美新开河等是市里的龙头企业,主营的人参、蜂胶、鹿茸产品享誉海外。
现在,他们就站在益盛药业前广场上,那边是凳子方阵,总计有几百个。凳子方阵前面的舞台上,鲜艳的背景墙披红挂绿,中间是庆祝集安获国家卫生城市命名益盛药业庆典活动,暨缝纫机乐队开发区演唱会字样。
“跃哥,我们要在这里演出吗?”胡亮明知故问。
换上皮夹克皮裤,染了黑头发的杨双树拉开车门走下来,脸上带着浓浓的惊讶。
希希倒是一脸正常,没有丝毫怯场的意思。
孙彤从车上跳下来,看了一眼穿着工作服,正从车间和员工宿舍走出的企业工人说道:“嚯,排场不小呀,林经纪可真有本事。”
缝纫机乐队重组后的第一场演出就是在集安龙头企业园区,瞧观众起码有几百人,舞台布置看得出也很上心,这说明企业领导很重视他们。
想当初缝纫机乐队在集安七中的演出也有一定规模,但是论影响力,肯定不如益盛药业这样的龙头企业,毕竟下面的观众很大一部分都是集安本地人,社交圈比学生们复杂多了,只要这些人在朋友圈一转发,基本上全集安都会知道缝纫机乐队复活的消息。
现在看来,这位BJ来的经纪人可真有本事,不仅玩乐器在行,搞社交也是一把好手。
像是印证孙彤的想法一样,他们下车的同时,前面办公楼里走出几个西装革履,装扮气质一看就是领导的人径直走到林跃面前,跟他笑脸寒暄,然后在他的介绍下,又同胡亮、杨双树等人一一握手道谢,给足了缝纫机乐队的面子。
“看我们缝纫机乐队,在集安可真是声名远播啊。”胡亮没有得到林跃回应,于是把能够拿下这个演出机会归结于之前缝纫机乐队的表现。
“你当这些企业领导跟你以前接触的什么敬老院话事人,包工头,家政大姐一样啊?”孙彤瞪了他一眼,看见林跃闲下来了,赶紧凑过去追问:“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
林跃笑着说道:“很简单,只要你也能帮他们谈成一笔几千万的买卖,还不要任何提成,别说开演唱会,这些人管你叫姑奶奶都成。”
“……”
“……”
“……”
众人茫然。
不,应该说呆若木鸡。
几千万的买卖?
整个益盛药业一年营收八亿上下吧,一笔几千万的单子顶的上全体销售人员忙活半个多月了,关键是人家还不要提成,就想在全体员工面前开场演唱会,这是啥操作?帮企业赚完钱还送福利,像这种神仙,企业领导不把他捧着供着,那才叫一个傻呢。
“不是。”胡亮看到林跃往主席台走,赶紧追上去:“跃哥,这么大一笔买卖,光佣金都得上百万吧,说不要就不要了?”
林跃瞥了他一眼:“还记得我跟丁建国说的话吗?”
胡亮稍作思忖,想起来了,当初丁建国怀疑林跃的目的是借重组缝纫机乐队从她爸爸那里骗钱,林跃说他不屑于用这种手段搞钱,当时以为这句话背后的意思是指他会造原子弹,如今回头想一下,他当时的话与其说是解释,不如说是对自己赚钱的能力充满自信。
几千万的单子啊,不声不响地就谈成了,胡亮都不知道他啥时候去见买家的。
难不成……就是有时候一个人抱着手机点点按按,这就把单子谈成了?
“愣着干嘛?还不去搬器材。”
胡亮幡然醒悟,回头一瞧,老孙头搬着麦克风调音器往前面走,他赶紧走过去接过调音器,往舞台走去,眼睛里还带着一丝迷茫。
这什么人呀,还有不稀罕钱的。
不过,果然是大都会来的经纪人,交际能力是真强。
很快地,乐队的人和企业派出的几名工作人员把乐队演出需要的器材都搬到了舞台上,下面观众席几乎坐满观众。
对于这些在企业上班的人讲,日常工作和生活已经很累了,现在能够光明正大地偷懒,听听音乐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自然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
“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总之,谢谢大家能给我们这个机会为集安引吭高歌。”
林跃最后一个登台,说了非常简短的一段话,简短到下面的工人满面愕然,因为但凡举办庆典活动,做演讲的哪个不是啰里八嗦,感谢这个,感谢那个,感谢天感谢地,恨不能把祖宗八代中央地方都感谢个遍,说到下面的观众不耐烦才肯罢休,他倒好,一句话,一转身,坐架子鼓后面两手鼓槌咔咔一碰,猛地往上一撩,吊镲“嚓”的一声脆响。
演出就这么开始了。
胡亮手指划过琴弦,轻轻晃荡他那张大饼脸,双眉微微皱着的样子还真有几分深情与专注的魅力。
你总是提出问题,后面挂着ABC。
我填上ACDC,你却骂我是烂泥。
我只想保持本色,和少年的心气。
我淋着十一月的雨,听你骂我没出息。
为梦想灼伤了自己,也不要平庸的喘息。
我要的并不在这里,你给的答案没意义。
……
演出没开始的时候,下面的人要么在那儿刷手机,要么交头接耳聊明星八卦,再不然就是最近看了什么精彩的影视剧。
但是旋律一响,全场沸腾,尤其是20来岁的年轻人,手机不看了,游戏不聊了,在下面颠腿晃脑,大声叫好。
很多人拿起手机,站起来给他们拍照录像,转发分享。
微信朋友圈,快手,微博,还有企鹅空间。
企业方面还出了一支摄影小组,将今天的演出记录下来,准备加入企业文化的专栏里去。
林跃为什么把《都选C》作为开幕曲呢,也是有讲究的。
在集安这种小地方生活,又是药厂的工人,可想而知这些工人的文化水平,以一首《都选C》作为开幕曲,歌词配合轻快的旋律,更能激起他们的情绪,获得他们的认同。
一个小时后,最后一个音符随风远去,弦音渐不可闻。
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益盛药业的领导带着所有工人站起来为缝纫机乐队喝彩。
摇滚是会上瘾的。
一个词,酣畅淋漓。
真的是酣畅淋漓。
自九月中旬乐队解散后,他们就再没像今天这么痛快过。
胡亮冲观众席深鞠一躬,说了声谢谢,背着吉他向下面走去,脸上看不出是汗水还是泪水,反正眼睛红红的。
孙彤拽了他一把:“你哭了?”
“我没有,那都是汗。”说完头也不回地往那辆大破车走去。
杨双树从台上走下来,步伐很稳,腰杆儿挺直,一点看不出年迈体弱的样子,今天的演出倒像是把他的青春唤回来了。
老孙头迎上去,赶紧接过沉重的贝斯,想要在旁边扶一把吧,还被拒绝了。
林跃最后说了两句感谢的话,拉着希希的手从台上下来,又跟企业的领导说了会儿话,捧着一束鲜花回到大破车上。
看看欲言又止的孙彤,又望望累瘫的胡亮,说了一句话:“两个消息,一好一坏,先听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