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yhso優秀玄幻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460章 這簡直不能忍!推薦-30rwh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蛛网上,池非迟在机械蜘蛛腹部滑过时,除了用镰刀在机械蜘蛛腹部划了一道,左手还悄悄在机械蜘蛛腹部和后两只脚上快速贴了胶带条。
就是他之前跟阿笠博士一起做的自发热胶带!
除了机械蜘蛛腹部和后脚,蜘蛛本人背后也被他之前趁机粘了一条细细的胶带。
胶带条散发的热量不多,但很均衡,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这也是他为对付蜘蛛准备的。
如果蜘蛛混进人群里,或者跑到周围温度与人体相差无几的地方,他的热眼就被废了。
而只要贴上胶带条,盯准那条绿偏黄的细线,就能一直锁定蜘蛛本人和这只机械蜘蛛的位置!
蜘蛛见池非迟被机械蜘蛛分散了注意力,总算从粘着不放的追砍中脱身,袖子里飞出一根蛛丝,粘住远处一道蛛网,让蛛丝拉动自己离开的同时,嘴角露出冷笑,右手伸进怀里。
他之前还想催眠一下这家伙,不过距离最近的一次追砍之下,他抬眼看清了。
这家伙居然戴着挡了眼睛的面具!
对方根本看不见,不仅声音引导没用,他面具上的红灯也没用。
一个人看不见、在狂躁的音乐声中也听不见,那到底是怎么锁定他的?
红外探测?
无所谓了。
这家伙绝对没想到吧,他还带了枪!
在蜘蛛右手伸出怀里的同时,三张黑牌前后飞出。
一张切向蜘蛛的手腕。
一张切向拉蜘蛛离开的蛛丝。
最后一张飞得慢一些,在蜘蛛为了避免右手手腕受伤、将手往上抬了一些的时候,切进枪管中。
由于拉动自身的蛛丝被切断,蜘蛛也朝下坠落。
池非迟已经从机械蜘蛛身旁脱身,跟着跃下蜘蛛网边缘,镰刀再次朝蜘蛛砍去。
从打斗开始,他就没用过飞牌,一直近身缠斗,面对蜘蛛飞出的铁针也是能躲则躲,就是为了留底牌。
双方都是手段奇多的挂比,必须要计算清手中的牌,在最合适的机会打出去。
蜘蛛在往下坠落的同时,袖子里再次弹出蛛丝绑上旁边大楼的铁杆,稳住下降的身形。
池非迟黑袍下,左手也丢出一道细锁链,栓住上方的蛛丝,在蜘蛛上方悬空时,镰刀再次挥砍过去。
蜘蛛手里的蛛丝延长,带着自己往下继续往上降落,让本该腰斩他的镰刀从头上砍过,将旁边大楼的玻璃砍得粉碎。
攻击被躲开,池非迟也不意外,没有跟着下坠,反而让栓在左手腕上的铁链拉着自己上升,回到上方蛛网上。
双方第一次将距离拉得这么远。
蜘蛛心里却骤然不妙的感觉,对方明显做足了准备,他可不信对方没有拿枪。
之前,对方左手要控制锁链,右手要拿镰刀,空不出手来,但如果回到了蛛丝上,有了落脚点,就不需要再用左手控制锁链了……
果然,那个黑袍人在回到蛛网上后,立刻换了左手拿镰刀,右手一把枪的枪口露出黑袍,对准了他。
“咻——咻——咻——”
三颗子弹快速打出,冲蜘蛛的手、头、脚打去。
池非迟这是防备蜘蛛穿了防弹衣!
蜘蛛脸色一变,咬牙立刻让蛛丝回升了一下,拧身背对着枪口。
一颗子弹打在蜘蛛后背,并没有穿透。
剩下两颗子弹,一颗从蜘蛛腰侧飞过,一颗从蜘蛛脚下飞过,呯呯打碎两块大楼的玻璃。
池非迟轻嗤了一声,这混蛋果然穿了防弹背心。
……
大楼里,中森银三正带着一群警察爬大楼。
池非迟和蜘蛛已经打到忘了外界的声音,但那狂暴的重金属音乐一直没有停止。
“I feel it deep within(我像是被困在深潭里)!It’s just beneath the skin(在这副皮囊下)!I must sonfess that I feel like a monster(我必须坦白,我就像恶魔)!I hate ……”
一群警察听得都忍不住跟着节奏微微点着头,往楼上爬。
“呯!呯!”
旁边的窗户突然碎裂。
玻璃碎片纷飞,中森银三前方的地上多了两个还在冒烟的弹孔。
中森银三停住脚步,脸色在一瞬间变得铁青,总算明白过来,那两个人不像基德一样,从来不杀人。
两个人都带着枪?这简直不能忍!
“撤——!!!”
这已经不是他们搜查二课能应付的了。
他要上报,让警备部特殊奇袭搜查队出动,还有第四机动队、第六机动队……!
而现在已经有附近的民众被音乐声惊动,他们必须先回去保护民众安全。
……
大楼外,蜘蛛已经准备撤了,让机械蜘蛛悄悄跑到前面织网,用蛛丝拉着自己飞离。
池非迟也拉了蛛丝,跟着搭‘顺风车’。
想跑?不行!
随着两人远离,音乐声也跟着远离。
白马探一手扶墙,揉了揉眉心,抬起头,长长松了口气。
那震耳朵的噪音总算离远了……
黑羽快斗靠墙站在一旁,放下捂住耳朵的双手,也跟着松了口气。
他一点都不想跟上去凑热闹,不仅危险,还折磨人……
“……是!他们已经离开了,跟着音乐声搜寻就行了,重金属音乐,唱着我是恶魔什么的!”中森银三带着一群警察风风火火下楼,对着对讲机那边咆哮,“另外,请让电视台和广播配合,通知民众,听到音乐声立刻到屋里躲好,不要接近窗户!那两个混蛋身上有枪,我再重复一遍,不要让民众接近窗户!”
黑羽快斗又默默捂住耳朵。
“中森警官!”去找基德的小队又折返回来,“我们过去的时候,基德已经不见了!”
中森银三刚点了点头,白马探就神色沉重地迎了上去,“那两个打斗的人里,其中一个是世界顶级杀手……”
相比起基德,蜘蛛才是危险人物!
“我知道了!”中森银三感觉耳边还有狂震的音乐,下意识地大嗓门喊了一句。
白马探刘海的发丝被咆哮吹得飘了飘,面无表情。
他就是提醒一句,不用吼他吧……
“根据警察厅的消息,另外一个家伙是赏金猎人七月!”中森银三继续咆哮式说话。
黑羽快斗转头看向那两个打斗的人离开的方向,还能隐约听到一点音乐声。
还真是他那个日常一脸冷淡的老哥啊。
等会儿要不要用怪盗基德的身份跟上去,看看能不能帮忙?
呃……
还是算了吧,那音乐不仅震耳朵,节奏还嗨得吓人。
他怕池非迟是脑子突然抽了,嗨过头连他一起砍。
他等会儿还是偷偷溜走,先去找红子把宝石要过来再说。
白马探默默挡了一下耳朵,才继续问中森银三,“他们怎么对上了?”
“好像是那个蜘蛛突然发帖挑衅七月!”中森银三咆哮,“大概是他们正好在附近约战吧!真是的,约战不会找个僻静的森林吗?”
请不要吼了……
白马探得到想要的情报后,无语远离了中森银三,摸着下巴思索。
他很清楚,不是那两个人正好约战在这里,蜘蛛是冲基德来的。
也就是说,蜘蛛跑来日本杀基德的同时,还忍不住手贱发帖子挑衅了一下日本当前正火的赏金猎人七月,结果就被七月堵在美术馆外面砍?
啧,这是觉得日本的赏金猎人都是菜鸟?
咳,好吧,他在今晚之前,也是这么想的,不过看过七月那恐怖的身手和反应能力后,他已经不这么想了。
而且七月好像可以免疫蜘蛛的幻术?
总之,手贱真的要不得,也不知道蜘蛛现在有没有后悔……
……
蜘蛛很后悔。
蜘蛛肠子都悔青了。
身后黑袍人一直紧追不舍,还不时从大楼间跳到他前面,逼他改变原本的逃窜方向,而围绕他的音乐声从来没停过……
“The nightmare’s just begun(夜魇才刚刚开始)!I must ……”
两人掠过一座大楼,互相呯呯嘭嘭交手,毁坏一排玻璃后,又继续往前,再度掠过一座大楼。
“I I feel like a monster(我、我就像是恶魔)!I I feel like a monster(我、我就像是恶魔)!……”
“I I feel like a monster!”
一座大楼楼顶,伏特加听着炸裂的音乐声从下方掠过,忍不住跟着唱了一句,转头对琴酒感慨道,“拉克今晚好像很高兴啊大哥,我从来没听过这首歌……”
琴酒沉默,看出手机看时间。
晚上,10:37。
无法反驳,这首没听过的歌真的嗨得不一般。
不过,歌不是关键,关键是警方快来了,还会是特殊奇袭搜查队。
他不信拉克不清楚这一点,但拉克似乎还打算追下去。
已经打了37分钟,要是再继续下去,等两个人体能消耗得差不多,只怕是双双落网的节奏。
这可不在他们说好的范围内,原本警方出现就可以直接撤了的,赌局胜负自然有人判定。
拉克不会失控了吧?
琴酒眼皮跳了一下,给那一位发着邮件,转身朝天台入口门走去。
“大哥?”伏特加疑惑跟上,“我们这就走了吗?”
不再多看会儿热闹?
热闹多好看啊。
那两个人就像是飞在空中打的……
琴酒侧目看了看伏特加,突然觉得心累,低头看了一下那一位的回复,拨通电话,“基安蒂,准备行动……”
“琴酒?都已经快11点了……”那边基安蒂道,“好吧,我知道了……地点呢?嗯?你在酒吧吗?”
琴酒关上身后天台大门,挡住渐远的音乐声,又沉默了一下。
地点?
那两个人移动着打的,而且移动方向也没个规律,他怎么知道等会儿会打到哪里去?
“先准备一下,搭直升机过去。”
他,选择高空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