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qv1u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全境污染 ptt-第四百二十章 被獻祭者(1/3)看書-0ik6v

全境污染
小說推薦全境污染
听到两人的死因,夏仁顿了顿,借口让老医生先离开,然后试图对两具尸体使用寒冰奴役。
但是被奴役的尸体就像是两具僵硬的傀儡,甚至都没有一点自己的意识,更别提会给夏仁提供什么情报了。
“这是怎么回事?”
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
莉莉踮起脚尖,伸出小手戳了戳两具覆盖着冰霜的尸体,稚嫩的嗓音说道:
“空的。”
空的?
夏仁皱了皱,他记得莉莉上次这么说,是在东浦市的时候,面对那个感染了非典型恐虫症的三号病人。
对方梦境里的花朵失去了花芯,表现在现实中的影响,就是她的意识完全丧尸,成为了植物人。
花芯代表的,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灵魂”一样的东西。
难道这两具尸体的灵魂,也消失了?
……
……
“你有什么头绪吗?”
离开医院,秦芸问道。
夏仁摇摇头:“还没有,不过类似的案件在马里兰大都已经连续发生了许多起,并且受害者大多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尸体上都有不同程度的灼伤,但是案发现场并没有燃烧痕迹。应该是异派,或者是有哪个像刘淮一样的变态在流窜作案。”
“我们接下来去哪?”
秦芸又问道。
接下来去哪……
夏仁沉思了一会儿。
最近发生的事情还真不少。
一方面,答愿镜不止一次在自己身边出现,挑衅意味十足,根据已经掌握的信息,在答愿镜逃跑以前,它一直被收容在赵明月的家里,而且和其他已经被自己收容的物品不同,答愿镜表现出了异常的活跃性。
答愿镜不像上吊之绳和无根之水一样,类似死物,它是可以明确用语言来交流的,也就是说,只要抓到它,夏仁或许就可以问出许多关于自己过去的信息,其中就包括赵明月的。
夏仁太想了解赵明月了。
从医院复苏那天下午见到的赵明月是否真实,为什么偏偏是她引领自己走到那个房间,她到底是什么身份,和自己是什么关系,为什么那个房产证上会有他们两个人的名字?
还有,她现在,究竟在哪里?
那条绿色的河流,在哪里?
可以说,夏仁只有找到赵明月,才能彻底知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一切才能够真相大白。
同时,答愿镜也是系统任务中,那需要抓回的七个出逃的收容物之一,找到对方,就能够获得一个古梦碎片,获得可控畸变。
经历过基金会总部的哪一趟危险旅途,夏仁深刻体会到了在这个荒诞的世界中,自身实力的重要性,古梦对于他来说,是风险最低,收益最大的提升实力的方法,没有之一。
综合种种考虑,答愿镜对于夏仁来说,是无法放弃的目标。
但另一方面,从房屋中介的种种表现来看,这个留着山羊胡子的B级调查员似乎也有些不同寻常,他仿佛也知道不少自己的事情,从他在东浦市的时候悄悄在杯底塞下那个纸条,指引自己前往父母出事的地点这件事,便能够看出一些端倪。
如果找到房屋中介,同样也能解答夏仁当前的一部分疑惑。
现在问题在于,他该把重心放在哪一边。
没有犹豫多久,夏仁做出了决定。
先找到房屋中介把问题问清楚。
他这么做决定的理由有三个。
第一,相比较答愿镜神出鬼没的特性,房屋中介身为基金会的调查员,且目前还没有要背叛基金会的迹象,显然更加好找一点。
第二,房屋中介正在调查最近的连环杀人案,夏仁看过尸体,也认为大概率是某个未知的异派所为,即便最终没有找到房屋中介,如果能够顺藤摸瓜查清楚杀人案背后的异派,就有概率得到异派所持的秘典。
他的《玄君七章秘经》第一章仙砂还魂箓,只剩下百分之十的进度就能完全解锁,阅读一本秘典应该就能够满足要求了。
也就是说,即便最终寻找房屋中介失败,夏仁也不至于全无收获。
至于第三个理由,其实并没有那么复杂,单纯是因为夏仁的直觉告诉他,房屋中介有可能,比答愿镜还重要。
既然已经做好了决定,那剩下的问题,就是该如何找到房屋中介了。
本来夏仁的等级超越对方,是可以通过黑色手机,利用基金会直接定位房屋中介的,但之前实际操作以后,夏仁才惊讶的发现,那个始终表现比较低调的房屋中介,竟然以B级的等级拿到了传奇称号,这导致他没办法定位对方,只能用最笨拙的方式去寻找。
“既然他在调查异派的话,那只要我和他做同样的事情,说不定就会碰面。”
当然,这是建立在房屋中介并没有故意避开自己的情况下,如果他不想要见到自己,那么夏仁找到他的难度同样不小。
“没有一件事是简单的啊……”
夏仁感叹道。
他们站在医院门前的街道上,周围来来往往的人中,大部分都是金发碧眼,带有显著的西洲人特征,黑发只占了其中不到三成的样子。
最高联盟政府已经成立一千多年,五百多年前蓝星上最后一个独立国消失,彻底完成了大统一。
虽然经历了这么多年的融合,但是各州人自古以来养成的生活习性还是很难改变,所以选择在其他州定居的毕竟还是少数。
“咱们要不要先找个地方住下?”
秦芸提议道。
夏仁点点头,顺便弯腰将莉莉抱在怀中,让她坐在自己的臂弯上。
夏仁喜欢抱着莉莉,尤其是感觉到焦虑的时候,莉莉身上的触感总能使他不由自主的放松下来。
他们正要离开,夏仁忽然察觉到一丝污染气息。
这污染气息并不强烈,因为实在太过微弱,甚至很难察觉,就连夏仁也是断断续续的才能感觉到,很像是……感染了非典型恐虫症的病人。
“难道索里市也出现了病例?”
他原地站住,目光开始在街道上搜寻。
这里是医院的大门处,所以对方有可能是来看病的,说不定是拥有显性症状的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