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qpyr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柯學驗屍官》-第374章 柯南出動-z7yrk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
柯南终于得偿所愿,暂时从童养夫转职回名侦探。
他很快进入工作状态,表情也变得自信而认真起来:
“林,这个案子你怎么看?”
柯南首先问起的还是林新一的看法。
林新一是嫌疑人也是案件的亲历者,他的见闻和想法对调查非常重要。
“这个案子…”
林新一有些无奈地回答道:
“最大的可能,就是纯粹的意外猝死。”
“首先,张田先生的症状符合意外猝死。”
“其次,我在抢救他的时候,为了方便他胸廓运动呼吸,顺手脱掉了他的上衣。”
“所以我也稍稍留意过:他身上,至少是上半身,还没有发现任何肉眼可见的可疑外伤。”
“这样一来,意外猝死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猝死也分两种:第一种是容易理解的疾病猝死,比如说心脏病、脑血管病。“
“第二种就是所谓的‘抑制死’,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虽然林新一的确没对张田先生动手。
但抑制死这种死法也分很多种情况…
有些人都不用动手,情绪一激动起来,生气都能把自己活活气死——比如说王司徒。
遭到惊吓也能被吓死的——比如说夏侯杰。
甚至还有把自己帅死的——比如说卫阶。
这些也都属于抑制死。
即使没挨上打,也照样能猝死。
“现在张田先生还在抢救,是死是活还很难说。”
“而医院那边没传来消息,我们也无法确定他到底是疾病猝死,还是抑制死。”
“如果是前者,那此案就跟我没有关系。”
“如果是后者…我恐怕是多多少少得吃上点亏。”
张田先生毕竟是跟他纠缠的时候猝死的。
要是最后查不出什么疾病因素,家属肯定不会接受张田先生毫无缘由猝死的事实,从而把林新一视为诱发其猝死的罪魁祸首。
NBA之人型坦克 坦克01
国内又不是没有出现过,劝阻老人吸烟劝阻老人吸烟,使老人情绪激动发病死亡,结果被死者家属讹上的故事。
而张田先生家里还正好缺钱。
人穷志短,谁知道他家人会不会以为由,趁机找他“要账”?
林新一要是也像这样被对方家属纠缠上了…
不管最后官司打不打得赢,最后要不要赔钱,他的名声都得受到不小的影响。
“其实经济损失、名声受损,这些我也能勉强承受。”
林新一倒是还算看得开。
他主要考虑的还不是自己,而是这起案子背后的真相:
“现在首先要搞清楚的是,张田先生的猝死到底是不是意外。”
“柯南,这就得交给你来查清楚了。”
“嗯。”柯南点了点头,又试探着问道:“那你觉得…这会是有人给他下毒么?”
“的确有不少药物,能实现这种类似猝死的效果。”
“这个问题也不用我们胡猜,等医院那边传来抢救结果,应该就能得到答案。”
“但我个人认为,此案属于他杀的可能性不大。”
林新一再次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张田先生是在电影院里出事的。
而村松老板已经拒绝出售影院,那些影院员工都可以保住自己的工作,完全没有必要再仇视这位张田先生。
既然不是影院员工干的,那难道是在场这些客人之中,其实还潜藏着张田先生其他的仇人么?
这种可能性的确存在,但很小。
“其实,在我可能…”
“张田先生如果出事,最大的可能也是自杀。”
“因为他现在混得很惨,甚至可以说,差不多被高利贷逼上了天台。”
“但问题是,他这种心脏骤停的猝死征状…看着又跟自杀完全沾不上边。”
林新一把自己知道的全都告诉了柯南:
自杀、他杀都不太可能,最可能的答案就是意外。
但无论是对法医,还是对侦探来说,“意外”两个字都不是能随便用的。
“我明白了。”柯南点头表示了解:“我会查清楚真相,确定这是否真是意外。”
“不过,我还有问题要问——”
“在你抢救张田先生的时候,我在旁边看见,他头上和脸上好像挂着不少水珠。”
“这是一开始就在他头上的,还是他发病倒下之后,出的虚汗?”
林新一想了一想,回答道:“一开始就有。”
“好的…”
柯南迅速展开思考:
放映厅里冷气很足,温度不高,甚至说有点冷。
而放映厅外的影院大厅也有中央空调降温,肯定不会让人热得出汗。
既然如此,那张田先生头上的水珠…很有可能不是汗,而是水。
“他来放映厅看电影之前,是不是先去过卫生间,洗过脸?”
柯南大致猜测出了张田先生在进入放映厅前的行程。
于是他很快告别林新一,走出放映厅,想要赶去男卫生间,寻找张田先生可能留下的痕迹。
但柯南还没走出放映厅多远,很快就注意到了走廊地板上残留的一串水滴:
“这串水滴…会是张田先生行走时留下的吗?”
这串水滴一直指向放映厅,而刚刚汇聚到放映厅里的人身上都是干的——
也就是说,这串水滴很可能就是张田先生留下的。
想到这里,柯南当即循着这串水滴,缓缓地向前摸索前进。
结果…
还没找到什么线索,就先撞见了灰原小小姐。
灰原哀竟是也在这走廊上,而且还蹲着身子,跟他一样,细细观察着地面上的水滴。
“灰原,你怎么在这?”
柯南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要婚姻干嘛 十年瑾
第壹毒妻,妖孽夫君別腹黑
他刚刚在那忙着求林新一同意自己参与调查的时候,灰原哀好像就已经不见了。
难道说…她早就自己偷偷跑出来调查了?
“嗯。”灰原哀头也不抬,淡淡地给出答复:“卷进这个案子的是林新一。”
月夜神祈 黄莉可
“交给其他人调查,我不放心。”
“好吧…”柯南轻轻一噎:
他好不容易接了个案子,竟然还是被人抢先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饥肠辘辘时被舍友不由分说地抢着吃了一口自己刚打开的零食,让人心情很是憋屈。
但柯南大侦探还是很快调整情绪,拿出了专业风采:
“你有什么发现吗,灰原?”
云山玉水志
冰山王妃太难驯
“有…”
灰原哀仍旧在观察着地上这串水滴:
仙塵渡
“就是这串水滴。”
“柯南,你也应该注意到问题了吧?”
“嗯。”柯南的笑容悄然变得自信:“如果这串水滴是张田先生留下的,那就能说明不少问题。”
“因为…这串水滴周围的‘毛刺’,非常均匀。”
他用的是法医现场学中,分析滴落状血迹的方法。
所谓滴落状血迹,血液在重力作用下,滴落到物体表面形成的血迹。
因为血迹滴落的物体表面都不是足够光滑的,所以当血滴滴落并与地面发生碰撞时…
滴落血迹的周边就会出现“☼”状的“毛刺”。
“原来你也懂这个。”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可你不是说…要坚持当你的大侦探,不想跟着林新一学痕迹分析么?”
灰原哀面不改色地说着让人难堪的话。
“咳咳…我才没有刻意去偷学啊…”
“是之前在电车站抢劫杀人的那个案子里,他跟我提过这些而已。”
柯南脸色涨红地为自己辩解,然后又努力地把话题给引回到对水滴痕迹分析上来:
“总之,水滴和血滴其实比较类似。”
“如果这些水滴是在张田先生正常行走的时候,从他身上滴落的话…”
红色风暴之侵掠者
“那这些水滴周边的‘毛刺’,应该会显得长短不一才对。”
人在行走过程中,身上掉落的水滴会带有一个水平方向的速度。
水滴掉落地面,液体就会更多地向速度指向的那个方向汇聚,而那个方向形成的毛刺也就会更长。
可张田先生留下的这串水滴,其周边“毛刺”都是相对均匀的。
这属于静止状态下垂直滴落的液滴,才会呈现出的状态。
“但张田先生当时肯定不是在静止状态。”
“不然也就不会形成这么一长串,一路指向放映厅方向的水滴了。”
“所以,这种毛刺均匀的水滴形态只能说明…”
柯南信心十足地给出答案:
“他当时的行走速度很慢,慢得几乎是静止。”
“再加上这些水滴和水滴间的间隔距离较短,就更能确定,张田先生当时走得很慢。”
因为很难确定水滴滴落的频率,不知道要隔多久时间,才会有一滴水从张田先生身上滴落。
所以单单从水滴间隔距离上,是不能科学判断其行走速度的。
但把这水滴间隔距离,结合上水滴边缘的毛刺形态,得出的结论就能称得上是科学可信了。
“为什么张田先生会走得这么慢呢?”
柯南自言自语地提出了疑问。
灰原哀也随即说出了她的猜测:
“因为,他的身体在当时就已经出了问题。”
“张田先生不是突然发病猝死,而是在进放映厅之前,甚至更早,身体就已经出现了让他难受不已的强烈症状。”
“所以张田先生根本就走不快。”
“他只能扶着墙,一点一点地慢慢往前走。”
“直到后来,他感到身体稍稍有所好转,才能不用靠墙,自己独立行走。”
灰原哀这么说着,还为柯南补充上了一份推理:
“而这就是为什么水滴刚开始是沿着墙壁低落,后来才稍稍和墙壁拉开距离的原因。”
复仇在何年
“总之,我们的这位病人早就‘犯了病’。”
“而且,张田先生,他自己知道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