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880b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笔趣-731. 最後的評審!第十八號評委出場熱推-os21u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
那个时候的肖邦音乐,就是这般。
丑妃亦倾城
纤巧超脱的优雅飘逸在音乐最后的尾声尽显无遗。
亚当斯堪称演奏大家,一曲三乐章,完整的为第十七肖邦大赛的赛场画上了一个最圆满的句号。
如果是为了证明自己,他今天在全世界最大的钢琴赛场已经做到了。

“哗——————————————————”
掌声掌声。
观众们已经忘记今天他们已经多少次将双手拍响,他们不知疲倦着。
掌声掌声。
亚当斯谢幕离场,马瑞克带领波兰国家交响乐团集体向台下鞠躬。
掌声掌声。
帕罗肯上台做比赛结束的致辞,他语气激动,神色飞扬。
掌声掌声。
观众们移步音乐厅外的一楼大堂,半小时后,终极揭幕将在那里。

镜头记录着赛场最后的喧闹,直到所有观众退席离去。
空荡荡的大厅里只剩下17名评委。
他们在整理着最后的成绩。
片刻后。
老公证员带着他的助理,不知从哪个角落出现在了舞台的下方。
跟随在他们身后的是指挥马瑞克,他将作为第十八名评委参与决定决赛阶段最佳协奏曲的获奖者。
儒术
试炼之王 天国伊始

此刻,硕大的音乐厅变成了一个巨大的会议室。
每一名评委都在检查着最后的成绩。
整理好成绩的评委将打分表塞进牛皮档案袋,然后等待其他的评委。
时间一秒秒过去,一个又一个评委收笔封袋。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五分钟后,只剩下四个评委还在继续。
俄国大胡子,布兰哈诺,安杰依,阿格里奇。
没有人打搅他们。
四人中,俄国大胡子是第一个结束打分的,他最后在66号选手的名字旁写下‘23’。
然后在57号选手的名字旁也写下‘23’。
阿格里奇接着俄国大胡子的动作也动了笔。
57号—‘24’
66号—‘23.3’
接着,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安杰依与布兰哈诺这对师徒。
阿格里奇有些紧张,心情也有些复杂。
从内心来讲,她并不喜欢57号选手今天所带来的舞台表演,老实说她有些失望,她不明白57号选手为什么忽然要在最后一场用一种绝对掌控舞台的方式去演奏,这不是她心目中肖邦音乐的样子。
57号选手在她看来是那么的富有才华和天赋,可对方偏偏攥死了音乐流动的命脉。
但她给对方一个她在决赛阶段给出的最高成绩。
原因无它,只因这是比赛,57号选手在最后一刻爆发出对赛场的全面统治力让她无法抗拒。
大叔我好疼
她必须遵照赛场的规则,同样的错误她不会再犯第二次。
在她心目中,如果最后的冠军不是57号选手,她实在想不出有谁的整体表现能在他之上。

安杰依也动笔了,到了这一刻,他也无需在等待了,他已经做了一切安排
剩下的就看其他国评委是否能按照他的预测进行打分。
看完了秦键和亚当斯的表演,他依然觉的埃德蒙多有较大的赢面。
秦键的演奏放在公众视角并不讨喜,亚当斯的第一乐章明显又受到了秦键的影响。
从他的角度出发,埃德蒙多今天可以说是完全靠自己的表现拿到了最后的3分赢面,观众的反应很好的说明了埃德蒙多的演奏是大家更为喜欢的。
尽管他默认秦键的全局把控已经超脱了赛场的范畴,但有些东西他不明面承认,就无人可以指责他。
落笔,他为埃德蒙多打下了24分,这是他通盘考量能为埃德蒙多打出的最高分,他已经做好安排,埃德蒙多至少可以获得一个满分。
根据往届的经验,他不相信还有別的选手能获得超过两个满分。
所以他只用尽可能的继续拉高埃德蒙多的平均分就可以。
接着他在秦键的分数下打上了23.2,这个成绩相较埃德蒙多的成绩或许有点低了,但艺术评判本就是主观的,他深知这一点。
而且他为另外进入两名华国选手都打了22.5分以上的成绩,所以即便结果公布也足以证明他对于华国选手的公证。
更何况两个大奖都已经落到了华国选手身上,这一趟华国人已经赚的盆满钵满了。
一切都变的像是顺其自然了起来,安杰依微笑着最后在亚当斯的名字后面写上了22.5。
对于德奥派钢琴,他从来都瞧不上。
落笔封袋。
安杰依结束打分。
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人,布兰哈诺还在沉默。
默示录学院 音符韵
他已经为亚当斯打好了成绩,可对于秦键他迟迟下不了笔。
纵观11名选手的决赛发挥,他最喜欢的是瑞琪儿的协奏曲。
但肖二在他看来完全没有办法和肖一相提并论。
演奏肖一的选手里,埃德蒙多立的音乐形象虽好,但经不起推敲。
亚当斯最全面,是赛场上最能体现出演奏者综合水准的演奏。
秦键独树一帜
他觉得秦键的肖一现场已经远远超过自己当年夺冠时的水准。
他必须承认在秦键身上,他看到了未来肖邦国际化的演奏范本。
对于这名华国年轻选手,从一开始得知对方是沈清辞的弟子时,他就将对方视为特殊选手看待。
或许是因为当年的一些情结。
他此刻很想知道如果是沈清辞坐在他的位置,会如何打出这个分数。
又是一分钟过去。
布兰哈诺终于提笔落字。
封袋。
他不确切自己最后的决定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
但作为肖邦大赛的评委团主席,他应该把目光放到更远的地方。
他觉得老师还是错了。
肖邦,应该是属于世界的。
音乐本就该是属于世界的。

随着布兰哈诺的封袋,老公证员依次收走了每一个评委的牛皮袋。
第十七届肖邦大赛的最终结果此时就在他的手上。
他只需与助理算出十一名号选手的最后得分即可。
“开始吧,各位。”
这时马瑞克凑上前来,此时他看起来不再像前天音乐会闭幕致辞那般精神。
三世轻狂:一只小妖出墙来
他这两天可累的不轻。
他的话音刚落下,阿格里奇率先法言道:“66号。”
“12号。”
布兰哈诺接着提出。
“15号。”
卡夫挺理智的声音。
格里贝克听到这前三个号码,目光闪动了起来。
他有些诧异,前三个号码里面竟然没有57号。
在场所有人都明白,这个投票最佳最佳协奏曲的环节就是评委们摊派公开站队的最后环节。
通常来讲没有评委会提议把最佳协奏曲颁布给A选手却给B选手打更高的分数。
他有些为57号担忧了,
“57号。”
他举手道,但他的声音接着就被掩盖了下去。
“66号。”
休伊特也表态了。
“12号。”
安杰依站队了布兰哈诺。
“66号。”
俄国大胡子像是要与波兰评委们针锋相对。
“66号。”
另一名俄国女评委也举起手。
现场进入沉默,一半以上的评委均表态。
场面一幅冠军就要在12号与66号之间产生的感觉。
片刻。
“57号。”
马瑞克淡淡的声音打破了安静。
新一轮的争论再次开启。
..
另一边,老公证听着一旁的激烈争论,手里计算着选手们的得分。
他觉得没有哪一届比赛比这一次更富有戏剧性了。
当他拆开布兰哈诺的牛皮袋时,他觉得更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