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ms9精华都市言情 塵封九界 線上看-第一百九十七章 富公子的規矩鑒賞-s7uij

塵封九界
小說推薦塵封九界
半个时辰后,富公子带着伶月又沿着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台阶走了下来。
山顶的议事厅中,宋之书同美妇人同时露出了笑容。
“宗主大人。”
“娘娘。”
两个不同的称呼同时响起。
棺人,别过来 乔夜玫
美妇人撩了撩秀发,拉开议事厅的大门,对着下山的富公子和伶月挥了挥手,仿佛同宋之书说,又仿佛自言自语。
“这里是我的家,就别喊我娘娘了。”
“好久没回来,家里一点都没变。”
“有家,真好啊!”
宋之书跟了几步,却始终慢美妇人半个身子,看着那个绝美的背影,眼神有些恍惚道:“凡间有句俗话,说六十还得要个妈,八十还得要个家。如果不是娘娘,恐怕这个家早就散了。”
美妇人也懒得去纠正宋之书对自己的称呼,蓦然转身,重新进了议事厅。
“再等等吧,用不了多久了。只不过,这位富公子真的可靠么?”
宋之书点了点头道:“早就查过了,他同钱家决裂,自废修为出的家门。虽然不知道是怎么恢复的,但自废修为是事实,能确定。”
豪门蜜爱:高冷总裁甜辣妻
帝後兇猛:陛下請下榻!
美妇人还是有些怀疑:“有没有可能是联合起来演的苦肉计?”
“有想过是苦肉计,但是富公子这些年,一直在做断钱家财路的买卖,而且咱们在钱家的内应传来的消息是,富公子自废修为离开钱家后,已经被钱家从族谱中除名。”
“而主张把他从族谱中除名的,是他的父亲,钱三金。”
“如果舍些财产演苦肉计,钱家舍得。可把一位天赋如此高,并且完全掌控异象的天才从族谱中除名,不太可能。”
宋之书说完,又开始疑惑道:“说起来,这富公子实在是怪异的紧,别人做买卖想赚钱,他却成天想着怎样去赔钱。”
“可偏偏想赚钱的都赔了,而这个想赔钱的却一直在赚。”
宋之书的话,让美妇人想起了富公子的规矩,顿时有些无语。
富公子的规矩,稳赚不赔的买卖不做,赚多赔少的买卖不做。要做就做稳赔不赚的,做赚少赔多的。
所以谈买卖前,得让他知道他能赔多少,赔钱的几率有多大。
“算了,怪就怪吧,不去琢磨了。只要咱们知道富公子是真心实意和钱家作对就够了!”
与美女总裁同居的日子 两个大馒头
“是不是,上面的压力又大了?”宋之书试探问道。
美妇人点了点头,严肃的说:“天荒内乱,玄帝不管不顾,站队的人越来越多了,就连钱家都站到了三皇子自边,形式越发糟糕了。”
“天下黄白物,半数中央境,中央黄白物,半数出钱家。”
火爆青春 葉星尊
“确实,有点难了。就看看咱们这位新盟友究竟有多大的能量吧!”
宋之书同样满脸严肃,又回望了一眼。
仿佛透过议事厅的大门,仍然可以看到富公子的身影
……
台阶上,富公子一如来时,揽着伶月,缓步下山。
“公子,咱们真的要插手么?”伶月有些不确定的问着。
有些事,插手容易,但想退出来就难了,想全身而退?那更是难上加难。
富公子眉宇间有些忧愁,回头看了一眼山顶,慢悠悠的说道:“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何到了我这里就只剩可恨了?”
说着,藏在袖子中的手攥了攥那条印着钱家独有印记的布条。
布条是一个本应该和他关系最为亲密,但却成为敌人的男人给的。
異聞錄之每夜壹個離奇故事
上面写着,十年内,钱能花完,我向你母亲道歉。
“算算时间,再有三年多些就到了啊。”富公子扭头朝着伶月问道:“这钱咋就越花越多呢?”
我是,魔王的男寵 夜半晃蕩
伶月不懂富公子的想法,只是噗嗤一笑。感觉自家公子实在是傻得可爱。
钱多还发愁?
“你说,这次能不能让我赔点钱?再这么搞,我特么都快取代钱家,成这个世界的首富了。”
伶月用哄小孩儿的语气安慰道:“是是是,公子不要难过,很快就赔钱了,不要急。”
木叶之大娱乐家 李糕熟
“算了,不说了,去打探一下荒君佑的消息。”富公子很快把烦恼扔到脑后,说起了正事:“说起来,这位天荒帝国的九皇子也算神通广大了,逃了这么多年,居然还没有被抓住。”
富公子回归正题,伶月却欲言又止。
富公子看到伶月纠结的表情,责怪道:“和你家公子有什么难为情的?直接说!”
伶月这才咬咬牙说道:“奴家本不应该干涉公子的决定,但是如今天荒帝国动荡不安,局势千变万化,各大势力还未完全浮出水面,公子贸然插手,很可能会深陷其中的。”
富公子再次叹息,无奈道:“没办法,这么多钱,不搞点大的,根本陪不光的。”
两人边走边说,已经来到了马车前,春分摸了摸已经吃饱的小肚子,对着伶月说道:“你不懂,咱家公子是要励志败光家产的!”
冬至点了点头说:“就是脑袋太轴,放着简单的办法不做,非要做些拧巴的事儿。”
最強控電
“随随便便把钱送给谁都能瞬间解决问题,非要通过做买卖,通过投资把钱赔光了,可你是那种做买卖能赔钱的人么?”
听着哥哥的话,春分的脑袋小鸡啄米般点的飞快。
“就是就是,你也不看看,多少个稳赔不赚的买卖,在你掏钱以后赚了?多少个经营不下去的行业,在你投资以后迎来了第二春?”
然后这对儿意见就没合过的兄妹,破天荒的统一了意见,异口同声的说道:“你就没那赔钱的命,认命吧!”
富公子呆呆的看着这对儿兄妹,仰天长叹:“我太难了!”
马车调转方向,向着富公子前几年便着手建立的一个隐秘势力的基地驶去。
只不过,刚走了没几日,撕心裂肺的吼声从马车上传来:“我去合欢宗是想搞修炼心法的啊!咋就给忘了!”
“我下半身的幸福啊!!”
听着富公子的吼声,车厢内伶月满脸绯红,车厢外冬至一脸笑意,而春分也是面若寒霜。
过了不久,就又听富公子说道:“春分,你进来。”
春分一愣,脸色瞬间通红,心里嘀咕一声:公子终于想通了。
于是一头钻进了车厢。
只不过,春分刚进去,富公子就出来了。
“以后,我驾车。”
伶月:“……”
冬至:“……”
坐卧美人间
春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