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6ek熱門連載小說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起點-第一百二十章:又瘋一個閲讀-t6rcd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小說推薦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说是迟那时快,眼看那的书就要砸到钱四丫的额头上,赵毓瞬身一档,直接让书直愣愣地砸在他背上。
盛寵嫡妃
“绾绾你没事吧?”明明赵毓已经帮钱四丫挡住了攻击,还是下意识的问了一句。要不是前四丫没反应过来,都要称赞一句,赵毓真的是吾辈舔狗之楷模。
而在对面的赵母则是一脸气愤,还好她砸过去的是书,要是砸的是其他东西,自己儿子还帮那个贱人给挡了,那自己儿子可就遭罪了。韩氏只是看了这一幕心冷都像冰块,想当初她跟她相公感情最好的时候,也只是相敬如宾她从没见过她相公那么温柔的对待一个人,包括他的公公和婆婆。
前一段时间她相公突然想发了疯一样说要休了自己,要打掉自己孩子。还说早已经有了真爱,娶了自己只是个意外。一开始韩氏也只是把这当做自家相公发了癔症,直到那个叫钱三丫的女人上门,自家相公得了她的消息便直接跑了。
黑拳医生
西遊:人在天庭,朝九晚五
公公婆婆都叫自己好,生养着一定把孩子生下来,以后赵家全部都是留给她肚子里孩子的。韩氏一开始还是心存一些侥幸的,毕竟没有哪个新婚的妇人会希望自己的相公抛弃家庭,抛弃孩子,去投入别人的女人的回报。而现在赵家药铺里大摇大摆坐着的女人。仿佛就像一个冰凉的巴掌抽打在韩氏的脸上。
“相公……你回来了,你难道不要我们孩子了吗?孩子还有七个月就要出世了,你真的要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吗?”韩氏绝望的问,即使现实摆在面前,她还是希望自己的相公可以回头。
“是啊,毓儿你也是有快要当爹的人了,听娘一句劝,不要每天跟着贱女人一起混,你快点给你爹认个错好好回来接管我们赵家的祖业!”赵母苦口婆心的劝。同时还用手抹去脸上根本不存在的眼泪。顺便偷瞄了一眼赵老太爷的表情。
赵母原本是十分自信的,她相信自家的产业一定是自己的儿子继承 可自从赵毓遇上钱四丫那个妖精之后就一直出事,就连赵老太爷也逐渐把一些事务交给了家里的庶子。
这老太爷也没表态,就静静的看着赵毓会怎么做。
中华武林妄想录
“爹娘,我是一定要娶绾绾的。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是我的,我不能让孩子没有父亲。而且绾绾一直以来都是个好姑娘,你们都误会她了!再则还是我与你已经没有关系了,我早已经把休书给你了,你并不是我们赵家的人”
赵毓这一出口顿时惊掉了四个人的下巴。好姑娘?孩子是赵毓的?要负责当个好父亲?休了韩氏?
他们纷纷觉得赵毓要不然就是脑子有问题,要不然就是在装傻。钱四丫是个好姑娘,这是从哪里来的定论?不能让孩子没有父亲?钱四丫肚子里的总还不一定是赵毓的,就不能没有父亲。那韩氏肚子里的孩子呢,那算什么?算个意外吗?
就连钱四丫本人都震惊,离开青临许久,她竟然不知道赵毓已经娶了妻还有了孩子。要不是自己就是被他维护的一方,钱四丫都要直呼内行,赵毓的操作可真的是比年度老实人还要牛逼啊。
“相公……你……”韩氏一脸绝望的叫着赵毓 希望能换新赵毓的一丝理智,而赵毓则是偏过头去。可能他仅剩的一点良知也告诉他,自己做的事情是多么的恶心人。
“你这个孽子,我今天再问你最后一遍。你是离开现在身边那个贱女人回到赵家继承祖业,还是与我赵家完全脱离关系,以后再也不是我赵家的子孙!”赵老太爷气急,喘着粗气下了最后通牒。
“老爷不要啊!”赵母知道赵老太爷要动真格的了。
“相公……”
没有一丝犹豫,赵毓甚至连想都没有过脑子想就回答:“不管发生什么,我一定要和绾绾在一起。”
赵毓话一落赵老太爷差点被气个半死,只放下一句好好好便甩袖而去。原本他还对赵毓留有最后一丝幻想,现在最后一丝幻想都没有了,他以后还是好培养庶子,也比不知道哪一天。嫡子做出什么破烂事儿来气死他好了。
都市修仙之武道 猪头猪脑的猪猪
“啊啊啊啊!都是你,都是你这个贱人!全都是你的错!如果不是因为你,我的毓儿怎么又会走到这般地步,我要杀了你”赵母已经被眼前发生的事情给刺激到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提起爪子就往丫头抓去。
攻击钱四丫的是自家老母亲,赵毓还没反应过来,二人便已经扭打在一团,准确来说应该是钱四丫被赵母单方面暴打。这样子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暴打钱四丫赵母轻车熟路,而钱四丫和上次一样,任然不是赵母的对手,上一次是因为钱四丫受了重伤,这一次是因为钱四丫怀孕且前段时间一直身体不好。
“疼死我了……不要扯我的头发啊!你这个老贱人……赵毓你是死人吗?赵毓!赵毓!”钱四丫的大声呼喊让赵毓马上回过神来,将两个人分开。
钱四丫刚想开口抱怨,赵母就已经对着赵毓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诉。钱四丫欺负她,不尊重她?骂她是老贱人,自己儿子都不站自己这一边。
而钱四丫也不是好惹得直接怼了回去,两个女人以赵毓为中线互喷。一时之前分不出胜负出来,而在他们忽视的地方,早陷入绝望的韩氏突然动了起来,拿过柜台什么的捣药盅直接跑过去砸在钱四丫的头上,一连好几下。钱四丫还来不及喊疼就晕死过去。
“绾绾!”赵毓飞奔到钱四丫面前,小心翼翼又十分焦急的扶起钱四丫,只见钱四丫头皮乌了一大块,甚至有些地方还渗血。“绾绾,绾绾,你快醒醒啊!你没事吧?”赵毓叫了很久钱四丫都没有反应。
而一旁的韩氏大笑了起来,嘴里大骂:“哈哈哈,这个贱人终于死了 !哈哈哈终于死了。”
赵毓大怒,反手给了韩氏一个巴掌。韩氏却笑了。